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记得我第一次偷偷乔装离开云城,你亲口对我说过什么?你说你不准我回去。然后你的人果然绑了我,说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告诉我只要胆敢回去会派人追杀我的外祖家,这些你不否认吧?”

季远凝的眼睛痛苦地闭了下,复又有睁开,手袋带着她的十分气性,打痛了他,但他没有哼一声。

林宁凝视着他沉静的双眸,兀自败下阵来,她边倾诉边堕下泪珠:“我跟了你这么久,整天小心翼翼,舍弃着自己的想法。季远凝,这就是你对我的真心实意?还是我林宁太蠢,早忘了赫拉克利特的名言: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

我总想引你为我知己,是我错了,大错特错,就该认栽。你救过我好多次,我欠你的情甚至欠你一命,我拿我的人和心报答还不够么?你还要我怎么样?”

她的语气哀哀伤怀,季远凝没料到她会这样想,他的墨色眸子染上一层悲霜。他想用手去寻找她的手,林宁没有动作,他只得缩回去。

“阿宁,别哭,是我的错。”季远凝启唇道,他只有面对林宁失却处理其他事务那种自信淡雅,“我害怕你和杨经理一起回江城,才匆匆去鸣凤班带回你,这确实是我的决定。”

“你怕我接触外祖家的人,会嫁到江城城南米行曹家去当少奶奶?”林宁擦泪负气道,“我不会。我只要回到江城,就可以名正言顺继承爹的股份,成为林家说一不二的当家人,到时候什么婚约的我想让它作废就作废。你担心什么?”

“这么说你动了心掺合林家的事务?你可知林氏正在内乱?你的舅舅们和其他几个股东都不是省油的灯。”季远凝听出她的气话,不予接话道,“我不认为你能对付处理,再者我见过你的杨叔叔,你怎么知道他没有私心,去了江城有什么变故谁能护你?和他同去我断不放心。”

“我不能处理,可笑!我是林家唯一的幸存者,我不出面谁出面?你别把我看成小孩子,我不露面到时候连自家产业都不得不拱手送人。

再说你见过不等于了解,杨经理既是我爸爸得力的助手也是朋友,看着我从小长大。我还记得坐在他的脖颈上看花灯的样子。他是在林氏工作几十年的老人,我相信这次内乱,他能起心找我就很不容易了,定然是他全力支撑林氏,才到今日。”

听到季远凝的话质疑杨经理,林宁越发不悦,“你说你见过他,你什么时候见过,为何不告诉我!你把我当什么?是你相濡以沫的妻子还是关在笼子里的宠物?”

“其实我希望你在我身边无忧无虑当太太。林村桃花树下我曾对你许诺过的,就是我的想法。”季远凝思虑一会儿,轻轻答道。

桃花树下的话,只不过是锁住,只不过是牢笼,这话从他口中飘逸证实,林宁心上涌上更深的悲愤。她不再言语,有些厌弃和失望地看着他,东西不顾拿,猛然打开病房门,狠狠摔了。

“怎么我听说你们小夫妻闹了不愉快?”莫五爷从医院走廊带人过来,到了病房门口,对林宁解释道,“小季他不爱多言,我了解他,他真的是很放林小姐你在心上的。”

林宁抬眼。

莫五爷接着道:“小季他是我最看重的手下。我实在不想看到他和你这对有情人只因琐事误会争吵分开,那将是一个男人的痛,也许错过也是遗憾……”

他的眼睛直视林宁,话顿了一下,道:“你们的事我虽不清楚,非我为小季开脱,当初他听说你被绑架,完全六神无主,自己什么准备都没有,单枪匹马就要冲去救你,是我分拨了人手过去,我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失态的他。

我是过来人,什么样的女人我没有见过,所谓少年夫妻老来伴,小季对你确实一片赤诚。林小姐,无论何种误会,你再给他个机会怎么样?”

林宁听莫五爷的话如清风拂面,徐徐道来,驱散了心头的诸般低落,更暗暗点中她的心思,就算她原谅他也差缺一个梯子,而莫五爷正是来当这个梯子的。

“是啊,是啊。林小姐,我也看得出来小季和你感情肯定好得很,有个词叫什么,哦,对!感情比'黄鱼'还要坚硬。”邢涛过来适时补上一句。

“黄鱼?”林宁轻轻启唇,蹙着眉头。

邢涛想不起该怎么形容,摸了摸头:“嗨,就是金条。我邢涛一个粗人,词不达意,包涵包涵。”

有了邢涛的插科打诨,林宁方才明白那个词是情比金坚。她不禁莞尔一笑,莫五爷见状一口气松懈下来,背着手不再言语。

劝和了他们,邢涛眼看着护士推门进去。片刻,听到病房里的惊呼:“你怎么这么大意?伤口都崩裂了,流这么多血!怎么不按铃!”

门外所有人都听到护士的这声惊呼。林宁的心立即悬起来,她冲进房间,护士暂时包扎着,还得请医生再行处理。

她收脚站在门边裹足不前。季远凝越过弯腰忙碌的护士,对着林宁,看过来的眼角眉梢都吊着歉意。

林宁望着他温如其玉的面容,便失了强硬、乱了心曲。

她对自己无言。

“对不起。”和以前一样,季远凝先开了口,他只能说这三个字。这就是他的行事方式,即便她会伤心失望,倘若再来一遍,他依然这么选。

而这一次的对不起,和着他失血苍白的嘴唇与面颊,不免惊心动魄。

林宁看了眼包扎的纱布,顷刻就被殷红沁染,扪心自问,她还是会心惊肉跳,听到这声对不起,她还没发话,护士小姐抢先抱怨道:“这会知道说对不起,有问题就要及时按铃通知我们啊!”

季远凝只好笑笑,对着林宁皱眉挤眼,配合他无奈的面部表情,似乎在向她表达“你看我都落埋怨了,还不快来同情同情我”。

林宁哪里招架得住,她的怨气好像被他逗消散不少,又或者因为眼见伤口的血液咕咕流淌出来,顿时失了气恼。一个心硬的她对自己道,你怎么这么没用,他可是一而再破坏你的理想啊傻姑娘!另一个她就跳出来,替他告饶,算了吧。

她越想越觉得晕乎,那两个自己不止在意识中拉扯,更似乎跳到眼前影响着她的行止,矛盾的她把手中帕子不断绞拧着。

莫五爷是人没到声先到,几步急匆匆从门外转来:“听说你的伤口崩裂了,要紧不?”

“蒙邢大哥你和五爷挂心了,我还好。”季远凝恢复平和对他们笑一笑。

这时病房出现几个人要把季远凝抬上医用推车,准备再推到手术室去。邢涛赶忙上前帮忙。

林宁则给推车让开了路。

“你……”季远凝的眼睛就粘在林宁身上,想对她说点什么,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林宁愣了愣,车从身边过的那刻,终于熬不过心气,腿不由自主地随着推车走着,邢涛就知道这姑娘还是心软舍不得的。

邢涛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医院那次。没想到时隔几年,他们夫妻情份变得如此浅薄,有句话叫破镜难圆、覆水难收,想想过去一切,只觉得很为他们遗憾。

车上邢涛的身子随车子晃晃悠悠,思绪亦然。很快听到司机的声音:邢先生到了,前面就是。他才凝神准备这场“战斗”。

他下车的时候,师爷看得真切。他有些失望,若是季远凝到来,这乱中取势的戏才是场好戏。来的却是邢涛,他先自己去了半分得胜的意趣。

邢涛可谓神枪手,下了车由几人护卫,举枪远远就“砰砰”两声正中大高个儿的后背,大高个儿登时人就软了下去,束缚住林宁的胳膊也没了气力。

“喂喂,你别死啊,快说你们是什么人?”林宁趁他还有气息,赶紧问道。

“季爷……季爷……要对夫人你……赶尽杀绝……说你……绝……不能……不能……让你去……江……城……”大高个儿挣着最后一口气,瞪着眼睛,梗着脖子只能用她听见的声音说出这句遗言。

林宁俯下身听到这句话,没想到季远凝会对自己的怨懑如此深,都说千年修得共枕眠,枕边人早变得深恨自己,却还浑然不知。难道季远凝真要毁了自己?

大高个的话如同利刃划破一层千疮百孔未曾捅破的薄纱;更如一道闪电,把模糊不清的现实清清楚楚显现在自己眼前。

枉自己之前还为季远凝的安全担忧,她面上忽然笑起来,绵绵的绝望和失落从心底蔓延上来,沿着血脉一点点一枝枝浮在四肢百骸,无缝不入,竟然令她打个寒战。

傅石看林宁呆坐在地上,周遭的一切她似乎都不在乎了。他隐隐约约听见不能让她去江城的话。于是心疼上前唤道:“林小姐,别难过,我会陪你。你永远都是我傅石最好的朋友。”

菊蕊同样上前摇了摇林宁的手臂。林宁把头靠在菊蕊怀里,欲哭无泪。她心里为自己数年遭际不值,遇见他是自己的缘,也是自己的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