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57章 新线索

我的书架

第57章 新线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嘘……”燕远食指比在嘴前示意她不要有太大动静, 自己又伸着脑袋探出去瞧了瞧,见这花园的小路上果然没人,这才放心下来。

“我是跟着二殿下来的, 你放心, 没人知道。”燕远小声解释。

林悠可是被他吓坏了, 虽然早些年在奉贤殿的时候,他们常常偷溜到宫里的各种地方,也不乏扮成侍卫宫人的时候, 可自打燕远去了天风营, 就再没有过这种离谱的事了。

“这可是濯玉宫。”林悠不免担忧。

燕远笑笑:“别怕, 濯玉宫既然设宴请了二殿下来,就不可能把他带着的人都拦在外面,我是正常来的,到时也正常离开, 不会有事。”

林悠低声道:“你有什么事, 哪怕多让人传几次话, 我们到崇元门见呢, 总比在这里安全。”

燕远却摇头:“你总是躲着我,这次我是有必须亲自告诉你的事才想了这个办法的。”

他语气里倒好像是有些委屈了。

林悠瞧着, 不免也有些心软:“我不是躲着, 我就是怕……”

“好了好了, 总归见到你了。”燕远不愿听她提起关于北疆的事,便打断了她的话, “我也没有太多时间, 便长话短说。是你上次托我查的那个闻沛,有消息了。”

“什么消息?”

“他在外头给人当了几年幕僚,今年不知搭上了什么人, 已是回京了,除却我上次同你说的,他每日逍遥自在,近来他还不知从哪赚了笔银子,置办了一个新院子住下。”

“他赚到了银子?”林悠有点惊讶,能在京城置办一个新院子,这闻沛这一世发财了?

燕远点点头:“可我的人没查到他是什么时候赚的银子,我现在觉得,他可能有些什么特殊的赚银子办法。悠儿,你让我查他,就是因为偶然想起他了吗?”

林悠暂时还没法向燕远解释重生的事,她想了想,只能道:“我母后出身闻家,可闻家早些年就衰落了,如今在京城的也就是这闻沛一人。我从前也就认真见过他一面,并不是多了解,可他既是闻家人,少不得我也得盯着,倘若他真有什么事,谁知道朝堂上那些人会不会牵连到我头上呢?”

燕远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看来确得查查他这些银子是从哪来的了。”

林悠瞧见他认真,又想到闻沛那人前世所作所为,心里不免又有点担心:“虽说是要查清楚,可你自己也要当心,那闻沛我之前见他虽记忆不多,可却也记得他并非是个好相与的,你千万小心些。”

燕远笑笑:“这京城里能害到我头上的人还没出现呢,放心吧悠儿,他们都打不过我的。”

他笑得明朗,正是少年意气、天纵英才,可林悠听着他的那句话,却偏偏想起前世见到他棺椁回京。

“燕远……”她不知不觉间语气便有了几分潜藏的忧伤。

燕远自打胡狄人走后,就对她的变化格外敏感,一下就听出来了。

“悠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对?”他一下也着急了。

他知道悠儿听话懂事,可一则闻沛的事林悠特地说过不能打草惊蛇,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二则他确实想见她一面,这才想到来濯玉宫这个法子。

他是和林谦确定了有万全的把握才扮成侍卫前来,若果真这样反而惹得悠儿委屈,那他真是要成了“罪人”了。

林悠连忙摇头:“不是做得不对,只是太好了,好到,我有些舍不得了。”

“舍不得……”燕远微微愣住。

林悠一时情动,便将心里头的话一下说了出来,话出了口,她方觉出那几个字实在太大胆了些。

于是脸上一烧,便垂着眼帘,转身就要离开。

燕远还品味着那“舍不得”三个字呢,面前的姑娘竟是就要溜了。

他心里一急,那什么礼节的也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抬手就想拉住她。

可也许是好事多磨,老天爷偏偏就是让他晚了一步,刚好没能抓住姑娘溜走的身影。

林悠溜出树丛去,急急地顺着小路回去了,燕远一个人又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才从那“舍不得”三个字里品出些味道来。

他这些日子的努力也不能算一点成果都没有嘛,看来那《寻情千法》里所说还是有些用处的,那等他的木剑做好了送给悠儿,悠儿说不定开心了,便不再躲着他了。

燕远一下子又觉得心情分外明朗起来。

再没有什么比收到了喜欢的姑娘的回应更让人觉得心满意足的了,他一定要找到不做什么先锋将军也能去往代州的办法,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保护悠儿了。

小路上,那侍卫打扮的燕少将军从容地走过,濯玉宫里,根本不曾有人注意到这小园一隅发生的事情。

林悠回到宴会时,尚觉得脸上的热度还没能完全散去。

索性她从前就不如林思喜欢与那些贵女来往,如今她也不需要多说或多解释什么。

被请来的女孩子们,出了回应淑妃娘娘的问话,便是在顾萱身边,同她打好关系。

顾萱既是忠勇侯顾摧的女儿,又得淑妃娘娘喜欢,日后可是有极大可能嫁给大皇子平步青云,虽然没有人把这些事明说出来,但几番意会,那些贵女或夫人,自然尽早与她结交。

顾萱也是京城里有名的才女,早先她与林思有些来往,可如今林思去和亲了,整个宫里也只剩下林悠一个公主,她往后要做大皇子妃,便免不了与这个公主搞好关系。

是以顾萱虽心里并不多在意这个没了亲娘的小公主,但面上功夫还是有的,见林悠回来,便招呼她坐在旁边,一起享用水果。

“殿下久居深宫,也不常与我们一道,今日总算借着淑妃娘娘赏的机会,能与殿下相谈一二,顾萱不胜荣幸。”

林悠本不愿应承她,可这么多姑娘都在这,她也不好全然不给顾家面子,毕竟如今战和两派争得激烈,但表面上大家还是一样友好。

“顾姑娘早有才名,乐阳也是多有耳闻,今日在淑妃娘娘这里见到,便又觉得传言不虚,顾姑娘果然惠质兰心。”

“殿下过奖了。”顾萱听的夸奖的话多了,可还是要表现出羞怯的模样。

林悠见她如今尚且有小女儿的娇态,又思及前世后来,她作为皇子妃磋磨得几乎不成样子,便觉甚为悲哀。

也不知是不是林思命运的巨大变化让她在这一刻忽然在顾萱身上动了恻隐之心,她竟是连自己也不太想到地开口道:“顾姑娘才名在外,日后定然有佳偶天成。群山风景更好,自然不必孤注一掷,将所有筹码都压到一棵树上。顾姑娘聪慧,想来该比本宫明白其中的道理。”

她这一句话听起来前言不搭后语,不少姑娘都没明白意思,但顾萱深知淑妃的打算,却是一下就知道林悠在说什么。

她再看向林悠的目光不免有些变得奇怪。

她知道林悠在劝她,劝她不要只想着一个人,可有姑姑在,她凭什么让步?林谚哥哥又怎么可能辜负她?

顾萱讪讪笑笑:“殿下说得有理,顾萱受教了。”

这回答不可谓不敷衍,林悠默然在心里叹了口气,这顾萱看来是说服不了了,怕是淑妃私底下不只跟她许诺过一次,这才让她飞蛾扑火一般。

可前世大皇兄因为这桩婚事焦头烂额险些连命都丢了,林悠所想,是大皇兄对她多有照拂,她又怎能坐视不管?

她不再与顾萱说什么,只是想着,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向大皇兄说明了情况呢?

从濯玉宫回到定宁宫已经是日暮时分了,后来顾萱虽也有意试探过,可因为大皇子林谚没有任何回应,淑妃的如意算盘倒是不能算太成功。

这事可让林谦辛苦憋了一个下午的笑。

他自然知道皇兄不喜欢顾萱那姑娘,可他皇兄一向孝顺自己的母妃,又不能简单拒绝淑妃的安排,是以那纠结模样落在林谦这个一惯喜欢幸灾乐祸的人眼里就格外好笑。

直到送燕远走出崇元门,他都还为着这事笑个不停。

林谦觉得自己皇兄可真惨,比燕远那个后悔了开始回过头哄乐阳妹妹开心的愣头青还惨。

不过这些林悠都不知道了,她那日是直接回到了定宁宫,回去了还没多久,便听小山来报,说是王礼太医来请平安脉了。

距离将那奇怪的白色粉末交给王礼已经过去了有段日子了,这几天里,林悠也曾打开其他库房查看过,都没有再发现白色粉末的痕迹。

她越来越怀疑这些特殊的粉末,也许与母后最后一次用玉碗吃的素面有关。是以在听到是王礼来了之后,真相呼之欲出带来的紧张和期待一下子便充盈进她的心里。

林悠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坐上会客的小厅的主位,朝着侍立在旁的青溪道:“请王太医进来。”

不一时,小山领着王礼走了进来。

王礼还是那身太医院的衣裳,清瘦的身子看起来倒挺有精神。

他朝林悠行了礼,便开口道:“殿下上次所说之物,微臣查找了几日,已有初步的结论,故此冒昧打扰殿下。”

林悠袖中的手微微攥紧,两世都不曾接触过的真相,让她抑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青溪看了小山一眼,两人并眠柳便都极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待屋内只剩他们二人,林悠开口问道:“可找到了是什么东西?”

王礼便回:“微臣以为,此物当是慢香萝。”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慢香萝是啥哈哈哈

不过可以放心,之前被惩罚的人不会有什么又回来搞事的剧情

感谢小天使 橙猫, 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