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 9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里咯噔一下, 乔妤先是瞥了眼陆商旖的反应,然后才瞪眼看过去。

对方心虚地笑了笑,飞快躲到同伴身后隐藏了身形, 试图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一石激起千层浪,场地渐渐恢复动静,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低低响起, 叶云谏偏头,小姑娘的耳尖微微有点红。

陆商旖始终平静, 叫人猜不透她到底有没有听到刚刚的那句话。

她大步朝三人走过来, 视线首先落在姜媚身上,言简意赅:“跟我去趟医院。”

姜媚茫然, 漆黑的眼珠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是爷爷又出什么事了吗?”不过不应该呀,她记得家里的保姆说陆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除了以后要终身躺在床上任人照料之外,一切安好。

“不是我父亲。”陆商旖声线平淡, 她那双深邃的眼一动不动注视微蹙着眉心的alpha,“是你父亲。”

姜媚猛地抬眼, 神色带着分难以置信, “我父亲?”

陆商旖没有要过多解释的意味, 姜媚看她严肃的表情情不自禁站起来。虽然陆盛辉对她并不好, 可到底是她名义上的父亲——她实在是太好奇像陆盛辉这样的男人能出什么事了。

让姑姑亲自来请自己过去……怕不是不行了?

乔妤又悄悄打量了陆商旖好几眼,虽然对方并未理会她, 不过她并不在意, 连忙跟着站起来,“我也去我也去。”

陆商旖和姜媚都转头看她。一脸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乔妤睁着眼昧着良心地开口说:“毕竟以前陆叔叔对我也挺好的, 他出了事我去看看他也是情理之中。”

陆叔叔?陆商旖诧异地挑了一下眉。

陆盛辉都成叔叔了,那自己岂不是也成阿姨了?

黑沉沉的眼珠紧紧盯着讪笑的少女,直到把对方看得浑身不在了,陆商旖终于收回目光轻轻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叶云谏匪夷所思地支着下巴,陆盛辉又出事儿了?

陆家最近还真是多灾多难。

犀利的眼从陆商旖身上划过,片刻后

,叶云谏理了一下长发,“我也去。”

见人都看过来,叶云谏笑盈盈地迎上陆商旖的眼,“你都把她带走了,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索性以前跟陆盛辉关系也不好,现在正好过去看看热闹。”

乔妤:“……”

姜媚抬头望了眼叶云谏,但没出声。细密的眼睫齐刷刷垂落,姜媚被睫毛遮住的眼眸让人看不到任何情绪。

因为事出有因,老师和同学也没怎么挽留,主要是就算他们想挽留也挽留不住,还不如让几个人去了。叶云谏不在,他们还能更好的撒欢娱乐,不然这么强势的一个alpha坐在这里,即便她什么话都不说,也足够让人有心理压力的了。

一行人很快赶到医院,手术还在继续,陆夫人望见叶云谏有些意外,正准备说话时,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朝陆夫人点了点头,“一切顺利,明天早上就能醒过来了。”

陆夫人连忙松了一口气,连连感谢了医生好几句。

陆盛辉住进了vip病房,等前前后后所有琐碎的事情都忙完已经是大半夜了。叶云谏饶有兴致地盯着病床上的男人,“我还以为他出来之后能掀起点什么大风大浪呢。”

真是不经用,轻而易举就被陆商旖打压到这个地步。

闻言,陆商旖转身回头,“叶总该回去休息了。”

目光从一旁在沙发上睡着的乔妤身上流转过,叶云谏笑了,“我不打紧。”女人慵懒地支着额头,“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的亲哥哥吧。”

无视被叶云谏咬得特别重的三个字,陆商旖弯腰将一张毛毯小心搭到乔妤身上。omega身子弱,这一整晚乔妤跟着跑上跑下的,体力到底不如她们几个alpha,所以这会儿累得睡着很正常。

乔妤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至于后面发生和后面即将发生的事她一概不知道,也没有那个精力再去知道了。半梦半醒间察觉到身上落下了东西,她条件反射将东西扯过来夹住,翻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心满意足地躺平了。

毯子刚落就被她扯得

乱七八糟的,陆商旖无奈地叹了口气,弯腰努力扯了点边角出来重新替她搭上,随后挺身,“出去聊。”

叶云谏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乔妤是被男人发脾气的声音给吵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抬头就看见陆盛辉摔东西的扭曲面孔,大脑茫然了一瞬,紧接着一句“大舅子”脱口而出。

陆盛辉短暂地停下了动作,然后立马恶狠狠地盯着她,好似是她叫了人开车把他撞倒的一样。

乔妤被他的眼神吓到,好在陆商旖及时推门走进来。先确认了一遍乔妤无事后,陆商旖走向陆盛辉,声音有些冷,“你刚醒,不宜情绪过激。”顿了顿,女人嘴角缓缓扯起一抹弧度,“否则会影响到之后的康复效果。”

她说得委婉,但陆盛辉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

发狂一般地想抓住陆商旖,却被陆商旖迅速躲开,“妈妈担心你担心得一夜没睡,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你就不要去打扰她休息了。另外公司里还有事情,我马上就要回去,所以待会我叫护工过来照顾你。”

她的一字一句都叫陆盛辉怒火中烧。不顾还有个外姓的人在场,陆盛辉紧紧抓着床单,满眼血丝,“都是你干的,对不对?”

“爸的意外,我的车祸,全都是你一手谋划的对不对?”

陆商旖停下脚步缓缓转身,视线碰撞的刹那,陆盛辉从他那素来柔弱的妹妹眼中看到了一片死寂般的平静。无悲无喜,不怒不恼,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高深莫测得叫人看不透。

“你说呢……”陆商旖轻声开口。

“你胡说!”与此同时,意识清醒了些的乔妤飞快起身指责陆盛辉,“枉陆姐姐一直都把你当成家人,没想到如今你却这般诋毁她!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陆盛辉当场脸绿。

察觉陆商旖在看她,乔妤赶紧扬起脸庞,一脸等待夸奖。可惜陆商旖只是摸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先出去吃早餐吧,安抚好他的情绪之后我来找你。”

乔妤顿时有些犹豫,她怕陆盛辉失去理智,会做出伤害陆商旖的事情。可陆

商旖一脸坚持,乔妤只好垂下脑袋,“那好吧。”

临走前,她不忘威胁陆盛辉,“陆姐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全家人都不会放过你!”

陆盛辉嘴角抽搐了好几下,乔妤强烈怀疑,若不是自己跑得快,可能陆盛辉要伤害的那个对象就要变成自己了。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乔妤拉住从眼前经过的护士,“姐姐,我大舅子的情况怎么样啊?”

护士原本没打算告诉她,但听她对陆盛辉的称呼迟疑了半秒后停下脚步,“有些麻烦,恐怕以后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乔妤错愕,然后忽然一拍巴掌笑起来,“哎哟这不巧了吗?!”

系统:“?”

“以前他把陆姐姐囚禁在陆家,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被终生囚禁在陆家的人反倒变成了他自己。”乔妤摸了摸下巴,“我想想,岳父和大舅子一个终身瘫痪,一个终身残疾……陆姐姐在陆家终于安全了!”

系统:“……”这听起来就好像那专程发陆家的男人财似的。

乔妤心情愉悦地要了份蒸饺,“今天真是好事成双啊。”

高考结束了,陆商旖也安全了,这可不就是标准的happy ending吗?突然惆怅地叹了一口气,乔妤问系统,“你那故障到底有没有修好啊?”

系统支支吾吾,“快了。”

乔妤对系统口中的快了一点也不抱希望。蒸饺吃到一半陆商旖出来在她面前坐下,注视她的眼神有些奇奇怪怪,仿佛包含着很多情绪,只是过于深沉,让乔妤想猜不敢猜。

对方的视线实在灼热,乔妤招架不住地垂眼,“陆姐姐你也吃点吧。”

“我吃过了。”陆商旖婉言拒绝,“等你吃完我送你回家。”

回家?回什么家?高考结束后正是该浪到飞起的美好时刻,她都打算夜不归宿了。不过瞥见陆商旖的眼神,她到底不敢有这么放肆的想法,委委屈屈地应道:“好吧。”

陆商旖确实很忙,好在虽然陆家发生的事情很多,但公司的股票一直很稳。送乔妤到家后,陆

商旖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白意妤从一旁的房子里走出来,“还以为你不打算回家了。”

乔妤虎躯一震,悻悻地挠了挠头,“白阿姨你等了我一整天吗?”

白意妤笑笑,没有否认。乔夫人走出来,先是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最后又凑近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确认没问题后才漫不经心地问:“昨晚去哪儿了。”

“在医院。”

白意妤顿时抬眼,眼底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紧张。

“大……陆盛辉出车祸,陆姐姐来接姜媚的时候我顺道跟过去看了看情况。”乔妤一脸正经地说:“毕竟我与陆姐姐交好,若是陆盛辉出了什么意外,我也能跟着受益。”

乔夫人似是对她的逻辑有些无语,直接转身进屋了,压根就懒得接话。

乔妤只好期待地转向白意妤。白意妤勾唇笑了声,“是是是,妤妤说什么都对。”

屋里顿时响起一句,“意妤,你少惯着她。”

乔妤不服气地走进去,“怎么了怎么了,我还是高中生,白阿姨怎么就不能惯着我了?”她一把挽住白意妤,“白阿姨她就乐意,咋地?”

回应她的是乔夫人一个更加无语的剜眼。

白意妤在旁边笑,笑得乔妤怪不好意思的。松开对方,白意妤问起,“假期有什么打算?”

这个乔妤还真没想过,“暂时没什么打算。”思考了片刻,她又说:“先看看陆姐姐那边的情况。”

白意妤定定地注视她,好半晌才恢复自然的神色,“好。”

陆盛辉很快就出院了。他一意孤行,脾气越发暴躁,陆夫人拗不过他,只能仓促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可是医生说你的腿还需要恢复,否则会影响到之后的……”

陆盛辉却“哐”的一声将门关上,一点听完的耐心都没有。

默默地站在原地叹了口气,陆夫人摇摇头,仔细地叮嘱家里的佣人一定要好好照顾儿子。吩咐完后,她又抬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最后才拿起包静静地离开了陆家。

陆盛辉的心情一日比一日糟糕,偏偏如今又只能

坐在轮椅上,行动极其不便。过了段时间心情平复不少后,他坐着轮椅打开房门,却有两个保镖似的人物将他拦住,“陆少爷请留步。”

“让开。”陆盛辉冷着脸开口,并准备离开,却再次被拦住,“陆总说了,您的身体不宜出门。”

陆盛辉迅速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她软禁我?!”

“陆少爷多虑了。”保镖说:“陆总只是担心您的安危而已。”

嘴上说得好听罢了。陆盛辉强闯不成,只能一肚子气地回到房间。手机早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就丢了,现在又被隔绝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别说是联络以前的心腹布置计划什么的了,他简直连个多余的活人都见不到。

陆商旖不回家,陆夫人也不回家,家里除了几个佣人和两个保镖,几乎连一个多余的活人都没有。

陆盛辉阴沉着脸,越发怒火中烧。

他这一气就气了足足大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每天都能从电视上看到陆商旖的消息。曾经那个病弱的omega如今已经是意气风华、万众瞩目的陆家掌舵人,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业内人对她的评价一升再升,甚至可以比肩当年为陆家奠定扎实基础的老祖宗。

陆盛辉摔坏了一个又一个的杯子,可不能自由行动的他始终有心无力,只能被迫看着那个曾经遭他打压的人混得风生水起。

陆商旖的地位越来越稳,乔妤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天好不容易有个能和陆商旖一起的机会,她想都没想就凑了过去。对方看到她有些意外,但立马便颔首微笑,眼神温柔。

乔妤被她笑得神魂颠倒的,连忙小碎步靠近,“恭喜陆姐姐。”

公司在陆商旖的管理下蒸蒸日上,陆商旖个人的工作室也成就斐然。一步步热剧相继播出,赚的钱已经是投资成本的好几倍,外人都夸陆商旖眼光毒辣有头脑。

几种光环加在一起,陆商旖几乎成了京城最热门的金龟婿,没有之一。若不是陆夫人跑出去旅游散心了,估计陆家的门槛都要被人踏破了。

乔妤盯着陆商旖不禁一阵痛心疾首,只能看不能吃——太遭罪了!

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不清白,陆商旖微微扬了扬眉梢,“旁边聊聊?”

乔妤条件反射地摇头,然后迅速收敛了神色。陆商旖轻笑了一下,毕竟没有强求,不过临走前注视她的那个眼神却意味深长。

这一幕刚好被摄像机抓住。陆盛辉冷冷地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叫住了进来送饭的小姑娘。

乔妤回家后右眼皮老是跳,可和系统探讨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系统说:“宿主你就是自己吓自己,小区里安保极好,小区业主也都是高素质的人,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

乔妤没说话,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当初她在那个世界发生意外之前,右眼皮也是连续跳了好几天。

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些猜测,可看系统呆头虎脑的样子,她又有些不确定。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乔妤还是迅速安排好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宋宛姿接到乔妤的电话时十分意外,当她亲耳听到乔妤要请她吃饭时,更是十分诧异,不过她并没有犹豫,立马把手中的事情推掉,“行,就今晚吧。”

经纪人站在宋宛姿身后忍不住说:“宛姿,今晚要去见投资商……”

“给我推了。”宋宛姿回头,笑意嫣然,“一顿饭而已,也不是非得今天。”

经纪人:“……”一顿饭而已,你也不是非得这个时候去见乔小姐啊。可她到底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是万万不敢开口说出来的。

经纪人又开始发愁,对方的来头可不小,这回要是失约了,恐怕以后都不好合作了。

没办法,最后她只得拿起手机,闭上眼睛心一横对投资商说道:“王总实在抱歉,今天晚上宋小姐被家里逼着去相亲了……”电话里立马传来不悦的声音,经纪人一哽,然后默默胡说道:“王总,我们宛姿的相亲对象是乔家的乔妤小姐。”

一阵沉默过后,王总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哦哦是这样啊,那你让宋小姐放心的去,吃饭的事儿我们改天等

她有时间了再说,不急。”

经纪人拿着手机无比感慨,没想到乔妤的名头还挺好用。

乔妤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一脸莫名地揉了揉鼻子,乔妤警觉地打起精神,“系统,是不是有人想谋杀我?”

“宿主,我觉得是你想太多了。”片刻过后,系统又说:“……宿主你要是实在闲得慌的话,就去祸害京城里的alpha们吧。”

乔妤:“?”

乔妤见到宋宛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默默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乔妤忽然笑起来,“宋姐姐好巧哦,我们今天见面的时间跟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呢。”

宋宛姿愣了一下,也想起来当初的画面。优雅地捋了一把长卷发,宋宛姿笑着问:“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这可稀奇得很。

乔妤厚着脸皮,将菜单递给宋宛姿,“当然是想宋姐姐你了。”她无辜地眨巴眨巴眼,“姐姐你最近忙得天天见不着人影,要不是偶尔能从网上看到你的消息,我都以为你要退圈了。”

“那你想不想我退圈?”宋宛姿支着下巴,脸上笑意阑珊,那一双妩媚的眼眸看得乔妤骨子都快要酥了。

乔妤纠结着没说话。女人笑意加深,“不想?”

这般养眼的绝色人物若是从此隐退实在是一件极其遗憾的事情。乔妤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虽然不想,但是姐姐你开心是最重要的。”

所有能拿的奖项宋宛姿都已经拿完了,她已经站在了其他人或许好几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留在娱乐圈虽然是许多人希望的,可这十年来,宋宛姿勤勤恳恳的拍戏,鲜少休息和度假,乔妤自然是希望她能稍微轻松一些。

小姑娘的表情实在太过纠结和沉重,宋宛姿忍不住弹了下对方脑门,“年纪轻轻的,瞎操心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以后不能见面了。”

“我都不纠结你纠结什么?”

乔妤努了努嘴,捂着被宋宛姿弹过的地方假装委屈,“痛。”

盯着对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宋宛姿只得赶紧道歉,

“好好好,是我不对,我跟你赔不是。”

乔妤这才作罢。

难得有二人独处的时光,宋宛姿珍惜无比,甚至觉得这一切好像是一场梦,显得那么不真实。可乔妤又确确实实地就在她身边,只要她轻轻一伸手就能触碰到。

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乔妤,乔妤忽然转过头来,有些犹豫地说:“宋姐姐。”

女人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嗯?”

“以后姜媚要是再跟陆姐姐吵架的话,你能不能帮忙收留一下她?”乔妤认真地问。见宋宛姿停下脚步,乔妤说:“你知道的,她性子倔,一般人说话她不会听的,也就宋姐姐您能治她。”

宋宛姿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高兴她这么信任自己还是该气她这么畏惧自己。

换了个姿势,宋宛姿倾身靠近她,“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一字一顿,“我很凶?”

乔妤:“……”当场自闭。

直到看到对方弯弯笑起来的双眼,乔妤反应过来女人又在故意逗自己玩。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乔妤鼓着脸颊,“姐姐你都多大了,还这么恶劣的欺负人。”

“我欺负人?”宋宛姿眯眼,“我要是欺负人,你现在就不是完好无损地站在我面前了。”

乔妤痴呆:“……”这就是成年alpha的世界吗?

她立马溜走,直到上车都还有些心有余悸,刚刚宋宛姿身上转瞬即逝的信息素告诉她对方可不是在开玩笑的。连忙拍了拍胸口,乔妤对于下一个要约的叶云谏产生了点心理阴影。

好在叶云谏一切正常,只是在乔妤说话的时候,她偶尔会定定地盯着乔妤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过女人也没表现出太多,十分享受地度过了跟乔妤独处的一天。

直到临走的时候,叶云谏忽然醒悟似的,双眼微微眯起,危险意味十足地开口,“除了我,你还跟谁见过了?”

乔妤也没隐瞒,“宋姐姐。”

不是陆商旖?那没事了。叶云谏顿时放松下来,心情愉悦地哦了声,“早点休息。”

乔妤一脸问号地看着她瞬间切换了三种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