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六章 恩卡塔

我的书架

第六章 恩卡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恩卡塔,位于两国交界处,大陆南边临海的众多城市之一,有着发达的航运业。海面上扬起的白帆正不断为人们带来大洋彼端的物产和故事。

  嗅着空气中淡淡的咸腥味,扛着支架篷布的妇女三两成群着,为早市的开张做起准备。捕鱼归来的汉子们一面抖空装满鱼的大网,一面驱走争相涌来的海鸥。伴随着伺机出现的白色翅膀,无数鱼鳞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灼灼生辉。

  若是只凭双脚,穷极一生也没有机会从村庄来到海边吧。但此时,红月正站在这里,只用了短短一瞬。

  眼前的景物混乱的搅作一团,跨过千里而来的红月扶着墙,慢慢的弯下了身子。

  呕——

  “去旁边吐啊你好恶心!”

  -

  珍贵的香料,精美的瓷器,异国打扮的商人正热情的推销着来自海外小国的美丽纱丽。带着斗篷的红月肩上蹲着黑猫,墨水一条条的勾去清单上采购过的物资。

  这是个和红月呆过的地方完全不同的城市,独特的地理位置催生了这里与众不同的开放氛围与花天锦地的市集。就算红月带着她绯红色的眼瞳穿梭在人群之中,也没有像预想之中的被人排斥。

  平日罕见的调味料,产自深海的干货与贝类,猫咪指挥着红月从鱼摊中挑走最新鲜的鱼,最后是白夜三申五令一定要买的异国书籍。红月将他们一样样的收进带出来的背包中。不知是什么材质缝制的背包,就算装入了如此多的东西,却意外的轻巧,甚至还有着继续容纳的余地。

  之后的会在哪呢?红月看着街上的店铺,钢笔在手指中灵活的旋转。就算是相当消耗体力的采购之旅,初次经历的红月也带着探险般的小小兴奋。

  “高兴么?”午夜的声音从耳边极尽的距离传来,搔着红月的耳廓,惹得红月不习惯的偏了偏头。“这里的人都很好吧?”

  唔。直率的承认自己高兴总觉得很幼稚。怀着小小别扭心情的红月嗯了一声算作回答。不被当作异类,而是作为普通人融入人群之中。人类追求认同的本能被满足,就算毫无理由也依旧觉得安心。

  “如果我说,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对你都是这个态度。”午夜措不及防的追问。“你会后悔留下么?”

  如果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红月留神于街边走过的路人。投向自己的只有好奇或是疑问的目光,纯粹到感觉不到恶意。

  “就像我说的。魔女的存在已经相当相当稀少了,魔物也很少入侵人类的聚集地。多数人已经将魔女当作传说。”午夜依旧看着前方,声音却清晰的穿进红月耳朵。“正常人只会把你当作别的国家来的人吧,被魔兽虎视眈眈的你如果留下在人类的城市,一定比在野外安全。”

  “怎么样,会后悔么?”

  “这个……不太好吧”红月看着手中轻飘飘的,缀着可爱蝴蝶结的洋服,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有什么不好。”一脸无所谓的午夜还在左右端详,扯着红月肩膀的衣服将她引向下一个货架。“买点需要的东西很正常吧,钱这种东西本就是花掉才有价值。都一天了也没看你对啥感兴趣,而且你倒是看看你现在的衣服都是些什么玩意。”

  无话可说。红月默默的闭了嘴,再怎么想白夜都没有变态到在家中准备少女的衣服。红月现在穿的大部分都是把白夜之前的袍子改成合身的尺寸。虽然远看像个桶,近看像个桶。狡辩的话勉强可以说是个性。

  倒是白夜一脸兴奋的说着“让女生穿自己的衣服是种浪漫啊——”然后被午夜揍回了房间。这么说,倒是买几件衣服比较好。

  因为借住在白夜的家,让别人给自己花钱也太不好意思了,本就囊中羞涩的红月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

  “要我说,你这么在意才奇怪。工作了就应该有报酬。白夜可是说如果你花不出去的话我就替你花掉。”午夜转眼又被旁边呈现的精致布料吸引去了目光。“如果成衣太贵的话,直接买布料也不错呢,不过太麻烦了,还是拜托裁缝做成想要的款式吧……”

  “怎么说我都是在白吃白喝啊。”丧失话语权的红月背着包,顺着猫咪的意思,驮着肩膀上的午夜小姐在店中走来走去。

  “就你这点食量,白夜要是养不起就太废柴了。而且你平时都在认真工作吧?”午夜不情不愿地从衣服布料的海洋中回过头,施舍红月一个目光。“还是说,你抱着不给钱的工作就可以随便做做的想法?好了,去换换看,我对我的眼光还是有自信的。”

  举手投降的红月只得抱着猫咪小姐选出的衣服进了试衣间。不过,这种粉红的,轻飘飘的舞会衣服,平时真的能穿出去么?

  红月有点小绝望。

  黄昏。

  顶着午夜不满的目光,红月还是放弃了蝴蝶结和蕾丝花边的少女梦想,选了样式更素净和方便的普通衣物。

  女孩子就应该穿的光鲜亮丽的,一堆大妈色是怎么回事啊?!炸毛的猫咪还在耳边碎碎念,不敢还嘴的红月只得一边附和一边踏上归途。

  这么说的红月也不明白应该怎么回去,只知道来的时候是从白夜的魔法阵直接传送来的,所以现在不过是顺着午夜要求回到传送来时落地的地方。

  太阳已经西斜,最后的光芒凝聚成光影斑驳的黄昏,聆听着乌鸦振翅的声音,如此喧闹的小镇也逐渐变得安静。

  就连猫咪小姐的抱怨都逐渐远去,红月看着脚下青色的石砖路,影子被拉的长长的,一直延伸到路边簇拥的小花球。

  是一朵一朵的蓝色小花簇拥成的小小的花球。

  很美呢。无意识这么想着的红月依旧向前走着,随着不断延伸的路啊,小小的花球越来越多,最后在尽头凝聚成淡蓝的花海。

  不对劲。

  当红月反应过来后,一切都晚了。一只手用无法抵抗的粗暴的力道将自己的双手反剪在身后,脖子处则抵了一把冰凉的利器。

  “别动。”简短而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无法转头的红月只能看到落在脸颊的一缕金发。这时,红月才发现午夜早就不见了。

  被制住的红月自然明白抵抗是没用的,冷静随着危机感一起涌来。

  “……你想要什么?”稳定住自己的心绪,绝对不能露怯。红月顿了顿,发问。

  “……”遗憾的是,身后没有传来任何声音,而制住自己的人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保证了她不能乱动而已。

  还没等红月发出疑惑,又有一道黑影落在自己身前。无法抬头的红月看不清面前人的脸,只能通过不断接近的身体判断这是个人性的生物而已。

  “异发色的人类。”“没错。”

  通过两人的对话,红月倒是清楚了,不是劫财之类的目标,这两个人开始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两位确定是找我么?这在我家乡可是常见发色啊。”胸口被胳膊勒的生疼,喘息变得困难。暂时没有脱身办法的红月只得想办法获得更多的信息,搏一个逃生的机会。

  “没错。”头上传来两声低低的笑声。“持有魔力的人类。当然没错。”

  “魔力?这我可就不明白了。两位老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东西我可真没见过,如果是想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能不能放过我?”红月咬牙讪笑,放低语气撒着谎。魔力本就是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只能通过回放和白夜午夜的对话,尽量拖延时间。

  “没关系,你不需要明白。”说话的声音充满了矫揉造作的理解。“你只要知道,你是个罪大恶极的人就行了。”

  “可别期望骗过一个魔女。”

  -

  “没错,可别期望骗过一个魔女。”

  相同的语句再次响起时,却是猫咪小姐的声音。架住自己的那只胳膊瞬间出现了三道抓痕。那人低低的哼了一声,力道出现了松动。红月趁着机会,狠狠向后一撞,终于得了空隙逃了出来,迅速拉开了与两人的距离。

  这次倒是可以看清两人的模样了,捉住自己的是个金发碧眼少年,明明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恐怖力气。

  “魔物……”而和自己对话的那人则有着高挑的身材,明明距离并不遥远,看着那人的脸却记不住那人的相貌,似乎是看到后就被遗忘了一样。“带着魔物的人类,你果然是罪人。”

  “我不明白。”红月捕捉到了午夜的身影,这才微微安心。魔物都有着恐怖的力量,就算是午夜这样娇小的猫咪。透过少年捂着伤口的手,三道血痕仍然泊泊的流着鲜血。甚至能隐隐看到森森白骨。“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话,就说明白点。”

  但那人和少年却在红月的眼前消失了。

  红月恍惚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恩卡塔的街道。男男女女和自己擦身而过,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从未断绝,结束了早上的集市,各种做小吃的摊贩准备齐了夜市的营业准备。

  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

  “就像人类讨厌魔女一样,有很多魔女也痛恨着人类。”午夜认认真真的围着红月走了一遍,念念有词地不知是不是在施什么奇妙的魔法。“仇恨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了。久到人类已经遗忘了魔女的存在。魔女却没办法遗忘仇恨。”

  “……”无话可说的红月保持着沉默。做完一切的午夜拽着红月的袖子蹲在了肩膀上,尾巴温柔地缠住了红月的胳膊。

  “他们应该是顺着魔力的波动寻来的吧。所以我说吧,留在魔女的身边可是相当危险的。”午夜无可奈何的说。“这种事,除非你永远待在那间小屋不出门,不然总会遇到。”

  “趁你还有反悔的余地,好好考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