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四十四章 坦白从宽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坦白从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湾村,

  支书马德福左眼皮跳了跳,跟马红兵问道:“你说你跟卫兵今早上把建军拦在了浩国养殖场的外面?”

  马红兵点点头:“阿爷你不是说熊浩既然去了红湾村办新养殖场,那他在咱们清湾村的浩国养殖场就理应被咱们充公?

  我寻思您都想要把浩国养殖场充公了,那浩国养殖场内的蚯蚓基料棚不就是咱们的了?”

  马德福眼皮跳的他难受,闭上眼睛瞬间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边三轮的胯子声音。

  “支书,外面来了两个警察。”

  新建的养殖场门口有村民进来报信,马德福走出养殖场大门就感觉血压升高、心跳加速!

  “谁是马卫兵?谁是马红兵?”

  孙兴从警用边三轮上下来,刚还一脸嘚瑟的马红兵顿时虚了。

  “你是马红兵吧?我们有事要问你。”

  孙兴示意马红兵跟他走到一旁,就看马红兵的两条腿不停打颤:“公安叔叔,我没有犯罪。”

  孙兴扫了马红兵一眼:“你有没有犯罪需我们调查完了确定。

  我问你,8月1日的下午,你都在做什么?”

  孙兴提示道:“8月1日,也就是大前天的下午。”

  “大前天的下午?”

  马红兵陡然想到那场大火,当即道:“公安叔叔,那个火不是我放的。”

  “哦,你说不是你,那你说说是谁放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把事实交代清楚。”

  孙兴警告道:“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马红兵哪里吃过这种阵仗,当即老老实实道:“那天天气比较好,建国说熊浩可能会把浩国养殖场给建军管理。

  我跟卫兵当时就说你是建军大哥,这浩国养殖场你也出了一份力的,他熊浩凭什么把浩国养殖场给建军管理?

  建国他觉得我说的有道理,说是要去红湾村跟熊浩商量,想要在浩国养殖场旁边重新弄一个养殖场。

  建国走后,卫兵说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开荤了要不要搞一点吃的?

  芦苇滩周边的鱼虾我们不会弄,卫兵说养殖场孵化室里有两百个鸡蛋,问我想不想从里面顺几个出来做炒蛋吃?

  我寻思这浩国养殖场有我小叔他们家一半的份额,少一个鸡蛋就少了一只可以养大小鸡,我坚决不同意从孵化室里面偷蛋。

  卫兵见我坚持,他就没打孵化室鸡蛋主意了。

  可是下午时候,建国从红湾村回来告诉我们他已经跟熊浩协商好了,说熊浩已经允许他在浩国养殖场旁边重新建设一个养殖场。

  卫兵当时就问建国这建新了养殖场之后这浩国养殖场里的鸡蛋归谁,建国说养殖场后面归建军负责,里面的鸡蛋自然也是归建军负责。”

  马红兵说到这里,抬头见孙兴盯着他一言不发,马红兵继续说道:“建国回家把这个事情跟我阿爷他们说了,我阿爷当即就组织了全村的村民来共同出资建立这个新养殖场。

  公安叔叔,我没有偷鸡蛋,我也没有放火。

  我跟建国从村里回来时候,建国他领人去选适合建养殖场的荒地,我则回了浩国养殖场。

  可等我回到浩国养殖场的时候,孵化室的竹门已经被人打开,里面的被子更是被完全掀开。

  我当时害怕极了,我吓得从浩国养殖场出来找到建国的时候,恰好我小叔也在,我们三一起回的浩国养殖场。

  公安叔叔,我们刚回养殖场不久,就看养殖场堆放煤球的屋子突然起了大火,卫兵他一边咳嗽一边惊慌失措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公安叔叔,这个火真不是我放的。”

  马红兵一口气将事情真相交代完毕,就听远处传来一阵自行车的链条声音。

  “梁专员?”

  马德福心下一突,他没有第一时间将浩国养殖场充公不就是担心熊浩去县里告状吗?

  “马支书,咱们又见面了?”

  梁勇从自行车上下来,跟孙兴问道:“孙局,可调查到了什么?”

  孙兴点点头:“马红兵已经把当日事情交代清楚了,我们现在需要去找马卫兵来了解相关情况。

  若马红兵提供的消息准确,那马卫兵不光放了纵火罪,他还涉及了严重的盗窃罪。”

  “梁专员,养殖场这个事情我们村已经出具了和解方案,由马卫兵一家赔偿熊浩养殖场的全部损失,这用不着惊动公安局吧?”

  马德福背后发凉,这事情一旦闹上公安局,马红兵这是要铁定的坐牢改正啊!

  梁勇见马德福慌了,给孙兴使了个眼色道:“马支书,咱们前湖县地区似乎有一个不成文规定,那就是开荒者拥有开荒地的使用权,是有这个事情吧?”

  马德福点点头,不明白梁勇怎么把犯罪话题转到了开荒上面。但身为支书,马德福瞬间理解到这是梁勇在敲打他。

  梁勇见马德福承认这条默许,当即问道:“荒地既然归属开荒者使用,那你作为清湾村的支书,在没有给予开荒者任何违规警告下没收开荒者的开荒用地以及荒地上的合法建筑,你这个村支书是人民的支书还是一个隐藏起来的土匪头子?”

  马德福知道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梁专员,芦苇滩这片荒地是熊浩和建国等人一起开荒出来的。

  可熊浩作为我们清湾村村民,他开出这片荒地在建设了养殖场后居然又去红湾村建了个新养殖场,这于理不合吧?”

  “于理不合?”

  梁勇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清湾村有村委会,红湾村就不能有村委会了?”

  “梁专员,我不是这个意思。”

  马德福一听梁勇话语顿时急了,村委会这是政府机构怎么能拿来和熊浩的养殖场相比较?

  “马支书,根据我国的荒地开垦法,只有超过开荒600公顷以上才需要报请当地政府批准。

  熊浩在你们清湾村开垦土地,你们没有实测过,但以我的观察,这个面积长度约有八百米左右,宽度在一百米之内。

  也就是说,这一块荒地有八百乘以一百的面积,约八万平方米的大小。

  按一万平方米约等于一公顷来算,也就是说熊浩开荒的这块地仅有八公顷大小。”

  梁勇几乎是瞬间功夫就计算出荒地面积。

  马德福被梁勇这一串数据说的有点蒙,就听梁勇继续说道:“马支书,据我所知,你侄孙马建国的养殖技术还是来自于熊浩的浩国养殖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