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25章 胡狄远客

我的书架

第25章 胡狄远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边云霞的光芒洒了一点在那小剑之上,木头的色泽便瞧着添了几分暖意。

林悠望着自己手中的那柄小剑,一时间百感交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我把它交给你了。”燕远略有些着急的声音响在身边,“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说这件事,可我是立誓要去北疆的。当年望月关大胜,我祖父我父亲,甚至我兄长,他们却都没有回来,我没法不怀疑,更没法不查。”

林悠抬眼看向他,他的身量已经很高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从小练武,站在那里瞧着更为挺拔,霞光辉映在他额头鬓角,将他束起的乌发镀上一层似温柔却又坚硬的颜色。

他的目光在那柄小剑上,似乎也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能将接下来的话说下去。

“我们燕家的男儿,自当沙场御敌,不该有半分退却的道理。为大乾而战,也是我祖父和父亲的教导。我当年曾与兄长约定,要一同将胡狄拒于关外,如今兄长埋骨青山,我便要连他的一起做到。”

“悠儿,”他终于抬起头来看向林悠,“我没法离开天风营,更会在将来的某一日需要我的时候,立刻动身前往代州,我没有办法看着北疆形势变化,我没有办法不去想四年前望月关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段日子,我一直想这件事,一直想一直想,我不想你误会我,可我有时又觉得,这不过都是我的选择,因何要将你牵扯进来?我燕远身上没什么值当的东西,只有这个小剑,是我父亲送我的,小时候你也见过,我今日就将它送到你手上,我若从代州回来,这东西便还能见到,我若是背信弃义,没能护着你,你便随意处置,哪怕一把火烧了也好。”

“你胡说什么……”林悠一急,险些抬手去捂他的嘴。

燕远见她目光盈盈,心里猛地一跳,后知后觉自己好像失言了,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我愿把它交给你,你来保管,你若是不开心了,拿它威胁我都行,让我做什么都行。”

林悠看着他那急切地想要解释的模样,突又破涕而笑。

“燕远,你这是在向我解释吗?为什么要向我解释呢?”

她擦了擦方才险些涌出来的泪,眨着眼睛盯着燕远看。

燕远对上她的目光,只觉那一瞬之间,大脑就是一片空白,连想说什么都忘了。

“我,我……”

林悠轻笑出声,瞧着他耳朵都红了,便也不逗他了,拿着小剑的那只手手指弯曲,便将那柄小剑包在了掌心里。

“这个东西我收下了,你需记得,这是你向大乾的公主立下的誓言,将来无论你去了哪,查什么案子,只要查清了,就必须得回到她身边。”

就是那霞光铺满整个宫城的时候,她想通了。

她重生一世,本就是为了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她要守护她的少将军,可她的少将军也有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她护惜他的性命,却不是要将他变成被困在笼中的鹰。

既是鹰,就该到那长空之上,做最勇猛的猎手,不是只有将他绑在身边才能护着他的,便是前世他的棺椁突然回京,不也疑点重重吗?

不过是走一条也许困难些的路罢了,他那么珍贵的小剑都交到了她的手中,她也不该惧怕,更不该退缩。

她的燕远,就该是军阵之前领兵杀敌的将军。

“悠儿……”燕远有些呆呆地望着面前的小公主。

她脸上是盈盈的笑意,在西边天空灿烂的云霞映衬下,更加美得如梦似幻。

那一刻,燕远只觉他再也不是艰难地独行于一条荆棘遍布的道路。有人信着他,支持着他,理解他,包容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一刻的感觉,就好像灵魂找到了可以依偎栖息的故乡,他好像不用说什么,他的小公主就已早早明白了他的心意。

林悠瞧着他痴痴的模样,终是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看什么呢?再不走,宫门可真落锁了。”

燕远这才回了神,连忙道:“好,好,我听你的,这就走。”

他依依不舍地走出才一步去,又听见林悠的声音传来。

“燕远1

“怎么?”他一瞬转过身去,仿佛是早已准备好了一般。

林悠向他走了两步,倾身一点点,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害羞的时候,耳朵会红红的?”

“什……什么?”燕远一个激灵,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小公主早拿着他的小剑,提着裙子沿宫道跑远了。

已经暗下去了一些的霞光洒在她的背影上,恍惚像是让人看见了偷偷下凡的小仙子一般。

燕远兀自笑了一下,抬手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朵,这才赶忙离开了。

崇元门外,商沐风抱着胳膊站在宫道上等他。

太阳已经落山了,好看的晚霞也被夜色渐渐覆盖,西方的天空只余下一线橘红的光亮,宫城里眼瞧着也要上灯了。

“见过公主殿下了?”商沐风是问出来的,但显然,他很肯定答案。

燕远走过来,与他并排向宫外走去。

“纪欣被打发去了帝陵,当没人再敢烦悠儿了。”

“你这结论可下得早了些。”商沐风摇头。

“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你不管不顾地就跑去养心殿,满脑子都是乐阳公主,自然也不关心外头出了多大的事。”

“出事了?”燕远收敛了心思,看向商沐风。不过在养心殿一个下午而已,圣上也在,外面能出什么事?

商沐风看着远方渐渐晦暗的天空:“你入宫没多久,礼部就传出了消息,胡狄使臣的队伍过不了多久就要到了,领头的,是淳于鹰。”

“淳于鹰1燕远的目光锋利了一瞬,这个名字他可是极熟悉。

淳于鹰是如今胡狄王的小儿子,但能力极为出众,上面几个哥哥不仅不如他,还被他的手段收拾得服服帖帖。胡狄王年纪也大了,这个淳于鹰大抵就是下一任胡狄王的人眩

当年燕远还在代州的时候,与淳于鹰见过一面,不过那时是在战场上,两边打得不可开交,虽见过,但这人长什么样子,燕远还真的不记得。

只记得他的武艺也还不错,在胡狄当也是个勇士。

“他胆子可真大,敢自己跑来京城。”

商沐风轻笑一声:“你还有空考虑他胆子大不大。”

燕远只觉得他话里有话,因而问道:“你好像有什么要说?”

商沐风看向他:“淳于鹰派人送了拜帖,帖子上写,胡狄有意与大乾和谈,他作为胡狄王子,愿娶大乾公主为妻,与大乾永结秦晋之好。”

“什么?”

定宁宫里,林悠险些失手把茶杯砸了。

“你可打听清楚了,真是这么传的?”

眠柳点头:“宫城一解禁,奴婢就去打听了,确实是这么说的,说是胡狄的王子自己提出来。殿下,这不就是和亲吗?”

林悠的心砰砰地跳,前世胡狄使臣前来,那淳于鹰可没来啊,难道自己重生,还能影响到远在北边的胡狄吗?

“那有消息说那些胡狄人什么时候来吗?”

眠柳想了想道:“什么时候有好几个说法,但大抵不离端午前后,离现在也没多少日子了。这镌文阁的案子才了了,胡狄人又要来,当真是一个赶着一个,都赶一块去了。”

到底是青溪更冷静些:“只说是淳于鹰来,也不见得就要我们公主和亲,还是先静观其变。奴婢今日晚些才听闻三皇子殿下交给罗贵妃娘娘抚养了,只怕还有的闹呢,咱们定宁宫一向避着她们,奴婢瞧着还是不要贸然出头。”

这个道理林悠自然也明白,胡狄的王子要来可不是小事,只怕过不了几日,后宫就也要有动静了。

已经入夜了,天风营里,展墨抱着自己的剑站在校场边打了个哈欠。

少将军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从宫里回来就到校场上疯了一样练武,先是跟人打,后来又自己在那练,这都半夜了,怎么还不停呢?

场上的燕远,一杆银枪好像要刺破苍穹一般。

他满脑子都是日暮时商沐风说的话。

“你怎么就知那什么淳于鹰不会对乐阳公主动心思?那淳于鹰又不是看上谁就娶谁,他为了联姻而来,自当娶对自己最有利的。乐阳公主性格温顺,又是先皇后娘娘所出,你要是淳于鹰你娶哪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