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十二章 瑞依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瑞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说,我讨厌走山路。可恶,这么多城市不去,为什么要呆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带着厌恶口吻的白夜不情不愿折断那些阻挡自己前进的树枝,带着沙沙的树叶摩擦声,高大的树木在白夜脸上投下斑斑树影。

  “你住的地方就不犄角旮旯嘛。”曾在山中生存过一段时间的红月明显比白夜从容多了。再加上这次有个劳力可以背着必须的物资,轻巧的走着山路的同时,还时不时舞着镰刀斩开烦人的藤蔓和矮小的灌木,在难走的深山开出一条人能行走的小道。

  “这是两回事……”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双标,但眼前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分不出多余的精力来的白夜只得咕哝了两句了事。红月和白夜还是有一些身材差距,过高的树枝也只能由白夜自己处理,以防挂住他的长发或者突然抽中眼睛。

  “不过,真的是走了很久的路了啊……”身为女生的红月体力消耗的更大些,更何况此时出现在眼前是一块诱人的空地,微湿的土地带着青草地芬芳,不远处甚至还有一条亮晶晶的溪流从身边流过。遇到这种地方,无论多警惕的人都会渴望放松神经,坐下享受小小的歇息。

  “哎呀,累了。”慢吞吞看过来的白夜也注意到了这块好地方,毫无心理负担绕过红月,把背包一扔,也不在乎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树干恢复了一脸悠哉哉的样子。

  “起来了——”还没等红月对自己偷懒的想法感到愧疚,跟来的葬仪屋大人就毫无形象的往地上一趴,露出一副不躺足八个小时不起来的尽头。“已经中午了,再不抓紧一点的话太阳就要下山了。”

  “嗯嗯。今天已经走了很多路了。让我想想,已经是我三天的工作量了。”白夜掰着手指,认认真真的算着时间。“已经算是超额工作了,啊,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好了,反正再走下去也不一定能碰到这么好的露营地了。”

  “可以理解为什么你要提前十年行动了,但重点是要找到魔女吧。”红月把明显的无奈写在脸上,放眼环顾四周。除了这片小小的天地,只有无边无际的岩石和树木,看不出文明的痕迹。“但这里真是一点端倪都看不出……别说龙之魔女了,连条龙都看不到……”

  “呜哇,可千万不要碰到龙。”懒散模样的白夜意思意思的抬手做了个祈祷的手势。“要是遇到龙,我可打不过。我只想找魔女,可不想找龙……”

  “说起来,龙的魔女是怎么的魔女?”拽不动白夜的红月也只能犹犹豫豫的在白夜身边坐下。“和龙住在一起的魔女?”

  “唔……我和她也不是很熟啊。”白夜沉思了一下。“也许很——久很久以前是和龙生活在一起的魔女,现在就不清楚了,不过既然生活在这种深山中,说不定真的和龙住在一起哦。”

  “不和龙住在一起么?我还以为魔女的……呃,名字会和经历有些联系。”红月有些疑惑,可能是之前的自己有些想当然了。不过自己的名字‘红月的魔女’可是被正经的解释为红月夜降临的灾厄。

  “怎么可能啊!大部分人的名字都是生下来就取得吧。怎么想都不可能在婴儿时期就能看到老。但是因为魔女现在实在是太少了,少到我们的名字都是从以前赫赫有名的魔女那里继承来的。名字对魔女可是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一个赫赫有名的名字可是有不少好处的。”白夜指了指红月胸前的坠饰。“这个牌子看起来很古老吧,这玩意可是比我都大。好好带着哦,这东西比我强大多了。”

  “……”红月看看胸前的项链,又看看瘫成饼的魔女,思索片刻,开始翻随身携带的行李。

  “嗯?你要找什么东西么?”白夜瞟到红月的动作,随口问道。

  “我在找耀先生的项链,在深山还是得做好防护措施……”惜命的红月毫无愧疚之心的打算抛弃白夜。

  “等等等等。”白夜立刻翻身起来按住红月的手。“就算我不靠谱,‘白夜的魔女’这个名字肯定靠谱,绝对比‘耀的魔女’靠谱。”

  信你有鬼……红月心中暗暗吐槽。

  “不过说真的,别随便摘下来啊。”白夜松手,让吊坠重新坠回红月胸口。“这东西不仅能帮你避免不少麻烦,还能隐藏你的气息,不然万一这里真的有龙可就糟了。”

  好吧。将信将疑的红月也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在这领域,就算不靠谱如白夜,也不得不信任了。

  “……不过,你有没有听到点别的声音?”红月止住话头,细细的聆听着。被魔力强化过的身体有着比常人更出色的听力,不像人类的声响,而是更轻软的脚步声。

  “嗯,没有魔力的波动,可能是山中的野兽吧,不太像熊,是豪猪或者狼什么的?”白夜闭着眼睛细细的分辨着。虽然不一定有比红月好的身体素质,但魔女灵巧的感官可是不能小看的。

  “无论是豪猪还是狼都不是吃素的。”红月很快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好情况。毕竟自己不是在山里讨生活的猎人。而离村那段时间自己走的一直都是山中猎人走过的老路,自然不会遇到野兽,但现在可不一样,红月得承认碰到野兽才是大概率事件。

  “要是豪猪就好了,狼的话万一可都是群体行动的,万一被围住就跑不掉了。”红月将地上的包裹丢到白夜身上。“趁他们没发现赶紧溜。”

  “没关系没关系。”白夜无所谓的摆着手。“那些畜生不敢冒犯我们的,你听。”

  红月一愣,顿时变了脸色。“狼嚎?已经被发现了?”

  发出狼嚎,通常是狼群们确定了猎物的位置,开始召集同伴们进行围攻了。换句话说,就是跑不掉了。

  “要是害怕的话到我怀里来也没问题的哦?”白夜一脸不怀好意的张开了手臂。“不过没问题,你看,狼群的猎物出现了。”

  红月转向白夜偏头的方向。自己身处较高地势,下方是一片还算开阔的斜坡,从这里眺望能看见一个小红点不断退后,前方的树林中,一只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小红点,另一只狼发出了捕猎的信号。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很快周围就会出现数十只带着恶意的狼吧。

  “唔,是个人类呢。你打算怎么办?”白夜饶有兴趣地看着红月。“要是保护你的话我倒是没问题,要是打算救他我可是不会帮忙的哦。”

  “恶趣味。”红月摸了摸挎包,突然冷笑一声算是回答。趁狼群还没有聚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哎呀哎呀,真的去了……”白夜用手搭着个凉棚眺望到。“这样可怎么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嘛,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带着红斗篷的男孩子。红月略略一瞟得出答案。此时已是退无可退的情况,少年抵着树干,虽然看不清表情,却能看到身体微微发抖

  “?!”少年一愣,突然感到一股力量拽着他的手腕,将他从树后拖走。还未等自己心神安定,就对上了一双血红的双眼。

  “魔,魔女?”少年一惊,不明白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祈祷。

  魔女倒是没有搭理他的心思,拽着他的胳膊就开始奔跑,后面的狼也不怕猎物逃跑,就这么隔着不远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

  “我说……”虽然少年勉强想开口,但高强度的狂奔让他没办法很好的讲完一句话,还好,魔女跑了没多久就停下来脚步,从挎包中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东西捆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接着又用力捏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是什么?”少年刚试图出身询问,就被魔女狠狠的瞪一眼。

  “别说话。”魔女小声的威胁一句,便凝神去听林中的动静。

  不知凝神听了多久,若隐若现的还能听到些狼嚎,还能感觉到狼群搜寻时忽远忽近的气息。不过终归是远去了。

  得到安全的消息之后,红月终于松了紧绷的神经,将缠在少年手腕上的项链卸下来。这是刚才翻背包时随手揣在兜里的,耀先生的项链,能派上用场真是太好了。、

  自己也是捏了一把汗,毕竟自己也不清楚这个掩藏气息时只能掩藏魔力还是彻底掩藏,万一被坑了就完蛋了。

  少年还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红月这才想起少年把自己当成魔女的举动,一时也懒得解释,收好了项链便想离开,森林中突然出现的人类,是好是坏并没有办法判断,万一扯上关系可就麻烦大了。

  “既然是魔女,你也是来拜访龙小姐的么?”弱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红月顿了顿,立刻转过身来。

  “哎呀,这不是很能干嘛。”白夜还在原地招着手。“哎呀,把小红帽也带回来啦?”

  “小红帽……?”少年迷茫的看了看四周,没发现相貌符合的人。“我?”

  “你不用太在意。”红月在后面拆他的台。“这是白夜。白夜,这家伙是瑞依波格多。他说,自己是‘龙的魔女’的孩子。”

  -

  “哎呀哎呀,这下可以一天就完成了一年的工作量了。”蹲在篝火前的白夜夸奖着红月。“有你在的话,感觉下次可以出发的再晚一点了。”

  “请认真工作。”安排好瑞依的红月回到白夜身边。“话说,我当时明明记得把项链放回背包里,是你搞的鬼?”

  “孩子想要做好事,我也只能尽力相助啦。”白夜装出一脸慈爱的样子,笑容却怎么看都有些不怀好意。“决定救他的还是你哦,我可绝对不会随便出手。”

  骗人。红月默默的想,却不准备继续拆穿他了。

  该睡了,明天才是真正的战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