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打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羽拿起其中一个,稍稍用力,就掰下来一块。她看到褐色的皮下呈黑紫色,再往里则是白色的,如同红薯、土豆一般的块茎截面。跟红薯、土豆不同的是,这种薯类截面上有粘液,。这应该就是她在华南看到的一种叫做脚板薯的薯类食物了。脚板薯学名叫毛薯,也是淀粉类食物。最重要的是它高产,种一块能收获一大片。
  就像她刚才掀起来这个地方,一根藤下,足有四五个。
  这么一想,她往四周一看,就看到四周果然有很多毛薯藤。
  今天她只是来看看有没有可食用的东西的,现在并不打算把这些毛薯挖走。于是她继续上山,寻找其他食物。
  很快她就发现了一片板栗树林。部落里的人应该不知道这东西能食用,所以这些板栗树下面落满了往年掉下来的板栗。有些壳都还没烂。
  乔羽捡起一颗掰开,发现里面的果肉已经长虫,不能食用了。
  不过不要紧,板栗树的乔木高高大大,树上挂满了一个个刺球。此时正值秋季,刺球已经张开了嘴,想来里面的板栗已经成熟了。
  这一片板栗树林足有七八株。上面的板栗打下来,再加上毛薯和河里的鱼,以及部落里贮存的肉类,完全够部落里的一百多人过上一个冬天了。
  这些板栗她也没有摘,只确定了一下其所在的方位,就继续往山上走。
  时辰也不早了,她现在要寻找老虎的踪迹。
  老虎路过的地方,会留下屎便。而且听山讲述,他们遇到老虎的时候,老虎身上有伤口,伤口还流着血。他猜测老虎是被狼群所伤。
  也因此,老虎经过的地方应该还会有血迹。
  身为异能者,乔羽的五感要比一般人敏锐得多。过了不久她就找到了血迹,而且这血迹一路朝山上延伸过去,显然这是昨天受伤的老虎走过的地方。
  沿着血迹一路跟了过去,乔羽从山脊绕了一圈,从东边到西边,翻过了三座大山,她才感觉不对劲起来。
  前三座山偶尔会有兔子等动物,到这座山时却很少看到动物的身影,显然是因为这里住着一只老虎,其他动物都害怕它的气息,不敢往这里来。
  实力在这里摆着,乔羽懒得偷偷摸摸,她直接就往山上走去。
  经历末世,身有异能,乔羽对事物的敏锐度一点儿也不比动物差。
  隔得老远,她就能感受到老虎的那股无形威压和特有的气息,能精准地判断出它的位置,因此到了这里她根本不用寻找,直奔老虎的老巢。
  本来趴在自己的老巢里养伤的老虎,忽然嗅到了陌生的的气息。
  它昨天受伤了,本不想理会。不曾想这气息不是路过它的地盘,竟然越走越近,直奔它的老巢而来。
  老虎低吼一声,直接起身,走出山洞,朝着乔羽奔去。
  当乔羽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就看到老虎从山上直奔下来,速度极快。进入视线时它还在远处,可转眼间就到了跟前。而且它根本不来虚的,奔过来就张大嘴直接朝乔羽扑来。
  乔羽就像是被老虎吓呆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等老虎快要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一个闪身就错开了老虎的攻击,然后提起拳头往老虎的背上砸去。
  老虎扑向她时身体是腾空的,乔羽这一拳头下去,老虎顿时感觉被一股巨力砸中,砸得五脏六腑都似乎移位了一般。
  它支撑不住,整只虎“吧唧”一声摔到地上,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老虎昨天伤的是脚,内脏并没有事。它皮毛极厚,筋骨也很强悍,乔羽这一拳竟然直接把它砸到地上。
  “嗷呜”,老虎羞恼得怒吼一声,震得四周的树叶“沙沙”往下落,如同下起了落叶雨;叫声也传得老远。
  “虎啸山林百兽散”,老虎的叫声有一种威慑力,能让人心惊胆颤,两腿发软。
  可乔羽本就不是一般人,精神力和身体都极为强悍,在末世里什么没见过?这声虎啸对她来说根本没有影响。
  老虎叫完之后,就四爪用力,腾空跃起,迅速转身朝乔羽再一次扑来。
  乔羽仍然一脸淡定地立在那里不动弹,等老虎以为她是吓呆了、张大嘴准备把她的头咬下来的那一瞬间,她轻轻一闪,老虎咬了个空。
  还没等老虎反应过来,头上就又被打了一拳。这一拳极重,不光打得它想要吐血,腾空的身体也承受不了地球吸引力和那一拳重力的加持,“吧唧”一声,它再一次被打了下去,又“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老虎懵逼了一瞬,不过“嗷呜”一声,很快再一次腾空而起,朝乔羽扑来。
  老虎的威力在于它皮糙肉厚,筋骨强悍,力气也非常大。虽然体积大,腾挪之间动作却极为灵活迅速,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弱点,所以极难对付。
  可乔羽力气比它大,动作比它灵活,又有着在末世里跟丧尸搏斗练出来的身手和胆气,森林之王的老虎在她面前真不算什么,它这一扑,又被乔羽一拳打得摔落到地上。
  老虎:“……”怀疑虎生。
  老虎也是有生存智慧的。它就这么三板斧,结果对方轻而易举地化解了,明显是打不过。而且乔羽每一拳砸在它身上,它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嗷呜”它叫唤一声,佯装再一次攻击,当乔羽以为它会再向自己扑来的时候,却见它一个纵身,朝远处逃窜而去。
  可乔羽是要拿它给部落人立威的,哪里肯让它逃了?她同样一个纵身上前,又把还在半空中没有落下的老虎打趴下了。
  “嗷呜……”
  老虎的这一声叫,跟前面两次不同,声音极低,似是哀鸣,不光没有任何威慑的意味,反而带着一点乞怜、臣服的味道。
  要是换作另一只老虎,另一个情况,或许乔羽就放它一马,收服它当自己的坐骑和小弟了——在这原始社会里,她要是骑在老虎背上,一定是所有部落人里最拉风的存在。
  但这只老虎咬掉了山的半个脚掌,让他成为了残废,乔羽要是放过它,如何对得起山?另外她今天上山,就是带着“为父报仇”的幌子来的,她得把这只老虎的带回去杀掉,才能在部落里立威。
  这只虎,她是不可能放过的。
  她纵身一跃,就骑在了老虎的背上。
  老虎自不甘心,侧身一滚就想把乔羽甩下来,同时转头就想撕咬乔羽的腿。
  可没等它动弹,头上就被一记重拳砸下,砸得它火冒金星。再动,再砸。
  它终于“嗷呜”一声低吟,不动弹了。
  乔羽这才满意了,轻拍了一下老虎的头,喝道:“走。
  老虎不甘地用脚刨了刨地,这才身体一纵,迈出了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