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十章 存在的证明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存在的证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红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愣神。

  柔软的头发被打理成清爽的短发,分出小小一缕系着鲜艳的红色缎带。带着精致袖口的棕色长裙腰间束着白色的宽腰带,藏蓝色的短斗篷前坠着银色的古老项链,少女露出的白皙腿部的大半被棕色的系带长靴遮住。这是一套带着复古的精致花纹和轻飘飘带子的服装。就算大体上是简约的风格,但精细处的细节与轻飘飘的设计相得益彰,在不失少女活力的情况下带着沉稳的气场。

  “至少……换成裤子。”但红月看起来还是不满意,有些忸怩的按着裙子,对镜子里打扮过的自己明显有些不太适应。

  “驳回。”午夜干脆利落的否定了。“这一套可是珍贵的附魔服饰哦,这么好看的战甲你怎么还有这么多不满啊。”

  骗人,谁会穿着裙子上战场啊!红月在心底发出无声的呐喊,而且,这些不都是之前自己买的衣服嘛?就算这么说,表面上红月还是只敢带着微微的委屈表情捂着露出来的肌肤。看着镜子里僵硬的少女有些不自然的扯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虽说是为了工作做出准备,但红月还是带着些许不安的。本就对魔女了解甚少的自己真的能好好面对即将死去的魔女么?要去哪里?又该做些什么?

  不过工作不会留给红月过多烦恼的时间,自从白夜这么自作主张的决定了之后,就和午夜就一起忙忙碌碌的做起来准备,这个时候就算是究极房间蹲的白夜,穿梭在屋中各个房间的机会也多了起来。反而是习惯了日常生活的红月有些跟不上节奏了。不敢上前添乱的红月也只能按照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午夜的提醒来整理包裹。也多亏了午夜在,不然红月还会更无措一点。

  顺带一说。耀先生给的项链虽然理论上来说是还给自己了,但在白夜的威逼利诱下只能被收在盒子里,明面上带着的还是白夜的项链。至于白夜扯出的听起来就不靠谱的理由,红月只当是废话,听过就算。

  “哦,这不是挺好看的么。”举着淡蓝色头绳的白夜正不熟练将长发竖起来,凌乱的家居装也被换成了正经的外出服饰,模样倒是和红月初见那套有些相似。不过可比那副狼狈的样子看上去好多的。

  至少现在夸赞一句英俊终于没有昧着良心的怪异感觉了,就算那种莫名的颓废感还是没够改善。

  半懂不懂的红月转过身来,看着午夜挑挑拣拣的盘点完白夜没注意的边边角角,等待着白夜打理完后给出下一步的指示。

  毕竟,今天就是启程的日子了。

  这可能是红月第一次进白夜的房间,虽然看上去是乖乖的跟在白夜身后,眼睛却忍不住的瞟来瞟去。看上去有这可能是这栋房子里最大的房间了。虽然不似午夜说的那般可怕,但也是个没被认真打扫的地方,角角落落还丢着纸团和包装袋,地板上丢着随手扔到地上的书,至于深处放着和客厅相似的书架和乱七八糟的床,看起来就像白夜给人的印象一样凌乱。

  但这都不重要,只有眼前巨大的陈列架吸引走了红月所有的注意力,那架子上带着薄薄的一层灰,看上去虽然是有打理,也是一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但这是个怎样的陈列架啊,庞大的架子上错落的安放着百来个和白夜与耀给予自己的类似的铭牌,每一个都安静的沉睡在水晶中,封存了本该闪耀出的光华。地板上刻着复杂的六芒星形法阵,无数怪异的字符却整合出和谐的图案。朝着架子的法阵尖端伸出无数细小的纹路,似乎想从地面延伸至每一块水晶。

  幽暗的房间,发出光芒的也只有架子四角点缀着的萤石,和外界温和又平静的日常生活完全割裂开来,很难想象这种神秘又诡奇的地方会存在在一个被阳光洒满的木屋中。倒不如说,这幅景象才符合魔女应该给人的第一印象。

  宛若闯入异世界般,红月屏住呼吸,似是不敢惊扰房中神秘的氛围。白夜安静的站在红月身后,和她一起欣赏着房间中的架子,带着略略哀伤的眼神。

  “咔嚓。”细小的碎裂声传来,专注中的红月很快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声音,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去,是一块水晶微微颤抖着,抖出点点裂纹,最后,随着裂纹的扩大,带着水晶中封存的铭牌一起碎成了粉末。

  怎么回事?有些惊慌的红月回头看白夜,白夜仍是未变的神色,注视着架子中陈列的水晶们。

  “这就是如今还活着的全部魔女了。”白夜开口,轻轻推着红月的肩膀,催促她进屋去。“这些水晶就是他们存在的证明。”

  红月顺着力道被白夜推到架子前,细细看那些蒙着薄灰的水晶们。近看,原来每一块水晶上都细微的雕刻着和地面上相似的魔法图案,细腻的刻痕甚至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端倪。也造成了如同蒙灰一般的朦胧感。而地板上的魔法阵延伸而出的纹路温柔地圈出每一枚水晶。不过,也有着很多没放置水晶的圆圈。

  “若是魔女非正常死亡的话,她的水晶就会碎裂,带着她存在的证明。”白夜引导红月去看那块碎裂的水晶。而如今,那些细小的晶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一小块没被灰尘覆盖的圆圈痕迹证明着存在。

  “这个法阵和这些水晶,都是古人的遗物了。如今甚至没办法解释其中的原理。”白夜带着些小小的遗憾语气。“无论是魔物还是魔女,在现在这个时代,都在慢慢消失啊。”

  “你晚上……都是看着这个睡觉的么?”红月突然这么想到。每个夜晚,都看着所剩无几的水晶,看着族人逝去的信号睡去?无法遮掩的巨大悲凉感从红月心中升起。

  “若是我说是的话,你会不会更喜欢我一点?”说着开玩笑的话,却感觉不到开玩笑的语调,只能感受到沉重的怀念。“放心吧,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一直活在过去。这不过是工作前必须做的准备罢了。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们了。”

  红月无言。与其说更喜欢,不如说一瞬间对白夜的过去很好奇,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

  白夜按住红月的肩膀,带着淡淡的抱歉意味。“之后可能会身体有些不适,忍一下。”

  什么?红月还没反应过来。白夜按住肩膀的手突然加重,空闲的手向前伸出,口中吟唱着听不懂却优美的句子。整个房间回应了他的吟唱,沉默的水晶一枚枚被点亮,星星点点的深蓝色的荧光在房间亮起。照亮了地板上巨大的法阵。

  顺着地板上的纹路荧光不断汇聚,让法阵也蒙上黯淡的蓝色星芒。当蓝色浅浅的铺满法阵之后,水晶们一瞬间沉默了,只剩深浅不一的蓝色荧光还在昏暗的房间中闪耀着。

  疲惫。如同力量被抽走的不适感在身体各种流窜,轻盈的身体渐渐变得沉重,困意无孔不入的侵入红月的大脑,渐渐积沉,却不至于夺走红月的全部意志,让红月能观赏整个仪式。

  白夜放开红月的肩膀,转而拉住她的手,小心的将她牵引到架子的边缘,那里,有块水晶,垂死挣扎的发着淡淡的荧光。

  “耀那家伙,说着替我工作。这不明显是渎职么。”白夜看了看架子上颜色浅淡的水晶们,发出无奈的叹息。拾起那块蓝色最淡的水晶塞进红月手中。

  水晶被摘下后,淡蓝色的光芒伴随着整个房间的蓝色荧光一起褪去,房间又回到最初的沉寂。红月抬起手一看,只有这块水晶仍然保持着原先的荧光。而水晶中包裹着青铜的铭牌,刻着一双展开的蝠翼。

  “这是选择和龙住在一起的,龙的魔女。”白夜站在红月身后,与她一起端详着这块铭牌,适时回道。

  事情告一段落,白夜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红月身上,看着红月一副萎靡的模样,有些担心的同时又不经皱了皱眉头。

  “话说,你是不是一直没有睡好觉?”红月被白夜按倒在房间的床上,带着责备的语气数落到。“就算可以靠体内魔力温养身体,这么作践也是不行的。”

  红月移开视线,含含糊糊的哼了一声。的确,自从自己在这个世界重生以来,睡眠时间和之前比起来少了不少,来到这里后更是又缩短了不少,不过因为身体从还没什么问题,自己还以为是这个时间的人类和自己原本世界不一样。

  “我还好……”红月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头。还好,也只是熬夜一晚的疲惫而已,不至于到非要立刻睡觉的程度。“都换好衣服了,得赶紧出门才行。”

  “还有力气挣扎啊,那我多用一点怎么样啊。”白夜毫不留情的将红月按回床上。“睡吧,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好。”

  “说的好听……你真的没问题么。”嘟嘟囔囔的红月乖乖闭上了眼睛。

  这下对不起午夜里,辛苦准备的服饰,可能又要睡乱了。

  若是,魔力能够滋润身体到这个地步……

  那白夜的身体中,又滞留了多少魔力呢?

  这个念头转瞬而过,红月就被更深的漩涡吞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