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云谏是顺道过来接乔妤的。

和陆商旖会完面后, 她特意找点事情将陆商旖绊住,然后一个人开车抵达考场。虽然赶过来的时间有点晚,但好在小朋友并没有被人接走。

只不过, 看着对方被一群花枝招展,意气风发的同龄人alpha团团围住, 叶云谏依然有一点微妙的不爽。

迈开腿大步朝对方走过去, 刚走到一半便陡然听见对方石破天惊一般的发言,叶云谏顿时停下来, 眼神带着些揶揄和玩味地打量乔妤。alpha?有她这么o的alpha?

叶云谏偏下头, 红唇饶有兴趣地勾起来,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乔妤真是个alpha的话……好像更刺激。

乔妤心惊胆战的视线从叶云谏脸庞上划过, 不由自主地打个激灵,立马就要拔腿就跑。可还没来得及转身,刚从隔壁考场走出来的姜媚轻而易举将她拦住, 眼神炽热得仿佛要将人融化,“妤妤。”

低沉的有些压抑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乔妤下意识抬眼,顿时喉头一哽, “你也考完?”

姜媚一动不动地注视她, 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这句话, 索性一直沉默着, 只有一双眼紧紧黏在她身上始终不愿离开。

乔妤也觉得自己问句废话,悻悻地笑声, 她不动声色往后退半步, “这两天考试也累,你先回去休息吧……”

“妤妤,”姜媚情不自禁拧着眉心打断她, “我不累。”

alpha一脸认真,说话时字正腔圆,赤诚无比。脸庞有一分浅笑浮上,姜媚上前半步,维持着最开始的距离,“你今天晚上有约吗?没有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怕她拒绝,姜媚又说:“就当是庆祝我们高中毕业。”

乔妤默半晌,抬头,“要不改天吧?今晚咱们班已经说好要一起聚聚。”

乔妤没有撒谎,这件事早在高考前的半个月就决定好。姜媚显然也猜到,神情不由自主地浮现

出一丝落寞,将头扭到一边,乔妤正想说改天约,结果不知道班长从哪里钻出来,一脸热情地望着姜媚说:“姜同学你今晚没有聚会吗?”

乔妤心里顿时产生一股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班长下一句话就是:“那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吧!”

“严格说起来,你也是我们班的一份子,是我们两年的老同学。”

乔妤不禁扭头凝望班长,班长拼命朝她眨眼睛,最后见乔妤无动于衷,只好抬手挡住嘴巴压低声音道:“抱歉啊妤妤,我妹妹喜欢她喜欢得要死,我也只是单单纯纯地想让我妹妹跟自己的心上人见一面。

“……”

说完后,班长放下手轻轻咳一声,双眼十分期待地问道:“可以吗?”

姜媚只怔一下便快速地点头,乔妤顿时像被抽干全身的力气。叶云谏在旁边观望许久,直到姜媚出现,她心中警铃大作,不过并未慌张。漫不经心地站在不近不远的距离偷听完所有的谈话后,女人慢条斯理地走过去,“你晚上有事?”

班长一眼认出叶云谏,他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怎么的嘴巴一秃噜,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问句,“要不叶总您也一起?”

“妤妤的朋友就是我们所有同学的朋友,若您不介意……”

叶云谏微微一笑,“乐意至极。”

乔妤难以置信地回头,“?!”您一个忙得脚跟不着地的大老板跟着凑什么热闹?

注意到她错愕甚至是有些痴呆的表情,叶云谏脸庞的笑意加深,“正好我今晚没有安排。”顿顿,她说:“原本是想请你吃顿饭看看电影什么的放松一下。”

耸下肩膀,女人一脸无辜,“不过现在好像不行。”

班长一听,立马安排,“没事没事,我们班学习委员家里就是开电影院的,刚好我们吃完饭后也准备去看电影。对,叶总您想看什么?我现在马上叫学习委员去换,到时候瓜子零食汽水什么的管够!”

叶云谏这个时候倒是平易近人,“我都行,不挑

。”

班长连连答应下来,殷勤得像是已经进入叶氏成为叶云谏公司里十分有自觉的打工人。

乔妤心情复杂地注视班长喜笑颜开的脸,这回又是想帮哪个妹妹。班长好似知道她的心声似的,又抬手挡住嘴巴,再次压低声音说:“这次不为别的。”

不好意思地笑笑,班长悄声说:“主要是我想趁假期的时候找份实习工作,所以你懂的。”

“到时候叶总另一旁的位置妤妤你可千万要留给我,别让其他人抢去。”班长下意识想跟乔妤勾肩搭背,只是刚一抬手,沉默少言的姜媚的犀利视线和叶云谏笑眯眯的眼神就看过来。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将手放下,“班车就在前面……”

他迟疑一下,反应过来让叶云谏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跟自己这等吵吵闹闹的高中生挤在一辆车上似乎有些不太好。

叶云谏倒是无所谓,轻点一下头颅,“走吧。”

班长又看向乔妤,乔妤默默地叹一口气跟系统感叹,“我这辈子到底是个什么命啊。”

系统瞥眼运行的程序,“富贵命,宿主你的福气在后头呢。”

乔妤:“?你找到回去的办法?”

“……没有。”

忍住揪系统耳朵的冲动,乔妤默默地跟上去,同时没忘照顾上姜媚,“之后你打算做点什么?”

姜媚对陆家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只是以前她的首要任务是复习,所以即使知道家里发生很多事情,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现在考试结束,她就更不该管。

她身为一个晚辈,如何能插手大人之间的事情?

一个是对她有恩的亲姑姑,一个是她的生父,不管她站哪一边都讨不好。更何况,像这种等级的纷争已经远远不是她一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少女可以干扰的。

陆盛辉很厉害,陆商旖更厉害,就连从前素来平和客气的奶奶也深藏不露。

她不傻,相反从前的经历让她对这些无比敏感。虽然嘴上不

说,可对于家里这些细微的暗潮变化,她略一思索便能猜透个七八分。

所以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趁姑姑忙于和父亲斗争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拼尽全力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如此想着,姜媚假借移动自然地朝乔妤靠近,“今天姑姑来吗?”

叶云谏侧目,心想你的好姑姑现在忙着呢。

乔妤摇摇头,“不清楚,考完后到现在我还没来得及打开手机呢。”说着就把手机掏出来开机。

开机的一瞬间弹出来许多提示,乔妤翻一圈但没看见陆商旖的消息,心头略微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失落,转瞬即逝。姜媚闻声垂眼,“父亲回来,姑姑应该是在忙吧。”

叶云谏顿时将头扭到一旁,笑得意味深长。

班车前往各个考场接完学生后才前往提前一个星期定好的酒店。叶云谏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神情漫不经心的,一点也没有因为年轻人的吵闹动怒。

她坐在最里,她不主动说话,别人也不敢主动搭话,生怕下一秒就被她的信息素抡。不过班里也有家里跟叶云谏交好的孩子,虽然也怕叶云谏,但就是想皮那么一下——熊孩子堂而皇之地回过头来,大声问乔妤说:“妤妤,我们同学聚会你带家属干什么呀?”

乔妤差点当场心肌梗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对方看她一脸紧张顿时更来劲,“那要不是你家属的话,你为什么要带叶阿姨?姜媚就算,毕竟是我们的老同学,可叶阿姨一个百忙之人,我就不信她会主动跑过来坐我们车上。”

她一脸看渣女的表情,好似叶云谏是被乔妤强迫似的。

其他同学见状跟着起哄,“就是就是。你要是不说,叶总怎么会知道你在哪里?”

乔妤简直比窦娥还冤,尤其是当她感觉到女主身上的冷气不要钱似的喷出来后,差点就要当场自闭。赶紧抬手打断这一话题,乔妤飞快转移注意力说:“听说老班过两天要去相亲,对方是个比他小十岁的beta。”

“到时候老班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大家师生一场,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你相亲成功的!”

“真的?!”顿时,同学们齐刷刷扭头逮着班主任七嘴八舌的询问。无视班主任幽怨的眼神,乔妤怡然自得地调整一下安全带,“又是活雷锋乐于助人的一天呢。”

叶云谏笑而不语,神神在在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姜媚悄悄望眼乔妤,心里止不住地想起陆商旖。

和叶云谏谈完事情后陆商旖就被绊住。这几日陆盛辉一日比一日不安分,直到现在每次两个人共同出现的场合的气氛都能在刹那之间紧绷起来,搅得公司上下人心惶惶,心惊胆战。

陆盛辉的人早就已经被陆商旖遣的遣,散的散,现在公司从上到下都是她的心腹。陆盛辉也知晓这个理,正因为知晓,所以如今他才迫不及待地想让当初跳槽离开的心腹们回到陆氏。

没有心腹们的帮衬,陆盛辉在陆氏可谓是单枪匹马,孤立无援,哪怕是想做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小事都阻碍重重。

可陆商旖怎么可能会同意?

陆盛辉屡屡受挫,直到今日所有隐忍的情绪脾气终于爆发,二人在总裁办发生激烈的争吵。面对男人这张暴怒的脸,陆商旖心如止水地将合同轻放到一旁,语气礼貌地询问:“你说完吗。”

陆盛辉紧紧盯着她不说话。陆商旖轻轻一笑,“你若是说完的话,劳烦先出去一下,我打个电话……”

办公桌上的东西顿时被人推倒在地,陆商旖静静地看眼一地凌乱的文件,视线最后才落到陆盛辉身上,“哥哥,发脾气是小孩子的行为。”端正地坐在办公桌前,女人嘴角噙着两分笑,“成年人要学会克制自己。”

“克制个屁!”陆盛辉忍无可忍终于爆粗,“陆商旖,从前我待你不薄,现在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总裁办顿时陷入沉默,片刻后,陆商旖轻轻颔首,“我明白。”

“不过我现在确实有事要忙,有什么事情等我忙完以后我们再

坐下来好好商量,好吗。”

陆盛辉饱含怒火的眼睛几乎要在她身上盯出几个洞来,可女人气定神闲,处变不惊,那副模样反倒把自己衬得像个小丑。陆盛辉咬紧牙关连连点头,“好,好,好得很。”

他干脆利落地转身,每一步都好似踩在火堆上,眨眼间空气里便充满硝烟的气息。

陆商旖抬头漫不经心地将脸颊旁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没理会地面上一堆散乱的文件,她雅致漂亮的手指轻轻抓起电话,音量小得声音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连续好几个电话打出去后,陆商旖叫人进来收拾地面。

助理看到满地的狼藉先是愣一下,随后担心的眼神看过来。

陆商旖扯下唇角,“宋宛姿那边怎么样。”

“很顺利。”助理停下收拾文件的手抬头,“宋夫人上午的时候已经被送出国,现在宋家的权力已经全部落入宋小姐的手中。”

陆商旖垂睫,就在助理以为她不会说话准备低头继续整理地面时,女人轻飘飘的声音仿佛被风一吹就能散,“待会帮我联系两个床位。”

助理茫然地盯着她,但陆商旖并未解释,而是转身走出总裁办。

陆盛辉怒气冲冲地走出公司大楼,就在刚抬脚的那一刻,身后突然传来尖叫声。他下意识回头,看见一辆货车飞快地朝他冲过来,再往上,是司机惊慌失措微微扭曲的脸。

身体瞬间僵硬,极短的时间之内,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货车越来越近,直到一阵天旋地转过后,他看见地面近在咫尺,有一滩红色的液体缓缓在身下蔓延。

身体先是感不到任何的疼痛,忽然人群里再次响起一道尖叫声,紧接着深入骨髓的疼痛猝不及防地扑来,几乎叫他要当场晕死过去。

好在他意志力坚韧,硬生生咬着牙,没让自己陷入昏迷。

周围乱成一团,路人员工嘈杂的声音吵得他心烦。很快,有一道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每一下都像是踩在他的伤口上,无比气势。

陆盛辉艰难地抬起头,陆商旖居高临下地注

视着他,一张精致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却又带着一种上位者的疏离、冷漠,傲慢,甚至是漠视的意味,“救护车马上就来,哥哥你先忍一下。”

陆盛辉动动嘴唇想说话,可剧烈的疼痛让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他死死地盯着女人,恨不得立马爬起来跟对方狠狠地打一架。

对方也看出他的想法来,不过她轻笑声,并未放在心上。她就这样转身背对着他,有条不紊地维护好现场的秩序,然后就地指挥起员工的工作来。这分明就是在明目张胆地挑衅自己!

说不定,刚刚的这场意外也是她陆商旖精心策划的!

陆盛辉思绪翻飞,可是腿上的疼痛越来越深,某一刻连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的意识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在迷迷糊糊间,他好似看见陆商旖漫不经心地回头,满眼带着嘲讽。

陆盛辉就在自家门口发生车祸可不是一件小事。消息迅速传开,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就已经传到网络上。

“这陆家最近也太倒霉吧?先是老陆总摔成植物人,现在又是陆盛辉在自家公司门口被撞,陆家这段时间怎么就这么不太平?”

“亏心事做多遭报应吧。”

“还能是什么?你们没发现这些事都是发生在陆商旖暴露真实身份之后吗?指不定是某个人故意报复的呢。”

“我同意二楼。肯定是某两位alpha坏事做多遭报应,我们陆姐姐心地善良,性子温柔,怎么可能会做那么残忍的事情?!一定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这父子俩的所作所为,所以决定亲自出手帮姐姐。”

“我不管,就算真是姐姐做的,我也支持姐姐!”

“我们姐姐清清白白,某些人少诬陷我们姐姐,小心姐姐反手告你们一个诽谤!”

叶云谏接个电话,不由自主地看眼乔妤和姜媚,乔妤跟孟娥聊得正欢,没注意叶云谏的眼神。倒是姜媚第一时间发觉,拧着眉头看过来,静静地注视她。

叶云谏收回视线,“知道。”

将手机放

下,叶云谏注意到姜媚仍旧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便扯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容,“恭喜。”

眉头顿时皱得更紧,姜媚被叶云谏意有所指的一句话弄得心思立马飞向别处。她想拿起手机查看一下,只是旁边的女生总是拉着她聊天,让她一点多余的精力都没有。

心里厌烦,可碍于乔妤就在旁边,她只能冷着脸耐心地坐着。

陆盛辉被迅速送往医院,一到医院就立马被推入急救室。他伤得不轻,尤其是腿,赶来的陆夫人担忧地望着手术室门口,“盛辉的腿不会废吧?”

“哥哥会没事的。”陆商旖轻声说。

陆夫人却抬头,“要是盛辉的腿没抢救回来,怕是下半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空气很安静,唯有过道旁的玻璃上映出一道似是在笑的脸庞。

片刻后,陆夫人又问:“妹妹呢?妹妹今天不是高考结束吗?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她?”

“应该是正在跟老师同学吃饭。”

“这个时候还吃什么饭?”陆夫人不悦地拧起眉心,“你赶紧去给我把她带过来,现在盛辉出车祸,她要是不过来陪着的话恐会落人口舌,对她不好。”

陆商旖颔首,“我这就去。”

大家都是成年人,已经到可以喝酒的年纪。许是气氛正好,大家都兴头上,连老师都主动举杯,有些酒量差的,已经醉得拿着酒杯到处敬酒发酒疯。

不过乔妤这桌没什么人敢来。

姜媚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就能将这群青涩的alpha给吓退,更别提这桌还坐个叶云谏大魔王。就算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灌乔妤喝酒啊。

不过喝酒的毕竟是少数alpha,大多数omega还是乖乖巧巧安安静静都吃着饭,或者是跟朋友聊着天,抒发自己的不舍之情。又或者是悄声谈论刚刚在网络上发生的新鲜事。

姜媚忽然发觉从某一个时刻开始,凝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好像越来越多。若有似无的,但让人无法忽视。

她不知道为什么,索性就懒得管,专心地往乔妤碗里夹东西,并体贴地帮她处理好她所有想吃的食物。于她来说,乔妤才是最重要的,而其他旁的都是次要的。

在乔妤说够之后,姜媚低头摘下一次性手套。手套摘一半,周围突然安静下来。

不同于音量减小的那种安静,而是在一刹那间息所有的声音,就像是被人按静音键一般。她下意识抬头去看叶云谏,发现叶云谏正盯着一个方向,目不转睛。

她又看向乔妤,却莫名从乔妤脸上看出一丝隐晦的心虚。

不由自主地顺着两人的方向看过去,她看见一道颀长的身影迎面走来。陆商旖今□□着简单,可举手投足间的气势却不容忽视,一个轻轻淡淡的眼神都能叫人感到巨大的压力。

姜媚下意识捏紧手心,浑身稍稍戒备起来。

她不清楚陆商旖这会前来的目的,但对方每次出现都叫她毫无胜算。

周围很安静,安静得几乎能听见一根针掉落的声音。

大家沉默许久过后,突然,有人小心翼翼地开口,声音很轻,但在过于安静的环境里却能让大部分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怎么觉得……好像现在才是乔妤真正的家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25 18:40:34~2021-08-01 12:52: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963451 2个;念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中捞月 70瓶;41563172 40瓶;不鹿 30瓶;甜甜的铭铭、supine 20瓶;南京 14瓶;云鲸、染吖丶 10瓶;蓝若 3瓶;33775338 2瓶;3071908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