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三十章 闹掰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闹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977年7月2日,天气晴,体感温度约37度。

  暴涨的荆河水位开始下降,清湾村与芦苇荡之间的洼地积水开始明显减少。

  早起的熊浩换下已经值了一夜守卫的马建国,出门就可以看见养殖场周边的芦苇高地已经重新露了出来。

  一些来不及随水退回河里的草鱼在湿地上蹦跶,本能的跃入仍在激流的荆河之中。

  鸡笼当中,半大的小鸡已经不用熊浩特意切碎蚯蚓,熊浩只需给每个鸡笼中放下三到五条蚯蚓,笼子里的鸡仔们就会开始自主进食。

  74只公鸡,126只母鸡。

  也许是母鸡们比公鸡安静,在每日差不多的进食量下,身体比公鸡们大了一圈。

  养殖场里没有秤,但光看鸡的体积就可以发现这些鸡已经有了后世快餐店肉鸡大小。

  “哟,忙着呢?”

  清湾村与养殖场洼地积水变浅,人已经可以卷着裤腿趟过来。

  熊浩将鸡笼所在大门带上,毫不畏惧的跟马德福对视道:“支书,清湾村家家户户受灾,你不找政府补助,你找我这个同为清湾村的村民干嘛?”

  自打养殖场孵化小鸡的消息传出,这已经是马德福第四次还是第五次过来了。

  “熊浩,你也是清湾村村民,你总不能看着大家伙体力不支,一个个皮包瘦骨吧?”

  县里支援的粮食已经分发到户,可没有油水补充,清湾村的村民已经出现了严重贫血。

  熊浩养殖场的这两百只鸡若是可以贡献出来,这将大大缓解清湾村居民的贫血状况。

  “支书,咱们清湾村364户人家,近2100口人。我就是把这鸡全给您,也就管全村一天的伙食。

  您有没有想过,我这养殖场不是村里的,是我的个人财产。

  国家好像没有规定地区受灾,需个人将所有财产给无偿捐献吧?”

  熊浩转身进入蚯蚓基料棚道:“支书,我就不明白了。您说我这养殖场连成本都还没有收回来,您怎么好意思让我把这两百只鸡全部捐献出来?”

  村里帮忙开荒搭建养殖场外围围墙,熊浩回礼烹饪了近8000公斤的小龙虾,这属于商谈好的利益交换。

  马德福见熊浩不松口,冷着脸道:“你既然这样说,那就把归属于马建国的那一半肉鸡给我。”

  熊浩油盐不进,那就别怪他马德福把村里的工农兵资格给其他人了。

  熊浩从马德福眼中看见戾气,不慌不忙道:“支书,建国没跟您说他觉得他不适合养殖场,决定退出这个养殖场吗?

  建国初期投资的钱财已经算是对我的私人借贷?

  加上建国三兄弟这几日劳作,我后面需给予建国十只肉鸡作为债务偿还。

  当然了,我跟建国从小一起长大,这养殖场毕竟是我们兄弟辛辛苦苦建设起来。

  所以我决定用肉鸡和红湾村交换水泥,这个水泥我要跟建国一人一半,将我们的房屋翻新。

  您也知道,村里受这次水灾影响,哪怕我们两家的房子没有倒塌,毕竟已经属于危房。有水泥情况下,自然得赶紧翻新。

  说不准这房子建起来,我就得和建国托人说和亲事了!”

  马德福冷着脸听熊浩唠叨完:“马建国他人呢?退出养殖场这么大的事,他怎么没跟家里人商量呢?”

  “大爷,这事情怪我。您是不知道,您托人卖给我们的这批鸡蛋有问题。要不是熊浩,我们这批鸡仔就要跟洪水一块完蛋。”

  马建国从隔壁房间出来道:“养殖场里的蚯蚓基料,小鸡们的日常护理、进食都是熊浩一个人负责,我作为熊浩最好的儿时伙伴,我怎么能不要脸的要养殖场一半财产?

  至于您担心熊浩拿走的那部分钱,那毕竟属于我这些年攒的私人零花钱,我觉得我有这个支配权。”

  马建国毫不畏惧马德福阴霾脸色道:“大爷,我说句您不喜欢听的。养殖场是熊浩的全部心血。到目前为止,他已经为养殖场借债了近70块钱。

  您一句话就让他把养殖场肉鸡全部捐献出来,您可想过熊浩、熊娟如何偿还这笔债务?”

  马建国声情并茂,躲在一旁偷听的熊娟默默唱道:“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里,幸福享不了。

  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

  熊浩给熊娟比了个大拇指,跟马德福诉苦道:“支书,你想我捐献养殖场的全部肉鸡给村里人,我理解你。但我办养殖场已经用了近70块钱,要不您现在就在这70块钱的基础上再补我们兄妹俩、马家三兄弟一点辛苦费把这两百只鸡给全部拿走?”

  鸡笼里的鸡已经有斤把重。扣除羽毛,顶多还有六到八两的样子。

  马德福看过刚才的鸡仔,那鸡才刚刚开始生长,现在就吃掉无异于杀鸡取卵。

  再者,清湾村再给予红湾村水泥预付款后,多的钱不是买材料就是买了额外食物,现在已经是分文无有。

  “支书,您想帮村里人搞油水,我钦佩您。可您让我熊浩大公无私的捐献全部努力,实话实说,我做不到。”

  熊浩摊牌道:“您要是觉得我不配拥有村里头的工农兵入学推荐资格,那我就不要村里这个推荐资格了。

  但我相信,哪怕村里不推荐我,我的老师梁勇,红湾村的大勇叔也会用其他办法来帮我获得大学的入学资格。”

  熟知历史进程,熊浩的注意力都在11月的高考上面。

  若村里头到时候还卡他的预考资格,那就别怪他去县公社理论。

  马德福见唯一可以拿捏熊浩地方都被熊浩说破,背着手走出养殖场道:“村里受灾没有油水,你就怕那些人恶急了干出一些傻事、蠢事?”

  情分没用就威胁,马德福盯着熊浩眼睛道:“法不责众,你就一点都不怕?”

  熊浩冷笑一声:“支书,您怕是忘了您现在所在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您刚刚那话,已经好比解放之初的土匪头子?”

  马德福愤怒转身,马建国、熊娟两人同时担忧道:“咱们这养殖场不会出事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