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午忙忙碌碌时间飞快,休息时分林宁步出泰禾大门,陶正礼开车溜到她的身边,笑道:“上来,我带你去。”

林宁上了他的车,她正好能够看到他的侧颜。陶正礼不再是林村那个瘦弱清秀的少年。他脸上有了历经商海的精明,一对金丝眼镜片反多了内敛的儒雅温和,为他的样貌增添了气质做注脚。

他的手指修长好看,凝神静气地开着车,手指不经意敲打着方向盘,并不急躁。

到了位置,他停好车,拉开车门绅士般扶她下来。两个人坐到维尼斯定的靠窗座位。

等菜上桌的时光,他微笑道:“刚刚我开车,你在看什么?”

“有太多没想到。没想到你会在云城,也没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大老板,更没想到今天我和你会在这里吃饭。”林宁坦诚道。

“其实,我没说过,我家一直在云城。”陶正礼云淡风轻地笑道,“只是家里有些变故,我和母亲才在林村。我母亲是林村人,桃花江大水时我也是侥幸逃过一劫。母亲先一步回云城,那天大水来时,我躲在了树上,有渔夫划船来了,我喊话后救了自己。”

他的寥寥几句,令林宁想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夜晚,就在那个夜晚,所有人的人生轨迹全变了,她叹口气。

“这世事真是无常,谁能预料那江堤就那么垮塌了。唉,人间惨剧哪!”陶正礼亦感叹着,看林宁低沉叹气,忙道,“不提了。你说你没想到我是泰禾老板,我自己也没想过。”

“此话何意?”

“如果可以,我是不会公开泰禾的。可是无奈,贷款的事情实在是卡脖子,为了请你,我只好把泰禾的底牌亮出来。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让季远凝同意放你出来吗?

是我找到了他们闵舵主,告诉泰禾是我陶家的产业。闵舵主他自己和我们泰禾签了很多建工合同,没经过帮里,私自赚了一大票。他自然不得不帮忙,季远凝定然不敢公开对抗闵舵主,结果可想而知。”陶正礼轻描淡写,神态自若。

林宁没料到自己费尽心机难办的事情,被他轻而易举破解,万事似乎尽在陶正礼的掌握中。

“不过,我只能帮你暂时走出季园,并不能帮你离开云城。”陶正礼似乎看透她的心思,温润笑道,“你和季远凝的感情我也算是见证人了。可还记得我及时通知你们薛少爷寻仇的事?”

林宁几乎遗忘的事,现在又浮上她的脑海。那时她和季远凝在江边土堤上讨论温书,是陶正礼喊了他们一声。

他说,薛少爷知道你和季同学在这里,他气势汹汹带着人来了。我怕他是要来找你们麻烦,特来通知你们一声,你们先避避吧。

林宁忽然想起那时候温雅好心的陶正礼,不由存了谢意,但她没开口,由季远凝给他道谢,然后两人牵手离开。

“那时候我就在你们身后袖手站着,我明白季远凝对你的感情,他越是困着你,越不想失去你。所以说我无法让你离开云城,因为季远凝一定会在车站码头那边有所布置。”陶正礼的分析有条有理,林宁望着他闪烁笑容的眼睛不得不肯定他的道理。

牛排端上来了,咖啡亦送过来了。林宁看他慢条斯理往身上垫餐布,自己也变得从容起来。

用完餐,盘盏都撤下去,陶正礼呷口咖啡接续话题:“我还没有告诉你,为什么泰禾急着要这笔贷款。有兴趣听么?”

林宁点点头,和陶正礼谈话是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说话永远是不急不躁的,条分缕析的。而且他顾及自己的感受,时不时问一问自己,因此当然想继续听下去。

“和薛少爷有关,林宁你知道么,薛少爷死了。”陶正礼道。

“他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林宁瞪圆了眼睛。难怪绑架事后,再没有听闻薛少爷的任何消息。林宁微有些感慨,薛少爷曾经跟屁虫一般追在自己身后,她厌烦过他轻视过他,他也做过绑架自己的错事,最后落了这个下场,果真性格决定命运。

看来季远凝什么也没告诉她,陶正礼笑了笑,如果他是季远凝,一定也不会让她知晓。

“具体我也不清楚,薛老爷经营这么多年总有仇人,听说被人寻仇打死了薛少爷。薛小宝一向骄奢跋扈,想也不冤。”陶正礼道,“另外云城附近有个冶城铁矿,沪上巨商刘先生打算盘下来,和薛家接洽好几次,趁这次薛家丧子元气大伤,我爹打算投资入股拉拢过来,预算投资总额是二十万左右。他给我陶家许的巨额红利大概是二十个点,如今在走银行的贷款程序,只待放款下来就投资进入,这个钱要的确实急,没想到银行的胡专员迟迟把着没办法,只好辛苦你了。”

“希望我能帮你。”林宁真切说道。

“谢谢你,林宁。”他眼里有光闪耀,放下咖啡杯时余光瞟见她纤细秀丽的手近在咫尺,险些忍不住去握她的手。

他不会说,他爱慕她很久了。从她在林村放学时日日从他们身边经过,她轻快踏着步伐,卷起了一阵香风,他就爱上那阵香风和风的主人;从她来应聘泰禾商号,他命令陈泽一定要录取没有经验的她;从她不得不离职后,他疯了一般从档案纸盒里翻出她填的表格,上面正贴了一张她的微笑小像,那样端正的眉眼,不知世情的甜笑着,他把那张照片小心撕下来放进皮夹深层;到今天她还是自己爱恋的样子活灵活现出现在眼前。

在他犹豫伸不伸手的瞬间,林宁去掏怀表看时间,下午快三点了。

她说:“我们回去吧。”

“行。”陶正礼给她拉开椅子,开车带她回商号,自己没有进去。

“还习惯吧?”快下班了,陈泽看她埋首整理资料,过来问道。

“没问题。”林宁抬头道,“我明天就把这些东西带去胡专员那里试试。”

“明天我亲自送你去。”陈泽手抄了口袋,对她笑道,“如果我不好好照顾你,陶少爷估计要把我……”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

“哪有这么吓人。”林宁被他的动作逗笑了。

“也差不离吧,在这里千万不要跟我客气。缺啥少啥我们全力配合你,你可是我们的活菩萨,绝不能怠慢了。”他对着林宁拱拱手,做个感天谢地的夸张动作。他就是这样的个性,平素相处有他在气氛就差不了,做起事情来干练麻利是一把好手。

“呵呵。”林宁直笑,笑过后约定了明天去银行先探探胡专员口风。

隔天,林宁在泰禾按照清单准备贷款的资料,报表、情况说明、流水,账册附件等等等等。一页页一张张,她最后核对整理一遍不敢有丝毫马虎。

到了银行,见到林宁,胡专员的胖脸都绽开花似的,特意从木头隔断后面走出来,跟她握手:“林小姐,又见面了。”

林宁回握着摇一摇,笑道:“胡专员,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神采奕奕。”

“过奖过奖。”胡专员舍不放似的拉着她的手,林宁就势把怀中一股脑的资料推给他,让他不得不松手接过去。

她在柜台后静静等着他翻看,陈泽去停车一时还没来。

等了好半天,林宁眼看胡专员面带笑容的面庞阴沉下来,心里不由一沉。

“又不对。”胡专员最后原封不动把那叠资料推过来,瞥见林宁蹙眉的脸,本来有些牢骚,佳人面前换了语气,自己把资料收拾过来递给她,“林小姐,抱歉啊,这个数据不对,我办不了,强行办了上面审核也难过关。”

“是哪里不对?”林宁问道。

胡专员没有直接回答,却看着抱着资料的她起了另外一个话头:“林小姐,你看马上中午了,赏脸一起吃个饭吧。”

“也差不离吧,在这里千万不要跟我客气。缺啥少啥我们全力配合你,你可是我们的活菩萨,绝不能怠慢了。”他对着林宁拱拱手,做个感天谢地的夸张动作。他就是这样的个性,平素相处有他在气氛就差不了,做起事情来干练麻利是一把好手。

“呵呵。”林宁直笑,笑过后约定了明天去银行先探探胡专员口风。

隔天,林宁在泰禾按照清单准备贷款的资料,报表、情况说明、流水,账册附件等等等等。一页页一张张,她最后核对整理一遍不敢有丝毫马虎。

到了银行,见到林宁,胡专员的胖脸都绽开花似的,特意从木头隔断后面走出来,跟她握手:“林小姐,又见面了。”

林宁回握着摇一摇,笑道:“胡专员,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神采奕奕。”

“过奖过奖。”胡专员舍不放似的拉着她的手,林宁就势把怀中一股脑的资料推给他,让他不得不松手接过去。

她在柜台后静静等着他翻看,陈泽去停车一时还没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