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乔妤当场表演一个反复去世。

她被宋宛姿抵在怀里, 对方修长的身形带着压迫的气势靠过来,乔妤双腿有些发软。刚刚她听到的感受到的确实是顶级alpha的气息,不过不是叶云谏,而是宋宛姿罢了。

她和陆商旖两人修长的身影堪堪遮住其他人的视线, 将乔妤密不透风地圈在自己的领地里, 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乔妤大气不敢喘, 正想理直气壮地替自己争辩一句“她是未成年想看谁看谁”, 只是触及到宋宛姿深暗危险的眼眸,她又瑟瑟发抖地将狡辩咽下肚子里去, “不是。”

她装得无辜, “其实我是来看宋姐姐你的。”

“我在粉丝群里看见你的行程表后立马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了。”乔妤举起两根手指头发誓。宋宛姿闻言低低地笑了一声,“你觉得……”

短短的语调被宋宛姿拖得老长,乔妤像等待被执行命令的犯人,一颗心紧张得悬到了嗓子眼,宋宛姿终于怜悯她的心情,将剩下的半句话说完, “我堂堂一个顶流女明星会将自己的私人行程泄露在鱼龙混杂的粉丝群里?”

乔妤哑口无言,这就很尴尬了。

宋宛姿气势逼人, 乔妤心惊胆战,漆黑的眼珠轻轻一转, 忽然落在安静看好戏的陆商旖身上。陆商旖被乔妤盯上的刹那间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 小孩儿一本正经, 满脸都写着严肃, “其实我是偷偷跟着陆姐姐过来的。”

“陆姐姐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特别特别担心她出什么意外,所以就悄悄地跟踪她一路来到了这里。”

陆商旖闻言只是轻轻地笑, 乔妤被她笑得摸不着头脑,她瞥了瞥宋宛姿,宋宛姿已经是了然的表情。心里微不可察地慌了一下,乔妤不动声色地挪了挪步子,却被陆商旖轻巧的一个动作拦住去路。

陆商旖倾身看着她笑,如墨一般的眉眼因为染上笑意而变得鲜活动人,“为了甩掉我哥哥派来跟踪我的人,我在来这里的途中换乘了整整十几辆车。”

她那么清冷的一个人连

语调都是含着笑的,“我连专业的跟踪人员都甩掉了。”

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我连专业的跟踪人员都甩掉了,我还甩不掉你一个跟踪技术拙劣的未成年?

乔妤信誓旦旦的表情僵在脸上,她百口莫辩,在心里一阵复杂的天人交战后,乔妤眼睛一闭,自暴自弃地坦白了一切,“好吧,其实我就是来看叶阿姨的。”

“不过我只是打算偷偷地看一眼而已,我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

宋宛姿赏了她一个深邃锐利的眼神——你觉得我会信?

“你看她干什么。”叶云谏这个人养尊处优惯了,平时出入的都是各大高端场所,陆商旖不认为她和乔妤有过什么接触。探究的视线从乔妤轻抿的嘴唇划过,陆商旖大约有了些猜测,“她也是你的匹配对象?”

“也”这个字就很灵性。

乔妤生怕陆商旖发现什么,赶紧就是一个加速度摇头,“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她明显没什么底气地说:“我何德何能啊,能跟叶阿姨这么优秀的女人匹配上。”

她睁着一双猫猫眼,“就是今天听别人提起叶阿姨,感到有些好奇而已。”

宋宛姿和陆商旖同时挑了挑眉梢,哟?这人还没见着就开始捧上了?

乔妤越是解释,越是否认,就越证明她心里有鬼,一动不动地盯着陆商旖和宋宛姿压根儿就不相信她的鬼话的表情,乔妤稍微有一点怀疑人生。既然她们都不信,那自己刚刚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地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

“现在的大人真是不好骗。”乔妤对系统说。

弄清了乔妤来这里的目的和意图后,宋宛姿和陆商旖终于将她从人墙里放出来,两个人默契地开口,“这里人员复杂,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乔妤很想问一句有多复杂,但看旁边的人不怀好意的视线,乔妤不敢反驳。

出师未捷身先死,乔妤连叶阿姨的头发丝都没见着一根就被无情地赶出了会所,犹豫了半晌,乔妤停下脚步转身,“陆姐姐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陆姐姐一个娇弱的omega在这里多危

险啊,这里那么多居心叵测的alpha,每个人都对她虎视眈眈的。她长得那么好看,肤色那么白皙,在人群中和宋宛姿一样招眼,人家稍微放出一点信息素来陆姐姐就要被他们吓得踉踉跄跄,双腿发软了。

耳旁有一道冷笑声响起,宋宛姿淡雅高贵的抱着胳膊,“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他们飘了?”

宋宛姿一头长卷发泼墨似的披在肩上,如从仙雾袅袅中走出来的仙子,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乔妤真诚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宋姐姐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好看。”

宋宛姿眼睛危险的一眯,乔妤立马撒腿就跑,“陆姐姐宋姐姐再见!”

赶走乔妤后,宋宛姿抱着胳膊转身,“你一个人来这里,”她上身微微前倾,一张美艳的脸小弧度上仰,满眼都是看戏的意味,“就不怕陆盛辉知道?”

陆商旖波澜不惊的脸上神态从容,“是你提不动刀了还是陆盛辉飘了?”

她用宋宛姿恐吓乔妤的话回复宋宛姿,说得宋宛姿一时找不到语言回击她。宋宛姿表情难辨地盯着陆商旖的背影,反正她是说什么也不信对方会是个弱不禁风的omega。

虽然市面上严令禁止某类药物的流通,但以陆夫人的爱女心切和陆商旖的手腕,弄到那种东西也不是不可能。

好端端的一个alpha,没有理由会突然分化成omega。

乔妤吃了个闭门羹非常不开心,她无处可去,最后只得回到自己的天上人间装尼姑。可天上人间待久了也没什么趣味,学校里唯二的两个好朋友一个在医院里陪家人,一个在商场里兼职接受资本主义的捶打,乔妤揉了揉脸,有些无精打采,“还是上学好啊。”

像是看到乔妤的精神不济,远在七八里之外打工的姜媚下单送过来一盒能量饮料,外卖小哥转达姜媚的叮嘱,“你朋友说这个一天喝一根,一天都不能遗漏。”

这盒能量饮料的价格并不低,是市面上最风靡最奢侈的一种。

乔妤忍不住嘴角上扬,“崽崽真好,挣钱了还知道给麻麻买好东

西。”

顺手拿起一根咬了个口子叼在嘴里,不过乔妤还是替姜媚感到心痛。这么大一盒,姜媚得打工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赚回来啊?她恨!恨她的零花钱被冻结得一个子儿都不剩!

怀着欣慰的心情喝完饮料后,乔妤给姜媚发信息说:“东西收到了,谢谢你。”

姜媚第一时间看见乔妤的信息,冷冰冰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意,“这个口味还喜欢吗?我记得你最喜欢草莓味。”

乔妤心头一暖,幼稚地朝系统炫耀道:“她竟然记得我最喜欢的口味!”

系统一脸冷漠,“我也知道你最怕陆姐姐和宋姐姐。”

“……”她忍了又忍,决定不跟一个菜逼系统计较。

“喜欢。”乔妤很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你自己挣钱都不容易。”

姜媚发了一个表情包,然后又说:“过两天再买荔枝味给你尝尝,还有芒果味的,我听她们说也很好喝。”

乔妤的颧骨疯狂上扬,但想到姜媚的经济条件,她赶紧拒绝,“不用了不用了,草莓味就好了。”

姜媚回复:“好。”

经过一个周末的阅卷,期中考成绩很快出来,孟娥问过老师后透露下午就会将成绩单贴出来。乔妤握了握她冰凉的手,“你爸爸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些?如果需要钱的话你尽管跟我说。”

孟娥的情绪明显不高,但装得一副若无其事,“暂时不清楚,结果还没有出来。”

乔妤安慰说:“没事的,叔叔吉人自有天相,一切都会好起来。”

孟娥挤出笑点头,忽然一动不动地凝视乔妤,“对了,周末的时候你没有背着我偷偷去看你的叶阿姨吧?”

一听到这个乔妤就开始自闭,理不直气也壮地摇了摇头,“当然没有,我至今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她不在乎地说:“我天天那么忙,哪儿有时间跑去看她呀。”

孟娥噫了一声,“真稀奇。”

乔妤老脸发烫,赶紧转移话题,“娥娥你都分化这么久了,没想过去做过对象匹配吗?”



热期的omega非常虚弱,要么靠抑制剂和抑制贴度过,要么靠被alpha标记度过,所以百分之九十的omega都会选择跟alpha结婚生子。强大的alpha可以保护omega在复杂的社会中生存下去,因此omega们几乎一分化就会去机构匹配跟自己基因契合的alpha。

不过现在也有少数的非社会主流的恋人组合,她们并不会遭受异样的视线,只是跟最完美的ao组合搭配比起来,显然要辛苦一些。

比如两个omega都没有自保的能力,便很容易遇到危险甚至是丧命。

孟娥已经分化一段时间了,发热期的越来越近意味着她也变得越来越危险,若发热期时没有及时贴上抑制贴就很容易被居心叵测的alpha标记带回家豢养。

孟娥闻言目光微微闪烁,“过两天再说吧。”

现在家里这般境地让她实在没心情去测这个,“如果能考到年级前五拿到奖学金的话我再去检查。”

年级前五?乔妤想起孟娥上次的名次,“我们娥娥这么厉害还拿不到区区一个年级前五?”

孟娥脸颊微红,“你这个全年级第一就别打趣我了。”

乔妤成绩素来好,自转校过来后就从未掉下过第一,年级第一的标签就像是缝在了她的身上,谁都揭不下来,所以没有任何人怀疑乔妤的年级第一会被抢走。直到下午成绩单贴出来后,孟娥走过来支支吾吾,神情小心翼翼。

乔妤只顾着打游戏了,余光瞥见人影后头都没抬一下,“怎么样?娥娥你考进前五了没?”

孟娥犹豫着点了一下头,“考进了,只是……”

她忧心忡忡,乔妤正处于分化期,要是知道自己的年级第一被人抢走了那不得当场气晕?她不太敢告诉乔妤这件事,但乔妤却问起姜媚的成绩,“那姜媚呢?她考了多少。”

对方迟迟没有应声,乔妤抽空将眼睛从屏幕上扯下来,“怎么了?”

姜媚正好从教室门口走过来,孟娥瞄了她两眼,声音微不可闻,“她考了年级第一

。”

她声音太小,乔妤一点儿也没听到,便又问了一句,“第几?”

孟娥心惊胆战不敢呼吸,最后想着反正乔妤也要知晓这个事实,便眼睛一闭,提高了音量,“她考了全年级第一。”

乔妤一愣,随后笑了,“真的吗?那她好厉害!不过。”乔妤秀气的眉轻轻蹙了蹙,眼神带着略微的疑惑和茫然,“那我呢?跟她并列第一吗。”

孟娥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她的总分超了你整整二十分。”

四周的空气忽然安静,带着一股窒息的意味。谁都没有料到姜媚会突然发力猛超曾经的年级第一那么多分,在和上次考试差不多的难度之下,乔妤的总分已经提高了十几分,所以算得上是小有进步,只是和姜媚的亮眼成绩比起来,就显得有那么一点微小的不够看了。

没人知道姜媚以前是在故意藏拙还是因为这次复习得比较好,又或者是运气比较好,一个短短的课间时间,姜媚成为新年级第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连高二高一的学弟学妹们都听说了乔妤的年级第一被抢走的事。

姜媚平时冷冰冰的,许多馋她美色的人并没有接近她的机会,于是她的形象在众人心中越捧越高,直到今天彻底登上神坛。

没有人不喜欢成绩好还基因强大的alpha,在一些豪门面前,姜媚潦倒的家境根本就无关紧要,他们就喜欢这种背景简单却很有能力的女媳或者是儿媳妇。

乔妤整个人呆住,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自己不是年级第一了?

姜媚走过来,神色有些不自然,轻轻将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在乔妤的课桌上,“这次我运气比较好,各科有好几道题都是我刷过的原题。”

她说得谦虚,但乔妤最不相信这些好孩子嘴里的借口。目光飘忽不定地落到姜媚哄她的那颗奶糖上,乔妤别扭地轻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一颗糖就想哄好我?”

姜媚松了口气似的,又从包里拿出几块巧克力,几颗草莓味的硬糖,以及另外一种风靡各大高校的营养奶片,“那,”她语气谨小慎微,

“这些都给你。”

犹豫了一阵后,乔妤收下了对方的好处,她怎么能这么精准地猜到自己现在想吃什么?

她怀疑姜媚在她脑子里装了监控,但是她没有证据。

孟娥面无表情地在一旁看着,还以为乔妤会硬气一点和姜媚宣战呢,谁能想到区区几颗糖就把她收买了。

不过乔妤虽然收了姜媚的糖果,但仍旧感到一阵心肌梗塞,她自闭又不解,“女主这是要开挂了吗?”现在是准备要发力崛起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吗?

系统支支吾吾解释,“或许是因为爱情的力量。”

爱情的力量?脑海划过宋宛姿那张漂亮迷人的脸,乔妤恍然大悟。可是她也有陆姐姐啊,陆姐姐的爱情力量竟然干不过宋姐姐?!

乔妤不禁反思,难道是自己爱陆姐姐爱得不够深沉?

豪门哪儿都好,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任何风吹草动都传得特别快。乔妤还没吃完两颗糖,沦落到年级第二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相亲相爱一家人里。二婶和三婶立马在群里说道:“妤妤一个女孩子那么用功学习干什么?反正迟早都是要嫁人的。”

“是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反正以后也帮衬不了公司什么,还不如让我家静静代替妤妤处理公司的这些事儿呢。”

“你家静静不也要嫁人?要我说,我家俊豪在公司这么多年了,早就该升到总经理替大哥排忧解难了。我家俊豪成绩一向就好,当年高考可是考了六百多分,俊豪这些年在分公司表现得不错,大哥大嫂什么时候把俊豪调回总公司?”

“还调回总公司?你家俊豪抄来的高考成绩也好意思到处炫耀?”

群里二婶和三婶立马吵作一团,乔景淮看得眼睛疼,“我都听我老婆的。”

提起乔夫人,两人顿时安静下来,也不在群里吵架了。

乔景淮捧着手机讨好地凑过去,“老婆,你有什么想法?”

乔夫人细密的眼睫轻轻垂落,在白皙的皮肤印上一片浅浅的阴影,女人语气依旧冷淡:“她们说得不无道理。”乔夫人如画的眉眼微动,“妤妤以后

确实要嫁人。”

只是匹配名单上的叶宋两家都比乔家强,妤妤以后嫁过去的日子不一定好受。

乔夫人定了定心,“你去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肉吃。”

乔妤是很久以后才看到的群消息,生气地跺了跺脚,“好啊这几个人平时对我那么好,现在我才失误一次就背着我偷偷地说我坏话了?!果然是一群见风使舵的女人!”

“其实……”孟娥瞥了眼她手机里的消息,“她们也不全是背着你偷偷说你坏话。”

这不是在明着说吗。

乔妤当场自闭,不过是拿了一个年级第二就让她看透了社会的险恶人心的复杂,要是她以后不小心拿了个第三,那这群人还不得天天说她是家门之辱,说她是扶不起的阿斗?

简直欺人太甚!

偏偏这个时候唐姝主动撞上来,“听说你这次考了个第二?你不会是不行了吧?被姜媚这样的人抢了第一可还行?”

乔妤冷笑,“你不也没考过姜媚?你不仅没考过姜媚,还连娥娥都没考过呢。”

“娥娥好歹考进了年级前五,可你的名字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乔妤发了个惊讶的表情包,“你不会连年级前十都没进吧?”

唐姝这次因为粗心大意刚好卡在了第十一名,被乔妤戳中了痛处,她气急败坏地将手机扔到一边。

对方久久没有回复消息,乔妤意犹未尽地捏着手机,“跟唐姝聊过以后心情变得好多了。”她双眼发亮,“我和她果然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妹!”

贱兮兮地发过去一条消息,“姝姝,谢谢你,经过你刚刚苦口婆心的安慰后,我心里觉得舒服多了。”顿了顿,她又发,“你也别太伤心,只要你继续努力,说不定哪天就能赶上我的二分之一了。”

一个鲜红的感叹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对话框旁,乔妤面无表情,“……”

人菜还瘾大。

姜媚最近非常受欢迎,不仅有貌美如花的omega小学妹递情书,还有一身少年气的omega小学弟送零食,乔妤看得眼馋,曾经她也是如此风

光。姜媚的人生像是触底反弹,刹那间就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从备受追捧到登上神坛也不过才短短半个星期。

乔妤闭上眼,“我一点也不羡慕。”

片刻后睁开眼,姜媚手里拿着一瓶小牛奶,“给你。”

余光瞥见学弟学妹们嫉妒的目光,乔妤努力压下翘起的唇角,“那怎么好意思?你天天给我买吃的,你自己都没有。”

姜媚将牛奶轻轻放到她手心,“我是alpha,用不着吃这些。”

乔妤开始羡慕,“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分化。”

都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却还是一点要分化的迹象都没有。姜媚手指轻动,乔妤毛茸茸的脑袋看起来十分舒服,趁乔妤低头喝牛奶,姜媚鼓起勇气蜻蜓点水般揉了揉她的头,掌心的触感软乎乎的,心底一股微妙的感觉划过,“会分化的。”

头顶忽然落下轻轻的触感,乔妤茫然地抬头,姜媚故作镇定地缩回手,“多喝牛奶才能长高。”

乔妤假装听不懂对方在嫌弃自己矮,这牛奶的味道确实不错,乔妤好奇问了一句,“你在哪里买的啊?怎么我从来没见过。”

“你喜欢?”姜媚神色微微飞扬,“那以后我天天给你买。”

这……乔妤眨了眨眼,“太让你破费了。”

“没关系,我涨工资了。”

乔妤以为姜媚只是说着玩的,却没料到姜媚竟然真的天天递给她一瓶牛奶和两颗糖,以及一根饮料补充营养。乔妤握着东西语气严肃,“我强烈怀疑女主买彩票中了五百万。”

系统嘴角抽了抽,“哪儿能那么锦鲤?请您记住:这个女主是美强惨人设。”

说起美强惨人设,乔妤却觉得陆商旖更符合一点儿。青年正意气风发的时候突然遭遇车祸导致分化成了弱不禁风的omega,不仅连继承权丧失了,还天天被自己的亲哥哥监视,什么事都干不了。

“陆姐姐天天被关在家里一定无聊极了。”乔妤说:“我要多去陪陪她。”

乔妤的行动力很强,周五一放学就打车去了陆家的老宅。陆商旖接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