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半年由大舅试任董事长,后半年再由小舅接替,年尾后再提请召开会议,再讨论董事长的接任问题。这样就有了缓冲的时间准备,自己和其他股东都非常希望大小姐能回来继承林老爷的事业。希望大小姐可以排除万难,在云城积极配合,能在月内归来最好。

林宁仔细读到信的最后一个字,她知道这封信寄出和收到都跨越险阻,更饱含着杨叔的希望,想必江城局势十分艰难,终该由自己出面解决。

安茹揣摩林宁看罢信凝重的神气,不免问道:“这信里……”

“我要麻烦你帮我把它带给慧清。过几天我们搬去西苑,我想办法让你出去一趟。既然我们要离开这里,恐怕需要慧清在外筹谋。唉,都是我欠她的情,越来越还不清了。”林宁边感叹边把信原样折好塞进信皮,递给安茹。

离开!林宁的话在菊蕊头脑里炸开,她无端慌乱,情不自禁剖白:“夫人,您挑中我的时候,我就认定您了。何况您待我亲如姐妹,夫人,您去哪里我就去哪。”

这话情真意切,安茹亦点了头:“我也愿意追随夫人。”

“好。”林宁眼望两个姑娘信任发光的面孔,不禁握住她们的手,“我们一起走,我带你们去江城。”

事即谋定,果然安茹按计划见了慧清送了信件,只是接应林宁出季园的具体日期迟迟难定,直到菊蕊无意中打听到消息才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天林宁别院见阿杏,无意促成王司机对菊蕊生出莫名好感,他便成为菊蕊重要的信息来源。于是顺理成章地被她打听到中秋节晚上先生要宴客,地点选在东苑,尤其要瞒住西苑所有人。

林宁闻讯坐在梳妆台前久久说不出话。她窗前有颗玉兰树,皮质的叶子反射着明媚的阳光,活泼的日光可爱的新绿居然无法使房内的她愉悦起来。她静静自思,大概季远凝让她搬进偏远的西苑,不仅令她和外界音讯断绝,更让她在宅子里有眼如盲、有耳如瞽,他的最终目的是让季园里的林宁被关成一个身心皆废的废人,从此以后唯有仰仗他生活。

林宁猜度出他的意图,以她的智慧,其实早就明白他的意思,只不过事情真正发生在身上,她还是会心痛,所以自己一个人任由暖光笼罩,却捂不热胸腔里的那颗心。穿衣镜里闪烁着下午斜阳的流光,半明半暗,泾渭分明,谁也不干扰谁。

菊蕊送茶过来,林宁定定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还是那么蓬松,身段是如此玲珑,她竟然轻轻笑起来,这无来由的笑让菊蕊觉得益发难过。

“夫人,您还好么?”菊蕊犹豫再三,还是问出口。

“他打算宴请谁?”林宁平静地问了句不相干的话。

菊蕊摇了摇头,她说:“我问了,王大哥说他也不知道。先生需要保密的事情,我猜多半是公事,夫人您不必多虑。”

是了,帮里的公事,他从来不让自己知晓更不让自己参与。若非他曾经被利刃所伤躺倒医院里,傅石来接自己到医院陪护,绝没机会认识邢涛和莫五爷。

菊蕊的话令她心里好受些,也有心情抿了口茶。她还在边饮茶边思考,怎么要离开了,还是会牵念他?是因为少年时的情谊还是过往那一点一滴温馨的相处?

不论因为什么,她承认她放不下。不过,她很清醒总不能抱守回忆过一生,这里自己可有可无,而江城那里有她逃不开的责任。

“就在那天晚上,我们离开。”林宁习惯咬了咬唇,下定了决心,“去告诉安茹。”

菊蕊舒口气,夫人定夺下来,一切就好办了。讨论后的终局方案是:趁着宴客当晚府里忙乱,张慧清把车停在季园外等,晚九时趁夜间护院换班,林宁和菊蕊先离开,安茹和林宁身形相仿,由她假扮成林宁的样子“断后”。

西苑的她们默默筹备,一切就等中秋夜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