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爱孤寡老人从我做起, 乔妤也不曾想过叶云谏平时那么张扬的一个人,却会在跨年的时候连个陪伴说话的人都没有。

将对联和窗纸全部翻出来,她勾着脑袋认认真真地在背面抹上胶水。叶云谏一眨不眨注视她,眼前的灯光似乎变得更加明亮, 少女沉静的面孔逐渐勾得那颗猛烈跳动的心酥酥麻麻的。

不过很快叶云谏便回过神来, 盯紧了被乔妤贴得乱七八糟的对联和歪歪斜斜的剪纸。

默了半晌, 叶云谏兀自叹了口气, 无可奈何地抬指捏了捏眉心。大步走过去将乔妤手中的剪纸拿过来,叶云谏躲开她积极热情的双手, “我来吧。”

就她这技术, 自己的房子今晚还不知道要被她糟蹋成什么样子。

瞧着倒是挺聪明的一姑娘。

乔妤觉得自己的动手能力遭受到了质疑,不过片刻后她便悻悻地闭上了嘴巴,叶云谏确实贴得比她好,明明也没有上下打量,就只是那么随意地一按,东西便端端正正的, 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叶云谏承包了这活儿,乔妤便拍了拍手, “那叶阿姨你先弄着,我去做饭吧。”她边走边说:“等你贴完了就能吃饭了。”

叶云谏轻飘飘的眼神飞向她, 什么饭做这么快?

情不自禁又叹了口气, 大过年的这孩子可别把自己的厨房给炸了。

她不放心, 目光频频朝厨房那抹忙碌的人影看过去, 对方娇小的身材在宽敞的厨房里显得有些单薄, 不过身上那抹朝气和活力很快便将落寞冲散。乔妤忙得认真,叶云谏看了几分钟,确认她厨艺还过得去后才放心地收回了眼。

约莫十来分钟后, 叶云谏盯着自己面前的碗扬起眉梢,“除夕夜你就请我吃这清汤寡水的泡面?”

挠了挠脸颊,乔妤很是无辜地说:“您家里能翻出来两袋泡面就不错了。”许是叶云谏平时不喜欢在家做饭吃,所以冰箱里除了酒就是酒,她在橱柜里翻来覆去才找到两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泡面。

索性也没有过期,还能将就

吃一下。

殷勤地将筷子递给叶云谏,乔妤催促她,“快尝尝呀。”

少女那双眼似秋水,清澈而明亮,满是期待。叶云谏动了动手指,极其慢吞吞地握住筷子在碗里搅动了两下,脸上抱着股必死的严肃神色缓缓吃下一口。

女人深邃冷冽的脸庞似是扭曲了一下,但立马又恢复正常,语气平静地夸奖说:“很好吃。”

乔妤终于笑起来,“我也觉得!”

说完自己也吃了一小口。叶云谏目光紧紧盯着她,片刻后,她半抬起左手按了按太阳穴,满心无奈地想,可惜这孩子了……年纪轻轻的不仅傻里傻气的,还味觉失灵了。

乔妤不是很饿,吃了小半碗就吃不动了,但她看叶云谏也剩下了大半碗有些不开心。叶云谏解释说:“没胃口。”

她后知后觉想起叶云谏刚打完点滴,轻轻地啊了一声,乔妤只好惋惜地开口,“那等过两天您病好了,我再重新给您做过。”她麻溜地将碗收进厨房,叶云谏盯着她的背影,眼前隐隐有点发黑。

好半天找回自己的声音,叶云谏委婉拒绝了对方的好意,“不用了。”

乔妤听闻,头也没抬,“叶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

“……”

乔妤原是打算陪叶云谏跨年的,哪知道对方却慢悠悠地说:“七点钟的时候我还有个视频会议。”女人幽深的目光定定注视她,“结束后差不多就已经是凌晨,该休息了。”

半信半疑地打量对方半天,最后乔妤只好可惜地点头,“那好吧,您忙完工作后记得早点休息。”

叶云谏送她上车离开,目送轿车缓缓消失在视线尽头,女人饱满的红唇轻轻向上翘起,看起来心情很好。双手插兜立在门前,叶云谏脸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柔和下来,多了点稀罕的人情味。

半晌后,她转身打量着门框边的对联,表情愉悦。

乔妤开车回家的时候家里正在包饺子,乔老太太眼皮子一抬,见到她立刻又说起来,“成天在外面鬼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们当大人的没有教好。”想起乔妤

在外面的名声,她心里越发不痛快,“成天没个姑娘家的样。”

笑盈盈抬起眼,乔妤随口接道:“可不是。”

“毕竟我不像俊豪堂哥那样从小在您身边长大,有您亲自教导。”

此言一出,乔二婶立马就跟着来气了。老太太和老爷子嫌弃乔静是个女儿,从小就不喜欢她,哪怕小乔静怯懦懦地主动凑上去,二老也都连看都不看一眼,只对乔俊豪一个人宝贝得很。

她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只是苦于自己势单力敌,人轻言微,所以这些年只能将委屈憋在心里,可如今一听乔妤也有这样的想法,她的心立马就偏了过去。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乔三那老婆心气傲狗眼看人低瞧不起她,可乔妤就不一样了。

性子温和,还有礼貌,懂得尊敬自己。

而且她和静静一样都是姑娘,姑娘家之间总该互相帮衬着一些,免得什么好处都让乔俊豪占着了。心里权衡一番后,乔二婶立马替乔妤说话:“哎呀妈,妤妤又不像你走不动路了,天天只能拿着个拐杖在家里转圈。再说了,年轻人就是要多出去社交,这样以后出社会了才走得远。”

乔妤瞄了脸色铁青的老太太一眼,心情复杂,“……”多损呐这。

一时之间她都分不清乔二婶到底是敌是友了。

老太太被二儿媳气得血压升高,狠狠地笃了笃拐杖,恨不得狠狠骂她两句。可又想到对方和乔妤是两个人,她一张嘴巴怎么也骂不过,而且她还是长辈,要端着面子,便愤愤地怄着气回了房间。

乔二婶这人说欠也欠,老太太脸色都那样了,她还明知故问来一句,“妈您怎么走了啊?这饺子不吃了?”

“不吃了!”老太太火冒三丈,当场就气冲冲地回了一句。

她们就成心不想让她过个好年。

乔三婶立马跟上去哄老太太,乔三叔回来听说后也赶紧朝老太太那边走。乔二婶满脸疑惑地走到乔妤面前,“你奶奶也太小气了吧。我不就说了两句实话吗,至于气得连饺子都不吃了?”



夫人抬头,闻言语气平静地说:“妈年纪大了,以后你在她面前还是少说两句话吧。”

“要是哪天气出毛病来了……”

乔二婶顿时眯起眼,要是气出毛病来才好。到时候老家伙一撒手,那不就……可以分家产了?!

控制不住心头瞬间涌起的狂喜,乔二婶连忙告了退匆匆回房,神色热切。乔妤垂眼,和老母亲四目相对,片刻后,乔妤忧心忡忡地坐下来拿起一块饺子皮,“妈,二婶平日素来莽莽撞撞的,她不会不小心闯祸气坏奶奶吧。”

“你奶奶到底年纪大了,身体比不了以前。”

乔妤盈盈一笑,语气淡淡地开口,“那真可惜,我还希望奶奶健康长寿活两百岁呢。”

老太太突然闹小性子,全家人齐上阵才把人哄好,等大家坐上桌后,哪还有吃饭的心思?一个个身心俱疲的,累得不行。乔妤没去,因此左一口右一口的吃得极香,乔静不动声色地盯了她两眼,随后又默默地收回了视线,脸上情绪难辨。

乔妤也不在意,吃饱了就放下筷子拿起手机玩,“叶阿姨忙完了吗?你饿了没,要不要给你打包点吃的过来?”

说着还给对方发过去一张丰盛的除夕宴照片。

可对方许是正忙着视频会议没时间看手机,因此久久没有回复消息。乔妤百无聊赖地撑着脸颊想了想,又去找宋宛姿,哪知道发给宋宛姿的消息也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她不信邪,又找了白意妤,这回终于回她了,“刚吃完。”

说着也发过来两张照片,“在看大院里的小朋友玩仙女棒。”

烟花很闪很亮,但乔妤的注意力全然已经被旁边的女人吸引。她站在光弱之处,昏暗的光线模糊了她的脸部线条,整个人神秘又带着股蛊惑的力量,勾得人心底酥酥麻麻的,痒得不行。

照片里的白意妤静静地注视着小朋友,脸庞含着浅笑,深邃柔和的眼,高挺的鼻梁,微翘的鼻尖,饱满的红唇,每一处都恰好长在了她的审美上。乔妤蠢蠢欲动,“我也想玩。”

“你没玩?”

“没有

呀。”乔妤说:“我都多大了,哪还好意思玩这些。”

对方很快说:“过两天我给你买。”

乔妤顿时笑弯眼,心满意足,“谢谢阿姨。”

系统惊奇地问:“宿主,你还喜欢玩这些小朋友玩的小玩意啊?”

“怎么可能。”乔妤无辜地抬起下巴。系统顿时明白过来,它就知道宿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仙女棒哪有阿姨有吸引力。

亏它差点就信了宿主还保留着一颗纯真的童心。

今晚的家庭氛围实在算不上美妙,老太太还在生着气,看谁都不顺眼。乔妤坐在沙发上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的玩着手机,omega群里有人在发红包,她一个百米冲刺冲上去抢了几百块后心满意足地准备溜了,哪知道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姐妹立马叫住她,“京城第一白富美妤妤,你吃了这么多了,是不是也该吐点出来?”

乔妤刚想回,却有个熟悉的头像一口气在群里转了五万块钱。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乔妤的身体已经飞速行动,迅速将转账收入囊中。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五万块就没了,顿时指责她不厚道,乔妤悻悻笑了两声,赶紧在群里发了几个红包然后跑去找陆商旖,“姐姐,你是不是点错对话框了?”

将五万块给对方发过去,乔妤得意洋洋,“还好我手速快,不然就被她们抢到了。她们可不像我一般正直纯良,要是换一个人,你这钱指不定就回不来了。”

陆商旖看着手机,眼前仿佛已经浮现少女骄傲地昂着脑袋等待她夸奖的乖巧模样。

将转账退回,“本就是给你的红包,不用还给我。”

乔妤一怔,“这多不好意思呀。”嘴上这般说着,她却很诚实地收了钱,“发一点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哪用得着这么多?您实在太客气了。”

她也就礼貌地客套一下,哪知陆商旖却说:“嫌多?”

“那还我一点。”

乔妤:“……”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她愁眉紧锁,暗暗思考陆商旖嘴里的一点到底指多少。但是已经吃进嘴里的

也没有吐出去的道理,于是她索性发了个520过去,“新年快乐,我要去睡觉啦~晚安。”

然后麻溜下线装消失。

陆商旖盯着那抠抠搜搜的金额轻轻笑了声,倒也没跟乔妤客气,轻轻点击屏幕将红包收下了。

姜媚放轻脚步走过来,陆商旖站在阳台,背对着门口,看手机时也没有刻意遮遮掩掩,因此她一不小心便看见了对方屏幕上的信息。她一眼便注意到那个代表着特殊含义的红包数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她识趣地移开眼睛停下脚步,“姑姑,奶奶叫您。”

陆商旖收起手机,颔首,“知道了。”

目送女人离开,姜媚心底陡然变得轻松起来。姑姑有暧昧对象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以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乔妤了?

她不用再和姑姑争抢同一个女人,这简直是她今年过年最开心的一件事。

脸上的笑意不知不觉变深,连今晚屡屡被慕思言纠缠都不觉得烦了。

陆商旖抬头看了眼站在阳台上傻笑的侄女,眉心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又迅速恢复自然,高深莫测地朝陆夫人走过去。

乔妤今晚收了好几个大红包高兴得很,小手一挥就在omega群里嚷着说道:“明天下午三点京马会所见,我请客。”又在朋友圈里发了条动态后,乔妤再次返回群里,“相亲局,姐妹们记得打扮得漂亮些。”

“姐妹们什么时候不漂亮了?”

“就是,姐妹们不穿衣服的时候最漂亮。”

“不过不穿衣服的话人家京马会所估计不同意让你进去。”

乔妤:“……”

系统:“……”不愧是宿主的姐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牛批。

第二天的时候唐姝也来了,几天不见,对方神色憔悴,眼底还挂着一片青黑色,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乔妤围着她转了两圈,“昨晚你被鬼咬了?”

唐姝顿时瞪她几眼,“你知道个屁!”

旁人忽然看过来,唐姝一张脸立马红了个透,不自觉地闭上嘴巴。不过片刻后,她得意洋洋地撩开衣领,露出上面几个浅浅的小草

莓,挑衅地盯着乔妤看。

乔妤顿时大受刺激:“!!!”

她震撼全家的模样终于取悦了唐姝,唐姝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年轻人,你也要好好努力啊。”

乔妤好不开心,她垮起一张批脸,一点世俗的欲望都没有了。可偏偏唐姝跟只烦人的苍蝇一样缠着她,她走到哪儿,唐姝就跟到哪儿,搞得乔妤烦上加烦,恨不得点把火送她上天。

好不容易找了个位置坐下,乔妤正想问问群里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姐妹们现在正在哪里,结果唐姝忽然在她身边尖叫起来,“啊啊啊啊!”

乔妤吓得浑身一哆嗦,刚想揍她,唐姝又紧紧抓着她的衣服,抬起手指颤抖着指着一个方向,“孟孟孟孟娥!”

乔妤简直无语得翻了个白眼,孟娥有什么好怕的?你脖子上不还留着人家种的小东西吗。

没出息。

乔妤从她身上收回视线,刚打算抬头跟孟娥打声招呼,哪知道看清孟娥旁边的几个人后,她顿时也吓得抱紧了唐姝,跟着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阿姨叶阿姨陆姐姐和宋姐姐怎么会坐在这里一起打麻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5-12 02:14:59~2021-05-13 17:02: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八重樫咲 45瓶;汤圆( ̄▽ ̄)~ 20瓶;寡人 18瓶;萧小白 16瓶;抑郁、supine 10瓶;时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