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42章 幸与不幸

我的书架

第42章 幸与不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我出生开始, 我就是不被祝福的,我是个公主,是个没有什么用处的公主, 母妃随随便便敷衍我, 父皇也只是偶尔才看我一眼, 林悠出现以后,一切更是如此。她听话,懂事, 所有人都喜欢她, 我只能在她的阴影之下。”

“从我懂事开始, 我就必须费尽心机才能得到林悠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她可以去奉贤殿读书,她可以拿着腰牌出宫到燕府玩,有什么好事,父皇总能想着她, 而我呢?我不过是为了陪乐阳妹妹顺带着罢了。”

“就因为我是姐姐, 就因为我长她一岁, 在父皇面前, 我就一定要谦让她,待她好。可我那时也是个孩子, 有谁在乎过我的感受!”

林思红着眼睛, 仿佛是彻底豁出去了一般厉声指控。

罗秋荷听得愣住了, 缓了一会才能开口说话:“思儿,你, 你怎么会这么想?”

“这是我想出来的吗?这是你们做出来的!所有的好事都能安到她的头上, 她就是最纯洁不染的公主,而我则只能当个照顾妹妹的好姐姐。是,先皇后是去世了, 可她没了母后是我的错吗?凭什么让我照顾她的感受!”

“林思!”乾嘉帝高声打断林思的话,扬起的手已经到了半空,却顿了一下,终究没有落下去,“朕待你不好吗?”

“父皇自然是好的,是儿臣不如乐阳妹妹有福气,儿臣享受不到。满京城传得风风雨雨,那胡狄人要和大乾和亲,儿臣若是不提前准备,难道等着父皇因儿臣是姐姐就把儿臣推到前头给林悠挡灾吗!”

“胡闹!”乾嘉帝额上已是青筋凸现,这么多年来,他只以为立阳是骄纵了些,不过小姑娘的心性罢了,却不想,她心中所认为的早已歪曲至此。

林思却仿佛抛却了所有的顾虑,她笑得甚至有些狰狞:“父皇连私通胡狄的罪名都可以安在我身上,不过是和亲而已,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父皇,立阳也是父皇的女儿,难道就因为做了姐姐,就什么都得不到吗?”

“朕何曾说过要让你去和亲!”

“父皇当然可以否认,事情没有发生,父皇说什么都是金口玉言,可立阳也只能活一回,凭什么要立阳来承担风险呢!”

“你疯了,朕看你是彻底疯了!”

“父皇,儿臣是疯了,儿臣在这宫里什么都得不到,却要被压抑着,连做些喜欢的事都不能,儿臣不疯,又该如何活着呢!”

“思儿……”罗贵妃哭了出来,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疼爱放纵,竟让这个女儿的心思变得如此扭曲。

“是我,是母妃太过骄纵于你,思儿,不和父皇吵好不好,母妃替你担着,母妃替你……”

“不用你来这里假惺惺!”林思推开罗贵妃,“你照顾好三皇弟就是了,我一个公主,自生自灭又有什么相干呢!”

“王德兴!给朕把她拉出去,让她好好回景俪宫反省反省!不想明白不准她出来!”

乾嘉帝听不下去了,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什么东西搅得稀烂一般,疼得他好像站着就已是满头大汗。

王德兴早被眼前这一幕震得大脑发蒙,听见乾嘉帝的话才猛然反应过来,他一刻不敢耽搁,连忙去外头喊了两个得用的嬷嬷来。

林思跪在那里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泪流满面,在被两个嬷嬷架出去时,仍旧像疯了一样笑个不停。

罗贵妃早已哭得泪人一般,她膝行向林慎:“圣上,思儿纵有千错万错,也是臣妾未能教好她,圣上怎么罚臣妾都行,看在思儿是圣上亲生女儿的份上,可万莫伤她性命啊。”

林慎只觉得耳中嗡鸣震天,他累极了,一刻也不想应付下去。

他抬脚甩开罗贵妃,重新坐回长椅上:“出去。”

“圣上……”

“朕让你出去!”

罗秋荷的话戛然而止,她也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说什么了,在王德兴的示意下,两个宫人亦将她扶着送了出去。

养心殿中重新安静了下来,把人都送走了的王德兴战战兢兢地走回来,从景福手里接过茶,搁在乾嘉帝面前。

乾嘉帝林慎按着眉心,默了一会才突然问道:“是朕错了吗?”

王德兴神思一凛,这问题他并不敢贸然回答,只得道:“圣上都是为了公主殿下好,殿下会想明白的。”

林慎摇摇头:“是朕宠坏了她,没告诉她这天底下,并非所有事情都可以靠耍小聪明来做成。是朕没能教好她……”

“立阳殿下毕竟年轻,慢慢的便会懂事了。”

“立阳误入歧途,乐阳又没了母亲,朕好像并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啊。”

王德兴默默垂下头,这话他可不敢接。

还好林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靠在长椅上休息了片刻,便又展开桌上的奏折,刚看了两眼,忽想起许之诲还在这,便招手让他出去。

只是在许之诲将踏出养心殿的大门时,林慎忽又想起了什么似地道:“等等,此时回去再重新查一遍,务必弄清楚布防图的事。什么时候查明白了,什么时候呈给朕。”

许之诲想起了方才立阳公主哭喊过的那几句话,方道:“属下明白。”

定宁宫,分明天色已经暗了,可却有“客人”登门拜访。

林悠的烧已经退了,精神比之前总算是好了些,她坐在床上,无奈地看着那边椅子上坐着的两个人。

“我就说不用你去吧,你看,父皇肯定知道真相,这才把立阳关到景俪宫反省去了。”林谦老神在在地说道。

林悠回来了就要去找父皇,还是林谦这当兄长的拦住了。

虽说她去养心殿不是为了告状,但林谦总怕这妹妹一时心软,陈明了事情始末还要替林思求情。

林谦可不是个同情心泛滥的人,虽然林思和林悠都是他妹妹,但孰对孰错他还是分得清的,今日的事情他并不了解详细,可只从母妃那里知道的便足让他惊讶了。

还好事情并没有传出去,所有人都以为乐阳公主真的是在去燕府的途中马车坏了淋了雨,否则胡狄的使臣还在京城,还不知道要闹到怎样不可收拾的局面呢。

林悠轻叹了一口气:“我不是为了立阳姐姐,这京城的事可以瞒过所有人,但瞒不过父皇,我若不同父皇讲明,总归不好。况且,我总觉得这件事有哪里奇怪。”

“还有哪奇怪啊,这林思都被关进景俪宫了,那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她不懂事,根本不知道牵扯到胡狄会有多麻烦,该是父皇让她长长记性的时候了。”林谦说道。

林悠摇摇头:“我一时也没有想通,总觉得好像忽略了一些什么。”

“没有想通就不想了,你还是病人呢,要好好休息。”燕远笑着说道。

林悠看向他,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都这个时辰了,你们两个偏过来做什么呢?外头雨还没停呢。”

林谦看看燕远,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乐阳妹妹,这可是父皇听说你病了,特准我们燕少将军前来探望的。平日他哪能来定宁宫啊,崇元门他都过不去,这我要是不带他来,我怎么忍心啊!”

他说着,一只胳膊搭在燕远的肩上:“是不是啊燕远?”

燕远知道林谦那“阴阳怪气”是意有所指,他也懒得和这不着调的二皇子计较,只是看着林悠道:“我来看看你好些了,回去也好同祖母说。祖母喜欢你,肯定会担心的。”

林谦“啧啧”两声:“‘祖母喜欢’,燕远,你这借口找的未免太生硬了些吧。”

“二殿下!”燕远推开林谦的胳膊,轻咳了两声。

林谦看向林悠,连忙捂住自己的嘴:“我不在乐阳妹妹面前胡言乱语了,我知道了。”

林悠瞧着他们两个的样子,不自觉就笑了出来。

真好啊,大乾山河犹在,二皇兄和燕远也好好的在她面前。

林思被禁足在景俪宫,罗贵妃也受到波及,除却林悠几个知道内中详情的,旁人只以为是立阳公主在圣上面前犯了什么错,才招致这般惩罚。

但这禁足也多少有些不同寻常,到夜幕降临时,景俪宫外已经安排了新的禁军的人。宫里的妃子们都猜测,恐怕立阳公主的错犯得不小,有段时间出不了门了。

只有许之诲清楚,这不过是因胡狄人还在的缓兵之计罢了,立阳公主在养心殿中说出那样的话来,圣上对她的处置,当还远不止于此。

只是他身在金鳞卫,自懂得金鳞卫为圣上效命的道理,这些事情,便连同他的好友燕远都不曾提及。

林悠当然也知道了景俪宫那边发生的变故,林思这次胆子确实太大了些,她还不至于事已至此还要给她的那位姐姐求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冥冥中还有什么细节是她不曾注意到的。

她一直在床上坐着想这些,服过药却倦得厉害,也不知过了多久,就那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这一晚,自她重生回来之后,鲜少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的周围是一片断壁残垣,她在其中艰难地寻找着出路,却是不管喊燕远还是喊父皇都没有任何回音。

她越走越觉得奇怪,心里也油然升起恐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是一个男人,且是她认识的人,只是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世了,这一世她重生回来,很多事情随着改变,她还未曾见到那个人。

“怎么是你?”

那人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来:“好表妹,难道不欢迎表哥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