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六十章 偷学风波

我的书架

第六十章 偷学风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熊浩,老师问你个实话。你说县里若是想自建养殖场,都需要做一些什么准备?”

  梁勇哪怕隔着电话听筒,都让熊浩感觉到一丝慎重。

  整个前湖县,光城关镇就有不下十万人。而他这养鸡场一个月下来,也就可以提供不到500只的肉鸡。

  算上清湾村养殖场,两家合起来,一个月不过可以提供800只左右的肉鸡。

  这点数目,甚至不能满足纺织厂当月需求,自然不怕县里再弄一个大规模的养殖场来抢生意。

  “老师,县里若想创建养殖场,首先得根据养殖场规模配备至少一名常驻兽医,可以每日定点查看养殖场内的鸡群情况。

  2,得给养殖场匹配相应数目的工人。

  一般来说,养殖场的工作量得让工人们留有一定的余量。

  县里弄养殖场,我的个人建议是管理人员可以精简,做事的人手一定要充沛下来。”

  熊浩不由思索的将养殖场相应情况说出,梁勇准备挂断电话道:“你说的这两点建议我已经记录下来。等老师我处理完手头事情,我去一趟清湾村跟你好好聊聊。”

  “老师,我现在住红湾村。”

  熊浩解释道:“红湾村养殖场这边事情多,我就在这边新起了一栋二层小楼。”

  梁勇笑着挂断电话,寻思红湾村条件比清湾村好,从村头一组出来便是城关西桥,过了桥再往前三五百米便是县纺织厂,熊浩将房子盖在红湾村,也算是紧邻城区。

  “熊浩,县里想建养殖场?”

  刘大勇皱着眉头D县里要建养殖场,那会不会影响到你这的生意?”

  熊浩摇摇头,将刚才所想说出,刘大勇点点头:“城关镇那么多的工厂,咱们养殖场还真是抓一个就够了。

  可若是食品局和供销社知道你拒绝了他们,你就不怕他们来给你出幺蛾子?”

  现在毕竟还是1977,距离1978年底会议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供销社和食品局来找麻烦,刘大勇担心养殖场哪怕是挂靠他们红湾村也不能避免被罚。

  “大勇叔,我觉得咱们不用担心这些。

  若是食品局和供销社找麻烦,老师他应该不会不管。”

  食品局、供销社不是执法机构,若来养殖场找麻烦,也只能说他们的养殖场不合规矩。

  可农村只要不杀人放火,鲜有执法机构来找麻烦。

  就算有,来的顶多是工商管理局的人。要公安机构来了,他有孙兴局长的关系,似乎也没多大问题?

  10月22日,天还没有完全亮,红湾村突然间来了一批陌生人。

  这些人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直奔养殖场,有的观看培育蚯蚓的基料,有的直奔产蛋房。

  要不是孵化室被铜锁封死,这些人怕是要不经同意的进入孵化室。

  “喂、喂,你们干什么?”

  拾取鸡蛋的青婶被吓了一跳,这些人连忙朝后退了一步,青婶不由分说的大喊道:“不好了,养殖场来贼人了。”

  青婶声音极大,刚起床准备查看养殖场情况的熊浩听闻之后直奔熊娟的房间:“熊娟,你快去叫大勇叔,咱们养殖场来贼人了。”

  “哥,你说什么?”

  熊娟从屋里追出,就看熊浩已经从厨房里操起了菜刀。

  “哥……”

  熊娟叫喊一声直奔刘大勇所在房屋。

  半路上遇见海军,连忙叫喊道:“海军,你快去养殖场帮我哥,我们那来贼人了。”

  “熊娟,你说什么?”

  海军下意识反问一声,熊娟不耐烦道:“我说养殖场来贼人了,你烦不烦啊?”

  熊娟说完急匆匆的奔向刘大勇所在房屋,沿路更是高喊:“不好了,养殖场来贼人了。”

  1977,正是学习雷f精神时期。县里、大城市或许会有漠不关己的人,可村里面几乎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伴随着熊娟叫喊,不少已经醒过来准备去田里干活村民连忙调转方向直奔养殖场。

  几家在养殖场做活婶子,那是毫不犹豫的将家里男人、孩子一起叫上。

  熊浩不知道熊娟几乎叫醒了大半个村子人员。

  此刻的他手持菜刀冲入养殖场,就看进入养殖场的一共有四个人。

  这四个人的穿着牛皮鞋、带着假领子的帆布套装。

  “误会,我们不是坏人。”

  领头之人被熊浩手里头菜刀吓住,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出一段安全距离道:“我们是县食品局的,过来考场一下你这养鸡场。”

  熊浩举着刀,满是嘲讽的问道:“这天都还没有亮,你们就过来考察我们养鸡场?”

  领头之人解释道:“我们这不是怕你不让我们进来看?”

  熊浩放下举刀右手:“你们要堂堂正正的来,我怎么会不让你们看?

  现在,请立即出去,不要影响到我这批母鸡下蛋。”

  熊浩再次举起刀,就看海军生猛的提着一根木棒冲进来道:“浩哥,我来帮你。”

  “浩哥,他们好像不是贼人?”

  海军目光落向领头之人左边男人,抬起手中木棍说道:“浩哥,这人好像是县供销社的?”

  食品局、供销社?

  熊浩反应极快的问道:“你们这是过来联合考察了?”

  “贼人在哪里?”

  乱哄哄的红湾村村民冲入产蛋房,过来探查的食品局工作人员和供销社工作人员吓得脸都白了。

  他们心里慌得一批,生怕眼前这群手里拿着镰刀或者锄头村民给他们来一下。

  “误会,我们不是坏人。”

  领头之人壮着胆子再次介绍自己:“我是县食品局的周涛,这是我的工作证件。”

  周涛从上衣口袋掏出一本用蓝色封皮包着的工作证,进入产蛋房的红湾村村民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就听有村民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这工作证是真是假?”

  “真的,如假包换!”

  周涛大喊一声,生怕村民们不由分说的拿镰刀和锄头揍他们,下意识的就想寻找躲避位置。

  “这是我的工作证!”

  “这是我的。”

  另外三人赶紧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就看刘大勇急匆匆的分开人群,周涛跟看见了救星一样喊道:“大勇支书,你快帮我们解释一下,我们真不是坏人。”

  刘大勇黑着脸,怒气冲冲道:“周干部,你让我怎么帮你解释?

  你们这些人不经他人同意的擅自私闯进来,这就是你们食品局的做事风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