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十五章 最后的愿望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最后的愿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欢迎回来。”

  红月辞别了瑞依,也不敢在这不知隐藏了多少危机的峡谷乱转。思来想去还是乖乖听白夜的话回房间比较安全,便加快脚步寻了归路。

  刚刚费力地推开木门,白夜毫无活力的问候声让红月一愣神。或许是因为这个峡谷中没有时间概念,红月也不清楚自己刚刚在外面待了多久,只是没想到白夜居然先自己一步回来了。

  看向屋内,才发现白夜早已经换成一副软趴趴的样子靠在桌子上了。也亏这里是个名副其实的木屋,家具都是由木材纯天然加工而来,没有软软的沙发或者靠背椅给他享用,不然这家伙还能再没形象一点。

  “怎么样,有找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么?”白夜抬起眼皮从头到脚的打量了红月一番,目光略略的在红月身上滞了一瞬。“嗯,看来吃亏了。”

  红月一哽,一时竟想不出怎么回答,只得一边整理着脑中的思绪,一边走到白夜对面坐下,还不忘从盘子中顺手摸走一个果子慢慢啃着。

  “我在龙蛋那边见到了瑞依,他说这个世界的魔力是由他承担的。”红月含着一块桃子,口齿不清的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还说自己是天灾的幸存者。”

  “嗯嗯,发生过这样的事啊。”白夜很给面子的惊叹了一声。“这样倒是也能解释的清为什么明明是个魔女却能同时使用这么多的魔法。”

  “如果是我给你提供魔力的话,你也能创造出这样的一个空间么?”红月捻着自己变灰的那一小撮发丝,却估量不出自己到底损失了多少魔力。

  “那当然不行了,别说创造一个这样的空间里,就算创造一个这么大的屋子就能把你抽干。”白夜夸张的张开双臂画了一个圈,很快又垂下手去换成了笑眯眯的模样。“不过你无论是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讨厌就是了。”

  红月呆呆地哦了一声,有点沮丧。在瑞依说自己变化比较慢的时候,红月还以为自己至少有职业标准水平。

  “哎呀,别失落啊。”自知失言的红月笑眯眯的戳了戳红月的脸。“明明好不容易变得开朗点了,你跟他是不一样的。对了,不过他身体里储存的魔力的确是超出正常人的极限了,会和他是天灾幸存者有关么?”

  “唔,据说他活了近百年了吧,看情况他的身体应该停止发育了。”红月很快被新话题吸引了注意,比其自己的小小失落,现在的红月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更大。

  反正自己也习惯了不如意的生活。

  “但他对魔女的态度暧昧不清呢,我不太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失去了魔女的‘孩子’,会怎么样呢?”红月带着不确定的口吻回忆着和瑞依的对话,但能想起来只有少年闭着双眼,被阳光笼罩着的面颊。虽然在红月的印象中是个单纯又乖巧的男孩子,但却巧妙地隐藏起来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个嘛……通常情况下都是魔女的寿命比孩子长,这种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猜应该是回到没遇到魔女前的样子呗。”白夜苦恼的挠了挠头,拿不准主意。“瑞依的态度你已经知道了,下一步要不要去问问龙之魔女的想法?”

  “我说,我们不是来举行葬礼的么?这么对人家的隐私问来问去是不是不好?”反而是红月有些犹豫了。虽然自己的确对魔女的事情非常好奇,但红月也清楚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自己的一样对死亡有着特殊的态度。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尤其是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丽娅小姐。虽然看外貌是个不好的习惯,但红月还是下意识觉得打扰她是件不太好的事。

  “别啊,这个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白夜扯得头头是道,让红月一是分辨不出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像自己解释。“要知道,我们必须在魔女的生理功能完全消失前分解掉所有的魔力,只要拿着这个做借口问什么都没问题的。”

  借口……

  “瑞依……”

  没错,红月还是被白夜和自己的内心一起说服了。不过,无论何时见到丽娅小姐,她都是那副淡然出尘的模样啊,不变的姿势和不变的神态。就算这样,红月还记得自己的那一小缕灰发,不觉的提起了十分的警惕。

  “是的,他承担着这里的所有魔力消耗。这样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

  “那么,解除和瑞依的契约吧。”在丽娅面前,白夜还是会展现自己公事公办的一面。“在最后的阶段,最好停止您所使用的一切魔法。”

  “请不要心急,葬仪屋……”丽娅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那孩子需要一直为结界提供着魔力,保护龙不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这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吧……”

  “感谢您对世间做出的贡献。”白夜低头表示敬意。“但是很抱歉,我需要在档案中记录魔女的一些信息,请允许我们的失礼。”

  说完,白夜冲着红月挤了挤眼,一副调皮的模样。

  红月一时居然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比较好,好家伙,虽然人类对魔女不能撒谎,但是魔女对魔女撒起谎来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啊。

  “瑞依,是天灾中活下来的孩子吧,为何身体中会有超出常人的魔力?”红月定了定心神,据说人类是不能对魔女撒谎的。为了不让魔女看出破绽,红月小心的斟酌着自己的词汇,并暗暗祈祷白夜平时跟自己科普的知识没有夸大的嫌疑了。

  “是么,你知道了啊……”丽娅的眼睛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灰色的瞳孔。红月急忙低头避开丽娅的视线。虽然说自己并没有恶意,但在午夜和白夜生活的经验来看,看见魔女的眼睛可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就给自己来个什么搅乱自己脑子都法术就完蛋了。

  “没错,瑞依是上一任龙之魔女死后造成的天灾中活下来的。”虽然不抬头,红月猜不到丽娅的表情,但还是能听到她的声音和平时没什么区别。“魔女带来的天灾绝不会只影响如此小的一片范围……只是大部分的魔力被瑞依带走了。”

  还能这样?红月有听到了一个新设定,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构架起来的世界观又被打碎了。这个天灾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需要维持这一片龙生存的地方,为此,我将瑞依从时间中解放……他得到了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而我用时间和他做了交换,就是这样而已……”丽娅的声音微微带了些安慰的意味。“或许红月小姐有些不能接受,但希望你能够理解……”

  “是的,我能……我明白的。”其实并不理解的红月有些硬生生地换了个词。“那么,丽娅小姐现在一共维持着几个魔法?”

  “若是大型魔法只有三个而已……请放心,都是和龙有关的,很快我就会结束他们的……”红月能听出丽娅声音中微微的笑意,似是想到了很美好的事情。

  “丽娅小姐很喜欢龙呢。”红月抓到话头,尝试着和丽娅闲谈些家常。

  “喜欢么……红月,若是你从出生开始,大部分……基本上全部时间都要留在这种地方,你真的会喜欢他们么……”丽娅的声音听上去突然沉重了不少,突兀的变化让红月忍不住抬了抬头,撞进了那双美丽的灰眼睛。

  “只是职责而已……”

  完了,大意了。

  那一瞬,红月似乎感同身受般的体会到了如海水般的悲伤和湿冷。

  -

  “喂,喂——”红月清醒的一瞬间,发现白夜正不断地捏着自己脸,带着不安的神色看着自己。

  “房凯唔……”红月难受地拍了拍白夜的手,看见红月恢复正常,白夜才放心的放下手。

  “哎呀,吓死我了,居然想在我面前搞小动作,这个龙的魔女还挺有自信的么。”白夜不满的嘀嘀咕咕,带着一副小孩子一样的愤怒表情。虽然时机不对,红月却在一瞬间觉得这个高大的男人有些可爱。

  “为什么要对我施术?”红月有些好奇的环顾了四周,自己身处的是巨树附近的一块小草坪。失策。明明知道丽娅是个会毫不留情给自己下绊子的人,却总被她清冷的气质欺骗。

  “嗯,要不要猜猜,丽娅最后的愿望是什么?”白夜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然而提了个问题给自己。虽然莫名其妙,红月还是认真的思考了。

  “或许是保护这里吧,虽然不一定是为了保护人类,应该是为了保护龙吧。”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红月还是说出来自己的推测。“为什么会提到最后的愿望,和天灾有关?”

  “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呢。”白夜看上去有些高兴,反而高兴道红月摸不着头脑。“你还记得那块水晶么?”

  “记得。”红月答应了一声,从挎包中摸出来那块嵌着铭牌的水晶。距离在赛诺拿出它少说也有个四五天了吧,水晶的颜色却丝毫未变。

  白夜轻轻的把手覆盖在红月拖着水晶的手上。红月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白夜闭上眼睛,自己的掌心一阵发热。

  再移开的时候,水晶散发着的淡蓝色光芒已经褪的差不多了,正有气无力的带着点点忽明忽暗的光芒。

  “这下,明白了么?寻根问题可是很重要的。”看着红月呆呆地模样,白夜忍不住又搓了红月被自己掐的微红的脸颊一把。

  “要是把所有魔女都想象的像我一样单纯无害,你可就完蛋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