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 6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妤一颗心乱七八糟giao的, 陆商旖靠得越近,她就往叶云谏身边挨得越紧,直到后面大半的身体都藏到了对方后面。她揪着叶云谏的外套,只从人家身后露出小半张脸和一只眼睛, 俨然是一副怂到了极致的模样。

陆商旖大步走过来, 脸庞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目光落在乔妤那张白皙的脸蛋上, 女人红润的嘴唇微动,语气却稀罕的温柔, “怎么没回我信息。”

她话语里浓厚的关心让乔妤怔了怔, 迎上对方的目光,乔妤迟疑片刻,说:“没注意。”

陆商旖也没有计较,伸手将她从叶云谏身后拉出来,“走吧,回家了。”

刚抓住对方纤细的胳膊, 叶云谏便不甘示弱地将乔妤的另只胳膊握住,朝陆商旖扬起眉梢, 眼底带上了不善的意味,“送人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吧?”她抿唇轻笑, 一字一顿, 别有深意地说:“今晚她该归我了。”

陆商旖反应不大, 只一句话便将叶云谏堵了回去, “叶总以前也喜欢跟omega拉拉扯扯?”

叶云谏眯起眼, 唇角的笑淡了两分。她没有撒手,陆商旖目光垂落,随后又轻轻抬起, 浓密的睫毛像两片小扇子。

乔妤左看看右看看,不自觉地将脑袋偏向系统。系统朝她那边凑了点,正准备竖起小耳朵认真听,哪知道忽然就听见她猝不及防地来了句,“打起来打起来!”

系统:“???”

它还在凌乱中,乔妤已经楚楚可怜地挡在陆商旖和叶云谏中间,“陆姐姐,叶阿姨,你们快别为我吵架了。”

那双漆黑的眼眸蒙着层淡淡的水光,叶云谏浑身的气势一凝,随即消失得干干净净。立马露出开心的眼神,乔妤又回头,朝陆商旖说:“陆姐姐,你最近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轻轻说:“叶阿姨送我就好了。”

担心陆商旖不同意,乔妤又挣脱叶云谏的手走到她面前,一脸认真:“我跟叶阿姨认识很久了,她绝不是外面那些恶劣的alpha,我相信她。”

叶云谏闻言立刻昂起下巴

,慢条斯理地开口,“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陆商旖淡淡转眼,却并没有退让。她倾了倾身,脸庞含着笑靠近乔妤,“今天你要是敢上其他alpha的车。”短暂地沉默过后,乔妤听见她温柔地说:“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凶。

乔妤顿时犹豫地望向叶云谏,叶云谏微微一笑,“没关系,我会给你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把你的腿治好。”

俨然也是不准备轻易放手了。

乔妤听得眼皮直跳,为什么alpha打架最后受伤的总是自己一个柔弱不能自理的omega?

“要不这样吧。”默了片刻后,乔妤试探地说:“我自己开陆姐姐的车回家,叶阿姨您就帮帮忙送陆姐姐一程,好吧?”

她私以为,这个解决办法简直堪称完美。

哪知道叶云谏撩了撩眼皮,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她,咬字极重道:“你说呢。”

乔妤没有办法,只好打电话找妈妈,乔女士一接通电话就听见女儿委屈巴巴地开口说:“妈妈,我在叶阿姨的公司门口,你来接我一下好不好。”

乔夫人听完后内心毫无波澜,随口回复,“那你直接让她送你回来不就行了?”

“可是。”对面的人顿了顿,哭唧唧地说:“陆姐姐也在。”

“……”蓦地狠打了下方向盘,乔夫人面无表情地想,她和乔景淮都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怎么就生出来个天天在外面兴风作浪的女儿。

抵达叶云谏的公司时,乔夫人一眼看见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的人。两个人都没有穿外套,她只是看着都替她们觉得冷,视线再一转,她那柔柔弱弱的女儿身上一连搭了两件衣服,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情不自禁抬指捏了捏眉心,乔夫人大步朝三个人走过去,面上露出笑,“今晚麻烦你们了。”

叶云谏和陆商旖同时抬头。一把将乔妤拉过来,乔夫人盯了她眼,迅速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还给正主,同时贴心地提醒说:“你们回家后记得喝点感冒药,别着凉了。”

两个人闻言颔首,眼

神始终萦绕着乔妤没有离开。

见状,她只好把女儿塞进车里,速战速决说:“那妤妤我先接走了,新年快乐。”

迅速驾驶车辆逃离现场,乔夫人将车开得飞快,乔妤不得已紧紧抓着头顶旁的扶手,连声说道:“妈,开慢点,开慢点!”大半夜的您老玩什么刺激?!

乔夫人皮笑肉不笑地扭头,“慢点?你现在知道怕了?”

车子的速度丝毫不减,乔夫人甚至游刃有余地垂下一只手,语气很是无辜地说:“我哪有你胆大啊。我也就飙个车而已,不像你,不知天高地厚给我飙修罗场。”

乔妤被整得心脏一抽一抽的,她紧紧闭着眼,满脸痛苦。乔夫人盯了她半晌,最后还是将车速放缓了下来。

到家时,乔妤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瞬间沧桑了好几岁。张姨望着乔夫人头也不回地甩了车钥匙离开,连忙去把乔妤扶下车,“妤妤,你这是怎么了呀?”犹豫了半天,她没忍住说:“你要是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就当是发泄情绪了。”

乔妤进屋喝了杯热水,一脸愁眉苦脸地问:“张姨,您觉得白阿姨怎么样。”

“挺好的啊,又是在军大院里长大,又是跟你母亲是多年的好友,品格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张姨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怎么?你对她……有什么想法吗?”

乔妤没回答,接着问:“那叶阿姨呢?”

张姨注意力被她转移,就仔细地想了想,“虽然这人手段是厉害了点,不过也是真的有钱,同样挺不错。”张姨孜孜不倦地打探:“你是也对叶总有什么意思?”

乔妤唉声叹气,“可是陆姐姐也很优秀。”

“那倒是。”张姨赞同地点头,“在那事发生之前,陆商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连宋宛姿都不能跟她相比。”

她情不自禁感叹了一句,“其实她那侄女也挺不错,虽然现在稚嫩了点,不过瞧着模样也是个痴情的种。等她在陆家待的时间长了,以后应该也出落得优秀。”

“最重要的是她和你年纪

相仿,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乔妤顿时朝她投去一个“你品,你细品”的眼神。

张姨一怔,“?”什么意思啊?

乔妤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然后慢吞吞地扶着旋梯回了房间。张姨眉头紧锁盯着她的背影思考了半天,倏地一个猛然清醒,妤妤这不会是……每个人都好喜欢,每个人都取舍不了吧?!

“……”现在的年轻人跟她们那一辈比起来可真是贪心啊。

她们那一辈找个小老婆都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半天呢,这现在社会发展了,喜欢好几个人都不成问题了。

一阵感慨过后,张姨忽然忧郁起来,这另一位女主人还不确定,那以后她到底站谁那边啊?而且她们往家里凑得勤,要是哪天妤妤不小心露馅了怎么办?

可愁死她一个半百老人了。

张姨越想越头疼,最后也干脆心一横,破罐子破摔地想:不管了,以后谁出现站谁。

要是都出现了,那就一视同仁,绝不冷落任何一个人。

马上就是春节,大家都陆陆续续放假准备回家过年了。乔景淮和夫人忙完最后的一点事情也跟着回了乔家老宅,不过两人的电脑和手机仍旧是随时开机的状态,以防公司里出现什么意外事件。

乔家一大家子人,乔老太太连生了三个儿子,又分别娶了老婆,乔三还结了二婚,再加上各自生的孩子和对方的男女朋友,加起来约莫也有快二十号人了。老宅热闹得不行,乔二乔三老早就回了家哄乔老太太开心,乔妤和父母临近除夕才回来,瞬间就被乔老太太劈头盖脸说了一顿,“天天在外面鬼混不着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儿是被哪个狐狸精勾走了魂。”

乔老太太偏心后面两个儿子惯了,又因为乔景淮娶的不是自己挑的大家闺秀而感到不满,每次见到大儿媳就没个正常的语气。

今年也不例外。

乔景淮听到老太太这么说立马就要站出来打圆场,奈何被乔妤抢了先,“奶奶,建国后动物是不能成精的。”

“您最近老糊涂了吧?”

乔老太太立马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乔妤贴心地送上乔夫人准备的礼品,语气温柔,“奶奶,这是我和爸爸妈妈特意叫人从国外买回来的好东西,您可千万要记得吃,别辜负了我们的一片心意啊。”

她温声细语,话语孝顺不已,乔老太太却是怒目圆瞪,更加情绪激动,恨不得将她从族谱上踢出去。

乔妤微微一笑,“奶奶,这都是小东西,您也别太高兴了。只要您活得够久,以后这样的好福气还多的是。”

她眼中的笑意微冷了些,原主之所以会被渣男骗财骗色,全拜这位老太太所赐。老太太想把她嫁给一位外籍的富家公子,为孙子乔俊豪换取一个政府的大项目,若是那项目能做好了,乔俊豪能直接攀上高枝,平步青云。

甚至说不定最后还能取代乔景淮掌管乔景淮一手打拼起来的公司。

那时候老太太步步紧逼,原主因为这事郁郁寡欢了许久,那渣男便是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送来了温暖,让原主被迷了心窍。再加上父母的公司突然出了问题,急需资金周转,为了不让父母的心血毁于一旦,原主只得松口答应了离婚。

老太太心满意足,日日逼迫原主讨好男人,从他手中获利,哪知道那男人根本就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他所有对乔老太太所说的话全都是假的,什么关系,什么后台,全都是他睁着眼瞎扯的。

他也根本不是什么富家公子,而是个专门欺骗有钱人的惯犯。

后来那男人卷走了原主手里所有的钱,原主以为那男人跟乔老太太是一伙的,便怒不可遏地去找老太太理论,哪知道当晚便跳河溺亡。

面上的笑意深了些,乔妤握住乔老太太的手,“奶奶,我和爸妈风尘仆仆地赶回来有些累了,就先回房间休息了。”乔妤笑盈盈地说:“奶奶注意身体,明天见。”

说完就笑嘻嘻地拉了乔夫人离开。

年轻人嘴巴厉害,乔老太太反击的措辞还没想好,乔妤就一句接着一句话蹦出来,让她毫无插嘴的空间。此刻瞧着她嬉皮笑脸的模样,她气

得狠狠笃了笃拐杖,“没教养!”

乔二婶趁机上前夸自己的女儿,“哎呀妈,妤妤她还小,不像我家静静这么懂事,你可千万别因为这种小事气坏了身体。”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惹来乔老太太的叱骂,“你还好意思说!那么大个人连个孩子都留不住!”

乔静本怀了孕,可就在几天前又因为一场意外痛失了孩子。听到医生说夭折的是个男孩儿以后,可把乔老太太气得两天没吃下饭,所以现在自然就对二房没什么好脸色。

乔二婶脸色难看,乔三婶这才带着儿子慢悠悠上前,“妈,俊豪年纪也不小了,我想给他找一门婚事,不知道您有何看法。”

乔二婶立马瞪眼向她看过去,哪知对方笑意盈盈,压根就没将她放在眼里,连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将她晾在一旁,无礼极了。乔二婶气得胸口疼,狠狠剜了她一眼,“我亲戚家有好几个未婚omega,要不我把名片推给俊豪?”

这回不止是乔三婶,连乔老太太都对她的话充耳未闻,自顾自地说:“慕家有个适婚的omega,听说十分温柔体贴。”

乔老太太沉思半晌,“虽然慕家不算什么名门贵族,但慕家和陆家关系深厚,如果俊豪能娶了慕思言,我们也算是跟陆家沾上了关系。”

乔三婶颔首,“妈说得有道理,我这就找人去替俊豪打探打探。”

乔二婶脸色微微苍白,要是让乔俊豪娶了慕思言的话,静静以后在公司里不就更如履薄冰了?抬眼收到女人挑衅的眼神,乔二婶瞬间火冒三丈,不由自主破罐子破摔地想,你让我二房不好过,你三房也休想好受。

慕思言?她算个屁!

在陆商旖面前就是个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孙子。

乔二婶冷笑一声,等自己撮合乔妤娶了陆商旖,我看你三房还笑不笑得出来。

就算我的崽比不过你儿子,也一定要乔妤把你压得死死的,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以后乔妤看在自己这个媒婆努力为她牵线搭桥的份上,总归要敬自己三分。

乔妤洗了个热水澡,头发还没吹干就收到了二婶的好几条消息,“妤妤,alpha不听话的话,你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omega?”

“性别不是问题,合适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陆家那位姑娘就挺好的,人长得好看,又优秀,虽然身体不好,但总是可以调养的嘛。而且我在太太圈子里这么多年,就没听任何人说过那姑娘一点不好。”

像是生怕乔妤不动心,她还费尽心思地来了一句,“最重要的是啊,她年纪大,会照顾人。”

“你要是娶了她的话,这辈子肯定会很幸福的。”

乔妤看完消息后一脸疑惑,“我就洗了个澡而已,怎么一出来还有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拿起手机,乔妤故意说:“可是……她毕竟是omega呀。”

“而且她那么虚弱,要是比我走得早怎么办?”

这回二婶倒是清醒,“就算她没病也走得比你早啊,你就别成天瞎操心这些了。”

“就一句话,你要是感兴趣,过两天我就把人弄过来跟你培养感情,保管你俩天天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感情飞速发展。”

乔妤沉默下来,突然有点同情陆姐姐了。

对方盛情难却,乔妤只好假装不太情愿地答应了。吹干头发后,乔妤偷偷找家里的保姆们打听了一番,弄清楚缘由后乔妤恍然大悟,意味深长地勾起浅色的唇笑弯了眼。

陆商旖最近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只是还没来得及叫人去查探,一觉醒过来她就罕见地发烧了。

盯着温度计上的数字,陆商旖沉默下来,“……?”

活久见。

此刻郊区另外一座占地极广的老宅里,叶云谏难受得皱起眉头,只是家里就她一个活物,连帮她倒杯热水的人都没有。熬了半天后,她实在不舒服得很,就打了车前往医院,准备来个全身检查。

拉开车门,叶云谏还没站稳便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皮笑肉不笑地盯着陆商旖,叶云谏好整以暇地抱着胳膊,“你来医院做什么。”顿了顿

,她看了眼左前方,“她也在?”

陆商旖掀了掀眼皮,态度冷淡,“自然是看病。”

看病?叶云谏上下打量陆商旖一番,“是吗?”

陆商旖没有理会她,径直朝医院走进去。叶云谏盯了她半晌,最后不甘示弱地跟上,陆商旖去哪里她便跟去哪里,就想看看大过年的这人到底想搞什么阴谋诡计。

哪知道跟了一路,陆商旖还真是来看病的。

见医生给陆商旖看完,叶云谏立马跟着伸出手,“我也不舒服,你给我也看看。”

医生望了她一眼,只好也给她把了脉,片刻后,医生缩回手开始写单子,“低烧,不碍事,输点液就好了。”

“那她呢。”叶云谏指着陆商旖问。

“高烧。”医生抬头看着两个人,“今天输完液过后要是明天情况还不见好转,你们俩记得再过来一趟。”

陆商旖收起单子,“好。”

“……”

叶云谏盯着输液的小瓶子面无表情,她有多少年没有生过病连她自己都快不记得了。皱了皱眉头,叶云谏开始胡思乱想:是自己最近忙于工作疏于强身健体了?还是自己老了抵抗力下降了?

不就在穿着衬衫在雪地里站了小半个小时吗?这也能生病进医院?

不过看到旁边同样跟她打着点滴的陆商旖,叶云谏心里顿时就觉得平衡了。

宋宛姿今天要来医院复查,经过一间房间时,她余光忽然瞥见两张熟悉的面孔。下意识倒回来两步,她盯着乖乖巧巧打点滴的叶云谏和陆商旖错愕得摘下了口罩,“你们这是什么新型的求偶手段吗?”

作者有话要说:  宋姐姐智慧的眼神:已看穿。感谢在2021-05-10 17:08:25~2021-05-10 22:32: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aste_tim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桃味甜呱13 20瓶;水清浅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