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三十三章 冲突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冲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77年7月21日,第十届三中全会在帝京闭幕,会议决定全面恢复邓伟人工作。

  邓伟人在此次大会上讲道:“要完整准确地理解***思想,也要理解***的整个教育思想体系,因为***说过:知识分子是香的,不是臭的。”

  他还曾尖锐指出,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二十年。

  为此,他主动提出分管我国的教育和科技工作。

  7月22日,新华日报、人民日报、北湖日报等中央媒体与各地方媒体全面推送了第十届三中全会决议。

  “熊浩,你快看今天的报纸。”

  蓝色工帽、工衣,身上带着纺织厂特有的棉麻味。

  熊浩从刘小燕手上接过报纸:“是否适应纺织厂的工作?”

  刘小燕兴奋道:“还行,就是厂里车间太吵,工作时候还得带上一个纯棉口罩。”

  刘小燕指了指脸上的口罩印痕,熊浩笑了笑,目光就落向了摊开的北湖日报上。

  头版头条,就是邓伟人全面恢复工作简报。

  “熊浩,你觉得邓伟人一定会恢复今年的高考吗?”

  刘小燕有一点痴迷的看向熊浩,这半个来月的接触中,熊浩给她的感受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偶尔的小笑话弄得她脸红心跳,比村里那些同龄男孩不知道优秀了多少。

  “小燕,你也是今年毕业的高中生,进厂有一点可惜了。

  相信我,趁这几天好好复习一下,说不准就要准备参加即将恢复的高考了。”

  熊浩指着报纸上邓伟人发言,刘小燕摇头道:“熊浩,今年的工农兵学员推荐名单已经报上去了,我不在名单上面。”

  熊浩以养殖场为借口拒绝了清湾村的工农兵推荐资格,刘小燕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也把自己的工农兵学员资格给放弃了。

  刘大勇心疼女儿,托关系把刘小燕弄进了县纺织厂,还拿出积蓄给刘小燕买了一辆永久牌的女式自行车。

  熊浩借助报纸遮掩,刘小燕的情意他不是不知道。可作为一名后世来人,熊浩并未想过在这个年龄就确认下他的终身大事。

  这个年代,凡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搞不好是要进局里的。

  刘小燕见熊浩用报纸遮挡神情,心里叹息一声:“书上说女追男隔层纱,这话怎么一点都不对?

  难道,是我表现的还不够明白吗?”

  熊浩不知道刘小燕心中想法,给刘小燕说道:“你相信我,从今天开始你下班后就在家好好复习。”

  记忆中,今年的高考因为举办仓促,考核的内容相当简单,几乎与某一套丛书题型重叠?

  熊浩毕竟不是这个时代人员,脑中没有相关记忆。但高考嘛,题目必然是小学、初中、高中学过的内容。

  哪怕这年代的书本理论多余实际,但抛开那些理论,考核点不就都在那些教育内容中?

  “小燕,我明天会去一趟咱们县的新华书店,顺便看一看县里市场上的肉鸡价格。”

  养殖场的鸡已经五斤出头,其个头都赶得上周边村那些躲过洪涝长了一年以上的鸡。

  为了这批鸡的安全,养殖场的内圈围墙上都固定了不少削尖的竹子。

  说来也是熊浩准备充足,在积水还没有退去前行动。要不然他现在去竹林那边会连一根竹毛都看不见。

  刘小燕看着熊浩拿着报纸开始观看,发现养殖场孵化室大门被重新关上。

  而放置了鸡笼的房间,马建军正在和马建国激烈争吵。

  “我不同意,咱们凭什么答应那些人的无理要求?”

  马建军气冲冲道:“那些人要是敢进来偷鸡,看我不弄死他们?”

  “建军,那些人可是咱们亲朋,熊浩不都说了考虑考虑?”

  马建国心中也是恼火那些垃圾亲朋,可他毕竟比马建军大了四岁,已经具备一定的思考能力。

  若不由分说的将那些人打杀,那他们还如何在村里立足?

  小鬼难缠,总不能让他们夜夜防贼吧?

  “哥,这个事你还是得告诉浩哥。不是我说,浩哥比你聪明多了。”

  马建军从鸡笼棚里走出,就跟刘小燕问好道:“小燕姐你又来了?”

  刘小燕点点头,伸手指向隔壁房间道:“熊浩他刚拿着报纸进去观看了,你能不能告诉小燕姐你们遇上什么麻烦?”

  “小燕姐,你别担心。这麻烦还是老麻烦,无法是村里一些人想要我们鸡场好处。”

  马建军摆手道:“有浩哥在,那些人占不到便宜。”

  马建军想到那些人被熊浩揍得鼻青脸肿就想笑,也不知道自己亲哥在怕什么?

  熊浩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道:“那些人还不死心?”

  马建军点点头:“浩哥,我哥说那群人跟咱们沾亲带故,想拿几只鸡给他们意思意思。”

  熊浩回头撇了眼马建国:“咱们养殖场里的鸡可是已经跟人商谈好了兑换物资。

  你有没有想过,你意思一次,这些得到好处的人就会蹬鼻子上脸?

  清湾村364户人家,扒开咱们两家,你是打算将这两百只鸡全部分出去?”

  马建国被熊浩怼的说不出话来,马建军附和道:“浩哥,我跟你想的一样。那些人想占咱们便宜,咱们就不认他们。”

  熊浩将手上报纸放下道:“咱们养殖场若不以盈利为目的,那咱们这些日子的投入岂不是在白费功夫?

  他们想要吃鸡,那就拿出真金白银。没钱,咱们凭什么把咱们辛辛苦苦养殖的鸡送给他们?”

  熊浩露出一个嘲讽眼神:“就凭他们是我亲戚?

  清湾村家家有姻亲,我咋不记得他们这十年有照顾过我?”

  熊浩看了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一眼,愈发坚定这养殖场得交给马建军。

  至于马建国,性格有一点软,怕是不适合处理养殖场事情!

  “哥,那帮人又来了,问咱们考虑的怎么样了?”

  熊娟急急忙忙跑入熊浩几人身旁,就看一群胸口衣服都没扣的青年进入养殖场内。

  “熊浩,考虑的怎样了?这鸡,你要不要给哥几个开开胃?”

  马红兵吊儿郎当的看向熊浩,目光不屑的落在马建国、马建军兄弟俩身上道:“咋了,看见哥哥们来了也不会叫喊一声?”

  熊浩起身操起屋旁铁锹:“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