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五十四章 平淡中爆发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平淡中爆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德福不置可否,点点头,感觉熊浩待会的清算怕是雷霆怒火。

  熊浩露出一副开心的样子道:“给全村人做饭很累,但也很愉快。特别是大家吃到肉时候露出的那一份欢愉,让我有一瞬间想要让大家得到更多的想法。

  不怕你们笑话,那时候的我觉得我若是成功的把养殖场开起来,一旦我摸索到成功路线,我就可以让村子所有人都参与进来。

  可惜了,天有不测风云,我养殖场刚建起来没几天,我们北湖行署就发生了严重的洪涝灾害,我那婶子的房子被大雨压塌。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在得知他们不经我同意撬锁入住后,让她们重新住了进来,但约定好,等雨停,他们就得从我家搬出去重建自己的房子。

  若他们到时候不搬出去,就由村里出面强制性他们从我家搬出。”

  熊浩仍旧是语气淡淡的再次询问马德福:“支书,有这个事情吧?”

  马德福艰难开口道:“有。”

  熊浩也不乘胜追击,继续道:“支书托关系从县食品局买的这批鸡蛋有问题,结果导致买回来的鸡蛋已经不能食用。但我们买鸡蛋的用途是用来孵化小鸡,也算是误打误撞,让我们提前了近半个月时间孵化出这批小鸡。

  这批小鸡的出生赶在了灾害时期,一度让我们几个人忙前忙后的没有睡好一天的觉。

  或许是村里受灾严重,几乎倒塌了全部的木房、危房,让一些人心里不平衡。

  他们只看见了养殖场的后续收益,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付出,我们的成本,想着养殖场用的荒地是村里的,他们全村人都参与了养殖场的建设工作,这个养殖场理应是村里所有人的。

  可养殖场的所有事宜,所有小鸡们的初生照顾,这都是我做的。建军、建国、拥军三兄弟那时候不懂这些,我几乎是手把手的将这些知识告知他们。”

  马建国没脸的低下头,马大壮摇摇头,被熊浩说的心中发堵。

  年轻警察眼睛已经红了,就是孙兴局长也控制不住的说了一声无耻。

  熊浩依旧是像在说其他人的故事:“为了这个事情,支书一连来找了我几次。

  我记得有一次我不知道怎么拒绝,我就唱了一首歌。”

  熊娟适时的张开嗓子,泪眼朦胧:“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梦里也会笑!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梦里也会笑!”

  村委会鸦雀无声,马德福无声叹息。

  第一次听见此歌的年轻警察已经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马大壮情绪压抑道:“这八年真是苦了你们兄妹。”

  孙兴局长抬手擦了擦眼角,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熊浩这也太令人心疼了。

  熊浩伸手将熊娟搂进怀里,继续叙述道:“随着小鸡们一天一天的长大,村里人愈发的嫉妒不岔,他们觉得自己这么倒霉,凭什么我熊浩的养殖场凭可以越来越好?

  在某些人的组织下,他们一度围堵养殖场,甚至公然冲入养殖场想要抢走我们养殖场的小鸡。”

  “混蛋,无法无天!”

  年轻警察眼睛血红,熊浩却是依旧语气中没有半点怒火的跟马德福问道:“支书,我没有无中生有吧?”

  马德福摇头,已经有了山雨欲来的压力。

  熊浩也不管众人的情绪已经被他调动起来,继续说道:“因为特别的原因,红湾村的支书刘大勇知道了我这个事情,他邀请我去红湾村办养殖场。

  我觉得我是清湾村的人,村里哪怕有部分人起了嫉妒,但绝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像大壮叔这样关心我的叔叔婶婶。

  可惜了,我的想法太天真,接下来的几天让我不敢离开养殖场。一旦我走出养殖场,我就可以在养殖场的围墙外面看见许多图谋不轨的人。

  就这样,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答应了红湾村支书刘大勇的邀请。

  大勇叔那天请来了他们村水泥厂的拖拉机,可我将鸡群们搬上拖拉机的时候,这群人再次围攻我,哪怕大勇叔说这批鸡已经是他们红湾村水泥厂的,他们也不允许我们离开。

  要不是当时大家急需红湾村的水泥,让大勇叔呵退,海军抓住机会将拖拉机启动,我们浩国养殖场的小鸡怕是已经被那些人全部抢走。

  当时车上一共有两百只鸡,74只公鸡,126只母鸡。这74只公鸡,根据协议,我一只都没有留。

  因为我手上没钱,红湾村养殖场还是大勇叔借钱帮我盖起来的。也不怕大家笑话,我现在背负了近三千块的债务。

  为了材料最大化,我听后湖县红砖厂需要水泥扩产,我将换来的水泥跟他们交换了所需红砖。这个要是投机倒把,我认。”

  熊浩在这讲出交换原因,跟孙兴局长苦笑问道:“孙局长,我这个算不算投机倒把啊?”

  孙兴摇摇头:“投机倒把是低买高卖,你这个是正常的物资交换,不算。”

  “不算啊?”

  熊浩点点头:“那有人举报我走资本复辟,招女工欲行不轨之事呢?”

  诸人哗然,这是哪个缺心眼的举报熊浩欲行不轨?

  熊浩语气平淡,仍是不像再说自己的事情道:“养殖场里的小鸡和母鸡需要人照顾,我和建军还有熊娟三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没办法,这不就把养殖场托管在了红湾村名下,让大勇叔帮我从村里找人?

  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种事情,自然要想着自己的亲人。

  翠芳婶子知道我遇见了难题,自告奋勇的说要来帮助我。可养殖场的事情不是来一个人就可以处理的,我托翠芳婶子帮我再寻五位婶子。

  不怕大家骂我,翠芳婶子帮我,我连工钱都没给她们开,而是想要用场子里的肉鸡补偿给她们。

  我就不明白了,我都没有给婶子们开工资,我怎么就是资本主义复辟?

  至于那人举报我欲行不轨之事,我就想问一问,我好歹也是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一员,我怎么会禽兽一般的想要对婶子们图谋不轨?”

  站在清湾村村委会的诸人只觉得天雷滚滚不可思议,这举报人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这种事情不说是流氓罪,更是罪加一等的丧失伦理。

  “各位叔叔、大爷,你们觉得我熊浩会干这种事情吗?

  这举报人不光诬陷了我的名誉,更是在公然抹黑那六位婶子的名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