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 9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系统的提醒下, 乔妤回过神来,看见屏幕上的视频通话请求。

手忙脚乱地将视频接通,陆商旖那张妆容精致的脸映入视线, 女人一副处变不惊的气势, 涂抹着鲜红颜色的嘴唇轻轻扯动, “考试结束了?想吃点什么。”

乔妤定定注视对方略带疲惫的脸庞, 犹豫了一下后委婉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 陆姐姐你这么忙我还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她小声说:“而且最近我妈妈管我管得挺严的。”

陆商旖闻言轻轻笑了笑,“那好吧。”

乔妤打算张嘴,视频里却传来轻轻敲门的声音, 乔妤酝酿的话顿时识趣地在舌尖打了个转儿, “那陆姐姐你先忙吧, 我也要去看书了。”

陆商旖颔首, “早点休息。”

将手机轻扣放在深黑色的檀木办公桌上, 陆商旖抬头, “什么事。”

助理抱着文件夹公事公办地说:“安倚林那边打电话过来想临时约您吃顿饭,位置就在公司旁边的酒店。”咽了咽口水,“如果您没有时间的话,我现在就去回绝他……”

先前安倚林也不是没有约过陆商旖, 但都被陆商旖以没有时间拒绝了。

可对方显然是极有耐心的,无论被陆商旖拒绝了多少次, 他始终隔三差五锲而不舍地打电话过来。别说是陆商旖, 连助理都要替陆商旖觉得烦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

不过如果换作她是安倚林的话, 好不容易抱上老板这样的大腿,她也不会轻而易举的放弃。

“不必。”陆商旖垂首将电脑旁杂乱的文件收拾好,“你去告诉他半个小时后见。”

助理诧异了一下, “我这就去办。”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带上,陆商旖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而翻开一份属于她个人名下的工作室的剧本拍摄进度情况表。这些都是当初乔妤一股脑推荐给她的,派人将所有ip尽数买回来后,陆商旖立刻就吩咐人组织了班底陆陆续续开始拍摄。

同时她没忘以乔妤的名义花大价钱投资了每

部剧。

如今在外人看来,乔妤就是这些或大或小ip的最大投资商,在剧组里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将文件合上锁进桌底下的保险箱,陆商旖理了理衣服上的小皱儿。见安倚林并不算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对方主动了这么多次若是再没回应的话,恐怕鱼儿就要跑了。

直接乘车进入酒店的地下车库,陆商旖打开车门,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乔二婶最近别提有多心塞了。先是陆家出事,后又是乔妤开学,她制衡三房的法宝就这样生生从手中溜走,她怎么能不心浮气躁?原以为这已经够倒霉的了,没想到乔俊豪又搭上了一位从海外回国发展的公子哥,成功拿到了眼下最炽手可热的大项目,一举将女儿甩到了屁股后面。

她不是没去找那位公子哥谈过,只是对方软硬不吃,无论她说了多少好话都坚决不同意让女儿加入,甚至连承诺把女儿许配给她都不好使。乔二婶又气又急,可又毫无办法。

眼看项目已经官宣,乔俊豪的地位突飞猛进,恭维者无数,乔二婶几乎都快气死了。

以防日后被三房压得死死的,这段时间她不得不四处找人托关系把女儿送进去,哪怕比不上乔俊豪,只能挂个闲职什么的她也都满足了。

虽然最开始并不顺利,还四处碰壁,不过就在刚刚,终于有位交情很深的太太跟她透露:陆商旖今晚要跟那位公子哥见面,许是就是要聊合作这事儿。当初陆商旖高调投资的事儿早就弄得人尽皆知的了,所以乔二婶想也没想立马就打了车过来。

她和陆商旖没什么交集,可乔妤就不一样了。自己是乔妤的亲二婶,陆商旖又和乔妤关系好,只要自己拿乔妤当感情牌,对方怎么也会看在乔妤的面子上帮自己一把吧?

乔二婶今天可全把宝压到陆商旖身上了。

深呼吸一口气,乔二婶对着镜子仔细补了补妆,确认自己无误后才花枝招展地打开了车门。谁知道一扭头就看见坐在后排准备下车的陆商旖,对方注意到她的视

线波澜不惊地抬眼看过来,那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金钱味道的气息让乔二婶当场心花怒放,“陆总好。”

她热情主动地开口,“陆总这么晚了也还没吃饭?要不我请您吧。”

陆商旖注视她,神情像是在思索她的身份。

乔二婶努力压下心中的喜悦自报家门说:“陆总,我是妤妤的二婶呀,之前我们见过面的。”

“妤妤她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她说你人长得漂亮,又很有手腕,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魄力,能在短短时间内力挽狂澜稳住局面,是她的偶像和目标。”乔二婶也懒得顾及乔妤的感受了,彩虹屁张嘴就来,“她还说您这样的女人魅力十足,她都几乎要被您迷倒,恨不得嫁给您了呢!”

她说了好一阵陆商旖都不见动静,直到这句话落下后,她发觉陆商旖稀罕地抬起眼皮,“是吗。”

“当然是了!”乔二婶心里一喜,有戏!

飞快地思考了一番,乔二婶等她下车后连忙将车门合上,然后顺势走在她一旁,“你也是知道妤妤的,她这个人从来不说假话……”

陆商旖倏地笑了一声,声音很轻,几乎微不可察,乔二婶却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立马息了声,略带些紧张和小心地看向她。好在陆商旖并未动怒,反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乔二婶继续说:“这个月妤妤被大嫂收了手机,不知道是不是想您得紧,有事没事就在我们面前念叨您的名字。”

乔二婶故作抱怨地说:“我都快听烦了。从小到大,我就没见她如此在意想念过一个人。”

陆商旖垂眼,“还有呢。”

乔二婶茫然地抬头,陆商旖的脑袋微微偏了下,“她还说过其他人的名字吗。”

乔二婶顿时有些犹豫,这本来就是她无中生有编造的事情,她怎么可能知道呢?不过……为了显得更加真实,让陆商旖更加相信,她顿时说道:“偶尔也提提白总。”

“您知道的,白总和我大嫂是多年好友,平时也会来家里坐坐,

谈谈生意什么的。而且她还会给妤妤带些好吃的,所以妤妤念着她也是人之常情。”

乔二婶发觉,自己说完这句话后,陆商旖浑身的气压都降了下来,脸上那点还算温和的表情也在刹那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紧张地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这么沉默了几秒钟,就在乔二婶以为今天就要失败了时,陆商旖竟然破天荒地邀请她一同用餐。

乔二婶连忙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

跟随陆商旖乘坐电梯上楼,她果然见到了那位对她爱答不理的公子哥。

安倚林看到陆商旖身后的乔二婶时有些错愕,他当然记得对方,只是因为乔俊豪的缘故,他并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就没把对方放在考虑范围之内,不然的话又可以小赚一笔了。

心中思绪翻飞,他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殷勤地叫来服务给陆商旖倒水,“陆总请坐。”

天知道他到底约了陆商旖多少回。虽然陆家最近确实事多,但是陆商旖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屡次碰壁,他都几乎快没有耐心了,不过好在今天陆商旖终于答应了他。

瞥了心情激动的乔二婶一眼,出乎意料地多了个无关紧要的人,但不是什么大问题。

落座后菜品很快端上来,陆商旖没动筷子,女人有些低的语调缓缓传进两个人的耳朵里,“抱歉。”陆商旖下巴微抬,“之前允诺你的事情我无能为力。”

安倚林一愣,瞬间觉得脑瓜子嗡嗡地响个不停。

他当场就变了脸色,陆商旖出手阔绰,实在是一头不可多得的肥羊。她现在跑了,自己还能去哪儿找这么肥美的猎物?

“陆总,做人要讲诚信。”他情绪激动地说:“当初我也是相信陆总你的为人才决定跟你合作的。”

陆商旖没有情绪的眼神飘过来,安倚林浑身一僵,仿佛被人用一盆冷水从头浇下,他顿时息了气势,连忙解释说:“对不起,我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请你给我一个足够说服我的理由。”

安倚林现在有些绝望,

如果陆商旖下定了决心要撤资,就凭他自己是无法阻拦对方的。可眼下陆商旖明显是经过深思熟虑了,撤意已决,所以今天才会答应自己跟自己见面。

可眼下还不是最好的收网时机。

陆商旖一旦撤资,那他所有的努力和心血都要付之东流了。

安倚林烦躁不已,英俊的脸上表情也变得糟糕。

“公司资金不足。”陆商旖没有情绪地说:“所以用于投资的这部分资金我要收回去补足公司的财产漏洞。”

乔二婶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听懂了两个人的意思。心脏不受控制地激烈地跳动起来,天上还有这种掉馅饼的好事?她急切但又用力克制地插嘴道:“我可以。”

“如果陆总撤资了,我可以顶上。”她眉开眼笑地紧盯着安倚林,“钱我早就准备好了,只要安少你点头,我马上就派人给你转账。”

安倚林下意识看向陆商旖,陆商旖气定神闲地坐着,并未阻止,也不见丝毫反感。犹豫了半晌,安倚林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乔二婶,十分勉强地说:“那好吧。”

合作不成,但面子上总要过得去,安倚林端起一杯酒,“那陆总我们下次再合作。”

敬完陆商旖他又敬乔二婶,“合作愉快。”

乔二婶忙不迭地与他碰杯,脸都快笑烂了,“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安倚林松了一口气,注视着十分高兴的乔二婶突然觉得这只猎物也还不错,至少比陆商旖省心多了。他一高兴,就没忍住多喝了两杯,直到把自己喝得都有些意识不清醒了。

陆商旖的目的已经达到,礼貌地告退走了两步,女人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有时间的话帮我跟妤妤说一声,谢谢她的惦记和关心。”

乔二婶一愣,正想问为什么时女人却头也不回地消失了。

安倚林已经醉了,派了人把他送回房间,乔二婶一阵前思后想后到底拨通了乔妤的号码:“喂,妤妤啊,我是你二婶,你考试考得如何了?”

乔妤拿着手机,“还行吧,二婶找我有什么事吗

?”

对方可是已经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联系自己了,今天这么突然地打电话来……乔妤眼睛一亮,不禁问系统:“是又要给我介绍对象了吗?”

系统:“……你想得美。”

“是这样的。”乔二婶清了清嗓子,“我今天在路上碰见了陆总。”

“她跟我说她最近很是想你,但是因为工作繁忙,加上家里事务缠身,所以才没有抽出时间过来找你。”乔二婶脸不红气不喘地胡编说:“虽然她让我替她保密,但是我觉得吧,我是你的二婶,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两个有情人互相错过,所以还是决定悄悄地把秘密告诉你。”

“你可不要跟陆总说这些是我跟你讲的,不然她肯定会把我皮扒掉的!”

乔妤对她的话持怀疑态度,但对方说得这么情深意切,又不像是在撒谎。摸了摸鼻子,乔妤决定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先信了再说,反正也不会少两块肉,“多谢二婶。”

“我能有二婶您这么好的长辈实在是太幸运了。”

她的话成功取悦了乔二婶,乔二婶一个没憋住,就多说了两句,“你说安少手中那么好的项目陆总怎么就舍得撤资?我都替她觉得可惜,不过现在陆家情况复杂,想必也是缺钱得厉害,我能理解。”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陆总,不然我也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乔妤眉心一蹙,“二婶你接手了?”

“是啊,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要是项目成功了,你静静姐可就再也不用被乔俊豪那小子瞧不起了。”乔二婶冷哼,“凭什么妈就只偏心他一个人?静静难道就不是她的亲孙女了吗?”

“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副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模样!”

乔妤不禁叹气,“二婶,你觉得我爸妈是不是做生意的料?”

乔二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是。”

“那他们的投资眼光好不好?”

“……”犹豫了一下,“好。”

岂止是好,简直就是非常好。同样是从一个娘

胎里出来的三个兄弟,偏偏就只有乔俊豪一个人做大做成功了,即便乔二婶头脑简单,也不得不服对方的手段和魄力。

“那这么好的项目,你觉得为什么我爸妈面对它时却无动于衷?”

乔二婶:“?”

乔妤点到为止,“我觉得二婶你可以去咨询一下我妈妈。”

乔二婶拿着黑屏的手机越想越觉得古怪,她这个人好奇心强得很,还特喜欢砸破砂锅问到底。可是,她平时素来高傲不喜欢低头,所以如今也做不出低声下气去请教别人的事。

这一晚上她一点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满脑子全是为什么大哥大嫂不投资安少那个项目的疑问。

她想了一宿,可一宿都没想明白。

吃了个早饭后好不容易有了点倦意,安倚林的电话又打过来将她吵醒,话里话外都在试探她什么时候能把钱打过去。对方如此急切,乔二婶顿时警觉起来,“还得等两天,等我老公把钱打给我我就给你转过来。”

安倚林没有怀疑,只是说:“那你搞快点,别让我等太久了。”他强调道:“现在想代替陆总的人比比皆是,若是动作晚了……”

乔二婶当然明白,顿时就有点急了,“你放心,我马上就去催我老公。”

安倚林心满意足,“好,那我等你。”

乔二婶大张旗鼓,再加上安倚林的有心宣传,乔妤当天晚上就听说乔二婶把大半家底都投进去的消息。轻轻摇摇头,乔妤自言自语:“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好在陆商旖及时抽身了。

乔俊豪和乔二婶都被套牢了,乔妤猜测离安倚林跑路应该不远了。

可事情的发展显然出现了偏差。安倚林紧张无比地盯着面前慢条斯理的女人,仿佛置身冰窖。

对方身上alpha强势的信息素轻而易举让他遍体生寒,明明大门就在他身后,可面对叶云谏,他竟然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努力平复心情,安倚林故作镇定地上前,“不知叶总突然拜访所为何事。”

叶云谏不紧不慢地撩起眼皮,语调拖得

老长,“安倚林……叶林兆……”

低声笑了起来,叶云谏满脸笑容地注视脸色霎时变得惨白的男人,“你隐姓埋名逃到国外可真是让我好找,不过,”叶云谏疑惑地盯着他,“我没去找你,你怎么反倒自己凑到我面前来了?”

安倚林浑身不受控制地发抖,说话变得支支吾吾,“叶总您认、认错人了。”

“哦,是吗?”叶云谏漫不经心地翻动手机,每一个动作都看得安倚林心惊胆战。安倚林不敢贸然开口,即便过去这么多年,在面对对方时,仍旧会从骨子里涌出来一股深深的恐惧。

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心理阴影。

他实在太没出息,叶云谏唇角的弧度变大,“你很怕我?”

安倚林下意识摇头否认,却望见女人唇边的笑意越发深邃,“果然是你。”

安倚林顿时如遭雷劈,好半天说不出话。

叶云谏慢悠悠翘起二郎腿,神情肆意地支着脸颊,“你跑到我面前胡作非为也就罢了……”脸庞上的笑未达眼底,她这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几乎要将安倚林吓得当场去世。

“你还敢抢我钟意的女人。”

叶云谏轻笑起来,“叶林兆,你就这么活得不耐烦?”

安倚林僵硬的大脑立马飞速转动。仅仅一秒钟的时间他便反应过来,“妤妤……?”话没说完,对方凌厉的眼刀飞过来,他急忙改口,“您误会了,我跟乔小姐只是朋友,我对她绝对没有那种想法。”

叶云谏只是看着他笑,安倚林冷汗直流,觉得自己的一张脸都要赔笑僵了,“真的。”

死寂般的几秒钟过后,安倚林无力地垂下脑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想多赚点钱,顺便看看您。”

他急切地表示:“除此以外,我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叶云谏不为所动,她那双眼睛犀利得不敢让人直视,“你赚钱的方式就是坑蒙拐骗?”

安倚林紧抿住嘴唇,再次道歉,“对不起。”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他深

吸一口气,“我马上离开,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您面前。”

他说完就想走,但被叫住,“我让你走了?”

安倚林心中一惊,茫然地回头看着叶云谏。叶云谏垂下眼睫心情很是不错地打量着自己的手指,“除了妤妤父母,乔家其他的人都落入你圈套了?”

安倚林不知道叶云谏想干什么,只能老实地点头。可对方却不满意,“老太太呢。”

女人缓缓抬眼,“老太太不还有积蓄吗。”

安倚林瞳孔一缩,“您的意思是……?”

叶云谏静静地对上他的眼,安倚林浑身一个哆嗦,连忙低下头,“我知道了。”片刻后,他犹豫地抬起头,“只是我不懂,您明明对乔小姐有意思,为什么还要……”

“替我把她约出来。”叶云谏打断他,一点想回答的意思都没有。

安倚林闭上嘴巴,只好打电话约乔妤。

乔妤一脸莫名,她蹙起眉尖想了想,“难道他还不满足?还想从我这里掏点东西走?”

匪夷所思地沉默了半晌,“那好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安倚林在京城里招摇撞骗了这么久的时日,想必积蓄已经不少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乔妤答应安倚林,“我收拾好就出来。”

安倚林顿时如获大赦,赶紧转身报告叶云谏,“她同意了。”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您为什么不自己约她?”

叶云谏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安倚林自知自己又多嘴了,连忙退到一旁,给起身的叶云谏让了路。叶云谏提起包,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踩得很响,“你若是听话的话,我就再放过你母亲一次。”

她回头微微笑着,模样和蔼可亲,安倚林却刹那间从头凉到了脚。

乔妤已经做好了从安倚林身上狠狠榨一笔的打算,结果等她到了包间,她看见的却是许久未见的叶云谏。她顿时:“???”

不带这样偷天换日的!

叶云谏见她一直傻愣在门口微微扬起眉梢,“怎么,见到是我后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