首页 > 农门福女:厨神王妃很嚣张 > 第一百七十一章秦鹤然被推下湖,面纱掉落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一章秦鹤然被推下湖,面纱掉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着对话,秦鹤然有些无语,那个假秦鹤然是白霂秦送进宫去侍候皇上的,如今要让她回七皇子府侍候白霂秦?若真要如此何必多此一举呢?
  “臣妾还未同皇上提起此事,寻个机会再说吧。”
  皇后仰头看着天空的繁星:“今晚的夜空格外的美……”
  “皇后若没别的事,哀家回寝宫了,哀家乏了。”
  太后不想在和皇后尬聊了,准备回宫。
  秦鹤然刚抬起脚还没迈出去,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给撞了下,导致她撞断拱桥上的围栏掉落在湖中。
  “咦,这奴婢怎么掉下去了,快来人啊……有人落湖了。”
  皇后的宫女疑惑的看了湖面一眼,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湖呢?也是配合的高喊道。
  太后只是淡然的看了皇后一眼,转身离去,并说到:“一个宫女而已,淹死了也罢,着人打捞起来送出宫去。”
  那宫女的高喊声还是惊动了不远处巡逻的侍卫,他们小跑过来,见是皇后行了礼才询问那宫女。
  宫女指着还在荡漾着圈圈波纹的湖水说到:“有个宫女掉下去了,你们快去将她救起。”
  那些侍卫互相看了看,在犹豫着要不要下湖。
  那是个宫女,若他们下去将人救起,那宫女的名节也是保不住的,怕到时候会赖上他们。
  “愣着做什么?快救人啊?”
  那宫女见侍卫不动着急的喊道:“若出了人命你们担待得起吗?”
  闻言,那些侍卫才极不情愿的从拱桥上走下来,绕到湖边准备下水。
  这里的动静很大,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从大殿走出来的人,他们都围了过来。
  “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有好事的妃子开口询问,其余人也只是等着皇后回答。
  “没什么,就是有个宫女失足落入湖中了,本宫让这些侍卫下水救人。”
  “皇后娘娘仁慈……”
  皇后都这样说了,那些侍卫不在犹豫,脱下身上的盔甲准备下水,这湖水漆黑一片,也不知道能不能将人救起。
  “噗嗤……”
  突然,从湖水中冒出一个人头来,她吐了口水,朝着湖岸边游来。
  秦鹤然还未上岸,就有人认出她来诧异到:“咦?这不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奴婢吗?怎会落湖呢?”
  “谁知道呢,这奴婢看着脸生,怕是第一次入宫迷了路才失足落湖的吧?”
  可笑,这是什么逻辑?迷路和失足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见秦鹤然自己游过来,那些准备下水的侍卫也站了起来,不在管她。
  秦鹤然自己爬上岸,看了一眼这围观的群众,最后把目光停留在皇后身上。
  她很清楚的知道,刚才推她的人肯定是个力气特别大的人,否则她不可能会撞断围栏在落湖的。
  皇后就这么着急的想置自己于死地吗?亏得她会游泳,否则还不成了这湖中的冤魂?
  皇后与秦鹤然对视,目光没有任何闪躲,仿佛秦鹤然落水和她无关。
  “没事就好,你带她去本宫寝殿换身衣服吧。”
  皇后的寝宫离这里近,她说这样的话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只有秦鹤然才知道,她的目的不单纯。
  将自己带到她的寝殿,自己还不成了她案板上的鱼肉任她宰割?
  她又不傻。
  秦鹤然走到皇后娘娘面前行了个礼,用手比划着。
  皇后一愣,这人还是个哑巴?
  隐藏在人群中的白霂秦看到秦鹤然没事,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虽然皇后不懂手语,可也能猜出来秦鹤然的意思,她不想去自己的寝宫。
  “行,既然你是太后的宫女,本宫就让人送你过去吧。”
  在外人面前,皇后一向都是大方得体的形象,旁人见状,少不了要称赞皇后仁慈了。
  秦鹤然摇摇头表示不用了,正要离开时,却觉得身上一暖,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庞。
  “你衣服湿了,小心着凉。”
  此人的容貌与白霂秦有几分相似,不会又是个皇子吧?
  “毅敏……”端嫔从人群中走出来,不悦的看着他:“把你们外袍拿下来,这只是个低贱的宫女,哪里配披你的外袍。”
  白毅敏却没有听端嫔的,反而看着秦鹤然:“我送你去太后娘娘的宫里吧。”
  白毅敏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觉得秦鹤然落水了,衣服湿透了肯定会着凉的,而且这里有不少男子,他们都看着秦鹤然。
  虽然秦鹤然是个宫女,可也是个成年女子,湿衣服贴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来,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眼前总归不太好。
  秦鹤然不想因为自己让这个对她伸出援手的人被其他人呲笑。
  她摇摇头,将身上的外袍拿下来递给白毅敏,却不小心扯到了自己的面纱。
  面纱下的脸颊略带几分婴儿肥,右边脸上好像是有道疤痕,不过却用颜料添了几笔,变成了一小朵红色花儿,这不但没有让整张脸毁容,反而增添了几分魅惑。
  皇后看着死死的秦鹤然,这张脸除来眼睛之外,其他的五官和皇上身边的秦鹤然一点也不像。
  她本想借着落湖这事让人发现秦鹤然是假冒的,让人说她假冒皇上身边的那个秦鹤然,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她关押起来。
  谁能想到,这二人竟然不像,这步棋是下不走了。
  人群中的司徒雅楠看着秦鹤然,惊讶得长大了嘴巴,怎么会这样呢?
  她明明看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和皇上身边的那个秦鹤然长得一模一样,怎么会不像呢?
  随后她恍然大悟,原来傍晚时她说的要洗漱就是给自己的脸做伪装啊,好聪明的女孩子。
  想必她是早就料到宴会上会出意外才伪装自己的,此时司徒雅楠敢断定,皇上身边的那个女孩肯定有问题。
  白毅敏看到秦鹤然的脸时一愣,随后还是把外袍重新披在她身上:“女孩子身子骨弱,着凉了就不能侍奉太后娘娘了,可不能大意。”
  众人见状,半开玩笑的说:“恭喜端嫔娘娘了,这五皇子这是看上这宫女了,不如趁着今日,让皇上做主?”
  端嫔脸色发青,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教养,一把扯过白毅敏:“你别被这狐狸精迷惑了,一个小小的宫女竟想攀高枝,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