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七章 魔女的孩子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魔女的孩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觉得这样不好,真的。”白夜仰躺在沙发上,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目光。“进展太快了不太好,我们应该从牵手开始。”

  “……”跨坐在白夜身上的红月没有搭话,只带着一脸的高深莫测盯着白夜,目光中包含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你倒是……说点什么啊。”白夜被盯得发毛,调侃地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带着求救意味的视线四处飘忽。

  “交出来。”红月重复着多次试图被白夜蒙混过去话题,语气中带着不可否定的意味。

  “这真的……不太好。”白夜声若蚊蝇的呐呐到,不死心的做着最后的挣扎。

  “哪里都很好。”涉及到生存问题,红月的态度异常顽固。

  作为魔女的同党而被人类追杀的日常可以勉强忍受,但同时还被魔女追杀就太不靠谱了吧?

  绝对,不可以接受。

  即使魔女与人类之间的偏见深入骨髓,却依旧存在愿意接纳人类的魔女,和愿意接纳魔女的人类。为了保护那些舍弃人类身份的人类们,魔女之间逐渐兴起了一条新的规定。

  “魔女的孩子。”

  与契约的双方交易不同,“魔女的孩子”更多的是魔女对人类的认同与保护,也向其他的魔女宣告这个人类无害的,不必看成敌对的目标。若有其他魔女随意动手,即视为与养育这位孩子的魔女为敌。

  但同时,魔女不得不担保这个孩子对魔女是绝对忠诚的存在。若是这孩子长大后对魔女心生恶念,魔女不仅会成为笑柄,还得担负起将其抹除的责任。

  不过嘛,说是这么说,魔力生物本身就有着寻常人无法企及的强大。要想对魔女造成伤害,除非是有着相当权力的领主,或是从小接受严苛训练的圣骑士一类,不然就凭区区一个人类的手段,想要被魔女放在眼里还是相当困难。

  但红月终归是和寻常的人类不同,拥有魔力而无法运用的体质无异是怀璧其罪。更别说在这个魔力日渐稀薄的世界中,很多人不介意花上一点小手段去对付红月。若是真的下定决心踏入魔女的世界,没有庇护生存下去无异于是地狱难度。

  避无可避的白夜越发窘迫,语无伦次的想着避开话题的理由。红月当然能看出这个人的拒绝的态度,却读不懂他拒绝的理由。

  “真是的,你有认真的考虑过这种事么。”脸色涨红的白夜避着红月的视线,语气一点点的变得无奈。“和魔女签订契约就已经处于相当不利的处境了,你能理解么?”似乎是找回了一点魔女身份的状态,白夜的语气慢慢正经起来。“想想你一时冲动签的契约吧,你还记得签的是什么内容么?”

  不记得了。红月当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即使当初自己认认真真的浏览了全部内容,也阻止不了这些条款在脑中飞速遗忘的事实。若是试图回顾,便如同隔了白茫茫的烟雾,看不真切。

  “我并不希望你恐惧我,但太缺乏戒心可不好。”白夜看出红月的茫然,微微撑起身子扶住红月的肩膀,目光渐渐变得柔和,玫瑰色的眸子聚起满满的光,仿若被打碎的紫宝石碎片流淌着盈盈的光。“无可否认,我们都是危险的。”

  “我说……”红月感到微微的疲惫,无法压抑的困意开始翻滚,强制要求大脑停下思考去休息。无法抗拒的本能让红月渴望闭上眼睛。

  “你们魔女,是不是就会这一招?”红月一咬舌尖,趁着瞬间的清醒抬起手,遮住了白夜的眼睛。困倦感依旧存在,却不再试图抢夺脑中的理智。

  “给我……呼啊。听好了。”显然,时不时发出的哈欠让红月的语言变得不那么有压迫感,反而有了种醉酒般的娇憨。

  “我,相信,我当时的判断……哈,哈欠——。如果是有问题的条约,我绝对不会,签的,你,你明白?”红月晃了晃脑袋。看来,即使不接触那双有魅力的眼睛,是没办法阻止已经施下的魔法。下次,得更巧妙点。

  “我想活下去……你,又想要什么呢?”红月止不住的打着哈欠,说的话也越来越模糊。“反正,你想要,就要好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没问题。。”

  “……”

  “大白天的,有伤风化。”细细的声音从下方传了过来,白夜小心的偏了偏头,果然看到了午夜琥珀色的眼睛。

  “睡着了而已。”白夜摊开四肢躺在沙发上,露出因为中了魔法而靠在他胸前睡得正香的红月。

  “她去缠你了?你答应就是。”午夜见状,周身浮起淡淡的金色荧光,红月的身体缓缓的浮了起来。午夜跟在漂浮的红月身后,指使着她向卧室飞去。“这可是难得的好事,从你们双方看来都是这样。。”

  被压住的白夜终于能起身喘口气,又使劲搔了搔乱七八糟的头发。“嘛,还是当个人类更适合不是么?她不必过于涉足这种漩涡。你不是也一直很羡慕人类么?”

  午夜难得的没有回嘴,跟着飘飘悠悠的红月离开了这个房间。

  和魔女签订契约,去使用不在人类理解范围之内的超自然力量,自然是魔女居于上风。而想要和魔女缔结羁绊,居于庇护者位置的魔女更是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

  仿若从未曾森林中逃出来,无论向哪个方向狂奔都仍身处黑暗之中。理性的防备已经不足以让自己走下去,最后的最后,红月能依靠的只剩自己的直觉。

  -

  “啊,醒了。”红月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就听到附近传来罪魁祸首的声音。

  扶着脑袋坐起身的红月扫了一眼,没看见那个银白色的家伙,倒是看见了虚掩着门透进来一束鬼鬼祟祟的影子,正略带不安的扭动着。

  身体没有迟钝的感觉,自己应该没有躺太久。红月活动了一下脖子,重新适应一下刚刚苏醒身体之后,毫无迟疑的推开了门。

  果然。红月在门后找到了那个偷看的家伙。银白的魔女垂着脑袋,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一副挨批评的模样。

  “?”红月有些迷惑,自己之前有说过什么严厉的话么?还是这家伙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

  “我,我也稍微考虑了一下。”白夜的声音越来越低,倒是脸越来越红。“其,其实你不介意的话,我就不应该拒绝的,但毕竟是件大事……”

  “??”这是什么值得脸红的话题么?红月眼瞅着白夜的脑袋越来越低。明明比自己高了不少,现在垫垫脚就能看到这家伙头顶的发旋了。

  “那个。”在脖子弯曲到无法承受的角度前,白夜终于小心的抬了抬头去确认红月的态度。通过银白色的发丝,能看到白夜本来莹白的肌肤染了满身红霞,紫水晶般的瞳孔不安的游离着,就算是知道这家伙无可救药,红月还是一时沉溺于这份风华。“我想了一下,你要是不介意的话,现在培养感情也不是不行……”

  “……哈?”红月越来越听不懂了,难不成这也是魔法?还是魔女的语言?

  无法理解。

  “……真是看不下去了。”午夜的声音从白夜的脚下传来,还没等红月捕捉到午夜的身影,就看到白夜一声惨叫,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地上。

  好疼。听到清脆的脑袋撞地声,红月下意识的眯了眯眼,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也在幻痛。

  “还以为你真的在认真思考,原来满脑子的黄色废料。”午夜的语气变得万分嫌弃。“抱歉,指望这家伙正经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你放心,等我把他干掉,我们就可以去找新的魔女。最差的情况也比他强。。”

  “痛痛痛——“???”

  “所以说啊!这样理解明明才是正常的?!”哭唧唧的白夜摸索着在脑后的包上涂着药膏,委屈的碎碎念。

  “正常人才不应该这么想。”午夜检查着白夜的情况,嘴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整个猫都写满了认识这个人我好丢脸啊这样的字句。

  ……红月,红月无法发表意见。

  是的,魔女的孩子,在最初最初只是指一些善良的魔女收养的人类。

  但因为魔女过于漫长的生命。这些被收养人类,最后大部分都和魔女们发展出了相当亲昵的关系。于是,在发展的过程中便无法避免的带了些旖旎味道。虽然这只是个相当正常的词,但慢慢的传出一些暧昧的留言也是红月无法控制的。

  更直接一点,或许这个词在官方意义上是正经的关系,但在民间可就不一定了。

  但正常人真的会想到这个方面么?红月不清楚这个词的具体意义,但毕竟是靠谱的午夜告诉自己的细节。若是有这个方面的传闻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搞不懂。红月沉默着看着白夜,白夜似是感应到了红月的视线,抬头看了看,露出来狡黠的微笑。

  “怎么样,你真的考虑好了么?”白夜带着调侃语调,坏心眼的欺负红月。

  “……要。如果你在纠结这点小事不如干脆一点吧东西给我。”红月感到头脑一阵发热,只得搬出了万能死鱼眼。“反正这种关系只是民间的说方法罢了,我更关心它的实际用途。”

  “欸?!”这次换成白夜红着脸不甘心的哀嚎了。午夜利落的跳上沙发,毫不留情的封了这家伙的口。

  所以说,魔女果然是种要小心的生物。红月捂着通红的耳朵回到卧室。认真的考虑,要说这家伙是在意这方面的事,红月肯定是不信的,明明是调笑的意味占了上风。

  但。想起来今天发生如此窘迫的事,红月还是羞愤到无法自制,脸颊慢慢的开始发烧。

  这个人,这个人!

  果然魔女就是这种可恶的,狡黠的物种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