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刚她非说我跟踪她, 就拉了我一下。”若不是陆商旖和宋宛姿如此严肃,乔妤都没注意到自己手腕上的痕迹,轻轻嘶了一声,“没想到她一个娇滴滴的omega力气还不小……”

忽然想到自己上次险些被唐姝推倒的事, 乔妤自取其辱地闭上了嘴巴。

宋宛姿对唐姝有所调查, 之前代言的事她帮了自己很大的忙, 虽然算起来也是承的乔妤的情, 不过宋宛姿一向不喜欢欠人什么,就特意叫经纪人去了解了一下唐姝的喜好。

如果她提前知道唐姝愿意帮自己是因为对乔妤有好感, 那她说什么也不会同意。

宋宛姿脸上情绪不明, 乔妤缩了缩脚趾,战战兢兢地将五百块钱放在桌上,“不过我也没有白让她摸。”细白的指尖没什么气势地点了点钱,“她摸了我一下,我就让她赔了我五百块。”

乔妤补充道:“就当做是……医药费?”

陆商旖古井无波的眼眸轻轻一转,“五百块就摸一下?”

乔妤眨了眨细密的眼睫, 下意识点了点小脑袋。陆商旖深邃的眼淡淡凝视她,暗哑的嗓音从喉咙低低溢出, “十万块。”她停了停,乔妤正细细琢磨这十万块是什么意思, 陆商旖又开口了, “我给你浑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摸秃噜皮。”

乔妤不禁小脸一红, 视线闪闪躲躲转了好几圈, 最后落在陆商旖骨骼修长精致的双手上。

这实在是太令人切齿了!

乔妤紧绷着背脊无声地用眼神控诉她——姐姐, 请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

她眼睛生得亮,或是因为化了妆的缘故,眼尾泛起淡淡的红, 一股楚楚可怜的风情。指尖不受控制地抽动一下,陆商旖面色如常地移开了眼,“坐好,眼睛别乱看。”

乔妤身体能活动的空间原本就小,一挺直腰板后,陆商旖和宋宛姿两人的气息顿时猝不及防地撞入鼻尖,乔妤脑子稍微有些发晕,“宋姐姐,你的信息素是不是漏出来了?我好像闻到了alpha的味道。”

宋宛姿却皮笑肉不笑地睨视她,“

除了唐姝,你刚刚是不是还在外面招惹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了。”

她冤枉啊!不过,乔妤到底不敢太义正言辞拍着胸脯保证,她的语气谨慎又谨慎,“没有吧?”低头仔细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应该是方才路过的时候不小心蹭上了。”

她抢先唾弃无辜受牵连的路人,走宋宛姿的路让宋宛姿无路可走,“现在的alpha真是不守道德!整天在外面招惹我这种娇嫩的花花草草,也不怕回家被老婆罚跪搓衣板!”

宋宛姿眯起眼,乔妤硬着头皮接受她的注视,就在她差点顶不住缴械投降时,宋宛姿终于慢悠悠坐回了位置。

因为不是叶云谏干的好事,两人就没怎么为难乔妤,也好心地没有收缴她辛辛苦苦靠出卖美色挣来的五百块私房钱。两眼冒着绿光的将钱珍惜地揣进荷包里,一顿饭终于惊心动魄地结束。

宋宛姿预定了下午茶,原本计划逛会儿街再过去时间刚刚好,只是她知名度太高,所到之处皆是粉丝,再加上才被狗仔爆出了私人行程,此时实在不宜太过张扬,于是喝下午茶的计划不得不取消。

开车将乔妤送到家后,宋宛姿身体轻轻趴在降下一半的车窗上,视线朝里看。陆商旖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清冷的眼带上了点笑意,同时伸出手将车门打开了。

宋宛姿警惕地问她,“你想干什么。”

“我身子虚弱。”陆商旖语调温柔,明明是带着笑说的,却莫名带有一丝挑衅的意味,“如果没有代步车的话,我就只好继续在小朋友这里住两天了。”

她轻轻浅浅地抬起脸庞,“你觉得呢。”

宋宛姿紧紧盯着她,冷笑着将车门关上,“我没什么好觉得的。”

车子重新启动,陆商旖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阖目养神。令人窒息的气氛沉默良久,空气里响起陆商旖听不出意味的声音,“你的匹配结果是她?”

宋宛姿戴着墨镜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没吭声。

她不说话,陆商旖也没有厚脸皮追问,安静垂下鸦羽似的眼睫颤了两

下,看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

回家后乔妤分别给孟娥和姜媚说了一声,将孟娥拜托的签名照夹进课本里等星期一带给她,乔妤转身拿着手机问姜媚,“我这里多出来一张宋姐姐的签名,你要吗?你要的话,星期天的时候我一同给你带过来。”

手机震动两下,姜媚擦了擦手上的水摘下围裙,乔妤似乎非常热衷于把与宋宛姿有关的东西塞给自己。姜媚不知道她为何会误会自己喜欢宋宛姿,但想到乔妤亮晶晶跟小狗勾似的送自己东西时的眼眸,她没有拒绝,“好。”

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姜媚和同事打完招呼背起包离开,一边拿着手机和乔妤聊天一边走进旁边的进口小店。今天被同事种草了一种新款的营养剂,姜媚看了看价格,没犹豫把东西买了下来。

付款的时候门外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姜媚背脊稍僵,特意转身背对门口。可那声音却越来越近,直到玻璃门被推开,那道声音进入门内。

浅色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姜媚拿着营养剂的手心都是湿的。

段子轩新谈了个还没成年的女朋友,女朋友分化在即,整天嚷着说脑子晕浑身发软要喝营养剂,品牌一般的她还看不上,还非要喝国外进口的。段子轩刚追到人不久还没尝到什么甜头不愿前功尽弃,就哄着答应对方今天就去买。

他身边没什么人喝进口牌子那么奢侈的东西,这家店还是他兜兜转转打听了许久才找到。他特意带上了好几个朋友炫耀自己有钱且对女朋友好,只不过,他刚一进门就发现收银台那边的背影莫名熟悉。

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走过去想看清对方的脸,对方却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每次都能不经意地躲开他的视线。直到收银台旁边饮料展示柜的玻璃上清晰映出对方的侧脸。

因为太过惊讶,段子轩音量很高,“姜媚?!”

姜媚背脊绷紧,有一种说不出是因为被发现而紧张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复杂情绪。段子轩匆匆绕到她身边,“你怎么在这——”视线忽然看到她手上价格昂贵的营

养剂。

段子轩气恼不已,有一种被姜媚欺骗的背叛感,“你不是说你身上没有钱吗?你没有钱还买得起这种东西?”

无怪他反应激烈,姜金凤三番两次跑到姜媚那去要钱都失败,最近一段时间姜媚更是干脆失踪,直接联系不上了。当时段子轩听说的时候还没太在意,哪能想到是姜媚偷偷地一个人把钱给挥霍掉了。

段子轩的朋友闻声纷纷围过来,目光带着些轻视的意味打量始终低着头的姜媚,“这就是你那个懦弱还忘恩负义的表姐?”

听出朋友嫌弃的语气,段子轩顿时抬不起头来。他这个人最好面子,看着姜媚手中的东西眼馋不已,这包装一看就贵,要是拿去送小女朋友的话,说不定今晚他们就能本垒打了。

脑子想着好事,段子轩的手不由自主地朝姜媚伸过去,“把东西给我。”

他抓了一下,却没抓着,姜媚平生第一次躲开了。

朋友在背后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段子轩立马黑了脸,恼羞成怒地往前跨一步,皱着眉语气凶狠地威胁说:“让你把东西给我你没听见吗?你从小吃我家的用我家的,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完我们家对你的恩情!”

姜媚闻言一声不吭,只是手心缓缓拽紧,在段子轩第二次将手伸过来时,姜媚霸道的信息素终于压制过去。段子轩当场双腿发软,直接跪到了地上,姜媚将营养剂紧紧护在怀里,“这是妤妤的东西,你们谁都不能抢。”

身上所有的信息素毫无保留地倾袭过去,段子轩毫无招架之力,转眼间满头大汗,痛苦不堪,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姜媚转过眼,段子轩的朋友们神色惊恐,纷纷对她避之不及。

段子轩口中那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表姐怎么会是个信息素如此浓烈的alpha?他们学校里校霸的信息素都不如她的二分之一!

不理会好半天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的段子轩,姜媚抱着东西离开小店走在阳光照耀下的道路上,白皙的脸上缓缓爬上一分笑容。

她好像可

以做到。

乔妤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不得不翻出教材翻来覆去地看,成绩掉到了年级第二对她的自尊心打击不小,连从小几乎不怎么管教她的乔女士都难得的屈尊大驾从旁边走过来,“你这次的考试成绩是怎么回事?”

乔夫人双腿交叠轻靠在沙发上,眉头看着手中的成绩单疑惑拧起,“怎么名次掉了这么多?”

在她看来,年级第一和年级第二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人们只会记住最终的胜利者,永远不会看到笼罩在第一名光辉之下的其他人,即使那个人只比第一逊色半分。点了点成绩单,乔夫人将成绩单放回茶几,“我让你在分化之前自己掂量着办是叫你先考察对方,不是叫你马上就去跟人家约会谈恋爱。”

乔妤心虚,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手里的书,“妈妈,不是女儿不争气,而是对手太强大。”

她振振有词道:“第一名可是已经结束分化的顶级alpha内!”

乔妤挠了挠脸颊,“而且被抢了第一也没关系呀。”见老母亲不悦地皱眉,乔妤憨憨一笑,“反正她也是名单上的其中之一。她的考试成绩超过我只能证明我的匹配对象一个比一个优秀,证明我基因好,不是吗。”

乔夫人没说话,一动不动地盯了她半晌,忽然问道:“你是不是皮痒了。”

呆滞jpg

乔妤默默往后挪了两步,“知道了知道了。”

“而且。”乔夫人又开口说话,语气透露着一股无奈,“我是让你从匹配名单上的三个人里挑选最适合你的那一个,不是叫你脚踏三条船跟所有人都纠缠不清。”

听着这似曾相识的话,乔妤不禁动了动小耳朵,“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系统默默冒出头,“是我说的。”

乔夫人支着脸颊有些头疼,周围的空气安静不已,乔妤转了转手中的笔,直到笔啪的一声掉落地上,乔夫人意味不明的视线扫过来,“你还有两个月就要成年了,对吧。”

警觉地睁大眼睛,乔妤将耳朵凑过去,“妈妈你要给我订婚了吗。”

乔女士并不应声,只是轻轻地笑,笑得乔妤心里毛毛的,不知道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乔妤赶紧起身离她远远的,“妈妈,当初是你自己让我挑选对象的,你现在可不能反悔。”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乔夫人起身,扫过女儿身上的眼带了点看好戏的意味。

以后该后悔的人是你。

乔女士风风火火地来又风风火火地走,乔妤百思不得其解时,看见体育委员在群里通知下周一要训练。乔妤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体育成绩也是全校顶尖的,想着或许能在体育课上把面子找回来,乔妤赶紧上楼将运动装准备好,心情期待地等着星期一的到来。

体育课安排在下午第一节课,高三年级学生的分化情况有所不同,不过并不影响。学校注重学生的身体素质训练,因此每周一的体育课就变成了体育老师免费的健身指导,学生们能趁机放松也乐得其所。

周一乔妤刚进教室,身后便有一只手握着一根营养剂递给她,“新买的,你尝尝好不好喝。”

乔妤垂首,并未将东西接过来,目光反而是落在姜媚手指的伤口上,“你这里怎么受伤了?”将营养剂取下来扔到一旁,乔妤握着她的手,“明明上个星期五放学时还没有。”

姜媚压制了笑意的唇角轻轻上扬,“拿东西时不小心被包装盒划伤的。”她在乔妤的手心里动了动,“已经愈合了。”

话虽这么说,乔妤还是撕开一张小小的正方形伤口贴给她贴上,叮嘱说:“以后要小心一点。”

孟娥今天没吃早饭,但她觉得自己现在很撑。视线移动到乔妤随手一放的营养剂上,好家伙,这牌子她刚在微博见过——陆氏国外分公司旗下的某研究机构最新研究出来的营养剂,听说是双倍的功效和营养,可以吊打市面上任何一款产品,包括陆氏自己的部分产品。

当然这价格也是贵得让人望而却步。

除了一些有钱人,孟娥暂时还没看到普通人po过购买记录。

孟娥讶异的目光重新转回姜媚身上,乔妤给姜媚处理好伤

口后也注意到今天跟以往不同的东西,“这是?”

“新出来的产品。”姜媚说:“听说效果很好。”

最近乔妤的脸色不太红润,虽然营养剂越喝越多,却看起来一天比一天柔弱。姜媚想了想,又塞了一根到她的手里,“一天两根,以后我看着你喝。”

乔妤顿时面如菜色,营养剂的味道虽然还可以,但她这个人喜新厌旧,东西喝两天就不感兴趣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身体倍儿棒,压根就没有必要这么娇气,可看姜媚态度坚决,乔妤只好妥协。

姜媚心满意足地收回视线,乔妤看了看手中的营养剂,不禁一阵悲从中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分化啊!花女主的钱我良心不安。”

系统仔细端详她一阵,“看样子应该是快了。”

“不过宿主你的身体素质确实要比以前差一些,营养剂治标不治本,这段时间你自己要多注意一下,别整天在外面浪。”系统睁着绝望的眼睛说:“容易翻车。”

系统的话乔妤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不过或许是像系统说的那样她临近分化,所以今天鼻尖偶尔能闻到教室里一两丝微不可察的信息素的气味。并不明显,但乔妤却激动不已。

终于可以知道陆姐姐是什么气味的omega了!

草莓味?奶香味?又或者是别具一格的野玫瑰的香气?

她跃跃欲试,一身精力无处发泄,最后便准备在体育课上来一个大鹏展翅闪耀全场。只不过,刚例行跑完两圈乔妤便觉得眼前发黑,头晕脑胀,孟娥扶住她,目光担忧看着她脸上细微的汗,“妤妤,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乔妤这会儿也没精力逞强,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可能是昨晚踢被子着凉了。”

强撑着训练了一会儿,失去意识前乔妤余光瞥见姜媚脸色严肃又惊慌失措地朝自己奔来。感觉自己落入一个很有安全感的怀抱,然后再下一秒她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醒过来的时候乔妤认出医务室的装修,动了动手,发现一旁正打着的点滴。外面有孟娥和

人说话的声音,乔妤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孟娥急匆匆地走进来,身后还跟了位校医,“妤妤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刚刚你突然晕倒可吓坏我们所有人了,要不是姜媚及时将你接住,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就要撞到台阶上破相了。”

乔妤扭了扭脖子,喉咙很干,“那她人呢。”

“在上课呢。”孟娥说:“我跟老王请了假来陪你,怕你醒过来后有什么需要的行动不便。”

乔妤抬腿试图将被子裹得更紧,“好端端的我怎么会晕倒?”

孟娥看向校医,校医解释说:“属于正常现场。alpha分化时千变万化,有的人会在分化期时就展现出异乎常人的身体素质,也有的在分化期时表现平平,但一结束身体素质就翻倍增强一飞冲天。”校医停了停,“你属于最后一种。”

“现在有多虚弱分化后就有多强。”

乔妤终于松了一口气,关注点却在另外一件事情上,“那我以后要是太强了会不会秃头?”

有句话不是说:我变强了,但也变秃了吗。

校医一时语塞,良久才说:“按理说,秃头是遗传的,你可以回去观察一下你父母的头发生长状况。”

孟娥眼角抽了抽,脑子清醒地询问:“那她现在每天喝营养剂的话会好一些吗。”

校医颔首,“尽量一日三餐辅助营养剂食用。”他疑惑了一会儿,“不过我还没见过有哪个alpha在分化之前像你这么虚弱的,你这种程度都可以写进alpha分化案例丛书了。”

乔妤非但不紧张,心里反而踏实了,京城第一猛a是开玩笑的吗?等她捱过这两三个月,她就是方圆数十里的王者。

只是现在,乔妤望着打点滴的那只手表情十分可怜,“娥娥,我好冷。”

孟娥只得又给她添了一床被子。

乔夫人听说女儿在学校晕倒以后立马就派了人过来把她接回家,只是她现在工作忙暂时还不能回去,便吩咐了保姆仔细照顾她。乔妤打完点滴脑子昏昏

沉沉,眼睛一闭再一睁开时,天已经快黑了。

刚掀开被子想喝口水,保姆站在门外轻轻说道:“妤妤,你醒了吗?你同学来看你了。”

乔妤下床穿好拖鞋,说话带了点鼻音,“醒了,这就来。”

姜媚和孟娥是趁晚饭时间赶过来探望她的,乔妤还很虚弱,看起来无精打采的,白皙的皮肤一抹柔弱之色挥之不去。孟娥生怕她摔倒赶紧跑上前扶住她,“校医说你要多喝营养剂,所以我和姜媚就去买了一点给你送过来。”

茶几上摆着满满当当的四盒,包装精美,一看就不便宜,乔妤感动得两眼泛水光,“还是你们对我最好。”

话音刚刚落,才离开的保姆又走进来,“妤妤,又有人来看你了。”她开心地说:“也带了一点儿礼物。”

乔妤伸长脖子一看,陆商旖身后跟了两个人,一人抱着三个大箱子,而箱子的外包装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营养剂】三个大字,乔妤不禁觉得眼前一黑。

陆商旖带着人走进来,视线略过抢先一步的姜媚后轻轻挑起眉梢,“听说你晕倒了。”

“没有没有。”乔妤赶紧解释:“没什么大碍,医生说是正常的分化现象。”

指挥身后的员工将营养剂放到茶几旁的地面上,陆商旖依旧是风光霁月般高不可攀,清雅矜贵的模样,“给你带了点营养剂补身体。”

乔妤沉默地看着几箱子营养剂,这是一点儿?恐怕她分化结束了都还喝不完叭!不过嘴上还是很甜地感谢说:“谢谢姐姐,姐姐破费了。”

陆商旖和姜媚孟娥大老远跑过来,乔妤拖着娇弱的身子又是沏茶又是准备糕点,好不容易招呼好远道而来的客人,屁股还没来得及落下,保姆又急匆匆地跑进来,“妤妤妤妤,又双叒叕有人提着礼物来看你了!”

乔妤眼神逐渐痴呆,在她的心惊胆战中,宋宛姿婀娜的身姿和美艳不可方物的脸果然映入视线。

宋宛姿打量一圈屋里的人,唇边浮起的笑意捉摸不透,“看来我来晚了。”

乔妤一个垂死病中惊坐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