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定是误会。”乔妤诚惶诚恐地将手机拿远, 红润的嘴唇轻轻抿了抿,她梗着脖子不承认,“一定是有人看我和二位姐姐走得太近了,所以故意放出这样的谣言挑拨离间我们三家的关系!”

“我爸爸憨厚老实, 我妈妈温柔善良, 他们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

乔妤赶紧先下手为强地指责了一顿电台广播, “幕后指使者肯定是这个电台后面的股东, 我现在马上就叫我爸爸去调查这家广播公司背后的实际控股人!”

她气愤填膺,可两人并不接招, 在这样长时间的注视下, 乔妤渐渐有些没有底气。心虚地将脸别到一旁,“姐姐你们怎么不说话?”

陆商旖慢条斯理端起茶杯,语调听不出是笑意还是打趣,“你口中的那个实际控股人。”她故意停顿了一下,直到乔妤一颗心高高悬起,最后几个字才落下来, “是陆家。”

清冷的语调压着一丝微不可闻的笑意,细长指尖捏着瓷白的盖子漫不经心撇了撇茶叶, 陆商旖缓缓掀起眼皮,“所以按照你的意思, 是我在离间我们三家的关系了?”

乔妤当场满脸问号, “???”不好意思打扰了。

陆商旖说得平淡, 可视频里的宋宛姿却是有几分相信的, 以她对陆商旖的了解, 陆商旖这人狗得很,也不是做不出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误会,这一定也是误会。”乔妤恨不得拿胶纸把自己的嘴巴封起来, 急忙呸呸呸了三声,乔妤软声哄道:“陆姐姐你跟我妈妈一样温柔善良,我相信这件事绝对不是你做的。”

她一脸严肃,“肯定是你哥哥做了然后鬼鬼祟祟地想嫁祸给你。”

宋宛姿今日妆容浓烈,倍感冷艳神秘的脸隐隐看出几分无奈,在后排坐定后,用眼神阻止了经纪人将电台关掉的举动。她笑得温柔,含水的眼眸在光弱的车厢里显得略微迷离,“那如果不是陆盛辉干的呢。”

这……



妤面上的气势拿捏得很足,“不可能,绝对是他干的,除了他没有人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眼看这件事越描越黑就要过不去了,乔妤赶紧将手机拿远对着镜头深深的一鞠躬,道:“宋姐姐,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姐姐明天见!”

才这么片刻就没耐心跟她聊天了。宋宛姿捏了捏眉心,“好,明天我开车过去接你。”

赶紧将视频通话关掉,乔妤宛若捏了颗烫手山芋般将手机丢得远远的,不过片刻后,乔妤又心虚地把手机捡回来,在陆商旖的注视下默默地拨通了乔夫人的电话。乔夫人平淡的声音响起,“什么事。”

乔妤试探地看了陆商旖两眼,然后静静地走到了角落里贴着墙根,“妈妈,刚刚我听了一点财经广播……”

她正在斟酌如何用词,乔夫人冷漠的声音已经承认,“是我干的。”

乔妤呆如木鸡,傻愣愣地问:“为什么呀?”

“干掉宋家,以后你嫁过去就不会在婆家受委屈。”乔夫人轻轻蹙眉,对女儿打电话来询问她这种事有些不解,“不过是正常的商业竞争罢了。况且,这回是她宋家自己技不如人拿不出那么多流动资金,被我抢了地皮也无可厚非。”

乔妤有些被说服,可是,“那陆家呢?”她似乎也不用嫁去陆家受委屈吧?

自己是alpha,陆姐姐是omega,alpha迎娶omega天经地义,怎么说也是该陆姐姐嫁过来,她不信她在自己家里还能受委屈。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就在怀疑乔夫人挂了自己的电话时,她终于听见亲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了一句,“只是这两天单纯地有点看他陆盛辉不顺眼而已。”

乔妤哽住,“……”

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乔妤心情复杂地捏着手机回去,陆商旖不紧不慢地撩起眼皮看她,“问出什么了?”

立马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乔妤说什么也不敢告诉陆商旖妈妈就因

为看不顺眼陆盛辉而朝陆家伸出了魔爪。不过,乔妤认真地想了想,陆盛辉确实不怎么讨人喜欢,他对自己的亲妹妹一点也不好。

仔细探查了房子一圈,乔妤心疼地捏着拳头,“陆姐姐,这些年你就一直住在这里哪儿也不能去吗。”

这里位置偏远,从市区开车过来都要一个小时,还不算堵车的时间。想到陆商旖这么久都是一个人被圈禁在这里,与世隔绝,没有玩伴,也没有能说心里话的对象,乔妤不禁心如刀割,“陆姐姐,你受委屈了。”

“陆姐姐,你一定要等我,你等我一分化我就立马带着聘礼上门来娶你。”

小孩儿显然是脑补过度了,不过陆商旖并没有纠正她,而是反问,“可我并不是你匹配名单上的人,不是吗。”

乔妤怜惜的表情微微僵住,陆商旖垂眸,模样柔弱动人。乔妤赶紧解释,“谁说匹配结果就一定是正确的了?我就觉得它不对劲。”乔妤强词夺理说:“等过两天我有时间了,我就去重新检测一次。”

“说到底,我是不大信这种东西的。”乔妤一本正经,“根本就是唬人呢。”

她想要叫陆商旖评评理,“你说我一个alpha,怎么能匹配到san……算了。”乔妤赶紧扭开头,心有余悸地小口吐了吐息,好险,刚刚差点就暴露了。脸上重新扬起笑扭回头,乔妤最后下结论道:“总而言之就是上次的结果不能信。”

陆商旖视线落在她因为情绪激动而发红的脸蛋上,因为小孩儿皮肤很白,所以稍微一红脸便格外明显。嘴里意味不明地发出一个嗯字,陆商旖垂下的眼睫颤了一下,“是不靠谱。”

在陆商旖这里吃过晚饭后天色已经很晚了,乔妤拿着打车软件按了半天,最后将屏幕递到陆商旖面前,“陆姐姐,没有人接单内。”

陆商旖垂首,假装看不出乔妤的心思,“我叫我的司机送你。”

“这不太好吧?”乔妤的一双眼睛跟星星似的眨了又眨,“

都这么晚了,司机叔叔应该都已经睡了,而且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他还要陪自己的家人,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他呢。”

她喋喋不休,大有一副不达目的就不罢休的意味。陆商旖终于正眼看她,体贴地松了口,“那你今晚就住我这里吧。”

乔妤一阵心花怒放,但仍旧装得矜持,“既然陆姐姐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要是再拒绝的话就有些不识抬举了。”

生怕陆商旖反悔,乔妤赶紧跑进客房往床上一躺,赖着不动了。

宋宛姿想了想,还是给乔妤发了条消息,“明天叫上你的朋友们一起吧。”

上次在休息室承诺请吃饭时乔妤的两位朋友都在场,身为腰缠万贯的当红女明星,宋宛姿自然不会舍不得多花两个人的钱。乔妤看见消息后便去问了孟娥和姜媚,“明天宋姐姐请吃饭,你们有时间吗?”

姜媚回复得很快,“要兼职。”

拿着手机拧眉沉思半晌,想到孟娥或许会跟着去后,姜媚稍微放宽了心。宋宛姿对乔妤的占有欲不加掩饰,令人胆战心惊,两个人只要不单独相处应该就没有什么事。

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她也无可奈何,乔妤马上就要分化了,她要力所能及地赚更多的钱给对方补充身体。

不过,孟娥应该会有时间,就算没有时间,她那么迷恋宋宛姿,有私下和偶像一起吃饭的机会想必也会努力挤出时间。

孟娥很久以后才回复,“抱歉了妤妤,虽然我很心动,只是我爸爸生病了离不开人,明天我要在医院照顾他。”

“你和姜媚一起去吧,对了,记得帮我要一张签名~爱你哟。”

乔妤看着两人的回复犯了愁,只好老实转告宋宛姿,“她们明天都有事,恐怕不能一起了。”

宋宛姿压下上翘的唇角,一丝笑容缓缓爬上冷艳的脸庞,“好,明天中午我开车过来接你。”

和宋宛姿说好以后,乔妤却忽然想到:姜媚不来,孟娥不来,那不就只剩

自己和宋宛姿了吗?!想到自己要一个人面对宋宛姿笑意缱绻又气势凌人的模样,乔妤吓得浑身一个哆嗦,赶紧一口气连喝了两杯水。

昨晚乔妤没有睡好,睡眼惺忪地出来时,肤色白皙的脸颊两边碎发不服帖地弯曲着。乔妤大脑放空地在陆商旖对面坐下,浑身像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顿般没有力气,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小脑袋,乔妤说话时还带了一点轻微的鼻音,“陆姐姐早上好。”

这个点还很早,陆商旖却已经妆容得体,白色的打底衣修饰出姣好的身材曲线,烟灰色的毛衣开衫毛绒绒的,看起来质感很好。今日她一头乌黑的秀发并未像以往那般精致地挽起来,而是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上,将那高冷不可亲近的气质中和得平易近人了一些。

乔妤看得眼睛都直了,也不知道陆商旖是出于什么心思,还特地起了个大早化了个淡妆,并不浓烈,却又有种欲拒还迎的意味,勾人得紧。

不过乔妤很快便知道原因了。屁股下的椅子还没有坐热,宋宛姿的卡宴便已经停在了门口,宋宛姿打开车门,目光触及准备就绪的陆商旖后,不由得将高挺鼻梁上的墨镜往下一拉,“?”

精致的眉梢轻轻一挑,宋宛姿出声,“你今天有约?”

迎上陆商旖云淡风轻的双眸后,宋宛姿立马便后悔自己多嘴问了刚刚那句话。陆商旖温和无害的脸上表情平静,“没有约。”

上句话刚说完,下一句就紧接着来了,“你们要去吃饭?”

这厮就差没直接死皮赖脸地开口凑上来了,宋宛姿面无表情,“随便吃吃。”

乔妤刚睡醒,脑子还迷迷糊糊地不大清醒,一听陆商旖语气羡慕地询问,她立马就想起这几年陆商旖一个人委屈巴巴吃着酱油拌饭的日子。一心疼,乔妤便嘴快地邀请说:“既然陆姐姐你没什么事,那就跟我们一起吧!”

她眼巴巴地朝宋宛姿望过去,先斩后奏地问:“可以吗?姐姐。”

那双漆黑的眸子因为刚打过哈欠带上

了一点盈盈水光,看起来无辜单纯至极。她像只小狗勾巴巴地瞅着人,宋宛姿眼角微抽,“可以。”

她就说乔妤怎么会住在陆商旖这里,她就说陆商旖怎么特意起大早把自己精心打扮了一顿,原来是早就谋划好了主意。宋宛姿摘下墨镜随意一放在陆商旖旁边坐下,目光凉飕飕地落到乔妤身上,“还不去洗脸?”

乔妤条件反射地起身,待把脸洗干净后,乔妤后知后觉感到一阵不对劲——

陆姐姐也要跟着去的话,那今天不就是双倍的修罗场模式?!

小丑竟是我自己gif

慢吞吞地在房间里磨蹭了好一阵,乔妤换好衣服后谨慎地贴在门口偷看,两人依旧相谈甚欢,气氛似乎还不错。乔妤松了一口气,心想修罗场必定是自己的错觉。

迈开步子,她乖巧地站过去,“陆姐姐,宋姐姐,我收拾好了。”

宋宛姿预订的日料店包间私密性很好,门一拉,视线便被彻底隔绝。乔妤礼貌性地点了两样菜便将菜单交给了陆商旖,陆商旖一点也不客气,红唇一张一合,报菜名的声音就没有停过。

宋宛姿内心没有波澜,就知道这人会公报私仇。

好不容易点完菜,服务员一走包厢里就安静下来。除了自己微不可察的呼吸声,乔妤耳边安静得让她差点以为自己聋了,在令人窒息的空气里静默片刻,乔妤紧张得咽了一口口水,“宋姐姐你的新电影票房这么好,年底又会拿大奖了吧?”

她努力找话题,不忘弯着眼笑,“姐姐你好厉害!年纪轻轻就捧回那么多金奖了!”

宋宛姿拨弄耳边的长发,露出用钻石耳饰点缀的白皙耳垂,“还行。”停了一下,宋宛姿话锋一转,清浅的语调听不出情绪,“只是比楚宓好一点而已。”

楚宓?陡然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乔妤愣了好几秒钟,直到最后才绞尽脑汁地想起来这就是当初那个打着小宋宛姿旗号出道,不仅蹭宋宛姿热度,还跟宋宛姿抢代言的二线女明星。

乔妤颤颤巍巍

地扭头,这不是陆商旖公司的那个beta女艺人吗?

陆商旖显然也没忘记因为乔妤的举动而让旗下艺人丢掉珍贵代言的事,清冷的眉目微微松动,陆商旖表面依旧平静从容,“恭喜了。”

她说这话时是看着乔妤的,乔妤悄然屏住呼吸垂下脑袋,紧张得咬住嘴唇,差一点就要连夜买站票离开这个城市。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将陆商旖和宋宛姿凑到一块儿。

乔妤弱小无助地抬手挡住半张脸,话题正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的时候,终于有菜呈上来,话题也就到底为止。

后面的气氛轻松不少,只要不提工作的事,陆商旖和宋宛姿便不会针锋相对,乔妤也乐得当空气人。只是,这一顿饭还没吃完,孟娥的消息便一条接着一条发了过来,不好意思地拿起响个不停的手机,乔妤赶紧调整为静音模式。

孟娥:“妤妤,你今天跟宋姐姐和陆姐姐去约会了?”

约会?乔妤抿了抿唇,忍不住严肃地纠正,“什么约会,我们只是约着一起吃顿饭而已。”

想了想,她又觉得孟娥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你听谁说的?我那全世界最好的闺蜜?”

除了唐姝,乔妤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对自己的情况这么了如指掌。

等等!乔妤错愕地睁大眼睛,心头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手机又是一震,孟娥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发了一个新闻链接过来,还未打开,乔妤看见uc风的新闻标题就已经感到了一阵窒息:【惊!陆宋乔三家继承人多人行?!】

[今日小编偶遇乔家大小姐与当红女星宋宛姿,以及绯闻对象陆商旖说说笑笑姿势亲密进入某高端日料店,疑似脚踏两条船玩弄成年人的感情……]

她许久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又格外精彩,陆商旖视线不轻不重地飘过来,正好将新闻标题和内容看了个清清楚楚。淡淡的嗓音带着一丝说不出是好奇还是玩味的意味,“脚踏两条船?”

乔妤一个激灵急忙

将手机扣放在桌面,“姐姐你看错了。”

宋宛姿感兴趣地放下筷子,“什么脚踏两条船。”

乔妤张嘴,陆商旖沉静的目光一抬,乔妤便一句话不敢说,只敢摇头表示一切都是误会。不过这么大的事情瞒不了宋宛姿,经纪人的电话很快打来,两三句话后,宋宛姿清楚了缘由。

拿着手机紧盯乔妤,宋宛姿语气散漫,“假的。”

乔妤松了一口气,“就是,我堂堂一个未成年怎么可能脚踏两条船玩弄姐姐们的感情嘛。”

她说得义正言辞,宋宛姿只是轻笑,“用工作室的号发个声明吧。”

乔妤庆幸自己将陆商旖带上了,否则狗仔只拍到她和宋宛姿两个人单独吃饭的话,她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宋宛姿的人气如日中天,若是传出这样的绯闻,自己肯定会被宋宛姿的大批粉丝抓起来沉塘。

乔妤感激地看着陆商旖,双眼带着微弱的亮光,模样乖憨可人,陆商旖见状轻轻挑了挑眉梢,没说话。

刚刚紧张时乔妤喝了很多水,吃到差不多接近尾声的时候乔妤一个人去了洗手间,好巧不巧,正好碰到了刚刚提起过的唐姝。唐姝一见到她就直皱眉头往后退了两步,“你怎么在这里?”

“你跟踪我?”

她紧紧握着包,不由自主地朝乔妤身后看去,确认乔妤只有一个人后,她无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望着乔妤打扮得跟个小妖精似的,唐姝虽然眼红,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妖精的姿色确实勾人。内心警觉了一下,唐姝赶紧屏住呼吸将眼睛从乔妤身上移开,“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吃饭的?”

她的朋友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消息泄露给别人,尤其是乔妤。

唐姝面色不善,乔妤面无表情略过她,懒得理会,只简单解释了一句,“我也在这里吃饭。”

她也在这里吃饭?唐姝不大信,不过见人要走了,她赶紧一只手拽住对方细白的手腕。虽然跟乔妤认识这么多年了,唐姝却鲜少与她亲

密接触,此时手心软软嫩嫩的感觉让她不由得一愣,脑海不期滑过另外一张弱不禁风的脸。

只是,温存并未存在太久,乔妤细密的眼睫轻轻一垂,语气带着股难以置信,“你非礼我?”

她音量不小,唐姝手一烫,下意识慌慌张张地甩开她,“谁非礼你了?”她耿着脖子,耳朵有些红,在白皙的皮肤上清晰可见,“谁稀罕非礼你。”

“再说了,我一个omega有什么好非礼你的,最后占便宜的不还是你?”

乔妤神奇地被说服了,好像是有点道理。不过那也不行,“alpha也是弱势群体,alpha也很容易遭受伤害,非礼就是非礼,你哪来那么多借口?”

她摆明了耍赖,唐姝气得不行,恨不得反手一盒窜天猴送她上天。

在唐姝的脾气濒临爆发的时候,只见乔妤伸出一只手,“摸一下五百。”

唐姝:“…………”真晦气。

虽然不情愿,但因为害怕被乔妤赖上,唐姝只得忍气吞声地花钱消灾,将五百块一巴掌拍到乔妤的手心,唐姝避之不及逃也似的跑走了。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确认乔妤没有追上来才安了心。

乔妤喜滋滋地拿着白赚的五百块回去,陆商旖瞥见她微红的手腕忽然意识到什么,漆黑的眼眸带着犀利的意味,“你过来。”

很快宋宛姿也反应过来,伸手将凳子一拉,胁迫着乔妤坐下,两人一左一右将她包围得插翅难飞。陆商旖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不堪一击的,严肃起来时却气势冷冽,乔妤闻见她身上淡淡的女士香中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霸道气息。

乔妤被两个人夹住无处可逃,正茫然不知所措时,陆商旖握住她的手腕露出红痕,而宋宛姿清冷的嗓音在她耳旁语气不善地响起,“叶云谏干的?”

听她的语气,仿佛要真是叶云谏干的,她便会去找她拼命一般。

乔妤偷偷地看了宋宛姿一眼,又偷偷地看了陆商旖一眼,不懂她们为什么这么如临大敌,“不是,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