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公主与少将军 > 第35章 人去楼空

我的书架

第35章 人去楼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人尽管放心, 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个人高马大的胡狄人走过来,守在驿馆门前的小厮便露出谄媚的笑容。

“就放在这了?”那胡狄人问道。

另外一个瘦小一些的胡狄人道:“呼烈大人,都在这里头关着。”

名叫呼烈的, 是此行大乾的胡狄使臣队伍的侍卫长, 他生得魁梧, 胳膊上肌肉虬结,站在那里就教人害怕三分。

听完下头人回禀,呼烈点了点头, 而后自己走上前, 砰一下推开了这间屋子的大门。

那看守的小厮脸上原本还挂着笑呢, 一开门正要邀功,一眼却看见地上躺着的人没了,顿时笑容冰冻在脸上,话也说不出了。

呼烈脚步停下, 冷冷将这屋子扫视了一圈。

“人呢?”他的声音带着危险的气息, 仿佛下一瞬就要取人性命了。

那小厮吓得扑通跪下了:“人, 人方才还在呢, 根本没人出去过呀!”

呼烈抬起一脚直接踹在那小厮的心窝上,那小厮本来生得就是精瘦模样, 被这一脚踹得直打了两个滚才停下。

他躺在地上起也起不来了, 哎呦了两声便连话都说不出。

瘦小的胡狄人名叫阿顿, 连忙跑进来四下翻找,可除了几只鞋散落在地上, 哪里还有姑娘的影子?

“不可能啊, 属下是将人绑好了送来的。”阿顿急得胡狄话都出了口。

呼烈虽然身材魁梧,但心思实则沉稳,他没像阿顿一样无头苍蝇似地乱找, 而是扫视了一圈,走到了大开着的窗户前。

窗户边上散落着姑娘的绣鞋。

呼烈俯身,将地上的一只鞋捡起来看了看。上好的布面,精致的绣功,在他们胡狄是贵族都不曾见过的,想必这便是那位大乾公主留下的东西了。

他走到窗前,探身往外看去。

二层楼的窗户,自窗棱上绑了绳子垂到一层的位置,楼下的小路上摇落了一地的树叶,同两边对比起来,多少有些突兀。

“难不成那两个女子还能从窗户逃走?”阿顿实在想不通,怎么绑好的人还能凭空消失。

呼烈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修鞋,交代道:“派我们的人去找,就说是王子喜欢的小雀儿丢了。”

阿顿心神一凛,知道这是侍卫长给自己将功折罪的机会,连忙领命,赶了那小厮连滚带爬地出去,自己则去安排人手了。

但愿在王子回来之前,他可以找到那位大乾公主,否则耽误了王子的大事,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呼烈最后将这间屋子扫视了一遍,拿着那只姑娘的绣鞋走了出去。

大乾的公主,你真的能逃出去吗?

“公主……我们现在……”

“嘘……”

林悠趴在地上静静地又听了好一会,确定真的没有人在了,这才拉着眠柳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还好这张床够大,她们两个躲在最里面蜷缩着身子,这才没让那个粗心的阿顿看见。

眠柳扯了自己的一根发带,帮林悠简单地将头发束起来,这才看着那扇窗户,心有余悸地问:“公主,她们以为我们逃跑了,会在周围派众多人去找吧?那咱们还能逃出去吗?”

林悠压着窗缝看着外面的情况,驿馆里确实多了许多来回行走的胡狄人,看起来就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你还真以为我们要从这楼上跳下去啊?”林悠关了窗,朝着屋子内间摆着的柜子走过去。

眠柳惊讶:“不是吗?公主不还绑了绳索,准备从这滑下去吗?”

林悠笑了一下:“你以为人人都能借着一根绳索下楼呀?一个不好,说不定把脚崴了,把腿摔断了,连路都走不了。”

“那我们可怎么出去呀?那胡狄人还把殿下的鞋拿走了,若是他出去胡言乱语,可……”

林悠将那柜子里的东西全都翻了出来,可惜除了床铺,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的衣裳。

想想也是,这是驿馆,给客人住的,柜子里怎么会放衣裳呢?

林悠盯着地上的被褥薄毯,情知这会已没有时间犹豫了,她那障眼法未必能骗胡狄人太久,这条路是行不通也得行了。

于是她扯起一块被单来,像是穿裙子一样,束在了自己的裙子外面。

“公主,这是……”

“咱们这样太容易被人认出来,这些布料都是粗布,且有的年头久了,洗得发旧,赶紧罩在外面,骗不过胡狄人,骗骗这驿馆里的侍从还是有希望的。”

眠柳虽然没怎么听懂公主的打算,但公主怎么说,她照做便是,于是也连忙拿起地上的被单来。她力气大,尽量压着声音扯开了几块容易撕开的,主仆两人将布条包在头上,看着倒果真有几分像普通的村妇了。

“那些胡狄人肯定都在院子里外头找人,他们不敢声张必定人手并没有多少,等会出去你只管跟着我,咱们得从另一边走。”

眠柳手忙脚乱地系紧罩在自己衣裳外边的破布条,一边点头,一边心下暗自感慨于公主的冷静。

公主明明一直在宫里,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

林悠一刻也不敢耽搁,她拉拉头上这块破布,将自己头面都遮挡起来,尽量装作是驿馆里洗衣裳做活的仆妇,这才微微弓着腰,打开了这间屋子的大门。

胡狄人住的是上好的客房,在二楼安静处,外面现在没有人,只能隐隐听见下面一层脚步声杂乱。

林悠与眠柳两个并没有穿鞋,走路几乎没有声音,两人从房间溜出来,沿着二楼的长廊转到离她们更远一侧的楼梯,这才小心地下楼去。

原本按照林悠的估计,胡狄人都会被支出去找人,那这座小楼,又或者这间屋子就会成为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

可她没想到,胡狄人是走了,这小楼里竟然还守着大乾的侍卫。

她们理所当然地就被拦住了。

“什么人?”驻守驿馆的侍卫隶属巡城司,按理说应该是“自己人”,可林悠现在自然是谁都不信,她不敢冒险,只能尽力瞒着。

“东头洗衣裳。”林悠操着不太标准的大乾官话,低头怯懦地应了一声。

守在门口的这个侍卫觉得眼前两人一身破拦看着有些奇怪,可他忽然想到前几日见几个村妇来此寻活计,也是一身破烂,被安排去洗衣服了,于是便以为眼前的人也是那一伙的。

他撇了撇嘴,招手道:“快走快走!这是贵客的地方,不要乱跑!”

林悠慌忙地点着头,脚下不停,飞快地溜了。

眠柳跟在后面,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没有在跳了。

被那侍卫拦住的时候,她还以为她公主要白折腾这么半天了,可公主,公主竟然会说那样奇奇怪怪的话!

直到从那屋子里出来之后,眠柳才像是大梦中被忽然惊醒一般,感受到自己出了满后背的冷汗。

她见公主在前面快步走了,连忙低着头,紧紧跟了上去。

燕府。

青溪脸色苍白,明明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却还尽力维持着冷静。

她本是奉命提前到燕府来给老夫人送拜帖的,公主说礼数总要有,她才先一步到了。

谁知道左等右等就是等不见人来,她心里不放心,连忙告诉了老夫人,还是老夫人派了燕家的侍从去寻,这才知道根本就没有马车到了燕府门前这条街!

她一刻没敢耽搁,亲自赶回宫里把这消息告诉了小山,让小山去寻燕少将军帮忙。

公主失踪可是大事,尤其在完全没有头绪的时候,根本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

青溪深知事情严重,从燕府回来时便拿了些老夫人做的糕点,以送糕点为名又去了一趟沐芳宫。

宫里能说得上话的,她只能想到贤妃娘娘,若请贤妃娘娘从中周旋,兴许能将公主失踪的事情瞒得更久一些。

贤妃也到底在宫里几十年了,她听闻此事,当下便从自己库里点了一支如意,只说是感念老夫人顾及长辈之间的旧时交情,送给燕府。

青溪这才有理由又回到了燕府,只是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还是没有一点公主的消息。

“这件事没办法大张旗鼓地找,我是托了池将军家那小猫的名义派人去寻的,可这样找起来定然很慢,若是不能找到线索,恐怕来不及。”燕远心里着急,恨不得立刻就冲到宫里禀报圣上。

可诚如祖母所说,公主失踪,万不能闹得满城风雨,否则即便好好地被找回来了,也挡不住流言蜚语。

他没法声张,又不得要领,只觉得像是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青溪不知道什么样的线索才算线索,看到少将军一身杀伐之气,干脆想到什么说什么了。

“昨日公主回去就想起忘记将图交给少将军……”

青溪从昨日开始,将公主与少将军分开后的事情一五一十倒豆子般往出说。

燕远只觉越听越心急,却不想这流水账里竟真能理出头绪来。

“你说你们今日换了个马车?”燕老夫人忽然开口,打断了青溪的话。

青溪忙点头:“定宁宫的马车不知怎么就坏了,一时半会修不好,今日是从内务府找的马车……”

“内务府!”燕远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三个字来,扭头便往外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  内务府:快跑呀!燕远来包围我们啦!

感谢小天使 怡然iris、语兰 的营养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