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一声脆响,这巴掌林宁蓄了十分气力,加之阿杏没有防备,她的嘴角流下殷红的血迹。

“这巴掌我是替远凝教训你的。”林宁收了打疼的手,不紧不慢道,“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中秋节那晚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夫人!”姚阿杏捂着五指印通红的脸颊,“就算你是季园的大夫人,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来我别院打人。”

“我以为你聪明,不想你这么愚笨。我要是你,不如早点认个错,我便不会下手了,你也不必受这番皮肉苦。”林宁就势在桌边坐下,诈道,“我能来找你,自然是有证据的。现在就听听你自己解释了。”

丫鬟端茶来,看林宁稳操胜券的气度,她放下茶自觉退到一边,忘了客套。

“我没什么好辩解的。那天晚上我陪季爷吃饭,跳只舞就回来了,郑管家他可以作证。”姚阿杏不承认。

林宁预料到了,她步步紧逼:“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就提醒提醒你。那晚你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你打算用酒和药物伤害远凝,然后害他神志不清,好生米煮成熟饭?”

姚阿杏不想林宁当众揭穿她的把戏,这话更点中她的心思,暴露了她根本没和季爷有实质关系的隐私。她起先沉默了一下,忽然听门一响,瞟眼望着季远凝踏进门。

于是,她奋起反驳:“夫人,现在您站在这里,您有什么不满打我骂我都可以,能让您出气我也甘愿。可您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向我泼脏水呀!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更晓得我渺小卑微本就配不上季爷,我已经尽量龟缩在这别院不敢去季园打扰您半步。

中秋节晚宴是季爷送给我的礼物,我很珍惜断不敢造次,更不敢在季爷眼皮底下动手脚。您不能无端猜测是我下药。我爱季爷,就算他让我去死,我也不会半分异议,您想想我怎么会害他呢?一定是哪个看不惯我的人对您告状栽赃陷害我,求夫人您明查。这罪名我姚阿杏实在担不起。”

姚阿杏说着,竟然跪了下来向林宁疯狂磕头起来,“砰砰砰”几声,再抬起头时,额头上不仅多了红印,更有斑斑血迹。

“阿杏,你起来。”还不待林宁开口,季远凝快步而来,蹲下甚是心疼地揽她入怀,看她额上那些磕破皮的血印,嘴角也有血迹,道,“你不必求她。”

说着搀扶姚阿杏起身坐在椅子上,他用极轻柔的语气把住椅子扶手,对姚阿杏正色道:“阿杏别说了,我信你。”

“季爷!”这几个字竟然令姚阿杏感动堕泪,她扑进他的怀里,一时涕泪交加。

季远凝转头对丫鬟嚷道:“还不赶紧扶你们奶奶去擦药休息?她都伤了,你们一个个跟木头一样!”

说完后两个小丫鬟赶紧上前搀扶阿杏起身。 桃珠不想让林宁认出自己,站在远处没动。

他见桃珠没动,喝道:“桃珠你还不过来搭把手。”

菊蕊一直扶着林宁,见林宁漂亮的眼眸里泛起难过悲哀的光,长长的睫毛处挂着晶莹的泪珠。

菊蕊感受得到她的心苦,想起那天季园东苑外夫人的目眩惆怅、她紧张伏在窗外目视里屋的旖旎,如今这情深几许的场景活生生在她面前重现,莫说夫人,若是自己设身处地绝对受不了。

林宁起先看阿杏演戏,不由嗤之以鼻。见季远凝说我信你,那股深远的悲哀翻涌上来。她想起季远凝吵架说的话,说他是自己的天,必须绝对服从。服从她就必须忍着他把自己变成别院的笑话,干看着这块“天”熨帖在别的女人身边殷勤体贴?她抱紧了单薄的自己,陷在深深的悲痛里,感受不到身旁菊蕊的关切。

她更心痛,姚阿杏居心叵测能对季远凝下药,那么她的为人有多少可信度。怎么季远凝成为季先生,连一点点明察秋毫的理性都没了?她为自己忙前忙后查案不值,越发愤慨。

她眼前似乎浮起林村桃花树下他的吻,还有点点滴滴的缠绵,瞬间觉得他的誓言简直一文不值,为自己的轻信后悔。两颗蓄力已久的泪滴从脸上滑落,咸又涩还苦,如同她的心。

桃珠只听见季远凝单点她的名字,怯怯过来搀扶住阿杏。

林宁的气不打一处来,正好发在桃珠身上,她沉声叫住她:“桃珠你怎么在这里,你给我留下。”

“别忘了,你的主子是谁,在哪里。”季远凝沉着声音提醒桃珠。这便是给桃珠解围。

桃珠对着林宁行个礼搀着阿杏走开了。

“季远凝,桃珠她怎么在这里?”林宁指着桃珠消失的方向大声质问。本来桃珠就是她身边逃跑的丫鬟,还有事情着落在她身上。

“她到别院是我一手安排。”季远凝道,“我得感谢她让我看清你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否则我至今还蒙在鼓里,这是她应得的回报。”

“此话何意?”林宁轻轻蹙眉,微微疑惑。

“你忘了你瞒着我服药的事。若不是桃珠把那包东西放在我的书桌上,我岂非被你蒙骗这么久,我之前一直隐忍不言,你真心当我可欺不成?”季远凝冷冷道,“你说说她是不是我的功臣?”

“原来是她。”林宁道,“这件事我无话可说。”

季远凝走近她身边,抬起她的下巴:“你就这么不想生我的孩儿?”

“不想。”林宁干脆地回答。以前她吃药不过是想有朝一日去江城解决掉她林氏钱庄的问题,怀孩子不是时机。现在她单纯不想。

季远凝的墨色眸子和她四目相对,凝视着林宁坚定的眼睛,黑得更深沉,良久换了个问题:“我问你,你为什么擅离季园?”

“你知道你心爱的姚阿杏做了什么,就这么维护她?”林宁瞪着不屈的眼眸,扭头摆开他手的微微钳制,“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既然你已经认定了许多事情,我的解释大概无关紧要,菊蕊我们走。”

“慢着。你今天在别院里吓到了我心爱的人,不道歉你就想就这样离开?”季远凝拦住她离去的步伐。

“你凭什么要我对她道歉,比起她做的事情我这样对她足够好了。我告诉你,是是非非你最好能明辨,否则神仙都救不了你。”林宁望着阻挡自己的他,下定决心,“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我要跟你离婚,你好自为之。”

林宁的话一出,语惊四座。季园的夫人先生感情不和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是由夫人主动提出,在场人都惊讶地望着林宁仰着面孔大胆说出离婚时,笼罩灯下光晕里的自信。

“你想离婚?不可能。你记住,是我休了你林宁,我这就写休书给你。”季远凝被她的话所激,大抵没想到她会提出来,盯了她一会儿,读着她笃定的神情,自己先梗了一下,接着去摸纸笔。

“不管是什么,我们的纠缠就到此为止吧。”林宁听见自己压抑感情冷漠的声音,但她压不住心底的愤怒,猛地拔下手指上戴着的结婚戒指,往季远凝躬身写字的方向抛去。

随着戒指落地叮一响,季远凝带着写就墨迹未干的休书过来,林宁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纸,转身吟出一句诗:“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从此季郎是路人。”

林宁出门坐上汽车。王司机在门口亦瞧见了厅堂里的动静,车里只闻发动机嗡嗡作响,三个人都沉寂着,绝口不提这件事。

林宁进了季园。这里还没人知道她已经被休了,她径直回西苑,让菊蕊收拾东西。

菊蕊马上就行动起来,林宁想了想对菊蕊道:“好久没看到安茹了,你先把她叫进来吧。”

于是安茹又出现在林宁面前。林宁问两人:“你们愿意跟我走吗?不愿意我不勉强。”

“我当然愿意,夫人去哪我去哪。”菊蕊不假思索答道。

“可是王司机他……”林宁在去别院的车上早就读懂了王司机的想法,她不由探问菊蕊。

“我对他没意思,只是当时打听消息接近过他。他可能误会了,夫人别问了,我愿意跟着您。”菊蕊一口否认。

“那么你呢,安茹?”林宁得到了菊蕊的答案,看向安茹。

“我……我……”安茹突然被问,有些吞吞吐吐。她先承诺过要与夫人同去江城,正在措辞如何言讲。

“你不想去是吗?”林宁意外她为何变卦,但看出她想留下的心思。

“我……我想了想,我从小生活在云城,去江城……只怕不适应。”这是安茹的回答。

林宁能理解,她算是土生的江城人,云城的一切同样不适应,所以要放弃一切回归。安茹可以选择不赌这把,安安稳稳无伤大雅。

“那我们就要分手了。”林宁笑道,“我已经不再是季园的女主人了。谢谢你安茹曾经对我的帮助,相信我们后会有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