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宋宛姿碰过的地方传来过电般酥酥麻麻的感觉, 极度的凉意过后,又有滚烫的温度随着手指的离开缓缓升起,像有小团小团的火在脖颈上燃烧,烧得乔妤浑身难受。

红扑扑的脸蛋上颜色更浓, 乔妤睁着一双漆黑泛着水光的眼眸心虚地盯着地面, “我过来给陆姐姐送围巾。”

飞快地指了指怀里的东西, 乔妤急中生智解释说:“刚刚我看陆姐姐穿得太少了, 担心她感冒。”想到合适的理由后乔妤逐渐胆肥,极其无辜地眨了眨眼, 借口让宋宛姿挑不出任何错误, “陆姐姐她毕竟是个omega,跟我一样身体虚弱。”

她淡淡地笑:“宋姐姐你喜欢吗?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也送你一条。”

少女甜糯糯的声音很轻,虽然有种肆无忌惮的架势,但到底也没敢太得意。垂眼盯着乔妤白皙皮肤旁如墨一般浓郁的黑色围巾,宋宛姿眉眼的笑更浓, “可以。”

乔妤顿时错愕地抬眼看她,宋宛姿也看过来, 含笑的脸庞带着浑然天成的媚意。

她慢了半拍没应下,宋宛姿脸上的笑更深了些, “舍不得了?”

“当然不是!”条件反射地否定了句, 乔妤看过去的眼珠子又黑又亮, “我怎么可能会舍不得这区区一条围巾呢!”

“我今晚就下单!”

音量忽然提高, 仿佛这样就能证明自己坚定不移的决心似的。

宋宛姿给了她一个“你最好是”的眼神。松开乔妤回过头, 她望见陆商旖还维持着最初慵懒的姿势靠在沙发上,骨骼漂亮的手依旧拿着一本故作高深莫测的书,配以鼻梁上并没有镜片的金边眼镜, 气质简直做作到了极致。

簌簌落下的雪声被紧闭的门窗隔绝在外面,屋内的壁炉火烧得正旺,火光的颜色映在女人白皙的皮肤上,陆商旖整个人温柔得不行。

她不过随随便便摆了个姿势,却是将清规戒律且刻板的书卷气和漫不经心的随意缱绻表达得淋漓尽致。别说是乔妤一个刚刚成年的小朋友,连宋宛姿都有点想入非非。

翻了个白眼挡住乔妤偷偷摸摸看过去的视线,宋宛姿面无表情地捡起单人沙发上的毛毯抖开,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扔到陆商旖身上,脸色有些黑。这女人平时勾引勾引别人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连乔妤都不放过。

她还是个孩子啊。

客厅很安静,壁炉里传来火光噼里啪啦的声音,气氛沉静且温柔。

宋宛姿长腿一迈,大步朝陆商旖走过去,“白天这么忙,你不休息?”

陆商旖掀起眼皮,视线瞥了眼在光线里尤为软乎乎的乔妤,“休息。”唇角勾起一抹微笑的弧度,陆商旖笑得尤为撩人,“我刚准备看会书再睡,你们俩就一个接一个地跑进来了。”

她话里话外都是她有被自己打扰到的意思,宋宛姿皮笑肉不笑地眨了两下眼睫,“那真是不好意思。”

陆商旖扶着沙发坐起来,闻言很是大度地原谅了对方,“没关系。”

宋宛姿轻轻地呵了一声,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狗。她要是再来晚一步,指不定乔妤就被她骗到床上去了,虽说两个omega也不能做什么……思绪忽然顿住。

谁说两个omega不能做什么了?明明就可以抱着互啃。

意识到这一点后宋宛姿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偏偏这时乔妤又不长眼地跑过来在离陆商旖最近的位置坐下,她一眨不眨地盯着女人瞧,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似有星光流转,几乎都快黏到了陆商旖的身上扯不下来。

宋宛姿突然间就有点心烦意乱。

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宋宛姿眉眼没什么情绪地朝乔妤说:“过来。”

乔妤啊了一声回头,又黑又亮的眼睛里满是茫然,“?”

她无动于衷的模样让宋宛姿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宋宛姿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你过来还是不过来?”

女人明显有些情绪了,乔妤斟酌半晌后,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听话地坐了过去。情绪立马平复下来,宋宛姿恢复轻描淡写的语气,“你离她那么近就不怕有危险。”

乔妤一哽,事实

上好像是宋姐姐你对我而言比较有威胁吧?

陆姐姐一个omega再危险能危险到哪里去?可你就不一样了。不说两人之间悬殊的力量,就说宋宛姿这一身浓郁的信息素就能将她折磨个半死。

不过这话乔妤没敢当着宋宛姿的面说出来,她怕被打。

宋宛姿明显是在无理取闹,陆商旖低低地笑了一声,但并没有解释。宋宛姿抬眼瞥她,自动无视了女人笑声之下的含义,“你最近在公司过得可还行?”

“就那样。”陆商旖平静地说。

“很累吧?”宋宛姿又问。陆商旖没有怀疑她的目的,就点了一下头。

但下一秒,她便看见宋宛姿一本正经地扭过头面色严肃地朝乔妤说:“你陆姐姐最近忙着工作的事晚上没怎么休息,以后若非必要你就别来打扰她了。”

陆商旖:“……”

乔妤愣了一下,确实见陆商旖神色有些疲惫,便乖巧体贴地答应说:“好。”

宋宛姿轻轻一笑,笑盈盈地拉起乔妤纤细的手腕起身对陆商旖说:“既然如此,那你今晚就早点休息吧。”

拿过乔妤怀里的黑色围巾,宋宛姿将东西递给陆商旖,“我们先回去了。”

乔妤没有怀疑,也跟着回头说了句晚安。

女人眨眼间就把她的小朋友拐走了,陆商旖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围巾,“…………”

乔妤还在为自己的不懂事反省,“要是早知道陆姐姐这么累我就不去打扰她休息了。”要不是刚刚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实在顶不住,她没打算过去的。只是女人在权力的滋润下忽然变得这般惊艳,她属实有些心猿意马蠢蠢欲动。

“以后记住就行。”宋宛姿面无表情地说:“她过两天要飞去国外开会,开完会回国后又要在好几个城市之间辗转解决公司的事,你不知道也正常。”

“年底公司忙,而且她还要帮陆盛辉做总结,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掰扯成四十八个小时用,更别提陆盛辉还专程派了人盯着她。”

乔妤啊了一声,“那什么时候能忙完啊。”



宛姿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摇头,随后开口说:“以后你要是无聊的话可以过来找我。”

“可姐姐你不是还要拍戏吗?”乔妤问。

“我明天就杀青了。”

顿了顿,宋宛姿又说:“短时间内我没有接下一部戏的打算,快过年了正好给工作室放个假。”言下之意就是她可以尽情地陪乔妤玩到开学。

乔妤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有些困了。

见她小狗似的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宋宛姿就没有缠着她,将人送到门口亲眼看着她上楼打开卧室的灯后,宋宛姿才转身若有似无地瞥了眼落地窗前长身玉立的女人,漫不经心地勾起殷红的嘴唇。

四目相对间,气氛隔着遥遥的飞雪越发紧绷。

乔妤没忘记给宋宛姿下单围巾,只不过她原以为那玩意最多几千几万一条,谁知道上网搜索以后才发现要整整十几万块。捏着眉心想了半天,她终于想起来这是乔女士那天专程给她买的冬至礼物。

看着六位数的价格,乔妤差点心痛到无法呼吸。填好地址买完单后,乔妤把手机往旁边一放,“既然我都送宋姐姐礼物了,那我这几天要是不去找她玩的话岂不是就说不过去了?”

系统满脸问号,“这两者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当然有了。”乔妤一脸认真,“这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看她了。”

哎?这么一想还真划算!

只不过乔妤的礼物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她就在微博上看到了宋宛姿受伤住院的消息。起因是在拍摄最后一场戏时道具突然出了意外,导致她被利物划伤血流不止,新闻图打了码,但依旧触目惊心。

乔妤问到了宋宛姿住院的地址后赶紧换好衣服准备赶过去,结果刚一出门就碰到了陆商旖开回来的车。

女人坐在后排缓缓降下车窗,“上车。”

家里的司机从乔女士那边赶过来还得半个小时,乔妤略微犹豫了一瞬立刻拉开车门,“新闻说宋姐姐受伤了,我要去医院看看她……”

“我知道。”女人

轻声打断她,继而吩咐前排的司机,“去医院。”

乔妤愣了一下,“姐姐你也看到新闻了?”

回应她的是陆商旖微微挑眉的一个动作。乔妤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陆姐姐你不是很忙吗?你专程送我一趟会不会耽误自己的事情?”虽然心急,但乔妤也不想陆商旖被陆盛辉刁难。

陆商旖看了她一眼,又沉默了片刻才问:“她跟你说我很忙?”

乔妤不明所以地点头。

“有多忙。”

仔细思考了一下,乔妤眨巴眨巴眼,“一分钟恨不得掰成一百二十秒使用?”

女人忽然低低地笑出声,乔妤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但看陆商旖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她就没问。挠了挠眉毛,乔妤弄不清楚这两个女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索性就懒得管了。

反正大人的心思她猜不透。

医院外已经蹲守了很多记者媒体,跟着陆商旖从专人通道进去时,宋宛姿还在手术室里。手术室外站了个年轻的身影,听到脚步声对方转过身来,乔妤错愕地叫出声,“姜媚?”

姜媚眼底闪过一抹慌张,喉咙突然有些发干,“妤妤……”

脸色不由自主地白了一分,姜媚紧张得捏住手心,“我是代替陆家过来看她的。”明明心里很想解释清楚,可不知道为何话到嘴边说出来后就变成了另一种含糊不清的意味。

姜媚下意识上前两步,又说:“是我父亲叫我过来的。”

话说完后,姜媚才注意到乔妤身边的陆商旖。脸庞忽然绷紧,姜媚敛起所有慌张的情绪刻板地开口:“姑姑。”

陆商旖看了她一眼,嗯了声。

姑侄俩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对劲,乔妤左右偷瞄了两眼,十分知趣地转移话题,“宋姐姐她没事吧?伤得严重吗?”想到新闻图上的一大滩血迹,乔妤伸长脖子往手术室看了看,“怎么还没出来?”

“不太清楚。”姜媚轻声说:“我也是刚刚才到。”

宋宛姿的经纪人去布置好病房走过来发现三个人后愣了一下,“你们都是来

看宛姿的吧。”指了指后方,经纪人又说:“要不你们先去房间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等她就行了。”

乔妤看向陆商旖,陆商旖颔首,助理便立马走过来,“请随我来。”

私立医院的vip包间装修得豪华,也不吵闹,乔妤在沙发上坐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房间里的气氛安静得让人窒息。不知不觉挺直背脊规矩地坐好,乔妤视线不停在陆商旖和姜媚身上流转。

这两个人不是亲姑侄吗?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反倒像个仇人似的?

乔妤不禁转眼看向姜媚,既然陆商旖是女主的亲姑姑,那上次的那个包裹应该就是陆商旖寄过来的呀。陆商旖主动跟女主表达了善意,按理来说,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应该非常亲密才是。

疑惑的目光往姜媚没有表情的脸上瞅了瞅,乔妤越想越糊涂了。

姜媚绷着一张和陆商旖表情如出一辙的脸,她明白乔妤的困惑,只是……

她应该怎么跟乔妤说自己依旧喜欢她?同时她还看出来自己的亲姑姑也对她有着惊人的占有欲?乔妤自己许是没有注意到,可她身为一个局外人,一个无关紧要的旁人,陆商旖注视乔妤时的眼神她看得再清楚不过。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尤其是陆商旖平时并未刻意掩饰。

一边是自己的救赎,一边是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示好表达善意的亲姑姑,姜媚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难道她要跟自己的亲姑姑撕破脸皮抢女人吗?

姜媚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浑身的气势肉眼可见地变丧,乔妤忍不住和系统聊起来,“这两人发生什么了?难不成是陆盛辉在中间挑拨离间故意破坏了她们之间的感情?”

系统闻言眼角抽了一下,“我觉得宿主你或许可以从自己的身上找找原因。”

她身上?她身上能有什么原因。乔妤鼓着脸刚打算和系统据理力争一阵,已经缝好针的宋宛姿已经在经纪人和医生护士的陪同下出现,乔妤连忙起身跑过去,担心地看着她缠得严实的

伤口,“宋姐姐你还好吧?”

不动声色地将伤口藏到毛毯下,宋宛姿打量了一眼陆商旖,又瞅了两下姜媚,“还好,麻药的劲儿还没过所以现在没什么痛感。”

语毕,宋宛姿转眼盯着陆商旖,“你今天不忙?”

“忙。”陆商旖说:“过来看看你没事的话就走了……”

话音未落,宋宛姿便开口回她,“我没事。”

“……”

陆商旖忽然眯起眼,深邃的眼底情绪高深莫测得叫人看不透。两个女人正僵持着,门口忽然又传来高跟鞋气势凌人的声音,紧接着叶云谏抱着花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视线里。

盯着叶云谏第一时间瞥向乔妤的眼,宋宛姿面无表情:“……”

我是病人还是她是病人?

乔妤注视着叶云谏的脸大脑瞬间宕机,“系统系统,叶阿姨什么时候和宋姐姐这么熟了?”

望着叶云谏含笑看过来的眼眸,乔妤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在酒店门口被女人众目睽睽打横抱起的事。心里霎时虚了一下,片刻后乔妤忽然浑身一僵,糟糕!

今天这么多人在这里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念头刚刚闪过,她就听见叶云谏嗓音含着点宠溺责备地缓缓开口:“又穿这么少。”

“冷不冷?”

女人亲密的语气果然成功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宋宛姿和陆商旖立刻停止较量一眨不眨地盯着表情僵硬的乔妤,紧接着姜媚也停止胡思乱想不由自主地朝她看过来。

四道目光八只眼睛就这样生生地嵌在她身上,乔妤顿时恨不得自己立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她迟迟没有动静,叶云谏不禁挑了挑眉梢,“不方便回答吗。”

乔妤明显感觉到,身上的四道视线瞬间集体灼热了整整十八个度。顶着叶云谏轻描淡写的视线,乔妤悲伤地一哽,“……不冷。”

就是她现在的心有点拔凉拔凉的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22 04:51:19~2021-04-23 17:53:39期间为我投出霸

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墨砚斋小二、祸水红颜人、清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0瓶;橘虞初梦 8瓶;凌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