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哪个混蛋说的?”乔妤鼓着脸注视孟娥, “你把名字给我说出来,我将坚决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我己。”顿了顿,乔妤又道:“和我无辜的名声。”

这孟娥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妤妤你一点都没有听说过吗?现在大家都已经传遍了, 说你是会吃人的唐僧肉。”

“……”乔妤十分难过, 她悲痛欲绝地倒在孟娥身上擦了擦脸庞并不存在的眼泪, 一脸失落, “她们怎么能这样妄议我?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

“平时的我连一只小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又怎么可能会吃人。”

眨了眨无辜的眼, 乔妤忽然扭头, 危险地眯起眼睛,语气含着不善的音调,“是不是唐姝传出来的?!”

“不是她。”孟娥下意识就要否认,待话脱口而出后,她见到了乔妤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耳尖悄悄地红了红,孟娥扭开脸, 不愿去看对方眼底暧昧的表情。心脏猛烈地跳动了好几下,孟娥求饶道:“妤妤, 你就别逗我了。”

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孟娥脸颊烫得厉害, 即使是在光弱之处, 通红的皮肤也清晰可见。

乔妤看得心痛, 好好的一个姑娘, 可惜偏生瞎了眼喜欢上唐姝那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没再提起唐姝, 乔妤要了一杯饮料过来给对方,“你父亲的身体最近还好吗?”

察觉到孟娥瞬间失落下去的情绪,乔妤顿时意识到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

孟娥挤出一抹笑, 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挺好的,医生说他的病情有所好转,身体也比之前有力气多了。”

识趣地将话题略过,乔妤瞧着喝酒的一群人觉得没劲。叶云谏和白意妤就在不远处,两人的视线时不时地瞥过来,乔妤压根儿就不敢胡作非为,做出超出年龄之外的事情来。

有个同学喝多了酒,神智开始不清楚,“乔妤,你说咱们都是认识这么久的同学了,所以你分化了是不是也该让我们爽一爽?”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

有人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把醉酒的人拉到后面,试图捂住对方的嘴巴。可alpha力气极大,眨眼就挣脱了两个人的搀扶迈开大步来到乔妤面前,“你不是天天流转于好几个alpha之间吗?怎么,你不出声是不是瞧不上我这个超市老板的儿子?”

孟娥担惊受怕地望向乔妤,乔妤漫不经心地撩起眼皮,“你有知之就好。”

对方气急败坏,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当即就要扑上前来,幸好周围的男生赶紧将他按住推到一边,“王磊,你闹够了没有!”

乔妤是外面那些可以随便欺负侮辱的omega吗?!别说是区区一个超市老板,哪怕你是一个市值不低的大老板,惹了不该惹的人乔家一样能让你一夕破产好吗?

众人顿时都醒了酒,连忙转过身来跟乔妤赔不是,“对不起妤妤,今天我不该让他来。”

王磊和乔妤有些过节。在当初乔妤刚转校过来时,王磊蓄势已久准备拿下的一个猎物对乔妤一见钟情,在后来王磊准备对对方用强的时候,又被忽然出现的乔妤破坏。王磊一直对此怀恨在心,平时他忌惮乔家的势力没敢表现出来,哪知道今天一喝多了酒,就原形毕露了。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了,别说是他们,就连乔妤己都忘了。

望着怨气极重的alpha,乔妤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无论是原主还是取而代之的己,这些年好像都得罪了不少人……

她正凝神数着数,余光却瞥见身边的同学们忽然如受惊之鸟一般纷纷避让,紧接着,有两道高挑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见到叶云谏和白意妤,大家觉地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的响动。

这两个女人,哪怕是他们的爷爷来了,都得毕恭毕敬的,不敢顶撞半分。

不论是她们的身份地位,还是身上深不可测让人心惊的气势,都让人升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常年身居高位的两个人,即使是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都几乎要把他们吓得双腿发软了。

叶云谏面无表情地注视一双眼极为怨恨的alpha,红唇轻轻扯起一抹云淡风轻的弧度,“丢出去。”

她没有刻意命令谁,可听到她声音的男生们瞬间便动了。几个人一边架住对方的胳膊,一边抱起对方的腿,像抬重物一样将王磊抬到酒吧门口无情地丢到了地上。他们不是王磊这样的暴发户,原本就瞧不起对方这般恶劣的性子,发生了这样的事后,几个男生恶狠狠地注视他,“王磊,你想死可别拉上我们一起!”

乔妤可是跟宋宛姿和陆商旖传过绯闻的!无论是宋家还是陆家,举手抬足间都可以把他们这样的家族来来回回灭个好几次了!

更何况现在乔妤看起来不止跟宋家和陆家关系好,连跟叶家和白家也关系匪浅!

他们京城里有多少家族都要依靠着这几家生存?从这几家手里随随便便漏出来一个在她们眼里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项目都足以让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家族跻身进入金字塔中上端了。

晦气地拍了拍手,为首的alpha心惊胆战地咒骂,“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乔妤没注意到她们是什么时候起身过来的,茫然地眨了眨眼,“白阿姨,叶阿姨你们怎么过来了?”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叶云谏那无情无绪的视线便落到她身上,面无表情的脸庞不悦似地微微下沉,深邃的眼一动不动地注视她,“给我回家去。”

叶云谏想狠狠地说她两句,但又顾及这里还有对方的同学,担心她在同学面前没有面子,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快。弯腰将乔妤的东西拿在手中,叶云谏的语气不容反驳,“以后你要是再敢来这种地方。”

她冷冽的身形裹挟着具有侵略性的气势倾袭过来,咬字极重,“我就打断你的腿。”

乔妤当场一个哆嗦,连忙避开她往白意妤身后躲了躲。叶云谏皮笑肉不笑地起身,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她,“就算你是躲到天王老子后面也没用。”

白意妤回头,注视眼睫紧张得颤了好几下的少女,轻笑地

开口,“我作证,她这个人最是心狠手辣了。别说是你这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就算是她老子来了,她也是杀人不眨眼的。”

乔妤:“……”

可叶云谏竟难得地没有反驳,只是目光沉沉地扫了白意妤一眼。

拽住仍旧不动的乔妤,叶云谏拉着她往外走,离开之前,她深暗的眼淡淡地瞥了眼身后,众人立马齐齐将背脊挺得笔直,看起来乖得不行。目光从一群面孔上略过,待到了孟娥的脸庞时,叶云谏扯唇,“你也给我回家去。”

孟娥不敢有异议,连忙听话地将书包抱在怀里,亦步亦趋远远地跟在叶云谏身后。

乔妤盯着孟娥,不禁停下脚步往回走了两步,然后一把将人拉到己身边,“娥娥你跟紧我一点,不然我不放心。”

四目相对,孟娥实在不想理会这个把她一起拖下水的女人。

有孟娥陪在身边乔妤觉得心里有安全感多了,从酒吧门口离开,叶云谏给乔妤和孟娥分别叫了辆车。将孟娥送走以后,叶云谏靠在车门上,“若是等会还叫我知道你在外面的话。”

她没有把话说全,但想来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忙不迭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乔妤眨了眨眼,巴巴地仰视脸庞冷冽的女人,“您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不了。”退后一步将车门关上,叶云谏眼底的情绪很淡,“我还有事。”

目送出租车离开之后,白意妤抬脚走到叶云谏身旁,注视对方的眼带着几分玩味。叶云谏转身,触及她的视线不觉拧起眉尖,白意妤唇角勾着淡笑,“你很在意她。”

语气笃定,根本不容叶云谏反驳。

叶云谏并未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她一言不发地注视白意妤,直到了最后才扔下一句,“你少跟我揣着白装糊涂。”

白意妤轻轻地笑,跟上她去,“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讨喜啊。”

乔妤到家的时候发现宋宛姿的庭院里多了一辆车,视线往旁边移动,整栋房子灯火通,似是有客人来。将目光收回,乔妤觉得有些稀奇,宋宛姿搬过来这么

多天,她从未见过宋宛姿有跟除了经纪人和助理之外的人来往。

宋宛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什么事。”

对方沉默半晌,在女人无形的气势下硬着头皮开口,“夫人让您挤出周六的时间去跟陆盛辉的女儿见一面。”

女人一声不吭,说话的人紧张得抿紧嘴唇,浑身都觉得不在起来。好半晌后,女人终于懒懒地掀起眼皮,“那你回去回复夫人。”宋宛姿轻笑,不紧不慢地说:“没有必要。”

“我已经见过她了。”

那人错愕地抬起眼,犹豫了一下说:“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到时候夫人和陆少都会来,还有陆总和陆夫人……”

宋宛姿静静地注视她,对方立马不敢多言,颔首退了下去,“我这就回去跟夫人回复。”

待人走后,宋宛姿端起桌上刚喝了一半的酒。相亲?

不禁低低地笑出声,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她的性子吗。若是她肯服输的话,她早就顺从家里的安排了,又何必天天东奔西跑地拍戏,一年到头都不着家。

慢条斯理地倾倒满一杯葡萄酒,宋宛姿轻轻出声,“天真啊。”

人并未离开太久宋夫人的电话便已打过来,在外人面前修养极好的贵妇此刻咬牙切齿,全然没有平时温柔贤惠的模样,“宋宛姿,你究竟还要跟我们置气到什么时候?!”

“你说你都多大了,你怎么还这么随心所欲,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她没什么耐心,扔下一句“周六的时候你不去也得给我去”以后就掐断了电话,没有给宋宛姿任何拒绝的机会。

神色莫辨地握着手机,宋宛姿脸庞上的温度逐渐变冷。

乔妤注意到宋宛姿庭院里的轿车很快离开,站在窗边探了个脑袋看了两眼,乔妤没太在意地收回视线,握着手机给陆商旖发了条消息,“陆姐姐,你还没有忙完吗。”

手机屏幕亮起,陆商旖看了眼收回视线,淡淡出声,“我随时都有时间。”

陆父满意地点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高大的男人放下筷子

,“妹妹今天在学校感觉如何?”

桌上的视线集中到姜媚身上,眼睫齐刷刷地垂落下去,姜媚平静地开口,“还可以。”不觉地看了眼跟饭桌格格不入的陆商旖,姜媚说不出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从未想过那个一挥手就给了己足足五百万的人会是陆商旖。她没有想到对方会是己的亲姑姑,她更没有想到,对方的意中人也是己的心上人。

唇内的味道变得有些苦涩。

从前她在陆商旖面前卑微到抬不起头来,可如今她回了豪门,她在对方面前依然像只灰扑扑的丑小鸭。

有的人即使是她穷其一生都无法超越,陆商旖便是这样的存在。

努力压下思绪,姜媚继续说:“同学们对我很好,也很照顾我。”虽然更多的是看在陆家的名声上。

男人很是满意,“那就好。”他和蔼地说:“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回来跟我说,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我陆亿的孙女!”

“行了,吃完了就回房间写作业去。”陆盛辉开口打断父亲,注视姜媚起身的眼神复杂。不过片刻,他眼中的情绪便敛了起来,“姜媚以前和宋宛姿见过几次,想来周六见面时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最近公司里的一些老狐狸蠢蠢欲动,不安分极了。陆盛辉别无选择,只能尽快用女儿拉拢一个家族稳定己的地位,纵观叶乔宋三大家,叶云谏是个心狠手辣的,不会轻易受他摆布,乔景淮夫妇倆又天天发疯,比叶云谏还要棘手。

所以放眼望去,唯有宋宛姿最是合适。

宋宛姿年纪也不小了,宋家早就想让她结婚收心回归家族,己现在及时地递出橄榄枝于宋家而言就是瞌睡来了刚好有人送枕头,断然没有拒绝己的道理。

目光不善地略过陆商旖,陆盛辉淡淡出声,“我都有这么大的一个女儿了,不知道商旖又打算何时结婚嫁人呢。”

他的一席话立马引起陆亿的注意,以前有陆盛辉在上头顶着,陆商旖一点都不用担心己会被

催婚。可现在陆盛辉无端地有了个女儿,因此把她嫁出去联姻就变成了迫在眉睫的事,即使有母亲护着她也于事无补。

淡淡地抬起眼,陆商旖注视陆盛辉,“那你的意思是?”

陆夫人知道儿女斗得厉害,连忙就出声周旋道:“周六跟妹妹一起去相完以后再说吧。要是妹妹和宛姿没看对眼的话,就让商旖去试试,商旖和宛姿也互相认识这么多年了,要是能成的话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宋宛姿?可陆盛辉是断然不会让陆商旖攀上宋家的。

男人凉薄的唇轻轻一扯,“之前我倒是听说乔妤对商旖非常有好感,不如改天我安排你跟乔妤见见。”

陆夫人拧起眉尖,乔妤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还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omega,她如何能保护好商旖?她刚想拒绝,陆盛辉却已经作主张地决定下来,“既然商旖没有意见的话,我这就去跟乔景淮打个电话。”

男人迅速起身离开,陆夫人看了看女儿,满眼愧疚。

陆商旖神色莫辨地端起手边的茶杯,隐约可见唇畔边一丝淡淡的笑意。

回完乔妤的信息后,楚宓刚好发来一条,“我跟他们约好这周末在城外的温泉会所见面了,到时候你小心着过来。”

顿了顿,陆商旖果断回复,“这周末不行。”

“怎么不行,你有其他安排?”

“小朋友要去相亲。”

楚宓:“?”小朋友要去相亲关你什么事。

很快陆商旖那边又有了动静,“她的相亲对象是我。”

楚宓:“……………”相亲重要还是搞事业重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4-15 21:27:03~2021-04-16 18:49: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祸水红颜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宁音。 37瓶;白岚 20瓶;星雨 10瓶;如果可以早點睡吧 6瓶;像只猫 5瓶;爱吃糖的皮卡丘、时落 2瓶;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