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菊蕊牵着林宁的手,只觉得对方手心里粘腻发潮。林宁越走越紧张,居然比自己逃走还紧张。她咬牙和菊蕊蹑手蹑脚靠近窗下,从缝里正看见季远凝在和盛装的姚阿杏在碰杯饮酒。灯光映照下的阿杏双颊酡红,喝过这一杯后要向他献舞一曲。林宁立时明白了自己和阿杏对待男人的差距,这种差距正是季远凝会喜欢姚阿杏的原因。

菊蕊则清晰地说出了这种差距:“真是不要脸的狐媚子。”一针见血。

尽管阿杏长得确实不如自己,可她娇媚的模样估计是男人都喜欢的吧。何况季远凝不再是林村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伙子,而是天门山里功成名就的季先生,自然会改变喜好。

林宁刻意忽略阿杏撩人的舞姿,她的目光只锁定桌旁那个清隽男人。

他自饮了一杯红酒,眼神似乎在观赏阿杏的舞,似乎又不在她身上,眉间微微皱起,林宁疑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成熟内敛,不苟言笑了?淡黄柔和的灯光笼着他的全身,今天这件浅灰色长袍也很衬他,他穿什么都好看,她更敏锐地注意到他手指上还戴着那枚订婚戒指,在灯下闪闪发亮。

这克聚焦的光亮莫名使窗外的她心口一跳,好像干渴许久的花草久旱逢甘霖,贪恋的眼光就在他身上留恋不去,种种甜蜜或痛苦的回忆全部扑进林宁刻意锁闭的心里:他抱着自己写字、夏夜为自己扇凉、喂自己吃新做的菜甚至还因为自己去泰禾商号上班被他发现后两人之间激烈的争吵、无休止的话不投机……

林宁闭了眼睛。她的心里五味全搅和在一起揉着碾着,胸口处隐隐作痛。菊蕊拉了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她毅然扭头,他们的纠缠就该到此为止,酸甜苦辣全得翻篇了,从此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两个人默然离开,一路无言,走到了大门口时还没到护院们换班的时间。

菊蕊给林宁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菊蕊心知林宁下了偌大的决心才做下了何等艰难的决定,愈发心疼敬佩她。看她没有兴头,自己也默默不言不语坐下静静等待着。

夜很静,东苑的欢歌笑语早被静谧掩盖了,长草里只闻“吱吱曲曲”的虫鸣,菊蕊不眨眼盯着门口守卫的护院们,林宁托着腮眼神似乎也飘向门口。

忽然有声音划破寂静,是郑管家恭敬地领着人往门口来了。林宁她们的位置起先只看得到郑管家一人,待他们走近门口才见到后面跟着的女人居然是姚阿杏。

郑管家对姚阿杏行了个礼:“姚夫人莫怪,先生吩咐说今天晚了,让我护送您回别院去。”

他没有留下她过夜?林宁大感意外,她以为他今晚身旁的女人非阿杏莫属,没想到……

“我看先生今天喝得有点多,他的身体没个人照顾,恐怕……”阿杏不无担心地说。季远凝明明喝得有点多,站起来都有些摇晃,她原以为自己无论如何都会留在季园的,不想他还是……

“先生的命令我不敢违背。姚夫人您不妨先回去,依我看先生心里是有您的,不必急于一时。”郑管家听话听音,只听半句就明白了阿杏的涵义,直接堵住她的话头,“先生让您放心,他没事,照顾他是我们的本份。”

“那好吧。”姚阿杏听郑管家滴水不漏的回话,想想刚才季远凝唤来郑管家让他送自己回去的背影,自己确实不能违拗他的意思,只能同意往外走等送自己回别院的车子。

林宁掏出怀表看看,差不多快九点了,阿杏等车耽搁,只怕此时难走。她心中焦躁起来,盯紧了门口。

还好没等一会,听得门前刹车声响,一阵嘈杂的开关车门,发动后马上安静下来。看来阿杏和郑管家都坐上车离开了,林宁松了口气,菊蕊抓了抓她的手,一定是换班的护院们准备撤了,提醒她准备随时冲出去。

“啊!……”

蓦然不知哪里传来了女人的一声尖叫声,飘飘忽忽的一下又平息了。林宁提着心竖着耳朵,敏锐听出来方向,正是自己的西苑。莫不是——安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