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到原始搞基建 > 第四十八章 你愿意去羽家吗?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你愿意去羽家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应该的,应该的。”满听说这些肉是拿来分给芒这些人的,他频频点头。
  “你就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样做损害了你们的利益吗?”乔羽见他说得真诚,有些好奇地问道。
  其他人虽然同意,但心里肯定会有些不满。
  只是他们说不出不分肉给芒等人的话。毕竟养殖小队几人的辛苦大家是看在眼里,部落首领又做了这样的决定,在大家都不反对的情况下,他们也不好反对。
  再者,大家心里也隐隐明白,养殖队的动物养殖一旦成功,以后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肉提供出来。现在他们不同意分肉给芒等人,那么等动物养出来,除了把当初做种的那批野兽还给他们外,养殖队绝对不会分他们肉。
  这笔账,到底是吃亏还是占便宜,谁也说不清。
  反正大家都不反对,他们就不反对了。
  就是既得利益者如路、石等人,也不觉得她这做法是妥当的。
  唯有满,赞成的眼神是这样的真挚。也不知是他想明白了她的用意,还是这小子会演。
  “不觉得。”满摇摇头,把养殖队养殖成功、制陶也成功的好处一一说了,又道,“羽你这样的做法是在平衡大家,不管是狩猎队、养殖队、制陶队哪一方获利最多,到头来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不会出现一家的肉吃不完,另一家没肉吃的情况。真到了那一步,咱们部落就完了。咱们自己人都不齐心,以后外面部落的人攻打过来,哪里还能齐心协力共同御敌?到时候部落就完蛋了。”
  他这番话,不光出乎了乔羽的预料,山也是大吃一惊。
  说实话,乔羽的用意,昨晚她说的时候山并没有想明白,只是下意识觉得女儿出发点肯定是为部落好。直到今天她上山打猎了,他躺在床上没事干瞎琢磨,才琢磨出味儿来的。
  他不由重新打量起满来。
  乔羽对满再满意不过了。
  她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
  虽说读书使人明智。但有些人的聪明真是天生的,满就是如此。而像黑那种,哪怕有再多的书让他读,他都聪明不到哪里去。
  满聪明倒还罢了,最难得的是有大局观。如果他思考问题的角度不是从整个部落的大局着想,而只盯着狩猎小队的利益,他是想不明白这些道理的。
  “满,还有十几天就到雪季了。你先留在第二小队,盯着青狼。等雪季来临不能打猎了,你就来给我做助手,打理整个部落的事务。”乔羽道。
  “真的?”满又惊又喜。
  乔羽点点头。
  “可……”满担心地道,“等开春了恢复打猎了呢?没有我在,黑怕是带领不了第二小队的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乔羽道。
  满此时已是对乔羽心服口服,完全臣服于乔羽的聪明之下了。因此她这样说,满就丝毫不担心了。
  他满脸期待地道:“我真希望雪季早点到来。”
  乔羽和山都笑了起来。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那日跟乔羽等人议事之后,路回到自己的山洞,想着火的话,始终心绪不宁。
  他本想跟岩商量的,结果却发现岩已经睡下了。想着他明天一早还得上山打猎,路按下了心里的焦躁,决定等明天晚上再问他。
  明早上虽然也可以问,但一来时间紧,没办法好好谈;二来他也担心岩这小子沉不住气,带着情绪上山,容易出乱子。
  还是耐着性子等明晚上吧。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岩回来吃过晚餐,他把岩叫进山洞,就开门见山地问道:“岩,跟羽的婚事,你有没有改变主意?你还是不想娶羽?”
  岩愣了一愣,随即低下头,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我愿意。”
  “啥?”路生怕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啥?”
  “我说,我愿意娶羽。”岩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现在的羽似乎是长开了一些,五官越发漂亮,整个人也跟以前不一样了。也不知是因为自己发现了她特别聪明,还是因为别的,总之她站在那里,就跟会发亮似的,让人不自觉被她吸引,移不开眼睛。
  他觉得如果能娶到羽,一定会被部落里所有男人羡慕。拒绝这门亲事,他一定会后悔。
  “如果让你去她家生活呢?”路又问道。
  岩一愣,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路就把火说的那番话跟岩说了。
  他当时任由石把他拉走,也有回来跟孙子确定此事的意思。
  如果孙子不愿意娶羽,或是不愿意去羽家,跟随羽生活,那这门亲事就不必再提了。
  现在羽是首领,部落里人人都信服她,崇拜她。如果他提了亲事,结果岩死活不同意,那他们家就彻底把羽一家给得罪了。到时候可不光是羽和山,整个部落的人都不待见他们。
  没看到火和青狼现在在部落里不受人待见,日子过得很不好吗?羽就算没对他们做什么,只要得罪了羽,大家就会替她出气。羽的声望越高,得罪她的人就越不好过。
  所以哪怕不能结亲,也不能结仇。
  现在他得把所有的利弊跟孙子分析清楚。
  “让我去她家?”岩一听就不干了,“凭什么?哪有男人到女人家里来过日子的?从来没有这样的事。要是我答应了,部落里的人非笑话我不可。”
  “那是因为以前女人都得靠男人过活。羽不一样。她的力气比你大,她也聪明,她还是首领。”路给孙子剖析着残酷的事实。
  “那也不行。”岩梗着脖子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