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56章 寻情有法

我的书架

第56章 寻情有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木箱子, 加起来足有十二盏花灯,每一个都不一样,上面都画着精致的图案。

林悠亲自将那些花灯一个一个拿出来, 摆在院子里, 只觉得心里被快乐填得满满的, 连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他怎么会做花灯啊,这离上元节还有半年呢……”

林谦摇摇头:“不知道啊, 最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不是在营里训兵, 就是窝在帐子里做东西,我去找了他几次,都顾不得跟我说句话呢。”

“这个傻子又开始犯傻……”林悠嘴里骂着,可手却小心翼翼地摸着那花灯, 看得林谦直想笑。

“皇妹啊, 你看这燕远都做到这份上了, 要不就……”他咳了一声, 才接着说下去,“要不就见他一面吧?”

林悠的手顿了一下, 她哪里不知道燕远想要见她呢?而她又怎么可能不想见燕远呢?

只是胡狄使臣的队伍离开, 朝堂上定国公府和忠勇侯府两边又都虎视眈眈, 她哪里敢与燕远有更多接触呢?

那些老大臣比狐狸还精,她如今不见燕远, 尚且担心被抓住把柄, 令燕远不得不做那驸马,又哪里敢冒着风险与他有更多往来呢?

“二皇兄,非是我不想见他。”林悠垂下眼帘, 缓缓说道。

林谦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他一听这话便问:“皇妹怎么这么说?不是不想见,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不成?”

“二皇兄,你说北边的疆域需不需要精兵良将?”

林谦不知道她怎么忽然问这个,没怎么细想便道:“那是自然,边地重要,怎能没有人镇守?”

“那燕远可堪重任?”

“整个大乾怕是都找不出一个像他一样年轻却又和他一样厉害的人了。皇妹,别的皇兄不知道,可燕远的功夫皇兄是清楚的,他……”

林谦说到这,自己一下反应过来了,他话音戛然而止,愣了一下,复又道:“皇妹你是怕……”

“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确保他万无一失,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简单却最有效的事情了,倘若我连这个都放弃,那还谈什么保护他呢?”

“他都是天风营的副将了,哪里需要你一个姑娘保护?”林谦看着自己皇妹,不免有些心疼。

林悠笑笑:“他在战场上勇猛,可朝堂上都是暗箭,他却未必有我这在后宫长大的公主厉害呢。二皇兄难道不相信乐阳吗?”

“那自然相信,我怎么可能不信乐阳妹妹呢!”林谦虽说得信誓旦旦,可心里却有些难受,自己的妹妹也不过一个小姑娘,却过早地要考虑这么多的事情。

林悠拿着手里一个八角宫灯,笑弯了眼睛:“不过这些灯还是好看的,小山,把我们的院子布置一下,把这些灯挂上吧,晚上点了,兴许很漂亮呢。”

“乐阳妹妹收下这些灯了?”林谦又有些惊讶。

林思道:“不见他是理智,可收他的礼物却是心有所感。况且这些东西不是二皇兄送来的吗?我只说是二皇兄送来让我开心的,旁人还能说什么呢?”

林谦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反正他给乐阳妹妹和燕远“背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这么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笑道:“好,乐阳妹妹开心就好!”

林悠确实是真心开心的,花灯这样的礼物,连她前世都没收到过呢,今生燕远却亲自做了送给她,看来那个“傻子”还是用了些心思的,也不知是从哪学的。

这会,正在天风营营帐里的燕远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你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啊,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消息?”燕远一边问,一边以白布缠着手指。

营帐里的地上堆了好些断了的木条,做失败的花灯,还有画歪了图案的纸,乱七八糟,根本不像是个副将的营帐。

商沐风也是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坐下,手里拿了本前辈文人写的策论在看。

听见燕远的话,他头都没有抬:“做了这么多灯也没让你涨点耐心吗?”

燕远没好气地道:“是你这个办法不行,跟我有没有耐心有什么关系,我和二殿下说好了,他到时放鸽子出来,比人快的。”

商沐风笑了一下:“你干脆跟着二殿下入宫,那岂不更快?”

燕远缠上手指,没好气地扔下没用完的绷布,拿起放在一堆木条上的一本书,翻着看去。

“也许悠儿不喜欢花灯呢?要不再做个别的什么?”他把那书翻得哗啦啦地响,也不管自己手指上还有伤。

商沐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贪多嚼不烂,你倒是先等等结果再说。”

燕远却没耐性等着,他又看那书上写的,自言自语地好像在选什么重要战术一般。

“荷包?这是姑娘家绣的,不行不行;竹编蜻蜓?以前在奉贤殿好像做过好几个,悠儿瞧了都不觉得新鲜,不行;云片糕?吃的东西,祖母做得好吃……”

他在那嘀嘀咕咕,又一页一页不停地翻,商沐风听得生无可恋。

也不知道翻了几页,他突然又听见燕远的声音兴奋起来。

“这个不错!木剑,没什么重量,又没有锋刃,削得细些姑娘家用也好看,而且悠儿肯定没有,要不再做个这个试试!”

商沐风觉得自己迟早心梗,他沉声提醒:“那是给喜好武艺的姑娘准备礼物用的,公主殿下爱练武吗?只怕你送个木剑,公主殿下一剑捅在你身上。”

燕远抬头看了商沐风一眼:“我若是赢不了悠儿,还谈什么保家卫国,你担心的那些情况,不会出现的。”

商沐风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向燕远,他那是在担心这个吗!

燕远却觉得自己的点子很不错:“商沐风,你这书从哪里弄来的,还挺有意思。虽然我不用看这个也能做一把剑出来,但这上面竟然说得挺对,倒不是糊弄人。”

商沐风已经放弃挣扎:“我家门前那个书铺里买的,那店家说了,这本卖得最好,什么世家公子还买去看呢。”

燕远很是同意地点了点头,把那本书小心地合上,准备出去寻块木头做剑,也等着宫里那边的消息过来。

“怪不得卖得好,确实还算有些用处。”

那被翻得有些卷了页的书,封皮上是四个大字——“寻情千法”。

六月中,在接连收了好些天燕远托人以各种名目送来的奇奇怪怪的礼物之后,林悠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这个傻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自打送过一回花灯,便几乎每天都会送点什么来,小挂饰、小摆件已经不算什么了,甚至有天托她的大皇兄给她送来一束早晨才采的鲜花……

林悠左思右想前世燕远也不曾这样,难道就因为她不见他,那人就受刺激了?

林悠想着,等王礼那有了粉末的消息,便寻个理由出宫去,瞧瞧燕远到底怎么了,还能查一查那粉末的来历。

没想到,还不等王礼比对出那些粉末是什么,淑妃的濯玉宫倒是传出一个消息来。

夏日里天气炎热,淑妃怕热,所以濯玉宫里就建了一个栽植树木、开凿池水的小花园。

花园虽不大,可一则引了活水,二则从郊外移栽了大树,故而确实比普通的宫殿要凉快上一些。

往年淑妃也会借这消夏的所在招待些夫人小姐,今年也不例外,且还增加了些规模。她向圣上请旨,特在濯玉宫办了一个品尝鲜果、比试投壶的小宴,说是夏日气闷,请姑娘们来一道解闷,可林悠听说顾萱要来之后,便能猜到淑妃这是要加紧安排大皇兄的婚事了。

忠勇侯府按理来说不如定国公府地位高,但淑妃顾毓秀的儿子是长子林谚,这却无形之中在没有圣上嫡子的皇宫里占尽了优势。

林悠明白顾毓秀打的算盘,把自己侄女嫁给自己儿子,这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日后可是有极大的可能,顾萱能登上皇后之位。

这样的安排,对忠勇侯府来说,无疑是再好不过的。

可她此时知道前世的结局,却免不了为大皇兄伤怀。且不说,百姓们都讲表兄妹成婚之后,若诞下孩子,可能先天痴傻。便只说大皇兄和顾萱二人,前世可谓是互相折磨,直到最后分崩离析。

林悠此生为了护燕远安然去代州,不得不周旋于几方势力之中,也不会拒绝淑妃的邀约,但她到了濯玉宫见到顾萱,还是对淑妃这样的安排无法认同。

这一个消夏的小宴会,请来的都是出身京中各显赫门第的姑娘,林悠原也以为是同之前一样,姑娘们围着顾萱恭维上半日,再听淑妃说些有的没的便能散场。

她却没想到,这淑妃也有一手,为了让自己儿子和顾萱见面,竟然请来了贤妃娘娘和二皇子林谦。

两位皇子自然不好和姑娘们坐同一席,可都在一个小花园里,还因为淑妃的安排,不过一个不足一人高的纱制屏风阻拦,饶是不想看见,也难免被两位皇子吸引了注意。

都是十几岁的女孩子,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林悠两世为人,可是将那些姑娘们的小心思看得清清楚楚。

顾萱已经是很矜持的那种了,可面对如今已经加冠成人,立如劲松的大皇子林谚,那脸上的一点红晕,还是从始至终都没消散过。

林悠越想越觉得唏嘘,便趁着没什么人注意她的档口,寻了个更衣的由头,便溜出来缓口气。

没想到,就在濯玉宫里,不过一条没什么人的羊肠小道,她竟然被一个侍卫打扮的人一下拦住,拉进旁边栽植着高大树木和翠绿灌木的树丛里。

“燕,燕远!”林悠看着面前这个作侍卫打扮的人,惊讶地捂着嘴低呼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商沐风买恋爱书给燕远看——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燕少将军会讨女孩子欢心了,又没完全会,祝他好运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