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四章 人类非人类

我的书架

第四章 人类非人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讨厌一个人如此简单,性格、兴趣、外貌、种族……哪怕只是寻常的活着,都会令某人感到厌恶。

  但怎么样才能被人喜爱呢?

  夸下海口的红月有点苦恼。

  。

  “别随便碰这东西。”

  生冷的训斥从身后传来。红月僵了僵,伸向扫帚的手缩了回来。有些手足无措的微微偏了偏头。高傲的黑猫小姐坐在桌上,琥珀色的眼眸一动不动地盯着红月。没有善意的,监视般的目光。

  自从契约书的事情发生后,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不,不如说初见时午夜的态度都没有像现在一样如此糟糕。

  好像三个月来的时光都白费了一样。

  “嗯,那我去做点别的吧,时间也不早了,我…”我去做晚饭吧?红月是想这么说的。如果收拾东西会带来麻烦的话,做饭总不会了吧。

  猫的身子终归是有很多不便的,这总不会是添乱了吧?红月不确定的想。

  “你什么都不用做,病人还是回去休息吧。”温和的话语,带刺地声音,嫌弃的含义。“早些恢复成能走的样子吧。”

  红月早就可以下地了,自然明白这个“能走”是指离开这个地方。

  “……好。”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回应呢?

  。

  怎么被人喜欢?

  想起来和白夜的约定,红月不由得涌起叹气地念头,毕竟从上一世开始,好像被讨厌的记忆就占大部分。

  多到甚至想不起来是否有过被某人喜欢的经历。

  也是,被人喜欢根本就是不可能。随着越来越多的阴郁经历浮现,红月的心情也越来越低沉。

  说到底为什么我非要和别人混在一起啊,就算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轻松。

  被人类厌恶的魔女,被魔女厌恶的人类,本就适合一个人生活。

  阴暗的想法一点点冒了出来。

  “呜哇……黑沉沉的呢。”

  不想听见的声音,感觉出现在他面前就像输了一样。红月偏了偏头,试图当作没有看到。

  “被午夜骂了嘛?”带着衣料摩擦的声音,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开始靠近。就算不用抬头,红月也能感受到白夜在站在了自己身边。

  “哎呀,那个家伙就是这样,一点小事不顺心就知道欺负人,习惯,习惯就好。”

  不一样。红月可是很清楚。对白夜的“讨厌”和对自己的讨厌是两回事。

  对亲近之人的嫌弃和对陌生人的排斥是两回事。

  “毕竟我和午夜那家伙呆在一起很久了,可能更了解它吧。我并不认为它讨厌你……嘛,就算这么说的话你也不会安心吧。”白夜靠在红月旁边的墙上,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慢慢的,带了淡淡回忆的口吻。

  “但它也是只因为人类而遭遇了很多不幸的猫。偏激并不是好事,它不应该只因为一些人就讨厌人类……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吧。”

  “因为你这样的人类可是相当少见,我才……喂,这是夸奖哦?高兴一点啊。别更阴沉了呀??”总是一声不吭地红月让白夜有了微微的无奈感觉。

  “本来我想让事情慢慢的发展,但午夜那个家伙到底怎么……我并不想让你难过的。只有这一点一直在避免。真是的……你为什么会这么老实啊。”白夜的声音慢慢的就变成了小声的咕哝,带着小小的茫然失措和沮丧。

  “总感觉,我好像顺其自然地就这么想了。”红月慢慢的抬起头,平静的表情如同那天在野外初见。“因为你说我可以留下来,我就下意识地认为可以留下来。但我是个因为受伤而得到救治的旅人,伤好离开才符合一般人的想法。”

  “就算有人讨厌我了,就算让帮助我的人感到不快。为什么我要坚持留下来?”

  就算是我,也并不是想要痛苦

  而是想要什么都不思考的活下去。

  但比其未知的未来,比起在森林里徘徊,在人们鄙夷的目光下偷生。比其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其他选项。

  留在这里已经是红月最好的选择了。哪怕是能把自己玩弄在股掌中的魔女。

  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啊。

  虽然把责任都推给白夜一定很轻松,说是这家伙非要我留下来的。

  但没人比自己更清楚,就算有人讨厌我了,就算让帮助我的人感到不快,可一旦当有人给了自己这个机会。

  就想争取。

  。

  讨厌午夜么?

  说起来,是因为家务和午夜亲近的吧?让生病的客人做家务,对主人来说是失礼的,但对红月来说,不随便欠人情是同等重要的。

  让陌生人做家务,会接触到很多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吧,会打乱别人放东西的规则吧。

  但午夜默许了这样的行为,总是会在红月的头上喋喋不休,指使着红月清理不像样子的家。就算是午夜也不清楚应该把房间整理到什么程度,才会不停的改变装饰的位置。

  在红月去做饭或者清扫屋外的草坪的时候,午夜就会偷偷的在屋里返工,将红月没办法处理的东西收拾起来。

  啰啰嗦嗦又会给自己包扎的猫咪小姐,态度恶劣却不让自己做重活的午夜小姐。两个人生活的房间能有多大呢?却因为带了个伤员,一人一猫却足足清理了半月有余。

  没有听过午夜的想法,或许和自己想的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在这里,红月只感觉到安心。

  就算是讨厌人类的午夜小姐,也在好好的照顾自己呢,怎么会讨厌午夜呢?

  会想留在这里,是因为这两个人都在好好的接纳自己。

  只要白夜不提契约的话,或许就能慢慢的,顺其自然的留下来吧。

  ……并不是没有这么想过。

  。

  “嗯…呼喵?!”叼着汤勺的午夜小姐正在锅边转着圈圈,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路过的红月顺手就把猫咪从锅边拎开,避免发生一场煮猫咪的惨案。

  这似乎并不是第一次。

  红月第一次去厨房拿白夜要的薄荷时,也是看见了在锅边一副如临大敌模样的午夜小姐。红月试探性地问要不要自己帮忙。

  似乎是这之后,才慢慢的开始和午夜亲近的吧?

  “别随便碰我!你怎么又乱晃,不能回房间安静的待着?”被拎开的猫咪小姐看来并没有感恩之心,挥舞着爪子使劲挣扎着,试图去拍开红月抓着自己的手。

  红月顺势松了手,接住了因为午夜试图打自己而松开掉落的汤勺,放进了汤锅中。

  锅中炖着的蔬菜浓汤咕噜噜的冒着小小的气泡,红月稍稍的搅拌后,将旁边小碟中的香芹叶撒进去,关上了火,这顿晚饭就算是完成了。

  “我说。”身后沉默看完一切的猫咪开口了。“白夜那家伙,又蠢又没防备心,是个天天只知道窝在房间的废物。所以他才会如此单纯的认识这个世界。我不能允许他再被人类伤害,你明白么。”

  白夜?听到熟悉的名字,但不明白为什么会提到他。

  “我没有伤害他的打算。”红月做出了这样的回复。伤害白夜有什么好处么?一个会魔法的废柴,伤害起来又麻烦又不讨喜。

  “但你是人类。”午夜在这一点上有着不同寻常的固执,人类就是不行。触及到不堪回首的过去,午夜显得相当坚决。

  “是这一点啊。”红月听到了白夜曾经强调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之后,微微的露出些叹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明明是冷静的,自然的对话。但只有红月才明白自己心中的动荡。

  羞耻,害怕。强压下自尊心的羞耻,和对被讨厌这件事的极度恐惧,让红月指尖不受控制的发抖。想哭,不争气的哽咽全部被压制在喉咙深处。

  就算如此还是要继续。

  。

  “如果是不喜欢我,或者我的存在添了任何麻烦,我都可以……。”红月看着锅中翻滚的气泡慢慢的消失,全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羞耻和自尊在内心疯狂的翻滚,却被压下,沉痛到连说完一句话地勇气都没有,红月慢慢的吐了一口气。

  “虽然种族是无法改变的,就像外貌一样。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因为这种理由就会被讨厌呢?明明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人。”红月慢慢的拈起自己的一缕黑发,是墨一样深沉的黑。

  “我们村里的人讨厌魔女,因为千万年的传闻中,魔女是以他们的痛苦为乐,随手可以摧毁他们的存在。因此,他们讨厌我,只因为我有魔女的外貌……”红月的声音沉沉的,一字一语慢慢的,压抑的表达着。

  “但很奇怪吧。魔女和我们的本质是一样的,是有着相似思维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只是因为被某个魔女伤害了就开始攻击所有魔女。”

  “而魔女。虽然开始我并不认为他们存在啦。但如果可以我一定会躲开,不愿意接近‘魔女’。”

  红月慢慢的抬起头,眼眶有些微微的泛红。或许是复杂的逻辑,或许不一定能够被理解。

  但至少能让午夜不再抗拒人类,或者说,稍稍升起一点这种想法,就算是还了白夜救助的人情了吧。

  “但你们不是魔女,是‘午夜’和‘白夜’。不被种族名词束缚,你们在我心里是两个独立的个体。魔女无法代表你们,或许,你们也不是魔女的典型。”

  “如果身为人类的我不能被接受,那身为'红月'的我呢?”

  红月对着锅缓缓地扯出一个微笑,情绪被哽在喉咙深处,就算没得到回答,心底却是意外的轻松。

  就算每一段话回想起来都足够让自己羞耻,但也尽力表达了啊?

  足够了。

  “你又了解魔女多少?就敢肯定我们的本质相似?会这么想的你,根本不了解魔女的可怕。”猫咪小姐安静的聆听完,刻薄的挑出言语里的错误。红月抿了抿嘴,没有做声。

  “不过…算了。”午夜扭过头,尾巴不安分的甩来甩去。“我接受你这个借口了,想留下的话就留下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借口……

  时间流淌的声音渐渐模糊,这个家,躲在过去的回忆里,又有多久了呢?

  或许,午夜等这个借口已经很久了。

  但这又有谁说的清呢?

  “这是什么字?”白夜对着光瞅来瞅去。“有点像大洋对面那边的……但不对啊?能生效么?”

  大洋对面?红月有些好奇。这边的文字是类似拉丁文系的,原来也存在象形文字的么?会和自己前世住过的地方相似么?

  有点期待。

  “虽然起效……效力倒是很弱,应该不是正式的名字吧。嘛,正好。”午夜似乎也没见过这个场面。不过在魔女这个职业上,明显还是午夜比较专业。

  既然专业(?)人士得到认可,一切皆大欢喜。

  “这个应该怎么读?”对于未知的事物,白夜还是比较有兴趣的,兴致勃勃地想辨别出红月的故乡。

  “&%¥#*”红月吐出一串发音奇特的文字。奇妙的音调让白夜和午夜都很不解,对脸懵逼。

  不肯放弃的白夜,念念有词地去翻他乱糟糟的书柜。明明已经被清理过了,但有白夜在,瞬间恢复原样也不是难处。

  红月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用了什么让时间逆流的法术。

  “真的好么。”午夜收回投向白夜的目光。“你就丝毫不担心白夜对你有所图么?然后魅惑你签了不平等的条约?”

  “是么?”红月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真的这么如此,从我遇到那家伙之后就没办法避免了吧。至于有所图……”

  那就让他图好了。

  或许是第一次的,红月渴望自己拥有被利用的价值。

  安安静静的躲在沙发里闭上眼睛,至少,这里有她渴望的安宁。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