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回上世纪搞事情 > 第二十九章 怒其不争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怒其不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靠人不如靠自己。

  县革委会的招工方案虽对清湾村的居民有吸引力,但对熊浩却是半点吸引都没有。

  不谈进县工程队有没有编制,一个月才16块的工钱,这不就是养八只肉鸡的价格?

  马建国见熊浩不搭理自己,尴尬的低下头道:“咱这有两百只小鸡,等小鸡长大就是至少四百块钱,咱们好像不用去争那20个名额。”

  熊浩摇摇头,也不知道等他上学后将养殖场交给马建国是对还是错?

  但在个体经商环境没有好转之前,他是不打算出风头的。

  马建国见熊浩开始摆弄小鸡,默默的拿起竹棚下方用竹子编织的扫把开始清理周边积水。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小鸡们不知疲惫的上蹿下跳,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响起一声炸雷,新一轮的暴雨突然来临。

  暴雨来的突然,好在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干固,先一天建立起来的应急棚已经可以使用。

  清湾村众人聚集在应急棚下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水泥好处。

  过来清湾村抢险救灾的士兵和民兵没有像清湾村村民一样避雨,而是在各自班长、队长带领下用水泥在雨水中继续加固新建的墙体表面。

  躲在应急棚下方村民看不懂士兵们操作,还是支书马德福主动询问,人干活士兵才说道:“这水泥属于工程材料,哪怕是在水里也可以使用。”

  “村长,水泥这么好,你有没有办法从红湾村那边多弄一点?”

  一些靠近马德福的村民借着关系憧憬道:“若有足够多的水泥,咱们这清湾村怕是可以加速重建。”

  马德福冷着脸道:“不说清湾村日产5吨的产量,就是每吨12块钱的价格,你们谁拿的出来?”

  马德福也是被说烦了,一个个没钱的想白嫖,难不成这个亏损让他来补?

  趁现在众人主动提出需求水泥,马德福决定谁先给钱谁先拿材料。

  清湾村村民没钱的居多,可有钱的也不少。

  一些本就想用钱购买水泥人家当即直接掏钱,马德福那个气啊,他咋就忘了这茬呢?

  “听我说,红湾村虽然每日给咱们500公斤的水泥,但你们建的这个房子只是想用水泥硬化墙体。内部的填充建设仍是用黄土、竹片、石块等建筑材料?所以我决定,优先购买水泥人家每日可获得100公斤的量。”

  马德福将决定说出,一些决定用红砖建设新房人顿时不干了:“村长,我觉得你应该按每家建房的速度分配水泥。

  要不有的人房子建设快,总不能让房子先等着,把水泥分给那些房子还没建起来的人吧?”

  马德福点点头:“房子没建起来之前不参与购买水泥。所以,咱们还是刚才那个办法,每人每家100公斤的水泥,这样也没有这家多那家少的情况了。”

  聚集村民摇摇头,知道马德福这又是在和稀泥,但这个办法也是目前较公平的办法。

  可一些聪明人却是知道这办法看似聪明,但这优先购买的人家却归马德福挑选。

  马家两户、熊家一户、刘家两户。

  马德福挑选出来的购买人家,都是村干部的直系亲属,但清湾村算来算去,谁又不是家家连着姻亲?

  ……

  1977年6月29日,教育部在西山行署煤都组织召开了“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座谈会”。

  会议上,早已经有了私下商议的各专家学者以及相关负责人决定维持“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即“高招十六字方针”这一“特殊”时期产物。

  次日,北湖日报便在第二版对此事进行了全面解读。

  刘大勇知道熊浩在关心高考恢复会议,将从县里得到消息告知熊浩,熊浩只是笑了笑道:“大勇叔,你觉得即将在7月举行的第十届三中全会会是怎样一个情况?”

  刘大勇愣神,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熊浩作为后世人,对这段历史了然于心。

  我兔十届三中全会决定恢复老人家的职务,由其出任我兔副总,主抓科学和教育工作。

  在老人家看来,科教工作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关键,而高校招生工作联系着高教与普教,联系着教育与各行各业以及千家万户,因此这项工作亦成为他复出工作之后教育工作整顿的“突破口”。

  刘大勇吃惊的听着熊浩指点江山,不免问道:“你这样就不怕错过了今年工农兵学员的报名时间?”

  熊浩不以为意道:“大勇叔,你可知道被各地区推荐的工农兵学员都是一个什么教育背景?”

  1972年的5月,帝京市曾对11所高校进行了学员入学前的文化程度调查。

  调查显示,初中以上的占20%,初中的占60%,相当于小学程度的占20%。

  一所大学,国家的最高学府学员的知识水平竟然参差不齐,这让负责教育的老师教什么?

  刘大勇心惊胆战的听着熊浩道出数据,感觉国家是真的病了。

  “大勇叔,我好歹是今年的高中毕业生,您难道想让我去和那些小学生一起复习初中知识?”

  熊浩指着鸡笼中已经半大鸡仔:“您看看这批鸡,这才半个月的样子已经有了斤把重量。等再过半个月,怕是都可以进行物品兑换。”

  刘大勇狐疑道:“物品兑换?”

  熊浩小声解释道:“大勇叔,县里虽然有部分人私下出售物品,但这些毕竟是违法的。

  不瞒您说,就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已经有不少人来打我这个养殖场主意。

  我若学人家进行物品买卖,您认为那些人不会举报我吗?”

  刘大勇怒骂一声:“那帮混蛋就是见不得人好。你这肉鸡要是不能贩卖,那你都想跟人换一些什么东西?”

  熊浩嘿嘿笑道:“大勇叔,你们村水泥厂效益好,工人需要鸡汤补补身体吧?

  一吨水泥18块钱,我需要至少五吨的水泥。这不就可以换走至少45只鸡?

  一块红砖八分钱,起一座红砖新房,起码要好几万块的砖,我这肉鸡怕是还不够换。”

  熊浩继续诉说道:“人工、黄沙,这不都是要花钱的事?”

  刘大勇摇摇头:“你是不是还想说这养殖场有你那玩伴一半的份额,这兑换的材料也得二一添作五?”

  
sitemap