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 9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妤莫名其妙被打上了alpha的标签, 即便百般辩解都没有丝毫用处。

到如今只要她一张嘴,同学们就默契地一声不吭地注视她,满脸都写着“你这个渣女”几个大字。

乔妤觉得自己简直风评被害。她简直是做梦也没想到, 陆商旖自曝身份后,首当其冲受到波及的竟然会是自己这个平平无奇、弱小柔弱的清纯女高中生。

差点将教学楼哭倒以后, 陆尚旖慰问般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抱歉。”

女人清冷的声线带了点浅浅的笑意,“我没想将你牵扯进来。”

对方明显想笑, 只是碍于要照顾自己的情绪, 所以特地忍住了。对方如此体贴,乔妤心里却更觉委屈, 悲痛万分哭哭啼啼地控诉:“姐姐你得负责。”

她已经做好了陆商旖会婉拒的准备,哪知道对方毫不犹豫的声音却从电话里传来:“好。”

“等你考试结束。”

乔妤愣了一下,潜意识告诉她陆商旖口中承诺的负责可能不仅仅于此, 只是没待她多问,电话里便远远传来轻微的嘈杂声, 紧接着陆商旖便略带歉意地提前结束了通话。

乔妤捏着手机,思绪不由自主地发散了一下。

只是思绪还没来得及发散出去, 班主任便大步走了进来。聚集在一起的同学纷纷回到座位乖巧地坐好, 乔妤抬头, 听见班主任一脸严肃郑重地讲话:“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 最后的这十几天大家一定不要松懈,知道吗?”

一段有些沉重的训话过后, 班主任话锋一转, 又表示:“不过大家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压力,劳逸结合,适当的放松一下更有利于学习。”

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 整个高三年级都笼罩在压抑和紧张的气氛之中。不过即便如此,陆商旖的事情依旧在各个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各个学校的校长老师是又想吃瓜又发愁。

人类本来就是热爱八卦的生物,京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谁能做到无动于衷?

可是,眼看着高三学生就要考试了,他们担心学生的学习状态会受到影响,又担忧不已,于是到最后,事情顺其自然地演变成了老师学生们一起紧张地吃瓜,偶尔还互相交流一下最新消息,以防落伍。

这不怪他们定力太弱,经不住诱惑,实在是最近的陆家意外连连,比电视剧还要出人意料。

陆盛辉出来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一些消息灵通的早在当天就知晓了,就算是平时不关心这些的,也在后面的两三天里听说了消息。当时大家都以为陆家会上演一场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的精彩画面,可让人意外地是,自陆盛辉在陆家的公司露了个面后,未来的好几天里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男人就好像在里面受了莫大的折磨,决心在家里好好休养生息似的。

所有人都期待的陆盛辉雷厉风行将公司权力夺回来的画面一直没有发生,引得众人私底下疑惑连连。

今天陆商旖终于从公司离开,整个京城的目光瞬间集中到她身上,一直追寻到她双脚踏进陆家的大门。沉重的铁门缓缓合上,所有的消息动静都被死死隔绝,半分都泄露不出来。

乔妤从题海里抬头,和推眼镜的孟娥视线撞了个正着,“她不会有事吧?”

乔妤眉头一皱,随后迅速松开,“放心吧,不会的。”

她说得肯定,孟娥愣了一下,“嗯。”

只是说归说,乔妤到底有些担心,陆商旖一个人单枪匹马,偌大的家里就只有一个陆夫人会护着她,站在她的身边。可陆夫人在陆亿面前人微言轻,再加上陆盛辉那个疯子最是不按常理出牌,万一突然出现什么变故……

及时打住思绪,乔妤盯着试卷,突然就没了刷题的心思。

“系统。”轻轻叫了一声,等系统回应后,乔妤放下笔,“帮我盯紧陆姐姐那边的情况,一有什么不对劲立马告诉我。”

系统:“……”我拿你当宿主,你竟然那我当监控。

陆盛

辉就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听见由远及近的高跟鞋声音,男人懒洋洋地翻动手上的报纸,并未抬眼。陆商旖也不在意,脸色如常地在唯一空着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父亲。”

陆亿绷着脸色,表情十分不悦,“商旖,你哥哥回来了。”

“嗯。”陆商旖颔首,“我知道。”

对方顿时被噎了一下,聪明如陆商旖怎会听不懂自己的暗示?她分明就是在跟自己装傻充愣!

语气变得严厉了些,陆亿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也没跟女儿客气,“你哥哥现在平安无事了,所以你也赶紧跟你哥哥交接一下公司的事情。”他说:“你身体不好……”

话说到一半,又不自觉地没了声音,直到片刻后重新纠正,“你哥哥管理公司这么多年,经验比你丰富得多,所以……”

“我明白。”陆商旖抬起头,平静的声音打断陆亿,“以后我会多向哥哥请教。”

嘴唇抿起一抹似是在浅笑的温和弧度,陆商旖朝对方点了下头,“女儿谨遵父亲教诲。”

陆亿:“?”他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被陆商旖短短的几句话说得哑口无言,客厅一阵安静过后,陆亿突然大发雷霆,情绪激动,他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陆商旖,语气变得有些重了,“尊卑有序,你哥哥为长,难不成你还想以下犯上,一点也不顾兄妹情谊染指本该属于你亲哥哥的东西吗?!”

气氛顿时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紧张到了极致。

见状,陆夫人赶紧跟着起身打圆场,“不要生气,商旖她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现在大家都对商旖、对我们家虎视眈眈的,若是贸然变动,恐怕会叫其他人趁虚而入攻击我们,毁了你多年的心血。”陆夫人朝女儿使了个眼色,陆商旖便点了下头,“女儿正是这个意思。”

“而且哥哥操劳多年,女儿也想让哥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她的表情正经至极,让陆亿差点就信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无比诚

恳,始终没说话的陆盛辉不禁发出一声轻笑。他定定注视陆商旖,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点异样,可是并没有,对方没有情绪一般,表情始终平静温和,仿佛对世俗的一切都不在意。

可事实分明不是这样。

陆盛辉懒洋洋将报纸扔到一旁,“你也辛苦好几个月了。”

“听说你这几个月都没怎么休息。”陆盛辉盯紧了陆商旖,“身为兄长,我怎么忍心让你如此操劳过度。”

“商旖是该休息了。”陆亿趁机说,语气十分强硬,“就这样,明天商旖你就跟盛辉去公司把该交接的都交接了。明天我跟你们去公司亲自盯着你们,以免其他人说三道四胡说八道。”

陆夫人情不自禁看向丈夫,陆亿表情坚决,俨然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她又情不自禁望向女儿,女儿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态度,一如多年前遭遇车祸浑身是血的那个晚上。哪怕已经快要昏迷了,却还是强撑着意识云淡风轻地安慰自己没关系。

轻轻低下头,陆夫人拽紧了手心。

片刻后,三个人听见她开口,“那我明天也跟你们一起去。”笑了笑,陆夫人语气轻松地说:“商旖这些天太累了,结束后正好可以带她出去放松几天。”

说完,她挽住丈夫的胳膊,“他们兄妹俩应该还有话要说,我们先上楼吧。”

陆亿不置可否,顺从的任由妻子挽着自己离开。

一步步上行,快要走完台阶时,陆夫人忽然脚下一滑,惊慌失措的她下意识抓住旁边的人。陆亿只感觉有一股力毫无征兆地袭来,宛若被一块石头狠狠撞了般,他瞬间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到来,陆亿松了口气,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陆夫人的尖叫声响起,陆家上上下下顿时乱成了一团。

急救车迅速抵达,将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陆亿抬了上去。陆商旖想跟上,却被陆夫人一个严厉的眼神阻止,下一秒,陆夫人哭哭啼啼地拉住儿子的手,“盛辉,你

爸他不会有事吧?”

“都怪我,都怪我没有及时拉住他。”

母亲满脸泪痕自责不已,陆盛辉心烦想后退,可又甩不开对方的手,只能被迫跟着坐上救护车,黑着脸安慰说:“爸不会有事的。”

车门被关上的前一刻,陆盛辉看见陆商旖脸上无悲无喜,一片平静。

陆亿摔倒可是大事,系统想都没想立刻将消息报告给了乔妤:“宿主,你未来岳父摔倒进医院了。”

乔妤:“???”

“怎么摔的?”

“上楼梯的时候脚滑了。”系统说:“人都昏迷了,看起来摔得不轻,不过那边已经叫了救护车,应该会很快被送到医院。”

这句话还没说多久,系统又报告说:“但是现在忽然堵车了,救护车走不了。”

这条道一直畅通无阻,陆盛辉本就心烦,这会更是几乎要压抑不住火气。好在医生见他周身的气压不对劲,赶紧下了车去查看,两分钟过后,医生回来:“前面发生了车祸,要等人过来清理道路维护秩序。”

这一等,便等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多。

陆盛辉盯着昏迷不醒的陆亿,脸色几乎黑得像锅底。

陆夫人默默地擦着眼泪,“你爸要是发生什么意外可叫我以后怎么办。”

对母亲的话充耳未闻,陆盛辉脑子里只有陆亿出事将大大影响自己夺权的实力的事情。心烦意乱之际,连亲生母亲的哭声都变得惹人厌起来,直到耳边的声音戛然而止,陆盛辉抬头望见对方错愕的眼神,他才发觉自己刚刚已经下意识地将心中的话吼了出来。

救护车里一时安静得有些让人觉得窒息,陆盛辉紧紧抿着嘴唇,觉得父亲的跌倒诡异无比。

陆亿一向身体健康,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踩空摔了下来?

可望见身旁omega哭得眼睛通红的模样,他只能把心中的疑虑压下来,忍着火气问:“到底什么时候能到医院?”

医生护士支支吾吾,不敢作保证。没办法,陆盛辉只好拿起手机

找关系,现场叫了人过来把道路清理出来。这么一耽搁,到医院时都已经几乎是快一个小时过后了。

虽然经过紧急的手术和抢救人保了下来,可到底会不会醒过来却成了一个问号。

浑身低气压地坐在病床旁边,陆盛辉差点将手机捏碎。

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意外,没了陆亿在后面运作,要想逼迫陆商旖将手中的权力交出来势必会难上加难。不仅如此,因为陆盛辉托人找了关系的原因,陆亿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京城。

媒体大肆宣扬也就罢了,还有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社极尽一生彩虹屁的功力将陆盛辉塑造成了一个有孝心、肯吃苦的形象,一下子将他架在了高处上下不得。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陆盛辉孝顺的在医院照顾昏迷不醒老父亲的事再一次迅速传来。

世人都喜欢跟风,于是各家媒体迅速紧跟其后,简直要将陆盛辉创造成一个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大孝子。

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就算陆盛辉想离开医院回公司也无能为力了。

他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了,旁人便会态度反转说他冷血、说他没良心,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说他不顾亲生父亲的安危,一心只想跟自己的妹妹夺权。可他若是不离开,这短短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陆商旖足以做好充足的准备迎接自己的反击。

如今想撼动她都已经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了,到时候要想把她拉下来,几乎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陆盛辉简直烦得要当场爆炸。

跟陆盛辉比起来,陆商旖就不要轻松太多。公司一切运转正常,即便她不在也不会对公司有任何的影响,还能有更多的时间去谈商务谈合作。别的人见她沉迷于工作,还要由衷地夸她一句辛苦了。

乔妤心满意足地听着系统的报告,“幸好我冰雪聪明反应快。”

用道德将陆盛辉软禁在医院正是她和系统的手笔,

知道陆商旖忙,所以她就小小的贡献了一下自己。盯着卡里的余额,乔妤一阵痛心疾首,“以后我嫁人时一定得多要点彩礼。”

系统闻言立马默默地心疼了某个倒霉鬼一秒。

陆亿昏迷了足足一个星期才清醒,不过人虽然是醒了,却只能动动眼睛,除了这个,连开口说话都办不到。陆夫人一见,当场受到刺激昏迷了过去,躺了足足一天才清醒过来。

陆盛辉又要照顾父亲,又要安抚母亲的情绪,几乎天天忙得焦头烂额。

他本是想把姜媚叫回来,可离高考只有一个星期不到,眼下也不能拿这种事情去打扰对方,陆盛辉差点气得吐血。好在他还有钞能力,雇了两个高级护工分别来照顾父母之后,他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地歇口气。

看了眼墙上的时钟,陆盛辉起身,“妈,我先回公司一趟。”

陆夫人点点头,“路上小心。”

陆盛辉懒得多言,径直打开了房门。没走两步,有女人悄悄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耳朵里,“陆夫人真可怜,年轻的时候女儿遭遇车祸差点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就罢了,如今人到中年,丈夫又摔成了瘫痪,未来终日都只能躺在床上。哎,你们说,会不会她儿子以后也要发生点什么事?”

“那谁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吧?”

“不一定呢。”

陆盛辉顿时停下脚步冷冷地看回去,几个女人察觉到他要吃人的目光赶紧一哄而散。

陆盛辉的脸色又冷了几分,出了医院,他直接打车到了陆氏门口。刚走进大堂,前台便迎上来,“陆总现在正在接待贵宾,请您稍等,我马上为您……”

一把推开前台,“不用。”他倒要看看是什么贵宾。

电梯升至最顶层,陆盛辉看见会客厅里一个艳光四射的女人。宋宛姿满面笑意地坐在沙发上,姿势慵懒随意,“怎么样?要不要把你老头子送去跟我老头子做室友?”

“那机构服务可周到了,一天五六餐,

一对一专人看护,绝对饿不着冻不着。”

陆商旖闻言没有太大的反应,“叔叔阿姨近来可好?”

“好着呢。”宋宛姿支着脸颊笑得格外灿烂,“不愁吃不愁穿,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钓鱼打牌,能不好吗。”

陆商旖终于转眼,微微上扬的眉梢带着点赞许的意味,“比我想象的快了点。”

宋宛姿不禁低低地笑了一声,“要不怎么说你厉害呢……哟,大少爷来了?”

偷听被发现,陆盛辉直接大步走近,男人高大的身躯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可女人却只是游刃有余地勾起笑,“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了?母亲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吧?”

宋宛姿是真佩服陆商旖,她都被陆盛辉吓得心惊胆战的,生怕他一抽风掏出点什么武器来。可对方却一点都不怕的样子,好似看见陆盛辉怀里抱个核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一样。

宋宛姿默默拿自己和陆商旖比较了一下,确认自己是真比不过这个女人。这要是换个朝代换个背景,陆商旖绝对有勇有谋的女战神没跑了。

陆盛辉一点也不想回答陆商旖的问题,看了眼宋宛姿,他嫌弃对方碍眼,直接扭头示意,“旁边聊。”

宋宛姿撇了下嘴,又耸了耸肩,“那我先走了。”

走之前,她没忘认真地跟陆商旖说:“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说不定他们还能成为什么志同道合的朋友呢。”

宋宛姿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是笑着的,但明显笑不达眼底,那妩媚多情的眼冷冰冰,一点人类该有的情绪和温度都没有,淡漠得几乎叫人有点遍体生寒了。不过眨眼间,那漂亮的眼眸又重新有了温度,“拜拜。”

目送宋宛姿离开后,陆商旖拉开椅子坐下,又叫人进来新添了茶。她磨磨蹭蹭的,陆盛辉首先没了耐心,只是在他张嘴的前一刻,陆商旖笑着抢话,“妹妹马上就要考试了,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些吗。”

陆盛辉眼神一冷。

陆商旖毫不介意,“我

知道你不在乎她,但是。”她微微一笑,“她在乎她。”

有片刻的记忆被缓缓展开,陆盛辉失神一瞬便迅速清醒。他一动不动地凝视陆商旖,仿佛要在她身上盯出几个洞来,“你都知道些什么。”

陆商旖偏了下头,“不多。”

但下一秒,“也就知道点她的近况。”

强势的信息素瞬间席卷而来。陆商旖淡淡抬起头,连睫毛都不曾颤动一下。

无声的僵持过后,陆盛辉率先败下阵来。男人冷冷哼了一声,动作干脆利落扭头便走,一个字都没有多说。陆商旖缓缓摩挲着温烫的茶杯,唇边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

陆家接二连三出事引得众人对这场龙凤之争越发期待。可陆亿都清醒了好几天了,两个继承人却始终没有动静,别说是预想之中的腥风血雨了,两个人甚至都不曾露面一下。

众人好奇得很,简直恨不得天天趴在陆家的大门上偷听得知第一手消息,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于是一群人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即将开始的高考上。说不定陆盛辉就是在等姜媚考个好成绩,然后顺理成章的以此大做文章逼迫陆商旖把位置让出来,这可有理有据多了。

乔妤忽然发觉高考的关注度变得高了起来,她一脸茫然地问白意妤,白意妤却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别胡思乱想。”

乔妤皱眉,暗暗跟系统说:“这几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事。”

看出她的腹诽,白意妤笑了声,“考试结束后我通通告诉你。”话锋一转,“但是你现在要是还不去休息的话,你妈妈就该过来了。”

提及乔夫人,乔妤顿时溜得比兔子还快。这段时间她可是怕了乔夫人了,明明柔柔弱弱的一只,偏偏就是能轻巧地把人治得服服帖帖的,让人一点情绪和怨言都没有。

乔妤默默地心疼了一把老父亲,然后果断闭上了眼睛。

高考的时间说难熬也难熬,也不难熬也不难熬,总之乔妤觉得挺轻松的,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