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种菜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后,秦鹤然拍了拍自己的头:“你傻啊,肯定是刚才的注意力只在那鱼上了,没有发现而已。”
  看这些苗的高度,没有一周是长不了这么高的,怎么可能一会儿就长出来呢?
  秦鹤然跪在绿苗旁边把自己的裙子扯下一块来,小心翼翼的把那些菜苗连着为数不多的泥土一起用手挖出来,用布包好才放进桶里。
  洗了洗手,秦鹤然又折回去看那个大坑,还是和刚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坑底是漆黑的,看不见底。
  “喂,臭鱼,等我种出菜来,我拿来喂你,你给我祈祷吧。”
  秦鹤然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就是不由自主的吼了起来。
  让秦鹤然诧异的事还在后面,她吼完之后,原本平静的水面竟然出现了三个水圈。
  “起风了吗?”
  秦鹤然看了看天,万里无云的,在看看水坑,还是那平静的样子,她怀疑是她眼花了。
  “哎哟,秦鹤然,你可是担忧死我了。”
  秦鹤然还没有走几步,就看到田芳气喘吁吁的爬了上来。
  “没出什么事吧?”
  秦鹤然不解的看着田芳:“婶子,我能出什么事?”
  田芳笑了笑:“我是田刚的姐姐,你叫我一声田芳姐就好了,没事就好,走吧。”
  “哦。”秦鹤然提着桶往下走,田芳还特地看了一眼秦鹤然手中的木桶,看到里面除了一块破布什么都没有,就放下心来。
  她奇怪的神情引起了秦鹤然的注意,这个田芳有古怪。
  “好端端的,你怎么想起来来这地方玩了?”
  在田芳眼中,秦鹤然就是个整日只会游手好闲的人。
  “我以为这里会有鱼呢。”
  秦鹤然也没有隐藏自己的目的,直接就说了出来,她装作很恼的样子:“谁知道什么都没有,还害我摔破了衣服。”
  “呵呵,”田芳的语气明显就是松了一些:“哪里会有鱼,你想多了。”
  就算是有鱼,也只能是她田芳的。
  她们身后的大坑,在秦鹤然离开时,恢复了清澈见底的样子,再也不是那种漆黑一片的样子。
  二人走到蓄水坝旁边,其他人又打趣起来:“田芳,你这么快就护着秦鹤然了?真当她是你弟媳妇了?”
  “可不?”田芳乐呵呵的捂住嘴:“秦鹤然可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田刚能娶到她,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秦鹤然不喜欢和这些长舌妇在一起,顺说着小溪往下游走。
  村里的孩子平日里没事就爱来溪水里洗澡,这会儿已经有很多七八岁的孩子,光着背在小溪里玩水。
  秦鹤然还眼尖的看见了秦鹤轩,秦鹤灵是蹲在小溪边的,那些男孩子还调皮的往她身上泼水。
  秦鹤然找了一圈,没看见秦鹤烟,秦鹤灵眼尖的看见秦鹤然,朝着她跑过来:“大姐姐。”
  在奋力玩水的秦鹤轩听到秦鹤灵的声音,赶紧从溪水里出来。
  “你二姐呢?”
  秦鹤然一边替秦鹤轩穿衣服一边问:“去哪儿了?”
  “二姐姐回家做饭了呢,大姐姐,咱们晚上吃什么呀?”
  秦鹤然抬头看了看天,这会儿应该接近傍晚了,那如烈火的骄阳也染上了橘红色。
  “晚上再说,别整天惦记着吃。”
  秦鹤轩嘟嘟嘴:“大姐姐做饭香嘛。”
  这彩虹屁吹的可真好看。
  “就你嘴巴甜,走吧,回家啦。”
  秦鹤然把桶里的菜苗拿了出来,洗了一下桶,又从小溪里提了一桶水才离开。
  “大姐姐,这是什么呀?”
  秦鹤灵抱着那堆菜苗,很好奇的看了看,怎么她的大姐姐每次出来都会有收获?
  运气真好。
  “哦,这是……”
  秦鹤然张口就想说这是菜苗,可还是没有说,她怕隔墙有耳,村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回了村。
  不是秦鹤然抠门,而是菜本就是稀罕的东西,如果让人知道她有这么多菜苗,还不得眼红了?
  人吧啊,本来眼是黑的,心是红的,如果眼是红的,那心就是黑的了。
  秦鹤然担心被人知道后会有人来搞破坏。
  “嘘,这是大姐姐的小秘密,回家在告诉你。”
  三人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家里,秦鹤然就开始忙活起来,她先看看院子的格局,又看了看院子外面。
  左边的院子外就是秦鹤然自家的地盘,她准备在那里围一块小菜地起来。
  说做就做,秦鹤然永远是行动派,她拎起锄头就出去挖起来。
  才挖一会儿,她就想到一个问题,种在外面不安全,又回了院子,在院子里右边挖起来。
  “秦鹤然,你要做什么?这里刨刨,那里刨刨的。”
  秦国运看秦鹤然那是哪哪都不顺眼,看秦鹤然在挖院子,立刻就吼了起来。
  “嘿嘿,爹,您别生气,我这是有用,一会儿我就去做饭。”
  秦国运哼了一声,不在说话,坐在那大石头上卷着烟叶。
  菜地挖好后,秦鹤然先是撒了一些水,让土壤变潮湿,才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块包着菜苗的步。
  黄瓜需要用支架撑起来,秦鹤然为了节约空间,就把黄瓜苗种在最里面,靠着院墙,如果成活了,就可以让黄瓜苗爬墙。
  茄子苗长大后会比辣椒苗还高,就种在第二排,最外面才是辣椒苗。
  全部种好后,秦鹤然又轻轻的撒了些水,让秦鹤灵和秦鹤轩去外面搬了些石头把菜地围起来。
  “小兔子过来,”兔子听到秦鹤然的声音,跑了过来,秦鹤然抱着兔子,指着菜地说:“你们不可以进去捣乱否则我就把你吃了。”
  看着秦鹤然说得那么认真,秦国运都无语的笑起来,兔子就是兔子,它一个畜生能听懂人话吗?
  秦鹤然很满意的看着那三小排小菜苗,点点头,俩手掐腰指着那些菜苗大吼:“立正……”
  秦鹤灵觉得很好玩,也学着秦鹤然的样子指着那些菜苗:“立正……”
  秦鹤然突然走到秦鹤灵面前,举起右手:“报告秦鹤灵大人,我等已准备就绪,会茁壮成长的。”
  “鹤灵过来,你大姐姐是脑子有毛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