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37章 跑得快

我的书架

第37章 跑得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远处有隐隐的雷声传来, 风已经停了,闷闷的天气让人多少感到些焦躁。

立阳公主林思却好像心情不错,她带着一队宫人, 提着两个木盒子, 一路走到了定宁宫的门口, 含笑着正要进去,却被两个宫人拦了下来。

“参见立阳公主殿下。”小丫鬟约莫也就十几岁,但行礼的姿势十分标准, 瞧着就知是好生练过的。

林思进门的脚步被打断了, 不太满意地看了那两个丫鬟一眼:“起来吧。”

只是那两个丫鬟却并不让开, 其中一个看着年龄大些的道:“回禀公主殿下,我们殿下到燕府去了,还未回来,殿下若要寻我们殿下, 待我们殿下回来了, 奴婢自禀报了, 到时到景俪宫去送信。”

林思缓缓转过头, 打量着说话的这个姑娘:“去燕府了还没回来?人还在燕府吗?”

那小丫鬟名唤绿绮,听见林思这么问, 不免多留了个心眼。

她记得青溪姐姐走时说过的话, 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青溪姐姐说不管谁问都说公主在燕府,于是她便壮着胆子道:“回公主的话, 我们殿下确在燕府还没回来。”

林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那可真是不巧,还说父皇赏了母妃南边进贡来的稀罕果子,要请乐阳妹妹尝尝呢。”

林思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个装着果子的食盒, 颇有几分惋惜地道:“这可怎么办,果子要新鲜才好吃啊。”

绿绮垂着头,不太明白这位公主突然过来又突然说这些话是做什么,但她也不能问,只能拼命回想着青溪姐姐走时交代的每一句话。

这是她第一次被指派守在定宁宫的门前,又是青溪姐姐亲自吩咐,她就算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凭感觉也猜到定是有什么大事。

林思看了那有些紧张的小丫鬟一眼,道:“不如这样好了,总归我也无事,不若我就在定宁宫等等好了。”她说着就要抬脚往内走去。

绿绮一见这般情况便急了,青溪姐姐走时可交代,除了贤妃娘娘,任何人的话都不能信,任何人也不能进定宁宫。

她哪里知道该怎么拦立阳公主这般尊贵的人?那一刻,只能抱着必死的心,硬是挡在那位公主的面前,没有让开分毫。

林思压根没想到一个小丫头会敢拦她,她一皱眉,开口就要罚人。

正这时候,旁边传来一个熟悉声音:“可巧了,这不是立阳公主殿下吗?”

林思刚要出口的惩罚不得已中断了,她扭头看过去,便见一个身着月白宫装的妃子正扶着宫婢的手走过来,正是贤妃司空瑛。

绿绮见是贤妃来了,顿时像吃了定心丸似的。

她不知怎么应付立阳公主,但青溪姐姐说过,贤妃娘娘可信,贤妃娘娘定有办法。

“贤妃娘娘怎么得空到定宁宫了?”林思也不行礼,直接问道。

司空瑛已经习惯这立阳公主的处事方式了,也没有任何不适,从容地道:“前几日乐阳在沐芳宫瞧见一本讲代地玉叠山的书,说是想借去瞧瞧,那时本宫未曾看完,今日看完了,特送过来罢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林思垂眸,果见贤妃另一手中拿了薄薄的一册书。

这理由倒是说得过去,只是林思知道林悠一向与贤妃交好,故而她还是觉得这贤妃突然到来有些不对。

思及自己的大计,林思笑了笑:“那可真是巧了,乐阳妹妹到燕府去了,我还说到定宁宫等着少不得无聊,既然贤妃娘娘来了,大家一道等着,大约有意思多了。”

司空瑛知晓实情,此时再看林思的表现,心下早猜了七七八八。

林思到底不如她母妃罗贵妃精明,一点算计都要写在脸上。

司空瑛来就是帮定宁宫的,自然摇摇头:“乐阳公主既不在,那我们这做客人的进去也多少不好,若立阳公主不嫌弃,不如一道去沐芳宫小坐片刻?乐阳回来了,这定宁宫的宫人自然也会去禀报,到时再来,也周全礼数。”

果然这贤妃与林悠就是一伙的。

林思心里冷笑,可拒绝的话将要出口,她又忽然想起母妃之前说过的。这贤妃膝下有二皇子林谦,便是这时候瞧着不声不响,日后终究是个隐患。

她对让她那个三皇弟当太子没有兴趣,但她不想让淑妃和贤妃好过倒是真的。

如今贤妃既然犯在她手里,解决了林悠,一道连贤妃解决了倒是也不错。

于是林思改口:“贤妃娘娘既这么说,立阳是晚辈,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话说得多少有点阴阳怪气,但绿绮却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立阳公主愿意离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她偷偷感激地看了贤妃娘娘一眼,见那位娘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气定神闲不见丝毫紧张,心里不由更敬佩了三分。

轰隆隆——

雷声好像更近了,驿馆后门附近,负责浆洗的妇人正将木架上挂着的衣裳布料都拿下来。后厨的小厮急急地搬运着整筐的菜。

来来往往的忙碌身影里,两个身着破烂衣裳的瘦削女子,不太显眼,但又不是完全不显眼。

一路到这驿馆后门,林悠几乎是心提到了嗓子眼。

路上她们遇到了好几个大乾的侍卫,还好林悠平时并不张扬,那些侍卫也根本不认识她,再裹了那些粗布,看起来有模有样,这才蒙混过关,一路到了这个地方。

只是驿馆后门平日都是运送瓜果蔬菜的,轻易也不放人出入,她们若想从这里出去,也并不简单。

眠柳小心谨慎地跟着,生怕自己连累了公主,明明紧张得心通通直跳,可还是在脑子里念叨着要冷静要冷静,眼见着这后门都到了,可门口还是有守卫,眠柳心里一急,差点念叨“要冷静”也没用了。

林悠知道眠柳的性子,赶忙拉着她躲到边上两口盛水的大缸后面。

快下雨了,后院乱糟糟的,管事的催着下人做事的声音不绝于耳,也没人注意到这里何时多出两个人来。

“小姐,这后门是不是出不去啊?”眠柳从两个大缸之间的缝隙往外看,见那小小的后门每个人进出好像都有牌子凭证,不免有些绝望。

林悠却摇摇头:“未见得没有机会,况且我们都到这了,只能出去,不能再后退了。”

隆隆的雷声伴着没有一丝风的闷热天气,让那门口守着的侍卫多少查得不耐烦。

采购货物的小厮战战兢兢地递上牌子,他后面还跟着几个人,都背着筐,是要到郊外的庄子上去背新鲜菜蔬的。

这个驿馆接待的是来到大乾的重要客人,除去常见的食材要到街上卖,有些平常百姓不怎么见到的,都是从皇家在外头的庄园里背来。

林悠还是前世躲在这驿馆里时,听见几个从城外胡狄人手中死里逃生回来的百姓说起才知道的。

当时只是觉得百姓太苦,却没想这会竟然用上了。

那守门的侍卫查得并不认真,又因为要下雨了,脾气大得厉害,领头的小厮唬得满头汗,时不时就往自己领着的这些人看一眼。

人多能让他觉得心安些,可人多也容易出一些“意外”。

在眠柳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公主拉着,趁乱混进了那些背着筐的人的队伍里。

林悠也给自己和眠柳捡了两个筐背上,虽然是破的,但是混一混,兴许就过去了。

前方,那脾气不太好的侍卫查了一打的牌子,随手扔回了领头的小厮怀中。

“快些背来,招待那边二楼的贵客可是等着用呢。”

那小厮见终于查完了,忙不迭地点头,招手就让自己领着的这队人赶紧走。

林悠和眠柳低着头混在其中,一眼看过去,倒是还挺像那么回事。

也正在他们这队人出门的时候,这后院与前头相连的一道门内,三个凶神恶煞的胡狄人无视规矩猛然闯了进来。

“啊,这,这……”

“哎呦,这是做什么?”

“几位大人这是发生什么了?”

那几个胡狄人见人就抓起来看,把原本就因为收拾东西而一片混乱的后院搅得更是鸡飞狗跳。

查牌子的侍卫一下清醒了,先前的脾气也消失不见,带着个谄媚的笑脸就冲过去:“敢问大人这是出什么事了?”

那胡狄人一把抓起他的领子,看了一眼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根本懒怠回答他的问题,抬手就把他“扔”了出去。

这一下,更是把后院里这些不怎么见过世面的百姓吓得不轻。

“王子的小雀丢了,我等特来寻找,还请诸位不要阻拦,免得出什么意外!”那胡狄人说大乾官话并不标准,可身高马大杀气凛然,吓得人连哭都忘了。

“都停下,站好了让我们查完,自然什么事没有!”

三个胡狄人驱赶着后院里的小厮仆妇,欲讲他们都赶到一处去,连先前要出门的几个采买的人也受到了波及。

“都站好了谁也不许乱动!”怒吼声在雷声的映衬下,越发慑人,原本还混乱一团的后院,在几个小厮被打了之后,奇异地果真安静了下来。

彼时,林悠和眠柳正各迈了一只脚,准备出了这后门。

“那边那两个!回来!”胡狄人看见了两个背着筐的妇人。

林悠的心猛地一跳,感觉自己呼吸都滞住了。

越到这种时候越不能犹豫!这是前世胡狄要打进京城时燕老夫人曾同她说过的。

林悠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如那胡狄人所命令的一般停下,她拉起眠柳的手,拔腿就跑。

作者有话要说:  小公主必不可能认输!

很开心有2000收藏啦!庆祝一下本章评论区掉落小红包哦~比心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