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五十一章 招工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招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77年,一吨肥料的价格差不多有近240多块钱。

  以一只鸡正常摄食160到180克计算,一般情况下会排便(水粪)100克左右,干粪为水份的一到三成,约10到30克。

  他目前有124只母鸡,600余只小鸡,这一天下来,预计可以获得100千克的水粪或者是30千克的干粪?

  过来工人不要钱,若用鸡粪替代,这简直省了他支付工钱。

  熊浩摇摇头,现在可不像后世物资多的需要内卷。这个年代,任何物资都匮乏的可怕。有可以增加农田产量肥料,这东西几乎出厂就给人买光。

  工人要鸡粪,他省工钱,这应该就是双赢了?

  “大勇叔,我这个养殖场有多少鸡粪,我也不好保证。”

  千头万绪,熊浩深感自己能力不足。若想凭后世信息叱咤风云,他还需苦练内功。

  “爸,二姨领着小弟一家从清湾村过来咱们家了。”

  刘小燕骑着自行车抵达养殖场门口,跟熊浩说道:“熊浩,我二姨她似乎是来找你的,说是你这边的养殖场要招六个人,她打算应聘一个?”

  熊浩将目光落到刘大勇身上,刘大勇立刻道:“你之前不是问我有没有人愿意来养殖场吗?

  我刚在村委会给你写挂靠协议时候就让人把消息传了出去,这应该是传到清湾村那边了。”

  熊浩点点头,他养殖场要招六个人。这六个人不管是红湾村的还是清湾村的,每个人只要听从指挥,勤劳便可。

  “熊浩,我二姨人很勤劳的。”

  刘小燕补充道:“她说了,工钱多少无所谓,哪怕是按你说的,每个月发五只肉鸡也行。”

  一只肉鸡约有五斤养殖,按七毛钱一斤,一只肉鸡也是三块五毛钱。

  三五一十五,五五二十五,这五只肉鸡好歹也是十七块五毛钱。

  像刘小燕现在属于纺织厂实习工人,月工资也才16块钱,他这工资好歹还高了一块五。

  农村人知识少,不代表农村人不精明。

  熊浩朝刘小燕笑了笑:“咱们去看看你二姨。要是你二姨合适,那就让她进咱们养殖场做事。”

  人情世故,熊浩这也算是顺水推舟。

  只是熊浩刚跟刘小燕返回家中,就看院子里来了不少的妇女。

  这些妇女的年龄普遍在四十五左右,偶尔还有几个已经接近六十的老奶奶。

  “二姨!”

  刘小燕从人群里拉出一个女人,熊浩对其有一点印象。说起来,这女人在辈分上也是他的一位五服婶子。

  不同于胡贵蛾那种极品,这位婶子曾给过他几次帮助。要不是熊民是他亲堂叔,村里原是打算让这位婶子来照顾他和熊娟的。

  原生记忆复苏,熊浩当即热情道:“婶子,真没想到您竟然是小燕她二姨。”

  刘翠芳笑了笑:“现在晓得也不迟。怎样,让二姨去你养殖场做个事?”

  熊浩装作受宠若惊道:“二姨您愿意来养殖场帮我简直是太好了。但我们养殖场比较辛苦,还需要注意孵化室、产蛋房、蚯蚓基料池的安全卫生,您若是过来帮忙,可得注意一下我们的工作要求。”

  刘翠芳点点头:“你这个我懂。需要注意什么,养殖场里有什么规矩,二姨保证不给你瞎搞。”

  熊浩点点头:“二姨您这么说了,那你就做这个养殖场的工人组长,带着另外还没有招聘的五位阿姨一起做事。”

  过来应聘人员太多,熊浩也不知道谁家婶子勤劳手脚干净,索性一事不劳二主,熊浩跟刘翠芳说道:“二姨,养殖场的事情需要一点轻微体力,不如您帮我招聘这剩下的五位阿姨好了。

  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我不能给你们发工钱。但我可以按每个月不低于五只肉鸡的物品来支付你们这一个月下来的辛苦费。

  二姨您放心,这至少五只肉鸡的单鸡重量不会低于五斤。就算有偏差,也不会偏差太大。”

  “翠芳,我手脚勤快,你看我怎样?”

  熊浩话语刚刚结束,和刘翠芳相熟的婶子立即毛遂自荐,熊浩算是从这种琐事中挣脱了出来。

  而在清湾村养殖场,马建国已经将孵化室重新整理打扫。

  被褥中被踩踏压碎的鸡蛋足有近六百枚之多,这中间已经出现了不少的待孵化毛蛋。

  按照时间推算,只要再等上几天,这些毛蛋就会变成小鸡。可现在,破碎的鸡蛋里面只剩下一具具未成熟已经发臭的鸡崽尸体。

  支书马德福这几天几乎天天都弓着背,村里气氛也低的可怕。

  胡贵蛾不时的被邻里邻居们堵着谩骂,说要不是她,他们就不会冲击养殖场的孵化室。

  胡贵蛾据理力争,她承认她当时头脑不清醒,可绝对不是她第一个冲击孵化室的,奈何村里没有一个人相信,算是背了一个黑锅在身。

  “哟,贵娥婶子还在给人解释不是你带头冲的村养殖场孵化室啊?”

  有跟胡贵蛾不对付妇女上前道:“给你说个消息,你那熊浩侄儿现在可不得了。

  他那红湾村养殖场打算招六个帮工,每个帮工可以在月底领五只至少五斤重的肉鸡,这工钱算下来都跟县效益最好的纺织厂工资有的一拼。”

  胡贵蛾脸色漆黑,人继续道:“你知道刘翠芳吧?刘翠芳现在就去了红湾村养殖场做了这养殖场帮工小组长,熊浩连将选人做事的名额都给她来决定了。”

  气死人不偿命,来人也不管胡贵蛾遭不遭得住,继续碎碎念念道:“贵娥婶子你和刘翠芳一样是熊浩他婶子,你要不要去红湾村问问熊浩要不要让你进他那养殖场帮工?”

  “马大花,你少在这给我阴阳怪气!”

  胡贵蛾爆发一声,气的走回屋内,就看熊民坐在藤椅上抽着自制旱烟没来由的就是火冒三丈:“熊民,你不去管管你那个好侄儿?”

  熊民抬头看了胡贵蛾一眼:“我怎么去管?

  你可别忘了咱们现在住的还是熊浩他房子。你自己找上门,你就不怕他找咱们要回这房子?

  你看着吧,熊浩这么招工人肯定没好下场。”

  熊民吸了一口旱烟道:“现在可不允许私人经济,熊浩给养殖场招聘工人,他这是走资本主义路线。”

  胡贵蛾眼前一亮,朝屋里头的熊宇叫道:“熊宇,你还不赶紧去县里反应情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