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妤被叶云谏高高架着, 只能神色僵硬地点头,算是承认了。

陆商旖伸长指尖拿过叶云谏手中的相亲名单翻了两页,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嗓音更是低得像从喉咙深处溢出, “新朋友?”

她撩起薄淡的眼皮, 似笑非笑地注视小孩儿, “就那么喜欢跟alpha和omega交朋友?”

停顿了一秒钟, 陆商旖修长的身影倾袭过来,“而唯独不喜欢beta?”

这要是承认问题可就大了!乔妤不敢直视陆商旖那张绝美的脸庞, 视线下意识避开疯狂摇头, 她正冥思苦想寻找借口,身后忽然传来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好听的声音,紧接着,乔夫人淡淡的嗓音响起,“没打扰到你们吧?”

妈妈?!

乔妤眼睛微亮,无比热情地跑过去一把扑进乔女士怀里, “妈妈,你怎么来了?!”她惊喜不已, 将乔夫人的胳膊挽得紧紧的,生怕对方跑掉了似的。

她敏锐地察觉到, 见到乔夫人之后, 三个人都老实了下来。

转了转眼珠, 乔妤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态, 叶阿姨什么时候也怕乔女士了?她再转动视线看陆商旖, 看宋宛姿,一个个的简直乖得像小绵羊,浑身霸道的气势都收了起来, 模样比现在的高中生还要没有攻击力。

忽然,乔妤眼皮狠狠地跳了好几下,这几个人……怎么还两副面孔呢?

她们就是看自己好欺负。

乔夫人垂首,想把女儿从怀里扯出去,奈何乔妤就跟一张狗皮膏药似的,任凭她怎么使劲都没用。较劲了几下拗不过乔妤后,乔夫人索性也放弃了,转而抬眼看向陆商旖,语气不动声色地放得柔和,“那是我为乔妤准备的。”

黏在乔女士怀里的乔妤立马狐假虎威地朝叶云谏等人挤眉弄眼,看你们还敢不敢说我。

无视狗仗人势的女儿,乔夫人步子轻轻地走过去,示意三人落座,“月底她就要成年了,成年后不久妤妤也就该分化了。”乔夫人脸庞含着笑说:“她

爸的意思是尽早把妤妤的婚事订下来。”

张了张嘴,乔夫人忽然又合上,漆黑的眼眸定定注视寸步不离她的乔妤说:“你上楼去。”

乔妤:“?”

“大人聊天小孩子听什么。”她态度坚决,大有一副乔妤不走她今晚就不会开口的架势。乔妤无奈,只好一步三回头,十分不舍地与她隔空深情对望。

“事出反常必有妖。”乔妤轻念出声,她假装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然后等自己的身影一离开几人的视线就立马蹲在地上慢吞吞地走回来,躲在最近的地方偷听起来。

叶云谏慵懒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轻轻敲击大腿问出声,“是不是太早了。”

还没成年就订婚,一成年就订婚的也不少,只是往常都不见乔家这么急切。叶云谏眯起眼注视气势从容不迫的omega,“乔家这些天已经吃了这么多了,还不觉得满足吗。”

话语间隐隐含着几分针锋相对的意味,周围的气压瞬间呈直线下降,有了股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女人神色不变,虽然只是个柔弱不能自理的omega,气场却并不比叶云谏和宋宛姿弱。她盈盈一笑,带着一股让乔妤觉得她在挑衅叶云谏的语气说:“我能吃到,那是我的本事。”

气氛因为短短的一句话再次到达冰点,乔妤听得心惊胆战的,她的硬核老母亲这是要以一杠三?

可别啊!

宋宛姿注视着乔夫人没有说话,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敛了全部的情绪,看起来有几分高深莫测的意味。陆商旖拿着相亲名单,心里并不觉得乔夫人的目的是要通过联姻去巩固乔家的地位。

眼睫齐刷刷地垂落下去,片刻后,陆商旖语气淡淡地打破紧张气氛,“你是想物色一位合格的人去保护她。”

她说得笃定,瞬间将叶云谏和宋宛姿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保护乔妤?

乔妤有胳膊有腿的,又马上就要分化成alpha,哪里需要人保护了?她保护别人还差不

多。

诧异地转眼凝视陆商旖,乔夫人对陆商旖非常满意,她带着几分真心地开口:“如果你不是omega的话,你在我心里至少排前三。”

至少。

陆商旖波澜不惊的眼微微闪烁,言外之意就是自己现在顺位第四。

乔夫人现在也不想透露太多,只是随口提点了两句,“这段时间你们对妤妤耐心一点,温柔一点,对你们没坏处。”乔妤正感动着,就又听老母亲无情地变卦道:“不过她要是实在不听话的话,你们代替我狠狠地修理她一顿也不是不可以。”

乔妤:“……”

女人好像是说了一顿废话,叶云谏和宋宛姿试图从乔夫人的脸庞上看出些异样,唯独陆商旖若有所思,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片刻后,乔妤听见下面彻底安静下来,还没来得及起身,乔夫人淡淡的声音已经从客厅传来,“出来吧,别躲了。”

乔妤一动不动,紧接着对方带着些无奈意味的声音再次响起,“都看见你裙子了。”

回头瞅了身后一眼,乔妤赶紧嗖的一下将裙摆收起来,脸庞带着茫然和疑问现身,“妈妈,她们怎么走了?”

乔夫人懒得拆穿她,施施走到女儿面前静静凝视对方许久,直到把乔妤看得心里发毛后,她终于收回视线,轻轻抬起手整理了乔妤脸颊旁的长发,“妤妤,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坚强。”

乔妤听得满头问号,面对如此温柔反常的老母亲,她下意识举起手指对天发誓,“妈妈你放心,这次我一定把年级第一给你捧回来。”

“我要是还拿不到年级第一,我这学期结束之前就再也不出去玩了。”

闻言女人抿着唇淡淡地笑,看不出心思地摇了摇头,乔夫人提着包走了,“早点休息吧。”

在乔妤的印象里,乔女士大多数时候都是不苟言笑的,对自己也不怎么管束。现在她忽然又是给自己喝鸡汤的,又是暗示叶阿姨她们自己要订婚了的,肯定有问题。

到底有什么问题她想不明白,就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考试。

这次的考试题目不算很难,考完一科后乔妤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压下蠢蠢欲动想去试探姜媚的心思,乔妤连休息的时候都辅导资料不离手,端起了学霸应有的架势。

姜媚注意到乔妤频频看过来的视线,猜到了对方的几分小心思。

对方的眼神太过炽热,让她没有办法不在意。等到下午考试快结束的时候,她看着书写工整的答题卷,笔尖一顿,故意写下了两个错误答案。

面无表情地将笔帽盖好,姜媚提前交了答卷离场。

接下来的几科她照常放水,在明显不该错的题目上假装大意地落下与之相近的答案,让自己隐晦的心思没有那么容易难懂。考第一还是第二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她在意的,一直都只是乔妤。

乔妤开心她便跟着开心,乔妤难过,她便也跟着难受。

姜媚又是提前交了卷,乔妤咬着笔帽盯着姜媚的背影眨了眨眼,又做完了?她还算沉得住气,不过考场里的其他人心态就有些崩了,姜媚是什么变态,怎么能每一科都提前这么多答完?

将最后一个答案写上,乔妤也赶紧交了卷离开考场,紧接着是孟娥,是这次的年级第三。

望着空落落的几个位置,其他人顿时就疯了。

截止今天下午整个考试彻底结束,乔妤叫住姜媚,“今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她靠近对方,笑得灿烂,“我请客。”

姜媚垂眼,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今天我要回一趟家。”

回家?回她姨妈的那个家?想到好久不曾出现过的姜金凤,乔妤立马说:“我叫上人陪你一起回去。”她就怕那个贪心的女人又欺负姜媚,“正好我今晚有时间。”

但姜媚仍旧拒绝了她,“我可以处理好。”

她不想再让乔妤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一面,她想自己以后每次出现在乔妤面前时,都是带着光环的。姜媚态度坚决,无论乔妤

如何说什么都不松口,乔妤担心的同时又有些欣慰,“女主长大了,不需要阿妈了。”

她高兴姜媚有一颗想要独立处理问题的心,不过,她黑白分明的眼注视对方固执地说:“那你要是应付不了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姜媚抿抿唇,答应了,“好。”

孟娥交了卷出来后只看见乔妤一个人,她快步迎上来,“姜媚呢?”

“回家了。”乔妤说:“处理点事情。”

孟娥有些担心,但见乔妤十分平静,便也把心思压了下去,“希望她一切顺利。”

有着十八年房龄的独栋小楼有些破旧,不过好在面积大位置优越,还是学区房,价值极高。姜媚站在门口听到屋里传来声音,姨妈和她的赌鬼老公以及表弟都在家。

轻轻捏紧手心,姜媚抬脚走了进去。

一家人正准备吃晚饭,桌面上的大鱼大肉冒着香喷喷的热气,无比诱人。姜金凤还没开始动筷,见到猝不及防出现的姜媚,她警觉地挡在桌前,“你怎么回来了?”

心中十分不满,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快吃饭的时候回来,这不存心的吗?

姜金凤双手环胸,一阵冷嘲热讽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外面了。”她上下打量姜媚,见她气色不错心里顿时觉得不平衡了,“这段时间你在外面过得不错啊。”

姜媚现在的模样可比之前要好看多了,脸上长了些肉,不像之前那样清瘦和阴冷,而且连身上的衣服看起来都要比之前昂贵许多。姜金凤大步走向她,“年纪这么小就学着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手段被人包养,我们老姜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今天回来姜媚并不想吵架,面无表情地略过姜金凤前往自己的小房间,即使对方骂得再难听也并未理会。

可姜金凤不依不饶,各种不堪入耳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刺耳又恶毒。

姜媚蹲下身将床底的纸箱拉出来,她已经决定要跟姨妈一家断绝关系了,这次回来

也只是为了带走自己唯二珍贵的两样东西。可纸箱刚刚拉出来,她便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

她离开前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东西变得乱七八糟,一些纸页书籍明显被人翻阅过。

锋利的视线转过去,眼底压抑着一抹隐忍的怒火,“你偷翻我的私人物品了。”

她语气笃定,脸色阴沉的模样吓了姜金凤一大跳。心脏不争气地跳动了好几下,姜金凤努力维持气势,冷笑着反驳她,“你的私人物品?你能有什么私人物品?你所有的东西都是这个家的!”

在姜媚直勾勾的注视下,姜金凤下意识避开对方的视线,“姜媚我告诉你,我辛辛苦苦地把你拉扯大,你一辈子都休想与这个家划清关系。”

“等你明年毕业了,你必须给我出去打工赚钱供养子轩。”

姜媚盯着她扭曲又强势的脸庞,心里对这个家的最后一丝感情也彻底消失了。沉默地将纸箱里的照片翻出来放进书包里,姜媚起身冷冷地站在姜金凤面前,“让开。”

忽然有一种姜媚今天离开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的感觉,姜金凤誓死堵在门口,“你想去哪。”

“姜媚,从前你藏起来的私房钱我可以跟你不计较,但是。”她狮子大开口地说:“我养了你整整十八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必须补偿给我两百万赡养费。”

“否则我就闹上电视台,让你臭名昭著,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话音落下,对方没有情绪的视线定定落到身上,姜金凤莫名有些心虚,段子轩听闻,也跑过来说:“妈,两百万哪里够啊?你把她养这么大,再怎么也得要五百万啊。”

现在五百万都不一定能买到什么好房子,没有好房子的话他还怎么娶老婆?他爸本来就是个赌鬼,把家里大部分的积蓄都挥霍光了,若是不叫姜媚多拿点钱出来的话,他一辈子都要打光棍了。

经段子轩的提醒,姜金凤也醒悟过来,“对,五百万,你必须给我五百万赡养费,否则我就叫所有人都来看你这

副忘恩负义的嘴脸。”

她也不是很想再见到姜媚这张讨人嫌的脸,就说:“你要是一次性把钱给清的话,以后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不纠缠你了。”

姜媚漆黑的眼眸温度更低,没有说话,用信息素逼迫两个人退后之后,姜媚紧紧拽着书包大步离开了这个于她来说根本不能称之为是家的地方。这里的一切一切都不属于她,属于她的只有那些沉重而冰冷的回忆。

不过好在,她终于遇到了自己的小太阳。

姜媚从家里搬出去还租了房子的事并没有瞒着乔妤,不过在乔妤说要过去帮忙时,她一如既往地拒绝了乔妤的好意,“我已经收拾好了。”

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压根就没什么可以收拾的,叫乔妤过来了,也只会让她看见自己此刻的狼狈而已。

她不愿意再在对方面前展露软弱的一面。

乔妤拗不过她,只好网购了一堆东西送给她当做是乔迁礼物,这回姜媚没有拒绝,统统收下了。乔妤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张姨在一旁说:“妤妤,这是你妈妈拟定的邀请名单,你拿去熟悉熟悉。”

乔家决定要为女儿大办成年礼时,请帖也如雪花一般飞向了全国各处。

因为最近的乔家强势崛起,又因为乔妤正是适婚的年纪,所以一群别有心思的人就开始暗暗准备,尤其是那些跟乔妤年纪相仿的omega。omega们至少提前了整整一个月开始减肥保养,花钱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现在多花点钱无所谓,但凡被乔家瞧上了,以后整个乔家的钱都会是自己的,没必要为了去捡芝麻而丢了西瓜。

因为外面的风言风语,连唐姝身边的一些omega都跟风起来。唐姝现在就是很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她和乔妤虽然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她们向来都是竞争对手。

她和乔妤一直都是一定要争个你输我赢的关系。

原本跟她差不多的人忽然就因为要分化成alpha而成了相亲市场炽手可热的人

物,唐姝顿时连谈恋爱的心思都没有了。

偏偏这时候对方还不长眼的来烦她,唐姝一个脾气上来,当场就跟对方提了分手。

只是这分手还没到俩小时,乔妤就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了消息飞快地打电话问她,“听说你分手了?”

唐姝不悦地蹙起眉尖,“我想谈就谈,想分就分,碍着你了?”

她说话夹枪带棒,乔妤笑弯了眼,“没有,只是你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分手很难不让我多想。”她语气贱兮兮的,唐姝当即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否认,“这回你还真是想多了。”

“我就是喜欢一只猪也不可能喜欢你。”

乔妤也不生气,说话时依然带着笑,“到时候我等你。”

等她干什么唐姝没问,但铁定是没存什么好心。唐姝捏着手机恶狠狠地想:像乔妤这种人就应该分化成人人可欺的omega,看她还怎么傲慢得起来。

乔妤没太在意唐姝分手的事情,这人谈恋爱跟喝水似的平常,也没一次是认真的。

将手机搁在一旁,乔妤莫名紧张自己的成绩。好在叶云谏宋宛姿和陆商旖自那天和乔女士聊过以后都各忙各的,没有再来找她,乔妤获得喘息的时候又不免觉得有些空虚,“虽然平时被她们欺负的时候挺害怕的,可现在她们都不来了,我又觉得生活好像少了点什么。”

系统一双睿智的眼睛早已看透了一切,“宿主你就是欠的。”

“你不懂。”乔妤摇头,“这叫情趣。”

她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只可惜我还得等到月底才能成年。”

成年以后才可以干坏事,没成年之前啥也别想。

乔妤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我都有好几年没有摸过女孩子的小手了。”上次好不容易摸了陆商旖一次,还差点反被对方吃掉,那个时候的陆商旖让乔妤现在想起来都还畏惧。

乔妤疑惑地噫了声,“omega也能这么猛吗?”

但她转念想到同样勇猛的乔女士后,立马就释然了



乔妤忐忑地等了好几天后考试成绩终于出来了,班主任首先给她发来了祝贺。再次将第一名收入囊中后,乔妤乐得喜笑颜开,立马就跑到隔壁找乔景淮要钱,“爸,我拿第一了,你再给我打五百万呗,我存着当老婆本。”

乔景淮一见她张口就头疼,听到她一口气就要五百万后就更头疼了,“你想都不要想。”

“你当钱是大风吹过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

乔妤皱眉,“真小气,不就是五百万吗?以后我要是找不到对象就全是你当错。”

闻言乔夫人淡淡掀起眼皮,“给你。”

乔妤嘴角一扬,连忙殷勤地跑过去给她捏肩,“还是妈妈最好了。”她捏了又捏,“还是老账号,妈妈不要打错卡了哦。”

“知道了。”乔夫人回答。乔景淮见老婆这么溺爱女儿欲言又止,不过老婆一个眼神飞过来,他立马识趣地闭上嘴巴,啥也不敢说了。乔妤笑他,“爸,你这一天天的哪儿还像个alpha。”

乔景淮扭开头,懒得理会她。

成功要到钱后乔妤心情很好,问了一遍孟娥的成绩后,她又试探地问了句姜媚的总分。孟娥也没藏着直接就告诉她了,“这次她比你少二十分,不过也拿了年级第二。”

少二十分?乔妤茫然,不能够啊,再怎么也不可能一次性下降这么多分啊。

另一头的孟娥动了动手指,想把自己的猜测说给乔妤听,不过犹豫片刻,她又压下了念头。她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所以还是别节外生枝了。

因为乔妤成功拿到了第一,精心准备的omega们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装扮自己,势必要在乔妤的成年礼上一鸣惊人,当场拿下这只肥美猎物。

乔妤对这一切浑然不觉,她美滋滋地提了五百万现金堆放在卧室里奖励自己。心情极好地走过去摸了摸,她盘算着加上妈妈答应给她的另外五百万,就是她娶老婆全部的彩礼了。

至于房啊车的啥的,到时候再去找家里要。

等她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