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二章 白夜与午夜

我的书架

第二章 白夜与午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死去时,红月以为等待着的会是永久的安宁。

  但却在另一个世界睁开了眼睛,掉进了更糟糕的局面。

  当死去时,红月以为等待着的会是永久的安宁。

  但却在另一个世界睁开了眼睛,掉进了更糟糕的局面。

  今天也依旧想活下去,也依旧向往安宁。

  -

  醒过来了。

  红月睁开眼睛,等待着眼前的昏暗逐渐被驱散。静谧没有消失,彩色的世界却逐渐铺开来。呈现在眼前的是棕色和白色交织的色块,微黄的灯光笼起小小的光圈。

  明明是陌生的地方,和家一样温暖的气息却产生了安全感。仿若梦境一般,本该提起的警戒被小小的懒散打散,红月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出神。

  上一秒才被狮鹫追的自己为什么还好好的活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太多需要思考的事情反而引出了小小的慵懒,疲惫的身体牵扯出抹不去的疲劳。决定敌不动我不动的红月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决定等待事态自己发展。

  能听见风吹动窗户的声音,树叶翻动的声音,鸟儿清脆的鸣叫声,扫帚摩擦地面的声音,还有女童扯着细嫩的嗓子训人的声音。

  “白夜,把你的头发好好的扎起来,闲的话就去把你的衣服和书给我收起来!”

  盛气凌人呢。红月一边盯着天花板一边想。

  “好,好——”一听就是毫无诚意的敷衍,接着就是翻身的声音,看来声音的主人并没有起身的打算,只是翻了个面权当作无事发生。

  懒散的声音中带着有些熟悉的沙哑和倦怠。走神中的红月发觉了不对。是那个被捉住的魔女,为什么他也会在这里?

  总算有了现实感的红月撑起身子,打量起自己的处境来。

  自己似乎身处一栋房子的客房。估计是个闲置很久的房间,四周的家具和地板斑斑点点的落着没被清理干净的灰,不大的空间堆着乱七八糟的杂物。床具像是刚刚翻出来的,套的也不算平整,还带着一点陈旧的霉味。窗户倒是好好的开着,让屋中的人不至于因为过多灰尘窒息。

  刚经历过追杀的身子逐渐苏醒过来,身上各处传来刺痛,红月低头打量了一下,衣服被换成了有些宽大的袍子,左臂有被绷带好好的缠住,虽说如此也能看出包扎之人有些笨拙的手艺。至于其他擦伤更是处理的无比草率,只是用药膏随意的糊上罢了。厚一块薄一块的药膏在身体上糊出了奇形怪状的纹路。

  就算如此,也很好的修补了这具身子所受的伤。虽然依旧疼痛,也足以自由活动了。红月下了床,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推开虚掩的门,眼前的地方就该是这栋房子的大厅了。

  好乱。这是红月的第一想法。

  不算是小的空间里,衣服和生活用具飞的到处都是的,角落堆着些意味不明的奇怪器材。占据了大半面墙的书柜凌乱的堆着大量的书。看得出来,这里的主人是个不拘小节的家伙。

  但有那位银白色的魔女在,有这份美貌就足以让旁人忽视其他方面的不足。

  即使他正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翻着内容不明的书。

  明明清洗过后的长发璀璨如同月光,但就这么被主人乱糟糟的垂在地上的话,只能成为家务的妨碍,就连红月都觉得有些惋惜。

  背对着红月的是只浑身漆黑的猫咪,正拄着不符合自己身形的扫帚站在沙发前,用着猫咪没办法发出的幼嫩嗓音喋喋不休的数落着沙发上的魔女。看样子,这个房间的家务是由这个小家伙清理的。

  而红月的出现打破了屋内不算和谐的气氛,瘫在沙发上的魔女和做家务的猫咪一起投来视线。

  现实太过魔幻,红月下意识的关上了门。

  “随便坐就可以了。”魔女慢吞吞的直起身子,随手将沙发上堆叠的书扫落在地,清理出一小块能坐下的区域。

  书籍七七八八的砸在猫咪才清理过的区域,似是看在红月在场而不好发作,只惹出了几声饱含不满意味的咕噜声。猫咪轻盈的蹲在沙发前的茶几上,金色的瞳孔直直地盯着红月。

  是躺了太久的原因么?有些头痛啊,红月晃着混沌的脑袋,绕过堆叠的障碍物,小心翼翼地坐在魔女身旁。

  “别那么紧张嘛,放松,放松——”魔女安抚般的想拍拍红月的肩膀,可惜带来的是反效果。被触碰的红月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吓得魔女将伸出的手悬在空中。

  “你还是别抱着和人类交好的念头了。”茶几上的猫咪不屑的甩了甩尾巴。“还有这个小姑娘。我说的直接些。要是能动了就早些离开吧,这可不是人类应该待的地方。”

  赤裸裸的敌意啊。红月有些懵逼的想。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的红月就收到了一张逐客令。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啊??

  “哎呀,这孩子说她是魔女哦。”悬在空中的手不仅没有收回,反而自然的伸到红月头上摩挲了几下。魔女满足的眯起眼睛。“是吧,‘红月的魔女’?”

  “只是别人这么叫的。”红月没有躲开,老实的坦白到。“我只是个人类罢了,并不会魔法。”

  甚至还质疑魔法的存在。红月心中这么腹诽着。虽然在看到狮鹫和既会说话又会家务的猫咪后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别这么老实的承认啊——试图遮掩过去的魔女发出无奈的叹息,看情况,这是个猫咪做主的家。

  “哼。”猫咪对魔女的叹息不屑一顾。“的确,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但那又怎样,是不是魔女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喂。我说你。”黑猫转过了头,金色的瞳孔泛出光芒。

  “赶紧忘掉这里的一切,该回哪去回哪去。”

  红月注视着黑猫的瞳孔,脑海里的回忆开始翻搅,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这是陌生的地方,自已应该回到森林,回到……哪里去呢?

  越来越想不明白。

  “真是的……在魔女的地盘得有些戒心才行啊。”

  “回去……喵?!”

  刺耳的尖叫穿过红月的耳膜,朦胧的思绪被拉回,眼前的世界一瞬间变得清晰。

  魔女提着猫咪的后颈皮,将这小家伙拎了起来。愤怒的猫咪挥着爪子喵喵叫着,却攻击不到他。

  “用咒语可是犯规的行为啊。好歹是我的救命恩人,得放尊重些。”这么说着,魔女将含着笑意的目光掠过不远处的桌面。跟着将视线投过去的红月看见了一个摊开的包袱皮,的确是自己的,但里面的食物已经荡然无存了。

  被发现了?红月尴尬的撇开视线,感觉自己的脸上烧的很厉害。虽然救助这个人只是因为都被当作魔女的同病相怜罢了,但现在看来,反而有了自作多情的意味。

  “你不要给我太过分了!”猫咪的愤怒到达了极点,爪子一挠逃脱了魔女的桎梏,借着茶几的力,飞身上去给了魔女一套喵喵拳!

  魔女,魔女倒了!

  “这是给你的忠告。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看待,但魔女的确存在。”猫咪优雅的踩在魔女的脸上,扭过头来,瞳孔奇妙的转化了普通的琥珀色。“而且是种有着强大力量,足以轻易魅惑你这种小丫头的存在。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能在狮鹫的袭击中拯救白夜这个废柴的……”说到了不满的地方,猫咪更用力的踩了踩魔女的脸,下方飘出了几声轻微的呻吟。

  “既然白夜坚持,那就随便你了。但这可是为你好,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回你应该回去的地方吧。”说完,猫咪踩着优雅的脚步离开了房间。

  敌意还是很重啊。红月有些懵逼的想。

  等等,我什么时候决定要留下来的?

  “你跟她撒谎了呢,明明被拯救的应该是我吧。”红月蹲下身子,看着狼狈倒地的魔女。

  “这可不是谎言哦,没有你的话,我还可怜兮兮的呆在陷阱里,然后完蛋。你看,我多好的运气啊。”倒地的魔女也没有起身的意思,就这么冲红月露出懒洋洋的笑容。“别太在意。她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别人了……但我可是很欢迎你这种小姑娘,你可以留到你满意为止。这样的身体走山路也很麻烦吧。当然,不强迫你,她说的也都是真的。”

  “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狡猾又强大的魔女哦。”轻柔的,富含魅力的声线。坏笑着的魔女轻轻戳了戳红月的脸。

  熟悉的恍惚感扑面而来。

  “魅惑你这样的小家伙也不成问题哦?那么,决定权就交给你了。”

  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

  回到卧室的红月蜷起身子,透过窗户,能判断这儿大概是山上的一块平地,远眺还能看见无边的树海和模糊的山脉痕迹。

  早已脱离了熟悉的生活范围,红月甚至判断不出曾被狮鹫压出的那块空地在什么地方。如果就这么离开,会不会迷失在森林直到死去?

  或者闯入人类的生活范围,再次被驱逐呢?被社会排斥的自己,只能漫无边际的流浪。

  死在魔女的手里或者死在人类手里都没有什么区别吧。

  至少,已经接触到魔法的领域,就必须做好相应的防备。至少能在这段时间能收集足够的信息在上路吧,不会有比之前更差的结局了。

  狮鹫,魔法和魔女,这个世界,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复杂啊。

  “很抱歉,至少让我留到伤好以后……魔女?”

  做足了心里准备的红月推开门,正撞上魔女露着上半身,手中挥着之前穿在身上的衬衫。

  ……平的

  “啊啊,被撞见了,真头疼。刚才午夜那家伙把衬衫划破了。真是的,我以前的衬衫呢?”魔女头也不抬的应答着,在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堆中翻找着。

  “魔……女?”

  “啊啊,你还不信嘛?”忙碌的魔女终于抬起头来。“货真价实的,名为‘白夜的魔女’。对了,叫我白夜就可以了。那只猫的话叫午夜哦”

  男的。

  认清现实后,再看他精致的脸,果然有着无法忽视的男性独特的线条感。声音也是男性独有的低沉。真是的,为什么会这么简单的认为他是女的呢?

  “你这家伙,别在女人面前耍流氓啊!”

  猫咪在尖叫。

  会说人话的猫咪在揍自称魔女的男人。

  “……请问,下山的路怎么走?”红月真诚的发问。

  这地方太变态了,还是走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