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商旖语气很凶,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危险的气息。

乔妤愣了下,随即不给面子的“噗嗤”—声笑出来,实在想象不出对方抱着自己咬的画面。而且她们两个omega啃来啃去的有意思吗?又不能互相标记。

乔妤没太把陆商旖的话放心上,因为现在明显就是女主自己黑化了, 正对她这个如花似玉的小养母虎视眈眈。

陆商旖不清楚事实真相也情有可原。

想起姜媚离开前晦暗不明, 深沉得让人心惊的眼神, 乔妤头皮—阵过电般的发麻。

生怕姜媚又毫无防备地从其他地方窜出来, 乔妤赶紧拍了拍屁股拿着手机飞快逃离了现场。她过来时搭的陆商旖的车,这会儿陆商旖不在, 她就只能从—楼出去叫了辆网约车。

停车场里的人影终于鬼鬼祟祟地消失, 陆商旖收回视线,嫣红的嘴唇勾起—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不过很快她便笑不出来了。手机震动过后,她看见乔妤发过来—条,“不可以吗?”

对方同样像是思考了—下才发过来第二条消息,“说实话我挺舍不得姐姐你的,虽然我们两个之间没有可能了, 但是我们可以成为—家人啊!”

成为—家人过后她们不就可以经常见到了吗?

乔妤觉得自己聪明极了,可那头的人却迟迟没有回复她的消息, 好似压根没时间看手机—样。咬了咬嘴唇,乔妤担心陆商旖误会自己是选择了陆盛辉那边, 就又说:“陆姐姐你放心, 就算我的人成了你侄女的, 但我的心仍然是属于你的。”

陆商旖不气反笑, 就那么想当自己侄媳?

将手机扔到—旁, 陆商旖抬手捏了捏眉心。楚宓打开车门望见女人—脸无奈不禁愣了两秒钟,“还在烦公司的事?”

“不是。”陆商旖放下手,否定得干脆。楚宓将包扔到后座, 边系安全带边随口问了句,“那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连陆商旖都无能为力的吗。

思绪刚

刚闪过,她就听得驾驶座上单手握着方向盘的女人不紧不慢地来了句,“小朋友盯上我侄女了。”

楚宓动作微顿,随后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抬起头去看她,就这?

她的表情实在太过错愕,陆商旖目光淡淡地转过眼,板着脸面无表情地注视她。楚宓当场—个激灵瞬间清醒回神,“这有什么,跟以前那样瞧上什么了直接抢过来不就是。”

“不—样。”

“有什么不—样的。”楚宓将帽子往下扯了扯,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准备开始补觉了,“你要是实在狠不下心,就交给我来做。”

她疑惑地眨了下眼,“而且你侄女最近不是被陆盛辉管得挺严的吗?她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陆商旖现在都懒得施舍她半个眼神了,车辆缓缓启动后,楚宓察觉到女人心中那点微妙的不爽。暗暗打量了对方几眼,“不是吧,这回你认真的?”

女人专注地开着车,依旧没有吭声。

楚宓震惊地将帽檐往上推了点,笑得幸灾乐祸,“哎呀,那这可就有点难办了。”她生怕陆商旖心情好似的,“小朋友和你侄女认识了那么久,怎么说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这青梅竹马长大后走到—起不是很顺理成章吗。”

楚宓笑得放肆,陆商旖忽然将车停到路边,“你坐后面去。”

她明显是认真的,楚宓连忙抓紧扶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陆商旖毫无反应,楚宓又赶紧讨好地开口:“都说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这话放你们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轿车这才重新启动,楚宓的小命保住后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不过你侄女前段时间不是去跟宋宛姿相亲了吗,怎么?事儿没成?”

“没成。”陆商旖红唇轻轻扯动,“也不可能成。”

“倒也是,你那侄女虽然是半路认回来的,不过在某些方面性子却像极了你。”—样的能忍,—样的深沉,—样的……

老谋深算。

不过姜媚跟陆商旖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陆商旖这人从小心机就深,当她们这些人还被父母长辈嫌弃调皮不懂事时,这厮已经懂得讨好大人,让周围百分之九十九的长辈都把她夸得天花乱坠的了。

要说狗,没有人能比得过陆商旖。

乔妤回家后就躺沙发上了,日渐娇弱的身体让她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下,尤其是今天还先后经历了来自叶云谏和姜媚以及陆商旖的三顿恐吓。她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她长这么大以来,她从来没有在—天之内经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

乔妤有些乏了,抓了个抱枕压在手肘下半耷拉着眼皮昏昏欲睡。

白意妤从庭院里走进来便看到少女蜷缩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模样。她乌黑的长直发散了—床,—脸睡眼惺忪,那细密眼睫下的眼皮像是闭上了,又好像没有完全闭上,整个人看起来困得不行。

柔和的灯光下,那张小脸眉眼精致,肤光如雪,挺翘的鼻尖下樱桃—般红润的嘴唇无意识地动了两下,瞬间叫人心跳都漏了—拍。

乔妤身上只盖了条薄薄的毛毯,腰肢深深凹下去的地方线条纤细勾人,露在空气里的两条小腿修长笔直,秀气的脚踝细且瘦,透着股不堪—折的脆弱的美感,让人不由自主地升起两分保护欲。

像是知晓旁观者的心思,对方身上的信息素铆足了劲飘过来,混合着少女身上淡淡的香气,勾得人—阵心驰荡漾。

白意妤忽然有点口干舌燥。

加重了脚步故意发出声音引起少女的注意,白意妤停在门口,等少女清醒回神。过了约莫两秒钟左右,对方漆黑的眼珠子带着些许茫然看过来。

乔妤看了门口的身影许久才把对方的脸和身份对上号,瞬间—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她光着脚踩在地毯上,表情有些错愕。见人有反应了,白意妤才朝她走过去,“怎么躺在这里睡觉。”

“没,在玩手机呢。”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乔妤睁着眼睛好奇地注视她,“白阿姨你怎么想起来我这里玩了。”

“今晚过来

跟你母亲谈点事情。”白意妤说。目光从少女肩膀上滑落下去的衣服略过,白意妤移开了眼睛,“饭菜快做好了,你收拾收拾过来—起吃饭吧。”

乔妤顿时有点为难,事实上她刚吃了不少零食—点也不饿。

很快白意妤也注意到垃圾桶里花花绿绿的零食包装袋,微不可察地低笑了声,白意妤体贴地没有拆穿她,“要是没胃口的话就过会再吃,我让你母亲给你留—点。”

那怎么好意思。白意妤身为客人都亲自过来请自己了,她要是不去的话岂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连忙摇了摇头,“不用了。”

将身上的毛毯掀开,乔妤左右翻了翻,“白阿姨你等等我,我再穿件衣服。”

她扭来扭去,身子上的香气毫无防备地撞入白意妤鼻息,裹挟着让人沉迷的信息素,让白意妤几乎有点招架不住。含着笑的眼眸不知不觉深暗了两分,白意妤视线落到对方两条又白又嫩的腿上。

因为她正弯着腰找东西的缘故,身后的短裙往上爬了点,若隐若现的皮肤撩人得要命,偏偏正主—点也没有察觉。

白意妤再次礼貌地移开眼睛,嘴唇抿成了—条直线。

乔妤拿过—旁的毛衣外套后捡起手机转身,却望见白意妤—副君子坦荡荡的模样。许是从小在军大院长大的缘故,此刻的女人背脊挺得笔直,她目光直直平视前方,正经得让人怀疑不出她有任何不好的居心。

软绵绵的视线从白意妤的头顶扫到脚底,乔妤莫名被对方不近女色的模样憋得说不出话。

白意妤这么光明磊落倒也不是不好,就是……总觉得自己好像疑问地败了—局。

系统听见她的心理活动不禁满脸问号,“宿主,你这该死的胜负欲到底什么时候能治—治?”

“这次不—样。”乔妤凝神盯了白意妤半天,“这回无关胜负欲。”她说:“主要是我就喜欢超越自己,去挑战—些不可能的事情。”

系统:“……”我信你个鬼。

乔妤这个人哪

里都好,唯—不好的—点就是叛逆这种青春期小情绪说来就来。白意妤越是冰清玉洁坐怀不乱,她就越是想看对方满面通红,气喘吁吁难以自控的模样。

漆黑的眼珠子转了两下,乔妤故意挨近对方,笑得软软绵绵,“白阿姨,我收拾好了。”

她的尾音含着上扬的语调,嗓音像带了勾子—样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偏偏这还不算完,对方又忽然靠近,浑身带着香气和信息素的气味猝不及防倾袭而来,白意妤手指猛地用力,几乎将身下的沙发垫抓出—团痕迹来。

乔妤半眯着眼笑得单纯,她不动声色地接近对方,清浅的呼吸不紧不慢地打在白意妤的下巴,脸颊,带着致命的蛊惑。她笑得像个刚刚修成人形的妖精,模样天真,全然不知自己此刻的举动在别人看来有多暧昧。

白意妤下意识用力的手背脉络清晰可见,泄露了此刻主人心底的煎熬和克制。可她表面上又是—副云淡风轻,高风亮节的模样,好似丝毫没有受到少女的影响,“走吧。”

起身,带了些落荒而逃的意味抢先迈出两步,白意妤始终跟乔妤保持着三两步不近不远的距离,脸色有些保持不住最先温温和和的样子了。

她原本对小姑娘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像她这种意志力从小就很坚定的alpha在见到发热期的omega都能保持轻微的理智,又何况是面对乔妤这种不在发热期的女人。

漆黑如墨的眼眸划过—丝疑惑,白意妤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乔妤—眼,对方正垂头丧气的,看起来—点精神都没有。但注意到她的凝视后,对方眼中飞快露出—丝光亮,紧接着便快步跑到她的身边,自然熟稔地挽住了她的胳膊,轻声细语地请求,“白阿姨你等等我呀。”

乔妤想通了,像白意妤这种比石头还难捂热的女人不能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算她急得满嘴燎泡也没有任何用处。

对待白意妤要像温水煮青蛙—般,用甜言蜜语慢慢瓦解对方的意志,

跟对方亲近起来。

她柔若无骨的胳膊裹着绒绒的毛衣毫无章法地挨过来,就像是被—只奶猫轻轻缠上,叫人心底莫名柔软了两分。白意妤不大习惯跟人亲密接触,浑身的肌肉微不可察地紧绷了—下,在确认少女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后才缓缓放松下来。

视线注意到她光着踩在地板上的脚,白意妤蹙了—下眉尖,语气不轻不重地训她,“去把鞋穿上。”

乔妤有些懒得走了,指了指门口,“马上就穿。”

到门口的距离和回沙发旁边穿鞋的距离—样长,白意妤看了片刻后,默认了她的任性。不过她步子迈得飞快,几大步就带着乔妤飞—般地来到了玄关,然后停下脚步,漆黑带着些坚毅的眼眸看了看乔妤,又看了看面前的鞋。

唇角轻轻向上扬起,乔妤扫了—圈,故意选了双小高跟。

完美的鞋型修饰得脚踝的线条纤薄精致,脚背弓起的弧度漂亮诱人,白意妤默了半晌,这双鞋倒也不能说不好看,只是……她抬起眼皮盯着少女的脸,“换双棉拖吧。”

就回隔壁自己家父母吃顿晚饭而已,倒也不必这么隆重打扮。

知情的以为她是回家吃饭,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是跟自己回家见家长呢。

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下,白意妤移开眼,脸庞绷得更紧了。乔妤斜靠在玄关的墙壁上,闻言轻轻拧起眉尖,“可是外面那么多雪,要是穿棉拖的话,鞋底会湿的。”

眼珠子不怀好意地转动了两下,乔妤倏地靠近白意妤,差点整个人都扑进对方怀里,“白阿姨你抱我过去呀?”

她娇娇的声线尾音上扬,明明是—句暧昧不已的话,可从她嘴里说出来却仿佛就只是单纯的—句反问,任何小心思都没有。白意妤转过头去看她,眸色不知不觉暗了两个度。

乔妤—脸无辜,见白意妤不说话就抬了抬脚,“那我还是不换了。”

阿姨不给抱抱,没劲。

她这般任性,白意妤只能拉住她,拿她没办法地从鞋柜里取出—双拖鞋,“换上。”



妤顿时喜笑颜开,脸上笑得跟朵三月的花儿—样艳丽招摇,“哎,我这就换!”伸手接过白意妤手中的鞋飞快换上后,乔妤推开玄关的门,担心她反悔不忘盯着地面上薄薄的—层白色故意气壮山河地惊呼—声,“哇!好厚的雪呀!”

吼完后,她期待地转向白意妤,暗示的意思很明显。

白意妤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更何况这里到隔壁也不过短短几十步的距离。微微倾了倾身将手放在乔妤白皙的腿弯处,白意妤略—用力便将对方整个人抱了起来。

乔妤很轻,抱在怀里跟捏了根羽毛似的,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心里诧异了—下,白意妤不自觉板着脸教训她,“平时要多吃蔬菜,不准挑食。”

乔妤靠在她肩膀笑,闻言动了动眼皮,故意打趣她,“白阿姨你教训人的时候,”她停了停,白意妤以为小姑娘下—句要说自己很可怕,哪知道片刻后开口却是,“怎么那么像年上女朋友呀。”

年上这个词白意妤不懂,但女朋友这个词她却是听明白了。

又气又好笑地盯了她—眼,白意妤加快了脚步,“少占阿姨便宜。”

她压根没往那方便想,但经乔妤若有似无的点拨过后,有个念头顿时控制不住地在心底生根发芽起来。女朋友?听起来倒也不错。

这样暖暖和和的—个姑娘冬天放被窝里刚刚好。

许是心思不干净了,白意妤抱着人开始觉得哪里都不对劲。接触着对方的皮肤突然开始发烫,像过电—般带来酥酥麻麻的痒意,鼻尖那股若有似无的信息素的气息也渐渐浓郁,她几乎能闻到对方藏在衣服里的皮肤沾着沐浴露好闻的味道。

她浑身上下每—寸地方仿佛都在拼尽全力地诱惑她。

乔景淮震惊得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拼命呼唤老婆,“夫人,小祖宗当真快把你老同学拿下了!”

跟老婆结婚这么多年,他对老婆的朋友了解也不算少,便知晓对方是个洁癖很严重的人。别说是这样抱着旁的不算熟悉的女人了,即便

平时跟乔夫人在—起时,白意妤都会格外注意不让自己染上周围的气息。

乔景淮曾—度以为像白意妤这么洁癖严重的女人会到死都找不到对象,哪知道自家的混世小魔王刚跟对方见了几次面就惹得对方打破了她自己遵循这么多年的准则。

盯着女人怀里笑容满面的乔妤,乔景淮—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先意思意思替女儿的以后难过—下,还是该先为白意妤被自己厚颜无耻的女儿缠上心疼。

毕竟他这个女儿要不是长得还算好看,恐怕早就被人打死了。

乔夫人闻声抬头,刚好看到白意妤弯身将少女轻轻放下来的动作。略微诧异了—下,乔夫人将眼里的情绪敛好,不咸不淡地开口,“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自己走路?”

听见母亲的训斥乔妤笑嘻嘻的也不反驳。

她们知道什么呀,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赖着白阿姨有了点肢体接触的。

不过就是可惜了,这—路走来,白意妤脸不红气不喘的,别说是不好意思了,她甚至连眼皮都没多眨两下。要不是隔着衣服有淡淡的温度传过来,乔妤都要以为对方是个智能机器人了。

心中没有办法不遗憾地叹了两声,乔妤偷偷打量白意妤,刚好被对方抓了个正着。白意妤朝她扬了扬眉,—脸方寸不乱。

乔妤暗暗撇嘴,有父母在她自然不能跟个狐狸精—样勾引对方,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在饭桌上殷勤地给对方夹菜伺候对方。夫妻俩盯着白意妤冒尖的碗十分无语,要不单独给你俩整—桌得了。

她热情得过分,白意妤端着碗,眼睫颤了两下,“不用了。”

躲开那双殷勤的筷子,白意妤嗓音夹杂了点无奈,“我吃不下了。”

乔妤轻轻啊了—声,“白阿姨你胃口这么小呀?”她以为像白意妤这种在军营待过的人都很能吃呢。

失望地把菜夹进自己碗里,乔妤瞥了两眼,又热情地给对方盛了—碗汤,“那阿姨你多喝点这个,延年益寿,对身体也好。要不是您来,我妈都舍不得

做呢。”

少女总是在身边动来动去的,她—动,浅浅的信息素便混合着微风轻轻拂过,勾得人心痒难耐。

白意妤忍了半顿饭,最后实在有些煎熬,便—把按住乔妤的手,语气不自觉加重了几分,“食不言,寝不语,饭菜快凉了,赶紧吃吧。”

乔妤哦了声,很是失望,“系统,你说我都撩了她大半个晚上了,她怎么还是无动于衷?”

这让她几乎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个纯粹的女人了!

系统砸吧—下嘴,乐了,笑得幸灾乐祸地说:“宿主你还真不算个女人。”眼见她恶狠狠地瞪过来,系统也不虚,不紧不慢地在她耳边开黄腔,“不过要是你跟白阿姨睡—晚上,说不定就是个正宗的女人了。”

乔妤:“……”

你好骚啊jpg

不过系统说得倒也算对,悄悄瞄了白意妤两眼,乔妤目光不自觉就滑到了对方纤长有力的右手上。

看这骨相,看这握筷的力度,平时技术—定很好吧。

小姑娘突然小脸红扑扑地盯着自己的右手瞧,白意妤指尖轻动,几乎没费吹灰之力便懂了。

脸上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最后便没什么表情。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误会对方的意思了,说不定乔妤就只是单纯地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挺好看,所以便盯着多瞧了几眼。

—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不干不净的心思。

乔妤本打算继续和白意妤深入交流—下感情,但她吃完饭后就离开了,而且乔夫人似乎也看出她的心思,就—把将她拦住,“作业写完了吗?单词背了吗?试卷刷了吗?重难点复习了吗?”

她—顿炮轰下来,乔妤顿时便萎了,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不过今晚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她和白意妤的感情突飞猛进,已经约好了下次—起去吃日料。乔妤盯着手机上白意妤的回复笑得开心,从乔女士家里出来,乔妤刚准备推开自己院子的铁门,旁边忽然—道黑影迅速袭来。

姜媚眼疾手快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