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109章 奉贤殿往事·二

我的书架

第109章 奉贤殿往事·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春集是京城坊市间流传了许久的集会, 因大乾并没有什么严格的宵禁,是以到了晚上也依然热闹。

集会上不仅有京城的商贩处处叫卖,还有从四方赶来京城的商队,带来其他地方的稀罕玩意。那些小东西未必值钱, 却胜在新鲜有趣, 是以这样的集会上, 有不少的年轻人和小孩子。

林悠四人都着的是便装, 可是他们到底个个都养尊处优,便是衣裳低调, 可人站在那也有不同平常的气质。

一路上有不少姑娘都往这边看过来, 尤其林谚比另外几人都年长些,此时已是身量颀长,更是惹人注意。

林谦以前和燕远出来,都是怎么低调怎么来, 且常去的也不过是酒馆茶肆, 还是第一次逛春集惹这么多人看。

他别扭极了,最后实在受不了, 干脆引着众人拐到另一条路上,这里也算是集市, 不过人少些,总算没那么多人纷纷往他们这里看了。

人少了点,活动也能自由些, 林悠终于可以到不同的摊子前去看摊主售卖的小玩意。

她还是第一次出宫,对什么都觉得新奇, 瞧见那一路好几个摊位上摆着的海螺,只觉神奇得很。

“这是南边海里的东西,我哥说, 若是去沙地上,能捡到不少。”燕远跟在她身边,朝她介绍。

那摊主喜笑颜开:“小公子一看就识货,咱们这海螺可是从海浪里淘出来的,花纹独一无二,不管是做成坠子,还是摆在屋子里,那都是趣味十足,要不要买一个呀?”

林悠拿起那不算太大的海螺壳,瞧着上头一层一层的纹路,觉得有趣。

那摊主见这一单有戏,不禁更卖力了些:“这位小公子还不知道吧?把这海螺壳放到耳朵边上,可是能听见海浪声呢。”

“听见海浪声?”林悠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果然将海螺放在耳边。

燕远抿唇掩下笑意,偏过头问她:“真的听到了吗?”

林悠认真听了许久,却是诚实地道:“什么也听不见。”

那摊主哪里想到这两个人这么实诚,一时间有些尴尬。

不过燕远倒没用那摊主解释,反而自己道:“听不见才是正常的,假如一个海螺便能让人听见声音,那专门去海边的人还要看什么?”

林悠却好像果真信了这个传言:“兴许是这里太吵闹了,待我回去细细听听,说不定就能听见了。”

她一边说,一边去拿自己的钱袋:“这一个多少银子?”

那摊主正待说一个数,却见一身玄衣的那位小公子已将一排铜板排开在他的摊位上:“我这价钱应该还算公允,便是你要出去卖,这个价也尽够了。我这位兄弟头一次来,不知规矩,我便替她付了。”

摊主低头看向那些铜板,微微顿了一下,再抬头便又是一副笑脸:“小公子出价公允,我自然没有什么多说的。”

林悠看向燕远,默默将自己的钱袋收了起来,总觉得这个燕小将军话里有话,可若不是他,她肯定要拿一两银子出来,没想到一个海螺竟然只要几个铜板。

林悠想了想,嬷嬷以前说,母后在世时常说要知恩图报,燕远这当也算是帮了她一回吧。

她于是便一边走一边道:“谢谢你,燕小将军。”

燕远正要领着他去找林谚和林谦兄弟两个,猛不丁听见这么一句话,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谢我做什么?”

林悠于是举起新买的海螺来:“谢谢你送我的海螺呀。”

燕远刚巧转过头看她,见她笑意盈盈,不觉有些怔住了。平素见的都是些男人,原来小姑娘笑起来这么好看。

“咱们,去找你哥哥吧。”燕远说着,连忙迈步朝前走去。

林悠开心极了,举着自己的海螺也跟了上去。

林谦正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卖糕点的小摊前跃跃欲试地品尝。这可是南边的特产雪花糕,比京城里的可正宗多了。

林谚看他在人群里挤就觉得发愁,他们是隐藏了身份偷偷出来的,这么挤来挤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正在这时候,热闹的街市突然传出一声惊呼:“抓小偷!”

只见自南边跑来一个武夫打扮的精瘦褐衣男子来,后头一个微胖的夫人正大喊着:“抓住这个小偷!抓住小偷!站住!”

那精瘦男子想必是没想到会被人发现,逃跑起来毫无章法,这条路上虽然人没有主路多,可也算热闹,他这么横冲直撞,一下子就撞到了不少路人。

林谦虽然爱玩爱吃,可一向有正义感,听见有小偷,连那雪花糕也顾不得了,瞧着小偷冲过来,抬脚就是一绊。

那小偷哪里能想到人群里伸出一条腿来?等他发现早已躲闪不及,砰一声就摔在地上。

他在地上滚了两圈,又连忙爬起来。可这会被惊动的路人都围了上来,早把他的去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本以为他该束手就擒了,没想到这小偷还是个狠的,林谦冲过来就见爬起来的小偷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刀来,冲着他的大皇兄就去了。

林谚虽也不过十几岁,但因是皇子,不仅习文,也练过武,那小偷慌不择路,想抓了他作要挟,却不想他身形灵活,一个闪身,不仅自己躲开了,还踹了一脚在那小偷身上。

小偷踉跄了两步,胡乱挥刀逼退冲上来的人,随手抓了旁边一个又瘦又小的,便露出一副狠厉模样。

“都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他抓到了人质,顿时猖狂得不行。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人群里竟然有人比他更有底气。

“按照大乾律例,你偷盗财务尚能有条性命,如果随意杀人,可就要砍脑袋了,你想好了吗?”

众人都是一惊,却见说话的是个十来岁的少年人,他手里提了柄剑,明明也没有多大年纪,可就是让人瞧出几分杀意来。

那小偷也被吓了一跳:“你,你是谁?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抓了我家的人,还要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你这个贼当得胆子还挺大。”

燕远提着剑一步步上前,甚至神情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懒散,他太过底气十足,竟让人忘了他面对的贼是个成年的男子,而他自己其实还是个孩子。

那小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抓的人质,瘦瘦小小,瞧着也就六七岁上下,难不成这小孩是那人的弟弟?

他顿时刀尖一反,冲着自己手中抓着的这个人:“搞清楚状况,你家里人在我手里。”

跟上来的林谦和林谚都是一惊,他们不能轻易暴露身份,可这会乐阳妹妹在对方手中,又没带侍卫出来……

林悠四肢冰凉,她怎么都没想到,京城里竟然有这样凶狠的歹徒。

她很想哭,可是又不敢哭出来,来这里的路上二皇兄万般叮嘱她千万不能暴露身份,她可是伪装成男子的,不能表现出她是女孩子。

她忍着眼泪,倔强地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燕远,不是说燕小将军很厉害吗?怎么不赶紧救她呢?别人不知她是公主,他还不知道吗?他既是将军,保护公主总是应该的吧。

“现在放人,到了衙门里就只告你盗窃财物,若是等我把人救出来,可就是要告你故意伤人了。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燕远转了转手中的剑,寒光熠熠。

那小偷其实也有些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少年人看着普普通通,可他就是有种好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的感觉。

“三。”燕远已经开始计数。

林悠握紧了手中的海螺,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旁边围过来的百姓中也有些练过武艺的做好了准备,打算帮这小少年一把。

“二。”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二”的声音落下的一瞬,那闪着银光的长剑忽然出手,像是游龙一般朝仍在犹豫的小偷刺了过去。

与此同时,就好像是提前商量好一般,被劫持的“少年”握紧手中的海螺,用尽力气将尖头的那一端刺向钳制“他”的那只手。

“啊!”这回是小偷的痛呼。

在人尚不能看清的片刻之内,海螺的尖端在小偷的手上划了一条口子,长剑刺中他的肩膀,同时冲上前去的燕远反手将小偷手中的匕首打落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他一把拽过挣脱束缚的林悠,一时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连忙问道。

林悠惊魂未定,呼吸尚且急促,她抓着燕远的衣服,反应过来时竟见对方已将剑拔了出来,而那小偷被踹了出去,登时便有几个有力气的百姓冲上来按住了他。

被偷了钱袋的胖夫人一边道谢一边大喊着报官,不过燕远几个也没空管这些了。

林谦和林谚都冲上来,担忧地看着自己妹妹。

“乐……没事吧?”林谦差点一急就把乐阳妹妹的名字叫出来。

林悠长出了几口气才缓过来:“我没事,就是海螺有点坏了。”她举起那个海螺壳来,因为方才用尽力气,到底还是破损了一点。

燕远听她说这个简直哭笑不得:“那么危险,还想着个海螺壳呢?你要喜欢,再给你买几个就是了。”

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这片刻之间,便已放下了君臣之礼,林谚朝那位年少英才小将军看了一眼,默默笑了一下。

那小贼被官府的人抓走了,原本衙门的人也是要带他们去问话的,可林悠也不知大皇兄和他们说了什么,总之衙门也没再问,就押着人离开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这春集自然也不好再逛下去了。林谦虽然不怕,但他也担心乐阳妹妹再出什么危险,是以四人便往回宫的方向走去。

经历了这么一场变故,林悠心里也有些不能平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才的事情,那位燕小将军倒是不那么生人勿近了,甚至还故意讲些有意思的事情逗人开心。

林悠忽然觉得这位燕小将军还挺有意思的,也许如二皇兄所言,真能和他做朋友呢。

这一路回宫里自然平安无事。林谦和燕远偷溜出来的次数多了,出入那小门熟练得很。

只是这一回可出乎他们意料,他们刚开了门,从那小门溜进宫里,迎面就碰上了带了两队宫人等在那的王德兴王公公。

“三位殿下,燕小将军,请吧,圣上等着呢。”

林谦皮笑肉不笑地在林悠耳边道:“完了乐阳妹妹,彻底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冷笑话一:林谦脸皮很厚,身体也倍棒,其实是从小被打出来的。

冷笑话二:燕远:不会真的有人数三个数要数到一才动手吧?

这几天要准备一个考试,番外更得很慢,跟大家说声抱歉,下周会多更一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