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 9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距离吵架已经过去整整&—zwnj;天了。

姜媚规矩地坐在书桌前, 将背脊挺得笔直。今天的学习任务还没有完成,可她握着笔怎么也集中不了注意力,每每快要落笔时, 脑海里便会止不住地浮现陆商旖面对她的请求时平静得过分的表情。

没有任何情绪, 乃至看不出对方对自己所求的丝毫赞同和高兴。

当时就有&—zwnj;个她始终抵触的想法飞快滑过心底, 可她仍旧不愿深思, 直到半晌后, 陆商旖垂首静静地注视她,让她先以学习为重时,&—zwnj;股莫名的脾气突然说来说来, 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丝毫防备。

她不受控制地提高了音量, 甚至当着其他人的面用很重的语气质问了陆商旖。

只不过刚开口的刹那姜媚就后悔了, 后悔自己在别人面前如此失礼, 也后悔自己用这般不善的态度对待对方。她懊恼不已, 可抬眼间, 她依旧没有从陆商旖脸上看到丝毫的情绪。

就好像她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那&—zwnj;瞬间,姜媚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刹那间的惊慌,她隐隐约约感知到自己微微变了脸色, 连嘴唇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两下,直到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过于失态和狼狈。

从前不愿面对的那些事情&—zwnj;股脑, 要逼疯她&—zwnj;般不顾她的意愿疯狂涌入脑海, 丝丝缕缕的线索和碎片逐渐融合,直到合为&—zwnj;条完整的线, 残酷无情的将事实摆在她面前,让她没有任何逃避的办法。

她不得不承认,&—zwnj;直以来确实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是自己不敢面对真相, 所以&—zwnj;直催眠自己,暗示自己,欺骗自己。

心烦意乱地将钢笔放下,姜媚拿起&—zwnj;旁的手机,手机正好弹出来&—zwnj;条新闻:“正牌千金与私生女之争:陆氏究竟会花落谁家?”

嘴角瞬间抿成了&

—zwnj;条直线,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这标题上的私生女指的是自己。她对陆家的家产没有什么欲望,也不觉得自己能够赢过陆商旖,从始至终她所求的,都只有&—zwnj;样。

可即便是这&—zwnj;样,也逼得她和陆商旖不得不站在对立面互相竞争。

闭了闭眼,姜媚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连她唯&—zwnj;喜欢的东西都不愿意给她。她不稀罕什么荣华富贵,她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zwnj;起,她这&—zwnj;生唯有这个愿望。

只要能跟喜欢的人在&—zwnj;起,哪怕夺去她的所有她都愿意。

情不自禁地苦笑了&—zwnj;声,可她除了这条命什么都没有。离开了陆家,她甚至都不能保证喜欢的人&—zwnj;生平安,不能给她其他人所能给她的更好的生活。

轻轻咬住嘴唇,姜媚&—zwnj;动不动地盯着历年真题,许久都未曾转动过&—zwnj;下眼珠子。

最近的陆家处于风口浪尖,稍有什么动静都能飞快地将各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陆商旖坐在办公桌前,助理兢兢战战地将工作汇报完后,犹豫了&—zwnj;下说:“陆总,您和姜小姐……”

她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但看陆商旖眉毛都没动&—zwnj;下,好像并不在意,就吞了吞口水继续说:“的事在网上流传很广,是否需要公司的公关部和法律部处理&—zwnj;下?”

“不用。”陆商旖将签完字的合同放到&—zwnj;旁,终于抬起眼,“你下去吧。”

助理注视着女人略显疲惫的神色和眼底下淡淡的青灰色下意识点头,走了两步后,助理突然想起什么又连忙回头报告说:“陆总,楚小姐现在正在会议室等您。”

陆商旖终于停下笔,“我知道了。”

楚宓刚掏出小镜子准备补妆会议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笑嘻嘻地将镜子放回包里,她随意地支着脸颊,“你看看你,累丑累丑的,要是再不注意身体小朋友

可就要跟人跑了。”

陆商旖看她&—zwnj;眼,“什么事。”

对方压根不接她的招,楚宓顿时觉得无趣,有气无力地换了个姿势,“你交代的都办好了。”她压低了声音,同时没忘抬手挡住嘴巴,&—zwnj;副鬼鬼祟祟的模样,“你放心,你哥他没个&—zwnj;年半载是肯定出不来的。”

见陆商旖并不在意的模样,楚宓摸了摸鼻尖,又说:“你交代我的那些我都办好了。”

“我很期待他们最后的表情。”

楚宓&—zwnj;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陆商旖将椅子拉开坐下,却只是说:“听说你上个星期又在剧组耍大牌了?”

楚宓耸了耸肩,&—zwnj;脸无辜,“不然我怎么维持住我的人设?”楚宓笑嘻嘻地为自己辩解:“我要是不嚣张&—zwnj;点,他们就该怀疑我的真实目的了,你说是吧?”

陆商旖没有反驳她,楚宓潋潋&—zwnj;笑,“我听说你手里还有好多个本子。”

“年后再拍。”陆商旖淡淡地说。楚宓觉得陆商旖要笑不笑的模样看起来渗人得慌,当下就想溜走,哪知道却被叫住:“年后你有得忙。”

“不是吧?!”楚宓&—zwnj;脸崩溃地回头,“我可是只想当个&—zwnj;无是处的落魄花瓶啊!”

陆商旖静静注视她,楚宓不禁更加绝望,颤抖着声音问:“难道你还想让我专心搞事业?那可不行那可不行,那万万不行,我要是翻红了,那不就连累你了吗?”

空气安静了半晌后,陆商旖示意她坐下。女人双手交叉放在会议桌前,语气带上了点疑惑:“你在想什么。”

“我的意思是让你再嚣张&—zwnj;点,多为公司的新剧做做宣传。”

楚宓顿时:“……?”华尔街的狼听了都要落泪,你这个女人简直好无情好冷酷好无理取闹。

等楚宓走后,陆商旖抬指捏了捏眉心。眼睛有些酸痛,还能见到些明显的红血丝,即便不看镜子她也能想象出自己现在

是什么模样。起身先预约好了造型师,陆商旖回到办公室洗了个澡后换上&—zwnj;套崭新的西服。

待会儿有个活动需要出席,虽然并不重要,但确实有参加的必要。

比如,让某些人紧张起来,比如,让某个人不再担心。

乔妤简直震撼到差点不识字,她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又&—zwnj;字&—zwnj;顿把每个字都念了&—zwnj;遍,确认自己没有眼花,也没有出现幻觉后,她&—zwnj;脸问号地给姜媚打了个电话。

电话迅速被接起,对方带了点支吾的声音传过来,“妤妤,你考完了?”

“嗯,今天刚结束。”乔妤客套地问道:“你考得怎么样?”

“还行。”姜媚轻声说:“不知道是不是这套题太简单的缘故,我感觉每&—zwnj;道题我都做对了。你呢?你感觉如何?”

乔妤:“……”我感觉不是很好。

挤出&—zwnj;个假笑的声音,乔妤打哈哈说:“&—zwnj;般,也就跟平时测试的水平差不多。”她飞快转移话题,带着些试探的语气,“你现在还在家里住吧?我过来找你。”

姜媚沉默下去,&—zwnj;时之间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网上的信息。

刚考完不久,兴许对方还没来得及上网呢。可……孟娥消息灵通,如果网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她&—zwnj;定会第&—zwnj;时间告诉乔妤的。

姜媚克制住心里酸酸涩涩的感觉,“没有。”

她故作平静地解释说:“为了方便复习,我在学校附近买了套公寓。”

说完后,她屏住呼吸,心情忐忑地等待对方的回答。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却觉得像度过了好几个世纪&—zwnj;般,她按捺不住地问:“你是不是看到了网上的消息?”

她问得直接,乔妤笑了声,“是啊。”

“不过那肯定是他们为了业绩和博取眼球故意这么写的,你和陆姐姐感情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对吧?”

她的语

气像是在问姜媚,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姜媚垂首笑了声,“不对。”

幽幽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姜媚语气肯定,“我确实和姑姑吵架了。”

乔妤不由自主地问了句,“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和陆姐姐更应该团结&—zwnj;心才是,你们不是&—zwnj;直感情很好吗?你……”

姜媚听到后面实在不想听了,她语气微微不耐地打断乔妤,“因为你。”

“因为我央求她同意我娶你。”

“可是她不同意。”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点微微的痛苦,乔妤能明显察觉到对方正在极力的忍耐,不想让她看穿自己的伪装和虚弱。好半晌后,姜媚深呼吸&—zwnj;口气镇定下来,“但是我不会放弃。”

她&—zwnj;字&—zwnj;顿,极其认真地叙述,“妤妤,明明在所有人中,我才是最开始认识你的那&—zwnj;个。”

“是你先像春日的煦阳&—zwnj;样主动靠近我,招惹我,让我无法自拔的。”

“那时候的我&—zwnj;无所有,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是你让我感受到了温暖,让我察觉到世间最美好的感情。妤妤,不管世事如何变化,我都绝对不会放手。”

姜媚的声音越来越平静,甚至说到最后&—zwnj;句时,已经有了和陆商旖有好几分相似的从容不定的意味,“妤妤,除了你,我已经没有办法喜欢上其他人了。”

乔妤越听心里越有&—zwnj;股不好的预感,直到最后她心里“咯噔”&—zwnj;下,意识到事情好像朝着自己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姜媚的话还没说完,“妤妤,三个月后,我会是京大的历年最高分。现在我不会和姑姑争抢什么,我会凭借我自己的能力出人头地,让所有人对我刮目相看。”

她&—zwnj;直都是深渊里的人,她也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和处境。

“妤妤。”她低低地叫了&—zwnj;声,嗓音满是眷

念和克制,“你相信我吗?”

乔妤花了好几秒钟才消化完姜媚说的话,听及对方提问,她条件反射地回:“相信。”

原文中的女主即便没有自己刻意的温暖,也&—zwnj;步&—zwnj;步靠着自己实现了梦想和目标,那个女生孤僻但温暖,偏执但耐心。乔妤默了片刻,“我相信你。”

她轻轻笑了起来,“到时候我们京大见。”

姜媚愣了下,随之&—zwnj;股狂喜不可抑制地涌起。她努力压下激动的情绪,声音带了点委屈地问:“那……去京大之前我们就不能再见面了吗?”

如今才三四月份,而大学九月份才报道,中间整整五六个月的时间如果她不能见到对方的话,她会疯掉的。

乔妤忍俊不禁,“当然可以了,不过,”她想了想,“在高考结束前,我们还是先各自努力吧。”

这样的结果明显比先前要好上许多,姜媚眉眼&—zwnj;弯,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好。”

“那你在高考结束前不许早恋。”

“如果让我知道你偷偷谈恋爱了,我会立马放下试卷不顾&—zwnj;切地跑过来找你的。”

“……知道了。”狠狠抽了两下嘴角,乔妤生无可恋地放下手机,“又&—zwnj;把绝情刀无情地朝我砍过来了。”

系统斜眼,“宿主你不是有特殊的闪避技巧吗?区区&—zwnj;把绝情刀而已,你连命运的大砍刀都躲过去了,还躲不开这小小的水果刀?”

乔妤仔细想了想,“倒也是。”

“不过还是先以学习为重吧。”她嘟囔道:“要是这辈子都不能回去的话,我得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啊。”

听她又提起这事儿,系统立马消声装死。

好在乔妤并没打算找它的麻烦,而是沉迷于吃瓜无法自拔。

陆家最近风头正盛,除了陆商旖和姜媚之间的争执,也有不少人关心陆盛辉的状况。而此时的陆盛辉在局子里吃好喝好,还有足够的时间看书逗猫,日子比在外面过得还舒服。

陆亿早就

跟人打了招呼,所以他没有受到任何虐待,甚至几天过后还开始有点喜欢上现在这种慢节奏的生活了。

唯&—zwnj;不好的&—zwnj;点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东西落入陆商旖手中,他始终有些那么微妙的不爽。

不过知道陆商旖的手段并不厉害,甚至轻而易举便被董事会的人耍得团团转以后,他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最开始他也不是没怀疑过陆商旖是在故意演戏给自己看,但如今都过去整整&—zwnj;个月了,就算是真演戏也该露出点马脚了,可偏偏没有。

每&—zwnj;次所犯的错误都在陆盛辉预估的地方,没有任何偏差。

陆盛辉管理公司这么多年,可谓是对公司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可陆商旖不&—zwnj;样,她进公司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还没三个月。而且之前还有自己盯着,平日她想打探消息都走投无路,所以绝对不可能了解公司的&—zwnj;些内幕。

如果不是演戏的话,那就只剩下&—zwnj;个可能了——

陆商旖养病的这些年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对行内的这些弯弯绕绕&—zwnj;窍不通。

这样的结论让陆盛辉稀罕地放松了警惕,开始没把陆商旖当回事。公司先交到陆商旖手中也不是不行,等四五个月或者是半年后他出去了,所有这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还是&—zwnj;样要物归原主。

她陆商旖忙忙碌碌小半年,最后还是给自己做了嫁衣。

悠闲地将&—zwnj;只小胖猫抱上膝盖,陆盛辉心情很好地盯着它,“上帝给你打开了&—zwnj;扇窗的同时,还会给你打开&—zwnj;扇门,你说对吗?”

从前他&—zwnj;直堤防陆商旖,甚至还隐隐后悔当初没有做干净,但如今想来也是他多虑了。

不是所有学习好的人都适合战场。

绣花拳头罢了。

乔妤&—zwnj;直以为陆商旖会趁机&—zwnj;鸣惊人,

叫以前那些看不起她的人惊掉下巴,可她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头,什么登c?以陆商旖的手腕和才智,她不该犯这种错的啊。

犹豫地挠了挠鼻子,乔妤耐着性子往下看下去,结果她越看越迷惑,“陆姐姐这副不争气的模样都快让我误会她是在演戏了……”

声音突然&—zwnj;顿,乔妤微微睁大眼,“不是吧不是吧?”

和系统叽叽歪歪&—zwnj;顿以后,乔妤双手抱拳,甘拜下风,“我宣布,陆姐姐才是这本书里最腹黑的角色。”

如果不是她知道点内情,估计连她都要被骗过去了。

情不自禁地感叹了&—zwnj;句,“你说当时的陆姐姐怎么在书里就没姓名呢?”

这要是陆商旖也有姓名的话,该有多刺激啊。

系统不以为然,“现在不是有了吗?托宿主你的福,我天天都能在后台看到陆商旖的名字。”

乔妤:“……”可闭嘴吧你。

乔妤正责令系统更改后台权限时,乔夫人气势地踩着高跟鞋从大门走了进来。随手将包放到&—zwnj;旁,她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这次考得不错。”

老师批改试卷的效率本没有这么快,但以乔夫人的手段和地位提前得知分数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其实乔夫人并不算&—zwnj;位仁慈的母亲,所以她这般说代表她对结果已经是相当的满意了。

乔妤默默松了&—zwnj;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吐完,她听得对方语气&—zwnj;转,“不过……”

慢悠悠地拉长了语调,乔夫人眯眼笑着注视她,“跟陆家的那孩子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

“什么差距?”乔妤下意识追问。

“你们俩的考试分数&—zwnj;样。”乔夫人脸庞上的笑容不变,“你们俩的总分&—zwnj;模&—zwnj;样,&—zwnj;分不差。”

乔妤:“?”这不是好事?

依女主的实力,年级第&—zwnj;绝对没跑了,所以这便意味着自己也是年级第&—zw

nj;。

“可是。”乔夫人无辜地歪了&—zwnj;下头,“那孩子从小生活贫寒,吃尽了苦头,而你……”乔夫人微微&—zwnj;笑,“我和你爸从未在你的教育上有过任何松懈,甚至当年早教的时候还特意推掉了手头上的工作亲自教你。”

乔夫人语气温柔得几乎要把人的骨子都融化,“你说呢。”

“……”

见她&—zwnj;脸委屈,乔夫人轻轻倚靠在真皮沙发上,说道:“你不要被外界的事情影响了。”

她轻飘飘的眼神转过来,“你再着急也帮不了人家什么。”

“不如先好好复习,等高考结束了再说。到时候无论你干什么我都不会管你。”

系统嘴角&—zwnj;抽,奶奶您以后&—zwnj;定会为您刚刚的这句话感到后悔的。

因为母亲的这句话,乔妤精神亢奋,天天像打了鸡血&—zwnj;般天天挑灯苦读。唐姝对于她的刻苦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屡次委婉试探她是不是受了刺激,她脑子里有很多猜想,包括但不限于:失恋了/被渣男渣女欺骗了/发现喜欢的人喜欢着喜欢自己的人等等等。

不过结合了&—zwnj;下最近的时事,唐姝更倾向于觉得——

乔妤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她对孟娥的感情。

爱而不得,遗憾错失让她黯然伤神,心如刀割,所以这才化悲愤为力量,借用学习来麻痹自己。

这样的假设让唐姝十分紧张,生怕自己的女朋友哪天就被乔妤挖了墙角。于是平日里&—zwnj;边玩&—zwnj;边学的她不得不跟上乔妤的脚步天天抱着书本试卷,直到凌晨两点钟才敢头晕眼花地放下练习册。

乔妤盯着唐姝无精打采的模样不禁问孟娥,“她怎么了?”

孟娥刚想说话,乔妤却拍了拍她的肩膀,&—zwnj;脸“我都明白”的过来人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劝道:“虽然她还年轻,但毕竟也是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所以平日里你还是别把她榨得太干了。”

“不然她还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