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商沐风总觉得燕远的话好像在哪听过, 只是他现在不太有心思去想那些。

早晨去上朝时他就觉得不对。上朝的时辰早,天不亮他就会起来,出门时刚好东方泛白, 商府并不大, 平日里他出门总能瞧见淳于婉在练鞭, 或者是听见她那边的动静。

可今天,他出去时没瞧见,下朝回来, 也不见淳于婉出门。

她是姑娘家, 虽说住在商府的客房, 可到底那也算闺房了,商沐风自认自己身为外男,不该贸然去打扰,可他实在想不明白, 明明前日还好好打招呼, 怎么今天就连面都不见他呢?

燕远听他条理清晰思路清楚地将他从早至现在做了什么, 哪里想不通说了一遍, 面上倒是还装得冷静,心里早已笑成一团。

这商沐风往日也称得上一句算无遗策了, 现在这没头苍蝇的样子倒是难得一见。

他自然起了逗逗这好兄弟的心思, 便故作严肃问道:“那你没问问淳于姑娘怎么了吗?你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商沐风摇头:“她是暂住商府, 论理我不该过分逾越,倘若我问了她, 她反而以为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岂不是平白添了麻烦?”

燕远没忍住,笑出声来:“商沐风,淳于姑娘可是余将军的女儿, 那一套鞭法,便是放在军营里,也是我要夸赞的那种,你对人家有非分之想?你觉得,你可能吗?”

商沐风被他说得一噎,顿了一下才道:“我不是开玩笑。”

燕远看着他的样子,越发乐了:“商沐风,你实话说吧,从五行谷出来这么久了,你以前可没留哪个姑娘在府上过,你是不是真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燕远!”商沐风打断他的话,“我只是担心,她从那件事后,一直想着要查清楚究竟是谁将余将军关在五行谷中,我怕她一时想不开……”

“那你就去她的院子,问一问她啊。”

“男女授受不亲,她既已闭门,我怎好……”

“哎……”燕远深深叹了口气,“商沐风啊,人啊,贵在认清自己的内心,想明白了,就要坚定走下去,日后方不会后悔。”

燕远一边说一边打量商沐风的神色:“你就想想啊,倘若这淳于姑娘以后回到北边,又或者干脆回胡狄去了,你会不会后悔今日不曾好好问问清楚?如今一切未成定局,淳于姑娘倘若真的要走,你能留下她?”

商沐风越想越觉得心里有种异样的煎熬感觉,他多少觉得燕远这话有些耳熟,可也不知是不是被今日的事情影响了,他一向记忆不差,反应也快,却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哪那么熟悉。

燕远心内已是狂笑不止了,他以前还以为商沐风这样的,要喜欢一个姑娘,怎么也是喜欢个那种大家闺秀,却不想竟是对个“小侠女”动心了,这人这会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呢。

这人以前还笑话他看不透自己的感情,轮到他商沐风自己身上,他不也一样吗?

燕远很是善心大发地替他想了想,随即说道:“要不然这样吧,你我都是男子,也不方便,不如我请悠儿试试,兴许能帮你问出来呢?”

商沐风一想这个办法当是没什么问题,公主殿下和淳于姑娘都是女子,她们一道说话,自然没什么不方便。

他于是点了点头,可头点过了,瞧见燕远那兴奋劲,他忽然反应过来,燕远这不会是借着他的借口去见乐阳公主吧!

差不多到了申时,一连下了许久的雨才停下来。

大街小巷都积起了小水坑,宫城里也不例外,房檐上有水滴滴落下来,掉进水坑里,啪嗒一声消失不见。

推开窗子,外头的湿气就走了进来,燥热驱散了一些,可也算不上有多清凉。

林悠坐在卧房里,看着窗外被洗刷一新的树木花草,心里则想着闻沛那件事。

前世她与闻沛的接触寥寥几次,自然没同他做过什么生意,那春山酒馆也不曾听说过,她也没法估计倘若真的为了追查线索去那一趟,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

闻沛是个善于伪装的人,若非前世胡狄打进关内时,这闻沛狠狠发了一笔坑害百姓的战争财,林悠只怕今生也看不透他的本质去。

林悠不免又想起她的那个梦来。

那时梦到闻沛,她只是冥冥中觉得留着这个人是个隐患,便想着让燕远早些打发了他,可终究许多事因为她的重生改变,许是闻沛也过得比前世好了很多,倒是撑到了现在。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为她和燕远定下亲事的圣旨,断然不能再出什么意外。还有两日,林悠决定若想到稳妥的办法,才去那春山酒馆赴约。

只是办法倒还没太想好,倒是二皇兄派了身边的人来传话,说是燕远有事想同她说。

林悠其实有段时间没见到燕远了,她清楚胡狄迟早要攻打北疆,便想让燕远做足更充分的准备,她心里总为这件事担忧,倒也真能狠下心不去同他说话。

如今燕远辗转托人传了这话来,林悠估计他确是遇见了什么事,便应了那宫人,换了身随常衣裳,往崇元门去了。

林悠倒是没想到,她去了崇元门时,燕远竟已等在那了。

她出宫一趟并不容易,唯有去燕府可以拿了牌子让宫门前的侍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知道燕远是不是也想到这一点,竟然干脆准备了燕府的马车来接她。

林悠心里更好奇了,什么事这么急又这么重要,竟让他连马车都备好才过来呢?

坐在马车上,她有些按捺不住,撩开车窗上的帘子,趴在窗框上同外面的人说话。

“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这不是去燕府吗?”

燕远骑着马跟在马车旁边,听见她的声音便慢了些,刚好跟在她身边。

“不去我家,是去商沐风那里。”

“去商大人家?”林悠越发奇怪了,好好的去商沐风家做什么?她出宫一趟,难不成就为了去燕远的朋友家瞧瞧?

燕远点点头:“淳于姑娘近来暂住在燕府,她好像因为父亲去世的事,心里不太舒服。”

林悠目光变了变,细细打量燕远的神情:“淳于姑娘不太舒服,你怎么知道?”

坐在马车里的青溪闻言掩着嘴偷偷笑了一下,公主这怕不是“拈酸吃醋”了,倒要看看燕少将军怎么解释呢。

燕远垂眸看向林悠,不知怎么,竟觉得后颈一凉,他连忙解释,语速都加快了些:“是商沐风跟我说的,淳于姑娘这些日子都住在商府,他见淳于姑娘心情似乎不好,又不得法门,这才托我请悠儿出马。”

林悠这才欣然点点头:“商大人这么关心淳于姑娘呀?”

说到商沐风身上,燕远轻松不少,他嘿嘿笑了一下:“悠儿,这商沐风现在可奇怪了,他明明就担心淳于姑娘,自己却又不敢问。也不知是打什么主意呢。”

林悠微微扬着头,看着燕远的样子,表面上是点头应下他的话,可心里却是想,这燕远还笑话商沐风呢,他自己不也是什么都不说嘛。

“悠儿,我虽没见过余将军几面,但也曾听说过他的名声,当年在北疆,他也是镇北军中一员猛将,淳于姑娘既是他的女儿,于情于理,我身为燕家人,也该照拂一二。”

玩笑开过了,燕远便认真起来,“余将军的事我所知不多,只是近来问了问祖母,当年余将军确实曾娶了一位胡狄姑娘,只是消息没到京城。想必这些年,淳于姑娘的母亲也分外辛苦,我们如今又与她是朋友,便多关心她一些吧。”

听着燕远这样说,林悠便也渐渐垂下视线,心里竟有些感同身受了。

她也曾经历过绝望之境,深知在孤立无援之中,若能有人能伸以援手,能带来怎样大的改变。

虽与淳于婉认识不久,来往也不过五行谷中一番历险,但也许是两人年龄差不了太多,林悠对她少了几分忌惮,倒是多了些天然的相信。

“放心吧,我会好好劝劝她的。余将军的事,镇北军的事,倘若在五行谷里所见还不是全部真相,那我愿意陪你们查下去。”

她的目光温和却真诚,燕远瞧着,竟仿佛有些入迷了似的。

还是他骑着的马儿为了躲开前面的障碍稍稍拐了一下,才让他一下回了神。

两人好像才意识到方才在做什么似的,一下子都撇开了视线,林悠捏着自己的手指,抿唇偷偷瞧了他一眼,而后飞速地躲回马车里去了。

燕远看着因她的动作而飘动了两下的车窗的帘子,无声地笑了一下。

到了商府时,已是一些百姓家里准备晚膳的时候了,远近的房子隐隐有炊烟升起,倒显出几分繁华之中的宁静祥和来。

商沐风不大爱吵闹,商府这地方也便清净,林悠跟着燕远走入院中,但见一应布景陈设皆有南边庭院的风格,这才想起商沐风出身扬州。

“微臣见过公主。”商沐风迎出来,朝林悠行礼。

这位商大人一向如此,便是他们以朋友身份私底下见面,这商沐风也是一板一眼地该有的规矩不落下。

林悠因燕远的关系与他见过几次,也习惯了,并不与他见外地问道:“淳于姑娘在哪?是出了什么事?”

商沐风于是引着二人到淳于婉所住的小院子。

本是客房,但因淳于婉在这里住了有段日子,倒是打点得颇有些温馨气息了。

林悠步入院中,见这庭院内只闻蝉鸣,越显寂静,又思及淳于婉的性子,不免自己也觉得奇怪。

她走到正房门前,转回身朝燕远和商沐风道:“你们去一边等着,我和淳于姑娘说几句话。”

“我们,我们一边等着?”燕远难以置信地看着林悠。

林悠见他的表情就想笑,可她偏忍住了,故作认真地道:“那是自然,这是我们姑娘家的秘密,你们大男人听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一直在查案子,这章撒点糖轻松一下~

突然发现我们的快乐建立在燕远和商沐风的“痛苦”之上哈哈哈哈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