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魔女葬仪 > 第一章 红月的魔女

我的书架

第一章 红月的魔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生活永远不会按照人的想法去进行,你无法判断此刻会走向安宁,还是正在风浪的边缘徘徊。

  所幸,命运大体上还是公平的。

  这里是危险的”魔女山脉“,是被老人视为禁地的存在,传说中这里栖息着不洁的生物。村中也向来只有年轻力壮的男人三五成群着,才有进山的机会。

  可坚信唯物主义的红月对这类传说嗤之以鼻。去提防不一定存在的事物,不仅愚蠢,而且浪费时间。

  但这一次,是红月失误了。

  此时盘旋在空中的是狮鹫,狮身鹰头的怪物。风的庇护加护于它的双翅,不可一世的霸主将狩猎的目光投向惊慌的猎物。

  本应该是只存在于书中的幻想生物。百年来未曾显露行踪的,连痕迹都已经被时光消磨了的怪物,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就真的,那么想要我死去?

  这个想法甚至来不及徘徊,就被怎么样才能活下去的想法压制。红月用尽全力摆动着双腿,呼啸的风声掩盖了嘈杂的声音。

  思考变得多余,得逃跑,得拼命的逃跑才行。

  红月能感受到身后强烈的目光,阴冷的视线一点点的穿透她的骨髓,为了摆脱这如附骨之蛆般的阴森。本能惊慌的试图驱动这具身体奔跑,不停的奔跑。

  但这里是人迹罕至的山,怎么会留有人走的路呢?

  瘦弱的身体跌跌撞撞的穿梭在难走的深山,随处可见的树枝与藤蔓张牙舞爪的挡住她的去路,肆意生长的植物挤压着本就狭窄的前进路线。喘息到火辣的喉咙,流进眼睛的汗水,身体已经不堪负荷,不断向红月提出警告。

  枝干撕扯开衣服之后,又撕扯开红月的皮肤,时不时出现的木桩石块又会将红月绊倒在地。血和泥不分你我的糊在红月身上,绝望的念头隐隐升起。

  明明已经将身形隐藏在无尽的密林,为何?为何?明明盘旋于天空的怪物是无法看清她的存在的,但阴冷始终摆脱不去。

  糟了。

  身体迟钝到做不出反应。红月一脚踩空,脚踝咯吱的响了一声,失去平衡的身体又一次摔倒在地。

  来不及了

  头顶传来高亢的鸣叫,压迫感突然加重。

  瞬间,连风都会成为伤人的利器。铁一般沉重,刀一般锋利的脚爪和双翅轻而易举地摧毁了百年才能养出的树木,森林出现了缺口,突然出现的空地让红月再也无处藏身。

  感受到羽翅从头顶掠过,红月一声惨叫,左臂瞬间多了个骇人的口子,鲜血喷涌出来。明白这个事实后,整个左臂就失去了知觉。

  好冷啊……红月感到寒冷从左臂逐渐蔓延开来,渐渐迟缓了思绪。是狮鹫的带来压迫感?还是失血导致的体温下降呢?不重要,混沌的思绪变得不再重要。

  扣在地上的指甲早已劈裂渗血。眼前发黑,嘴唇干裂,红月靠着勉强能动的右臂还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一点一点向前。

  向前,只要向前就好。

  至少进入森林,就能再活过一次袭击。这是红月唯一的念头了。

  但和狮鹫清扫出的平地相比,红月实在太过渺小。

  风暴再次来袭,破破烂烂的身子终于无法负荷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重压,瘫倒在地。红月眼前一片发黑,熟悉的濒死感再度袭来,是吗,又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嘛?

  这次,我是否能得到永久的安宁呢?

  “所以说啊,要稍微有点戒心才好。”银白色的魔女拖着长音,就算面前的怪兽依旧盘旋,声调仍是挥之不去的慵懒。

  “感谢我吧,再也没有哪个魔女愿意这么好心的给人类送东西啦。”

  “所以说,他们花了十八年,好不容易才送走了‘红月的魔女’,转身居然又捉到了一名真正的魔女?”

  红月一边漫不经心的搭着话,一边摊开包裹,将面包撕成小小的碎块后慢慢咀嚼。为了能成功的走出这座山,她只得吃一些山中的果实昆虫。不过明天就能离开,今日稍稍的吃一个面包,鼓足力气比较好吧。红月带着些小小的愉悦,品尝这顿难得的晚餐。

  点燃的营火发出小小的爆裂声,在黑夜中隆起一片明亮的天地。

  这里是被村中猎人闲置的小小营地,也是他们冬日捕猎时的补给点。但在禁猎的时候,这儿便成为流亡者得以喘息的地方。

  猎人明显不希望猎物在他们不在的时候毁了这地方,走前照例在附近布下了陷阱。无法逃脱的猎物将会成为很好的警告,阻挡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没有清理的累累白骨也警告着那些无意闯入的人们,这里隐藏着未知的风险。

  当然,掉进去一位倒霉的魔女这件事,他们是一定料想不到的。

  跟红月对话的,是一位脏兮兮的银白色女性。有着月光般温柔的银发和水晶般晶莹的淡紫眸子。可惜,被搅得乱糟糟的头发加上混合着黄泥与血迹的皮肤,被陷阱扯烂的衣服上混杂着无法忽视的污渍,过高的个头让他只得可怜的蜷缩在铁网之中。虽然他有着精致的容貌,但在这情况下,也让人很难因为他的外貌心生怜悯。

  更何况,异于常人的外貌正把他指向一个不同寻常的身份,魔女。

  “是吧,那可真是一群不幸的家伙。”魔女的腔调懒洋洋的,有些虚弱,但声音却是意外的沙哑。看他的神情,似乎并不为无法脱身的险境而发愁。接近他之前,红月就已经好好的研究过了周围的环境。就红月的推测看来,这家伙已经在这里困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靠着什么生存。

  “那,看在同为魔女的份上,放我出来啊。”自称魔女的家伙懒洋洋的乞求着。

  “是魔女的话就自己出来啊。用魔法。”红月无动于衷的啃着面包,在不确认对方真实情况之前,这家伙还是呆在笼子里比较安全。

  但这可不代表红月相信这人的鬼话。什么魔女啊,不过是外貌异于常人的可怜人罢了。红月想着,将垂下的黑发捋到耳后。

  “用魔法的话才更麻烦啊。”魔女无奈的挠挠头。“别那么防备我嘛,这个年纪不正应该相信世界的真善美么……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了个小姑娘,还以为得救了。”

  “很高兴纠正你错误的世界观。”红月放下掰了小半个面包,将剩余的食物都放在包中裹好。幸好自己的节省,居然还剩了不少。

  “我要休息了,提醒一句,不许给我发出不必要的声音,不然就把你的嘴堵住。”

  “哦……?就吃这么点嘛,就算是防备我也不用到这个程度吧。在深山里,还是攒点逃跑的力气比较好哦?”魔女有些惊讶,看起来这场对话结束的比他预期的早了很多。“再多了解了解我嘛,我真的是好人哦?”

  “嗯。”红月头也不抬的敷衍着。

  简单的晚餐结束,红月拨弄了几下营火,试图让它烧的更明亮些。堆满杂物与灰尘的房子很快被收拾出了一个能容下一人休息的地方,这就足够了。要是明天能睁开眼睛,再走一段山路,就可以离开这里,就算不能去佛罗伦萨,就算是留在范特西的森林,要是能安安静静的活一辈子也可以。不,哪里都可以,只要能活下去,哪里都行。

  反正魔女还被关在笼子里,不用另作防备。深夜还在深山行走才是不理智的行为,权衡了利弊之后,红月决定在这里休息。

  再说,红月对魔女的传说本就将信将疑。魔法生物,只存在于教义的典籍中,就算提起也是含含糊糊的‘有人曾经听说’。反正,她是彻头彻尾的明白,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既不能用婴儿熬出不老的灵药,也不能让火焰在掌心幻化为龙。

  但她却有着不同寻常的黑发与红眸,正如同教义中带来灾厄与毁灭的红月夜。人们畏惧她,称她为“红月的魔女”

  就算是这个世界,魔女也仅仅是印在教义上的文字而已,分辨的方法除了会使用魔法,就是不同寻常的发色。仅仅这些。

  “要睡了么?”红月走着神,刚想推开门,身后突然传出了魔女低低的嗓音,让红月有些微微的恍惚。“记得做个好梦。”

  “……嗯,晚安,好眠。”

  “红月已经离开。”

  “红月已经离开!!”

  星星终于不敌渐亮的天色,一颗颗的消隐。提着星芒般小小的灯的人们却迎这薄暮慢慢聚集来,在大地上织出小小的银河。

  红色的月亮穿过了群星,背着晨曦去追随消逝的黑夜逐渐远去。

  虽然村中人厌恶红月的发色和眼眸,但她的母亲却是纯净无暇的教徒,德高望重的医生。正是这个原因,红月才能轻而易举地收集到那些试图捕获山珍的人们的进山路线。只要沿着开辟好的老路走,就能规避不少潜在的危险。

  这样,就算他们没收了她家中所有的东西,就算他们只给她留下了不足两天的食物和水,也足以支撑她活下去。

  她记得母亲死去那天,村中人尊重习俗,让她在遗体前做最后的祈祷,期望这个可怜的灵魂能在死后回归天堂。

  但她却一直默默的祈祷,祈祷这个被生活折磨的女人能在死后永远不要再次醒来。在黑暗中得到永远的宁静,而不是像她一样,明明已经死去,却又在这里睁开眼睛。

  “你打算放我走?”

  红月简单的整理了自己的包裹,太阳已经升起,只需要完成简单的扫尾工作,剩下的就让时间去遮盖她留下的痕迹。休整好的红月走向被困住的魔女,在她身边放下包。纤弱的身躯就像看起来一样灵巧,红月很快攀上树,去解系在树上的绳结。

  这是个连环的陷阱。只要将上端的绳结解开,下方的绳结也会松动。只要这个悠哉的家伙有一点求生欲,拼命挣扎自然会逃出。当然,红月也为自己留好了后路,就算他真是魔女,在他挣扎的这段时间,足够让红月远远的离开。

  “喂喂,稍微有点戒心比较好……哇啊!”

  解绳结是个不轻松的活,尤其是地下还吊着一个比看上去重很多的家伙。被捉住的魔女跟着晃动的网一起转着圈圈,就算如此也不忘好心的威胁一下红月。

  “饿肚子的魔女可没有威胁性。”红月露出充满恶趣味的笑容。“话说你这家伙,明明让你别发出声音,结果肚子却叫了一整晚哦。”

  叫嚣着的魔女蔫了气势,红月也没了理睬他的心思。出村的她不被允许拥有利器,只得配合牙齿慢慢的将结拉扯开来。并不是复杂的死结,也正因为如此,红月倒是清楚的明白了这个家伙的确是被捉住后就毫无挣扎的认清了现实,在哪里摔倒就在那里躺下了。

  带着小小的腹诽,看起来很忙的红月并没有出声提醒他的心思。毫无防备的魔女随着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都活了这么久了,好好的再挣扎一下啊。”红月轻盈的跃到地上,略略撩起过长的刘海,状似无意让自己红色的眼眸更明显的露出来,将不断哀嚎的魔女印入眼帘。“毕竟,我们可都是‘魔女’啊。

  “别再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