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七十六章 连续拒绝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连续拒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补习班内,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均好奇的落在熊浩身上。

  这些人不明白熊浩为什么要放弃特招?他们这些人来参加补习,不就是为了更有把握的参加这一次即将恢复高考?

  “熊浩?”

  刘小燕和周媛两人紧张的相互抓起熊浩的左右胳膊,班上其他人完全忽视了两女举动,满是不解的望着熊浩,他们不明白熊浩为什么要拒绝?

  江城大学作为北湖行署的知名学府,亦可以说是北湖行署目前最好的大学。

  哪怕是他们这些人参加高考都未必可以考上,熊浩他怎么就拒绝了?

  像之前看不起熊浩的齐健,这会就瞪大了眼睛,目光不善的看着熊浩后脑,这事情要换他身上,妥妥的欣喜若狂,毫不犹豫的答应柳诚濡的邀请。

  傻子、苕货?

  齐健根本无法理解熊浩的想法,就是补习班上的其他人这会也回过神,一脸的叹息,恨不得这种好事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熊浩,难道你有更好的目标大学?是帝京大学?还是人大,亦或者是科技大学?”

  柳诚濡一连追问出三个大学校名,熊浩均摇了摇头:“柳老师,我若说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去哪所大学您信吗?再者,我能不能去您说的这三家大学,不都得通过我接下来的高考分数才可以决定?”

  1977年可不像后世由考生填报高校志愿,而是由各高校根据考生成绩,将各考生优先分配至顶级学府和专业学府。

  江城大学虽属于北湖行署最好高校,但和帝京大学、人大、水木清华、国家科技大学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的距离。

  “熊浩,你若是进入江城大学,我可以保证你直接进入老侯的团队,接受他的专业教导。”

  侯老先生,空间物理学家、后世的江城大学校长?

  熊浩冒出老校长音容,这个时代的老校长应该正在参与我国的核效应试验,并参与撰写了我国核试验技术十年资料的分析、总结吧?

  熊浩出神回想。

  受制于记忆不够清晰,熊浩不知道老校长的负责事项。

  但熊浩却是知道老校长是我国物理界的泰山北斗,主持研发了我国的第一部高频海洋雷达,开创了我国无线电海洋的遥感新事业。

  若跟着老校长学习物理知识,怕是真的可以在物理界混个大拿身份?

  学术大拿、知名商人?

  熊浩脑子里闪过这两种身份对比,下意识幻想出自己要真成了学术大拿,怕是可以通过后世的信息经验在活着的时期拿到诺贝尔物理奖?

  不对,我可以默写出初中、高中年级的物理定律是因为他我具有后世的学习经验。若加入物理界,我想要混成学术大拿,我怕是得拼了命的科研苦学?

  熊浩摇摇头,我国的科学家在70、80、90、00、10这五十年内怕是都难以有真正的研究空间?各科前沿资料均处于国外的严厉封锁状态?

  “我X,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又不是真的学神,我凭什么认定我可以拿后世信息改变我国的物理界?

  倒是发展商业搞钱,通过资本购买外界前沿资料,投资引领科学家们的发展才有那么一线希望?”

  熊浩清晰且准确的规划处未来路线,很是认真的给柳诚濡说道:“柳老师,谢谢您的邀请,但我对自己的学识有充分的认知。不瞒您说,我的兴趣不在物理科学。”

  柳诚濡恨其不争道:“你说你的兴趣不在物理科学?可你要是没有对物理界的科学了解,那你又怎么一次性写出这近二十二条的物理定律?”

  熊浩沉默,他能说自己只是凭借后世所学经验吗?论科研发展,他甚至都只是知道一些科研通报,对怎么研发,又该怎么研发完全的一窍不通。

  倒是对搞钱,投资那些即将被发现的物理分支他一清二楚,与其自己苦学知识,不如直接搞钱投资。专业的事情让专业人士处理,他熊浩负责大方向的投资分配才是重点。

  “柳老师,谢谢你这么看中我,可我的未来,我想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熊浩再一次严厉拒绝,柳诚濡看着手里头拿着的默写定律那叫一个痛心。可正如熊浩说的,熊浩既然已经有了未来规划,那只能说熊浩有更好打算。也不知道熊浩不想在物理界发展,想去哪一个学科?

  “熊浩,你若不想跟老侯学习,我还可以推荐你去跟着老查学习嘛!”

  柳诚濡心痛的换了个邀请方式,熊浩依旧摇头拒绝道:“谢谢柳老师您的邀请,我想等我考试结束了再去思考就读哪一类的专业。”

  柳诚濡的连番邀请告诉熊浩他暴露的太多,在接下来的考试之前,他必须进行一定量的低调处理。

  “同学们,若你们想对自身的物理学识有更一步的了解,我希望你们在下课之后可以找熊浩同学多多学习。熊浩同学的物理知识已经堪比我这个老师,甚至超出我太多。”

  熊浩想低调,柳诚濡却是不给熊浩低调机会,直接公开承认自己不如熊浩,让整个补习班内的学生一下子全部认识到他。

  熊浩郁闷的低下头,感觉自己来参加这一次的补习简直是最大的错误。要不找个机会开溜,后面的日子不来补习班上课?

  “熊浩,你既然不想得到前往江城大学的特招名额,那你能不能帮老师我一个小忙呢?”

  柳诚濡满是请求道:“按照课表,我除了要负责你们城西中学两个班的物理讲课,我还得去前湖中学和城关中学进行一定时常的物理授课。你既然拥有比老师我多得多的物理理论,老师能不能拜托你来替老师讲解在城西中学的物理课内容?”

  “我来替您讲解物理课内容?”

  熊浩伸手指了指自己,连抽手过程中触碰到刘小燕和周媛二女的雄伟都未曾感知。

  “柳老师,我怕我讲解的不好误人子弟。而且,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拿出时间来进行专业处理,我怕是没法帮您给大伙讲课。”

  熊浩装出一副为难表情,他可没有这个时代人员的奉献精神,反而拥有厚实的独立自主。即我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忙,但要不要帮这个忙,得看会不会给自身造成麻烦。

  替柳诚濡给补习班学生讲课,这属于没有好处的事情,他吃饱了撑着来给自己找事做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