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六十五章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熊浩愣了愣,记忆中,他后世二伯家的养殖场就是自建的小作坊。

  全套设备加起来,好像也就十来万。而且这个设备包含了分筛、粉碎、调质、制粒、冷却、打包全套功能。

  按77年的物价,那套设备放现在,顶多不超过二万块吧?

  熊浩粗略的估算货币根本没有去想货币的贬值速度。

  但按照后世某机构做的一次贬值调查,可以发现78年改革开放元年的一万元相当于2020年的60万元购买力。

  1988年的一万元相当于15万元的购买力。

  1998年的一万元则只相当于3万元。

  2008年的一万元,则已经相当于2万元。

  2013的一万元,则是基本持平,相当于12000元。

  熊浩印象中的机器是90年代中期价格,换算下来,他的理想价是用三到四千买一台投料机。

  可熊娟说水泥厂的投料机价值近四万,这跟他的与其完全不符,甚至没有去想现在的科技不如后世,哪怕后世饲料厂淘汰机器放现在也是高精机械,需技术攻关。

  卖四万块,那也还是因为红湾村水泥厂具有外资背景。

  他想要开个现代化饲料厂,其困难程度不说难于登天,地狱级是有的。

  “哥,想什么呢?”

  熊娟习惯性的伸手挽住熊浩胳膊道:“哥,你下午怕是要和我去一趟学校,要不然我没法解释今早没有上课。”

  熊浩愣了愣,自己虽没有开学,熊娟却是已经进入了高一年级,一早上没有去上课,自己这个哥哥是得去解释一声。

  帝京,某个四合院内,年过半百的张家老人阴沉着脸,目光不善的盯着张荣问道:“你是说有人故意去北湖行署那边找你姐那孩子麻烦?”

  老人脸上露出一抹唏嘘,自己这个大女儿和人自由恋爱离开帝京虽然让他不开心,可做的事情却令他欣慰。

  甚至在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老人每每想到自己若是同意女儿的任性,自己是否就可以看见那大孙子和大女儿?

  “张荣,话说你也快30了,你还想等她到什么时候?”

  老人怒其不争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的身份是绝不允许娶一个外籍子女的。”

  老人一生四个孩子,大女人69年因功失踪,至今8年没有音讯想必已经没了。

  大儿子痴情于人,可惜人家出去就是六年,想必早已经在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心智。

  “爸,咱们说熊浩、熊娟兄妹的事情,您怎么又扯我身上了?

  您放心,今年过年,我一定给你带个儿媳妇回来。”

  张荣不好意思道:“我之前演习时候出了点意外,被紧急送往了当时的战地医院。不怕您笑话,儿子一下子就看上了那个救治我的那个医护人员。”

  老人一下子来了兴趣,经历了大女二事件,他已经明白儿孙自有儿孙福,听大儿子终于想开了有了新的目标,不由欣慰道:“战地医院的护士好啊,那你可要加把劲了。

  至于那些想要找你麻烦的人,我会出手告诫他们一下的。

  哼,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了,真当我这个老好人不会发威吗?”

  老人不怒自威道:“为了防止宵小作乱,我会亲自给北湖行署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关照一下熊浩、熊娟兄妹的。

  还有,熊浩、熊娟兄妹这八年的委屈你这个舅舅当真一点不知?”

  老人生气道:“我张xx的孙子、孙女也是好让人欺负的?你有空的话,最好再次前往前湖地区将他们兄妹劝解回来。咱们老张家,目前也就他们两个三代子弟了。”

  前湖县红湾村养殖场,熊浩将屠宰去毛的肉鸡清洗干净。

  像鸡肝、鸡胗这些内脏他都单独留下,打算等下做个卤味尝鲜。

  至于鸡身,自然是大剁特剁。

  “哥,好香啊!”

  熊娟一脸的陶醉,望着从各民兵家借来煤炉,每一个煤炉上方的罐子里皆放置了一斤左右的鸡块,两到三斤的胡萝卜和少许的蘑菇。

  为了做出这一锅美味鸡汤,熊浩还让刚刚放学回来的建军去县供销社买了两斤蜜枣和少许的调味品。

  70年代,物资短缺,哪怕红湾村条件好,每个月也就有那么一两次动荤机会。

  熊浩这次邀请的民兵有二十六人,另外的二十四个炉子,一个属于他和熊娟,一个属于建军和海军。

  其他的二十三个,则是大勇叔、海军父母、养殖场帮工婶子家庭以及一些特殊人群。

  刘小燕忍着肚子,刘大勇则是笑眯眯道:“熊浩这孩子不光有学识,还懂得下厨,你要是嫁给他指不定有多幸福。”

  “爸,我都不知道熊浩他怎么想的呢?”

  刘小燕郁闷一声,刘大勇安慰道:“男孩子都比较晚熟。想当初要不是你妈主动,我怕是都没想再找个人成家立业。”

  刘大勇生于1918,13岁便在其堂哥带领下加入了我兔的红四军,成为当时所在连最小士兵。

  1933年因伤在一农户家修养,长时间受人女孩照顾日久生情。可34年所在地区遭鬼子绞杀我兔正义人士,整个村子被灭绝式屠杀。

  他因藏在一挖有暗道水井中幸免于难,直到解放战争完毕,抗美援朝胜利转业归家,近38才再娶成家有了刘小燕这个独女。

  “爸,你不会是又想起你那些往事了吧?”

  刘小燕安慰一声,刘大勇笑着摇摇头:“人老了可不就是喜欢多愁善感?

  话说回来,女追男隔层纱,你或许可以主动的去跟熊浩挑明关系。

  你看看人家海军,不就好几次的鼓足勇气去跟熊娟告白?”

  “爸,海军他是个男孩子!”

  刘小燕气恼一声,目光郁闷的落在熊浩身上,寻思难不成真要她去主动开口?

  “浩哥,我刚帮你去打听了一下,咱们省会的江城机械局已经可自制你所要的投料机。

  就是那个成品有一点小遐思,无法像进口机械一样精准投料。”

  海军将打听来消息告诉熊浩,熊浩吸了吸鼻子,郁闷道:“难不成要让我按照记忆把那个一体式饲料机给画出来?”

  “浩哥,你还会自己画图?”

  海军惊讶一声,熊浩不自信道:“画也就画个外观,里面的运转原理我可不懂。”

  熊浩拍了拍脑子,早知道会重活一次,他咋就没好好记住那些机械的工作原理跟拆机图案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