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陆商旖依旧没有回来。

乔妤从窗边收回目光, 宋宛姿长身玉立倚在旁边的置物架上,注视对方脸上隐隐担心的神色开口,“其实在当初发生车祸时,医生说她是没有任何求生欲的。”

错愕地仰起白皙的脸庞望着宋宛姿, 乔妤扯动嘴唇轻轻问道:“陆姐姐吗?”

女人颔首, 妩媚的桃花眼带着淡淡的情绪, “或许是她命硬, 又或许是她感受到了一个母亲的执着,在昏迷了整整半个月后, 她终于挣扎着从鬼门关里逃了回来。”

“不过醒过来后, 她依旧意志消沉,整天不笑也不说话,当初我去看她时,她冷冰冰地摆着一张棺材脸,连余光都没给我一个。”宋宛姿的语气里听不出是悲悯还是惋惜,“若不是她时不时地眨眨眼睫, 我都以为我眼前躺着的是个植物人。”

乔妤从来没有听过那场车祸的具体情况,听宋宛姿提起不禁感兴趣地搬着板凳坐过来, “那后来呢?后来陆姐姐是怎么挺过来的?”

轻轻摇摇头,宋宛姿脸上带着分抱歉, “不清楚。我只知道在她临出院的那几天她跟你一样突然分化成omega之后, 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整整两年。”

“若不是阿姨天天哭着求她。”宋宛姿耸了耸肩, “你陆姐姐现在估计都变成灰了。”

自动忽视宋宛姿说她分化成omega的事, 乔妤托着脸颊, 眼眸有些疑问,“宋姐姐你和陆姐姐关系很好?”

“还行吧。京城就这么大,我跟她低头不见抬头见, 就算不认识也眼熟了。更何况我爷爷和她爷爷是多年深交好友,从我有记忆开始以来,我就天天被家长拿去跟她比较。”大概是想起了从前活在陆商旖阴影之下的日子,宋宛姿眼角微不可察地抽了两下,“她脑袋聪明,虽然性子冷淡,但见到长辈时温和有礼,十分谦逊,所以长辈都喜欢她。”

蹙了蹙眉尖,宋宛姿又说:“可比她那个双胞胎哥哥好多了。”

“陆盛辉

这个人从小就浪。”上下打量了乔妤几眼,宋宛姿眯起眼睛开口,“你跟他比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拿不出手的。”

乔妤顿时一个激灵,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自己身上了。屏住呼吸不敢说话,乔妤努力装出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好在宋宛姿体贴她还是个刚分化的小孩,并没有抓着她不放。

“从初中开始,陆盛辉这个人换女朋友就跟换衣服似的,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姑娘遭了他的毒手。”停了停后,“不过因果循环,自有报应。”

宋宛姿轻轻笑出声,“他玩弄姑娘,自然也就会有姑娘来玩弄他。”

这题她会!乔妤赶紧举手回答,“是姜媚的母亲!”

当时宋宛姿只是在某一天突然听人说陆盛辉浪子回头,天天跟良家妇男似的准时回家了,但她自己并没有亲眼见过那场面。那时她出道即爆红,天天跑行程,忙起来的时候一天要飞足足三个城市,哪有闲心思八卦一个种马的花边新闻。

不过,即使她再忙也知道,“他对那个女人是真爱。”

听说后来陆盛辉还当众跟人家求婚,不过却惨遭拒绝,因为闹得沸沸扬扬的,为此还上过头条跟她的热度比肩。宋宛姿单手支着脸颊,明明上一秒还在说陆盛辉的风流韵事,结果下一秒就把火力对准了乔妤,“听说你最近加了很多alpha的微信?”

她修长的身形裹挟着浓烈的信息素倾袭过来,“怎么?是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搭讪我的?”

不善地眯起眼眸,宋宛姿慢条斯理地注视耳尖微微有些发红的少女,红唇勾起的笑高贵冷艳,“用不用我帮你回忆一下。”

乔妤皮肤白,一点点异样便清晰可见,脸颊两团微微发红的皮肤煞是楚楚可怜,无须多余的风情便已撩人得很。乔妤吓了一大跳,连忙摇头,反嘴就是一个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这不关我的事啊!”

“是我家二婶非要塞给我的!”

“她塞给你,你就不知道拒绝?”宋宛姿可不好糊弄,以前乔妤年纪小,

她便由着对方胡来。可现在既然都已经成年了,那自然就没有再轻易放过的道理。

“我拒绝了。”她说话不打草稿,谎话张嘴便来。乔妤眼神坚定,表情无比真诚,“可是她非要强迫我。”

故作伤心地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乔妤可怜兮兮地低下头,“她是长辈,我是晚辈,我若总是拒绝她,她指不定会在其他的亲戚面前怎么说我呢。”丝毫没有愧疚感地将锅甩到乔二婶头上,乔妤声泪俱下,“她本来就喜欢到处瞎说,要是她天天在外面抹黑我,诋毁我,玷污我的名声,那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她肢体动作丰富地演了老半天,宋宛姿却连眉头都没抬一下。乔妤茫然地睁着漆黑的眼看她,宋宛姿抿着唇慢条斯理地开口,“你陆姐姐跟我说,你这小孩儿十句话里面能有十一个谎话。”

乔妤:“……”终究是错付了jpg

一计不成,乔妤又生一计,“虽然我通过了我二婶给我推荐的那些alpha的好友申请,不过我成功地凭借我独特的人格魅力将她们吓退了,不信你看。”

谄媚地将手机递上,宋宛姿注视她不说话。乔妤赶紧把手机塞到她手心里,“真的,你看看嘛。”

宋宛姿垂眼,却是第一眼注意到小孩儿特意置顶的一个群聊。挑了挑眉梢,京城omega单身女性群?不用想都能知道是乔妤分化之前弄的。

没再给群聊施舍多余的目光,宋宛姿随手点开几个对话,粗略地浏览了几眼后她最大的感受就是——

这小孩儿话怎么这么多?

同时跟这么多人聊天她怎么还能做到那么多话?难怪一个个的最后都不理她了,简直比夏天树上的知了还要聒噪烦人。

将手机递还给乔妤,乔妤茫然地接过来,“宋姐姐你不多看几个吗。”

“不看了。”宋宛姿嗓音没有情绪地开口,“吵到我的眼睛了。”

“……”

时间有些晚了,宋宛姿赶她回家休息,乔妤

已经换好鞋准备离开了,宋宛姿又叫住她,抱着胳膊倚在门边慢条斯理地开口说:“把我拉进你那个京城omega单身女性群。”

下意识啊了一声,“可是宋姐姐你不是omega……”

回应她的是宋宛姿裹挟着压迫的气势逼近,“你不说我不说,群里谁知道?”

乔妤靓妹语塞,只能屈服于宋宛姿的美色将她拉了进去。宛若在平静的湖水里投下一颗小石子,立马就有姐妹冒头询问,“这又是哪家的千金?”

顶着宋宛姿威胁的视线,乔妤硬着头皮回应说:“我一个远房表妹,昨天刚分化。”

宋宛姿满意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好了,回去休息吧。”

乔妤难以置信地抱着脑袋,有些不想面对现实,陆商旖在群里也就罢了,至少她还是个omega,可宋宛姿她是一个真真切切的alpha啊!

一个让无数omega脸红心跳,双腿发软,粉丝足足有好几千万的alpha啊!

想到以后会有两双眼睛同时在群里监视自己,乔妤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之前的群聊消息宋宛姿看不见,不过她并不介意,目送乔妤到家后,宋宛姿转身走向酒柜慢条斯理地打开一瓶新的红酒。琉璃杯只盛了半满,女人微微仰起天鹅一般优雅纤长的脖颈喝酒,下颌线条精致诱人。

虽然在娱乐圈出道并非她的本意,不过打拼这么多年,她在圈里的地位已经无人可以撼动。高处不胜寒,心里生出两分厌倦,她有些不想待了。

尔虞我诈不如美人一袅纤腰,一笑盈盈,芙蓉帐暖。

乔妤放心不下陆商旖,犹豫半天后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她并没有期待对方会接通,谁知不过响了三秒钟,女人那张干净清浅的脸便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不知道陆商旖是将手机举在了哪里,她的脸挨得很近,仿佛就在眼前一般。过于近的距离让乔妤下意识往后仰了仰,跟对面拉开了点间隔,陆商旖最先开口,“还没睡?”

女人嗓音低低

的很是好听,莫名带着一股蛊惑的意味。

乔妤下意识摇头,“还没呢,刚从宋姐姐那里回来。”

宋宛姿?陆商旖平静脸庞上的心思看不透,“去她那做什么了。”

“等你。”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完之后,乔妤仔仔细细地打量屏幕上的女人。虽然手机系统自动压缩了一些清晰度,但即使是这样,也有对方身上清冷禁欲不可招惹的冷淡气质传递过来。

现实中看久了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换到荧屏之上后,乔妤忽然就发觉陆商旖身上有了一股超越绝大多数alpha的霸道气势。

勾得乔妤心里痒痒的,坏心眼地想将对方这副神圣的模样摧毁。

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乔妤轻轻开口,“陆姐姐,你这几天为什么都不回家了呀。”

家?陆商旖眼睫轻颤,心底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动,“等忙完手头上的事情我就过来。”她耐心地解释说:“你朋友刚刚回来,所以还有些家务事需要我处理。”

乔妤暗暗想,恐怕不止是家务事这么简单吧?豪门最重利益,尤其是陆盛辉本来就忌惮她。这次他认回了女儿,说不定等到下次的时候,陆盛辉就要彻底对陆商旖下死手了。

之前陆商旖能侥幸地捡回一条命,可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她还能那么好运气吗?

少女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陆商旖放软了声音轻轻说:“昨天你母亲朝我伸出了橄榄枝。”注意到小孩儿瞬间抬起来的眼,陆商旖唇畔噙了两分笑意,“你母亲人中龙凤,性格随和,是位很好的长辈。”

乔妤欣喜地睁大眼,妈妈也真是的,口口声声地说着不行,结果现在又背着自己悄悄地做好人,真坏。敛了情绪,乔妤也跟着笑,“陆姐姐你那公司该多签几个艺人了。”

广撒网总能钓上一两条大鱼,就楚宓一个beta艺人顶着哪儿能够呢?

当然,乔妤求生欲很强地解释说:“我不是嫌弃陆姐姐你公司现在的经营模式不好,我……”

“我知道。”女人温声打断她,并主动询问起她的意见,“那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推荐人选。”

乔妤一怔,心底忽地有股微妙的情绪缓缓升起。第一次有人如此毫无保留地信任她,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丝毫犹豫。上辈子她在公司当老总的时候,老头派给她的心腹天天说她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对,虽然她确实曾差点把一个蒸蒸日上的公司搞到破产。

不过归根结底,那也是因为总裁办出了叛徒的原因,跟她自身的脑子关系不大。

乔妤感动得眼睛都亮了几分,“陆姐姐你等我,我马上给你列个名单出来。”

幸好当初她被系统逼着看了遍原文,虽然大部分配角都不记得了,但跟宋宛姿作对的那几个尤为有存在感,即使她想不注意都难。而且她不仅知道会走红的几个配角的名字,她还知道这个世界会爆的所有剧本。

她要全部写下来送给陆商旖!然后投资赚大钱!

乔妤得意地想,看以后谁还敢说她不是个做生意的料。若是老头在另一个世界知道了,估计能激动得当场给列祖列宗磕十遍头。

乔妤立马就要去找本子和笔,陆商旖叫住她,深邃的眼直直地注视镜头,像是就在乔妤眼前定定地凝视她一般。乔妤下意识屏住呼吸,“怎么了姐姐。”

轻轻摇头之后,女人说了句早点休息结束了视频通话。

乔妤抱着手机,脑海不自觉循环对方高深莫测的眼眸,里面像是盛满了alpha浓烈魅惑的信息素,勾得人神魂颠倒。

轻轻甩了甩脑袋,乔妤感觉后颈的腺体隐隐有些发胀。

并没有太在意身体的异样,乔妤连夜将名单赶制出来后睡了整整一天,临到晚上的时候才醒。家里就给她请了半个星期的假,眼看着明天就该去学校上课了,乔夫人晚上特意过来提醒她要随身携带好抑制贴。

乔妤知道她不放心,就一口气揣了一整盒放进书包,“妈,这么多够了吗?”

回应她的是对方一个略

带无语的眼神,“够了。”

“以后在学校里不要再像之前那样随心所欲了,知道吗?”乔夫人清楚女儿的性子,虽然知道对方并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但仍旧叮嘱说:“还有,能少跟陌生的alpha接触就少跟她们接触。”

“不过你若是有几个瞧得顺眼的,直接上嘴咬了自有家里给你善后。”

“……”姜还是老的流氓。

乔妤分化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得知今天她要回学校上课之后,一群学生将校门口挤得水泄不通。不过乔夫人早早就考虑到了这点,所以载着乔妤的轿车直接驶进了学校,待到了停车场才将人放下。

无视近处远处投来的打量目光,乔妤吊儿郎当地提着书包走进教室。她刚一露面,同学们便七嘴八舌地发来祝贺,“恭喜乔妤同学喜提虚弱buff!”

“对不起朋友,是我以前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把你当成了哥们儿。”

这群人偏生哪壶不开提哪壶,太阳穴狠狠地跳了跳,乔妤一阵白眼,“滚滚滚,少在旁边幸灾乐祸。”

她转身朝同样刚到教室的孟娥走去,却在临近座位时不知不觉停下脚步。姜媚的位置已经空了,课桌上空空荡荡,不见往日的书籍成山,孟娥小声解释说:“我听唐姝说她转去京高了。”

“京高是重点中学,师资力量比咱们学校高出好一截,而且去年的文理科状元都出自京高。她成绩本来就好,若是现在抓紧时间努力一下,说不定也能考个状元呢。”

将书包挂到椅子上,乔妤拿出课本没有说话。孟娥眨了眨眼转移她的注意力说:“不过咱们学校现在也不错了。自从你那天分化之后呀,我们学校就一飞冲天,成为和京高同样热门的高校了。”

“妤妤,你还不知道吧?你成功地以一己之力拉高了咱们学校的档次水平,如今连京高的学生都羡慕我们。”

“我还听她们说,现在好多初三学生为了能成为你名义上的学弟学妹,都想报咱们这个学校呢。”

乔妤听

完面无表情地哇了一声,“然后呢?然后她们还说什么了?”

嗅出乔妤身上危险的气息,孟娥摇摇头识趣地捂住嘴巴,“没有了。”

乔妤轻哼一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要是早知道这具身体会因为融合了自己的基因而跟原文剧情有出入,她就不到处宣扬自己是京城第一猛a的事情了。

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空荡荡的座位,第一次跟女主见面的模样仿佛还历历在目。

今天陆盛辉亲自送姜媚来京高报告,陆家在京城权势滔天,举足轻重,连校长都亲自出来迎接。脸上看不见任何情绪地走着,姜媚心静如水。

她不像其他的孩子养尊处优,从小在豪门圈子里长大,所以难免会遭人背后议论。

不卑不亢地跟在陆盛辉身后,无视周遭所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姜媚处变不惊,举手投足落落大方。

陆盛辉瞥了她两下,总算觉得顺眼多了。

吩咐完校长以后陆盛辉转身,“好好学习,不要给家里丢脸。”

姜媚低声应是,陆盛辉又递给她一张银行卡,“平时多跟同学出去玩一玩打好关系,尤其是那些家境不错的。”陆盛辉说:“到时候对我对你都有好处。”

姜媚依然低头应是,除此以外并无他话。陆盛辉也觉得自己跟她无话可说,就扫了她两眼走了。

被校长领着前往教室的路上,姜媚已经听到不下十种对自己身世的猜测和对母亲的诋毁。浅色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姜媚按捺下心中戾气,却仍旧止不住将身上的信息素放出。

浓烈霸道的信息素迅速弥漫走廊,周围终于安静下来。

余光看见他人惊恐又带着些敬畏的眼神,姜媚唇角扯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只是……自己短时间之内都不能再见到妤妤,默默地站在她身后保护她了。

不过陆商旖和叶云谏皆是消息灵通之辈,有她们在,妤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定了定心,姜媚抬脚缓缓踏进新教

室,背脊挺得笔直。

omega分化以后体力会大不如从前,乔妤对此深有体会,不解地盯着孟娥,乔妤十分疑惑,“这么艰难的日子娥娥你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孟娥回答得很是利落干脆,“习惯了就好。”

见乔妤不开心地鼓起脸颊,孟娥解释说:“所以我们omega才需要alpha或者是beta的细心呵护,我们特级珍稀保护动物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

抬手捏了捏眉心,难怪。

这么娇弱,自己一个人能活下去才有鬼了。

下午放学铃响起,乔妤背起书包准备回家却被一群同学拦住,“妤妤,你分化成omega这种天大的喜事我们怎么也得一起去天上人间庆祝庆祝吧?”担心她不同意,开口的男生又说:“而且我们班好久都没有聚餐了,再不联络一下感情的话大家都要生分了。”

“聚餐?”乔妤冷笑,“我看你们是想去我的酒吧哄骗小姑娘吧。”

“怎么会?我们可都是一群遵纪守法的好alpha。如今我们的心里只有学习和雅思,哪还有心思想其他的呢。”

“……”我信你们个鬼。

抵不过对方苦苦哀求,乔妤只好答应了。可到酒吧以后,一群同学屁股还没坐热,就看见百般不情愿的少女鬼鬼祟祟地朝吧台走了过去。并不算明朗的灯光之下,那处站了两个仅看背影就a得不行的女人。

无论是身段还是气势,都是万里挑一。

可孟娥却始终觉得两个人的背影看起来有点眼熟,仿佛是以前在哪里见过一样。

乔妤压根就没想过今天还能在自己的地盘里来一场邂逅,做作地清了清嗓子,乔妤借着纤细的体型挤到两个女人中间,“二位姐姐今天也是来寻找快乐的吗?”

孟娥盯着两个女人侧头的动作当场认出双方的身份。

乔妤脸庞带着灿烂的笑抬起头,当看清叶云谏脸庞的那一刻,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瞬间猛烈,仿佛要冲破胸口一般,“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