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凉拌野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耶!”
  有肉吃,最高兴的要数秦鹤轩,他才六岁,正是爱吃的年纪,一听有肉吃,高兴得蹦起来。
  秦鹤然把袖子撸起来,提着菜刀去水桶旁边磨着,红烧兔肉应该会很美味吧。
  秦鹤然自己想着都要流口水了,就加快了磨刀的速度。
  来到院子里,秦鹤然还没下手抓兔子,那白绒绒的小兔子就跑过来蹭着她脚。
  “额……”
  软绵绵的触感让秦鹤然心都要化吧,看着冒着寒光的菜刀,秦鹤然觉得自己很残忍,想了想,决定先把兔子给养着,万一能下崽呢?
  “咱们今天不吃兔子了,吃鸟蛋。”
  听秦鹤然这么说,秦鹤轩有些失落,反倒是秦鹤灵高兴的笑起来。
  “大姐姐真的吗?兔子好可爱,我都不忍心吃它。”
  秦鹤灵抱着一只兔子不撒手,秦国运从屋里走出来,看到三只兔子,一愣,冷着脸问秦鹤然:“哪里来的兔子?”
  “我们追的呀,爹您坐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秦国运可不相信,就凭着秦鹤然那风一吹就要跑的小身板也能追到兔子。
  这种地方兔子很少,偶尔出来觅食都像成了精似的跑的飞快,就算是猎户也不一定能追到。
  这肯定就是秦鹤然去哪里偷来的。
  “秦鹤然,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哪来的兔子。”
  “爹真是大姐姐追的,我亲眼看到的。”
  秦鹤灵抱着兔子走到秦国运面前替秦鹤然说话,秦鹤轩也点头附和着。
  “你们,”秦国运气的直哆嗦,指着秦鹤然:“秦鹤然,你能不能别把弟弟妹妹带坏?你看看,都要学会撒谎了。”
  秦鹤然:……
  这时,秦鹤烟开口了:“爹,真是大姐和鹤轩他们追的,我看到了。”
  秦鹤烟一向乖巧,这秦国运才相信了秦鹤然的话。
  秦鹤然有点方,这原身的人设真的很差嘛,六亲不信的。
  “既然是你们追的,那就收拾了炖汤吧。”
  秦国运也是馋肉了,他大概有好久没沾荤腥了,久到他都不记得了。
  “爹,大姐姐说要养一段时间再吃呢。”
  秦鹤灵爱极了这毛绒绒的小家伙,撸着兔毛和秦国运说话。
  “养兔子?秦鹤然你怎么那么多主意?咱们都没有吃的,还养什么兔子,赶紧杀了。”
  兔子可是要吃青草的,这里除了土豆还是土豆,能养活兔子?开玩笑呢。
  “喂土豆啊,要是养不活再说。”
  秦鹤然不想杀里这么可爱的兔子,就拿起她折的石椿去清洗。
  “哎,哎,你别那么浪费水,这吃水可费劲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秦国运今天感觉身子骨好多了,说话也有力气了。
  不过,只是把力气用在吼秦鹤然上了,秦鹤然耸耸肩,无所谓的继续清洗着石椿。
  这种菜有些苦涩,却有一种清凉感,做法也很简单,只需要用沸水煮一会儿拿出来在用凉水淘洗,等到菜全部凉了,在切碎,撒上配料拌均匀即可。
  因为主食是土豆这有了菜,秦鹤然就直接下锅煮了,熟就之后再剥皮,就着凉菜就可以吃了。
  秦鹤然去拿土豆的时候,看着那几大框土豆,萌生了一个想法,她可以做土豆粉条啊。
  土豆也很快就上桌了,看着桌子上那颜色漂亮的土豆,秦鹤灵在思考着,为什么同样的做法,她煮出来的土豆没有大姐姐煮出来的漂亮呢?
  秦鹤灵煮的水煮土豆,剥皮之后看着有点泛白,不像秦鹤然煮的那是像黄色的花蕊一样,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还有那凉拌野菜,明明就是用水煮过的,却还保持着野菜原本的嫩绿色,吸吸鼻子,还能闻到一股独特的清香。
  秦国运从没见过这种野菜也可以吃,就迟迟不下筷,直到秦鹤然自己夹了放进嘴里,他才去夹。
  这种石椿的叶子是宽大的,和香椿完全不一样,口感倒是差不多略带苦涩,可这石椿却多了一份清香。
  牙齿嚼碎石椿之后,那股苦涩味立刻冲击着味蕾,同时,属于石椿独特的清香也散发出来。
  清香并不是香椿的那股清香,而像长在大自然里的青草的味道,让人着迷。
  尽管是苦涩的,入口也很有嚼劲,在配上软糯的土豆,那感觉真的很奇妙。
  秦鹤然完全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自觉性,一边吃着最简朴的东西一边夸奖着自己。
  “嗯,这土豆好软,入口即化,土豆都已经进去肚子里了,嘴里还满是土豆的香味。还有这野菜,苦涩中夹杂着清香,好神奇的口感。”
  听着秦鹤然的自吹自擂,秦国运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他在反思他怎么会有这种一点儿也不知道含蓄的女儿呢?
  虽然确实和她说的一样,可为什么要说出来?
  秦鹤然一说,秦国运的胃口就越好了,不知不觉都吃撑了。
  “行了行了,别……嗝,别说了,快吃吧,女孩子家家的。”
  秦国运打了个饱嗝,老脸突然红起来,背着手走出屋子,去坐在院子里的大石头上看夕阳了。
  秦鹤轩就没那么斯文了,直接抚摸着他那圆滚滚的小肚子:“哇,吃得好饱。”
  秦鹤然到底是十岁的女孩子了,她知道作为女孩应该矜持些,就没吃太饱,秦鹤灵饭量小,也没吃多少。
  而秦鹤然自己也没吃多少,她下意识的要控制食量,这是前世养成的习惯。
  吃过饭的秦鹤然也没有闲着,她拿了个筐去储蓄间拿了一箩筐的土豆,清洗了之后就开始削皮。
  秦鹤烟刷好碗之后看到秦鹤然在削土豆,就有些好奇:“大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呢?削了皮的土豆不能隔夜,否则会变黑的。”
  “我当然知道土豆暴露在空气中久了会氧化,我这是在提取土豆里的淀粉来做土豆粉条。”
  秦鹤烟听不懂秦鹤然的话,什么氧化什么淀粉,可从今天秦鹤然的表现来看,她这么做应该有她的道理吧。
  秦鹤烟就搬了个小凳子和秦鹤然一切削土豆。
  有了秦鹤烟的帮忙,进度就快很多,秦鹤然开始切土豆丝来。
  看着细长的土豆丝,秦鹤然才想起来没有喂兔子,叫秦鹤灵把兔子抱过来,她拿了一条土豆丝递到兔子的嘴边。
  秦国运在不远处吼了一句:“秦鹤然,你疯了吧,兔子是要吃青草的,怎么可能吃土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